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零六章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陸靈蹊一直以為云天海閣跟飄渺閣一樣,是建在海上的。

可是沒想到,人家是建在云上。

云海中若隱若現的無數殿宇,遠遠看著,那真是一派仙家福地。

“不要被它的表相所惑。”吳求看她的樣子,輕笑一聲道,“這一片云海是天地初開時的混沌濁云,說它是云,它其實是一方世界,云天海閣就是建在這方世界之上。”

世界?

“……您的意思是,云海中也能孕育生命?”

“自然!”

吳求帶著陸靈蹊直沖高高的云門,“云世界中,天然孕育幾種云獸,其中最出名的是有兩種,一名云吼獸,二名云麟獸。

云吼獸,無形無質,平時見不著,一旦與之相遇,若是不能及時關閉耳識,識海都能被它的吼叫生生的震成豆腐。”

云天海閣可不是下界修士以為的安全仙宮。

“若是有幸能殺了它,必能得一枚濁云晶,此物不僅可以用來布陣,還能煉成特別的飛行仙寶飛云障。”

陸靈蹊連忙看向腳下可濃可淡的云團。

“不錯,它就是我用濁云晶煉制的飛云障。”

吳求面帶微笑,“一路走來,你也看到了,輕易無人能看破它的形跡。事實上遇到危險的時候,它還可以以消耗濁云晶本源為代價,瞬移萬里之外。”

那……?

陸靈蹊不由看向他。

“本源消耗太過,它會自然消散。”說到這里,吳求頓了頓,“因為‘神泣’之毒,我幾次遇險,再用……它堅持不到千里之外。”

既然堅持不到,又有何用?

還不如從一開始就示弱。

厲害的妖王,見到逃亡的只是小元嬰,不會理會。不厲害的……,他還有一劍之力。

“云天海閣雖是四大仙宗,可是,以濁云晶制成的飛云障,現存的也只有六件。”

事實上,這六件,真正完好的,只有兩件了,其他三件都如他手上的這一件般,現如今只能當做好點的飛行仙寶。

“云吼獸上萬年才能出來一頭,遇到的,未必能殺它。想要殺它的,可能死活也碰不上。”

吳求看向女兒的好友,“你是不是覺得這么一片云海,云天海閣侵巢而出,哪怕一寸寸的尋,也能抓出幾頭來?”

確實有這懷疑。

不過……

陸靈蹊看向這個真正被‘神泣’一直折磨的前輩,心念一動道:“伯父的意思是,云海世界很大很大,大到可比一域一界?”

那天事急從權,她是順桿子爬,才喊他一聲叔叔。

但是,她爹真的比他小了好多好多歲,所以,這一路上,她早就改口伯父了。

“不錯!”吳求很欣慰。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女兒的朋友聰明,女兒肯定也聰明,“云天海閣建宗二十多萬年,可是,一直到現在,都未能繪出里面的完整地圖。”

“云——本就是流動的,想要畫出地圖……本來就做不到吧?”

“哈哈!哈哈哈……”

吳求被她逗笑了,“云是流動的,但是里面還是有地域山川的。不過,就像你所說,‘云’本就是流動的,里面的地域山川,也會依時而動。”

云天海閣這些年一直想要查出規律,用為己用,可惜,始終差了那么點機緣。

“云吼獸難得一遇,你將來進去,可以忽略,但是云麟獸數量還是很可觀的,你必能遇到。”

吳求從一開始就打算給女兒的朋友走個后門,“云麟獸的麟皮,輕若無物,防御功能不錯,能無視修為,自動消去攻擊者一到兩成的力度,仙盟坊市和四大仙宗巡察修士的戰甲,都是云麟獸的麟皮所制,回頭,你也可以弄一套穿著。”

這么厲害?

陸靈蹊眼睛一亮,“多謝伯父。”

說話間,他們已到進入云天海閣的云門處。

薄薄的云霧,在他們面前散開。

“邱勝拜見宗主。”

老者迎出來,“宗主,您可回來了,朝陽殿和天霞殿又鬧起來了,您……”

“死人了?”

“啊?沒!”邱勝嚇得一激靈,連忙搖頭。

“那你多什么事?”

吳求聲音淡淡,“說了多少次,只要沒鬧上云天殿,都不必管。”他能當這個宗主,除了師父的面子,最主要就是因為,身體不好,不太能管事。

“可……”

邱勝還想說什么,只是看到吳求的淡漠神情,到底忍住,“是!”他頓了一下,雙手捧出一枚玉簡,“宗主,北霄殿傳訊,那邊的冬門有異,差不多到了能開啟的時候。”

吳求接過玉簡,一邊走一邊道:“唔,北霄殿再有信來,你幫我用印開冬門就是。對了,這是歸墟海的小朋友敖巽。敖巽,這是云天殿的管事邱勝,你喊一聲邱叔吧!”

“敖巽拜見邱叔!”

“啊?好好好。”

他們家甩手不管宗門事務的宗主,好好的帶一個小龍回來干什么?

還一來就讓她喊他邱叔?

邱勝感覺宗主對她的態度不對,忙摸了一個玉盒出來,“正好得了枚青桑果,于你現在的修行,正好。”

“多謝邱叔!”

雖然懷疑這青桑果是妖族人吃的,不過,她有徒弟呢,陸靈蹊朝老頭甜甜一笑。

“敖巽是敖桐后輩,我亦甚為喜歡,回頭,冬門打開,讓她也跟著進去玩玩。”

“……是!”

東南西北四門依時而開,每次都會有外宗修士走人情進去。

這么多年,宗主都沒給別人走過人情,手上的名額一直在他這里。

可憐,他已經許出去了,現在又塞一個……

邱勝雖然為難,但宗主當面,不敢說一個‘不’字,畢竟敖桐不是一般的妖王。

“敖巽,伯伯要暫閉一個小關。”

吳求在她腰上掛了一枚云龍青玉佩,“邱勝,我把她交給你,記著,不能讓人欺了她。”

“是!”

邱勝連忙點頭。

“敖巽,云天殿的事,都是你邱叔管,有什么事,只管找他。”

這些年,他其實是白擔宗主之名,各殿殿主,都不想有一個管東管西的宗主,所以吳求想什么時候閉關就什么時候閉關。

“對了,天陽拍賣會要開始了吧?邱勝,拿二十萬仙石給敖巽,派個弟子,也帶她去逛逛。”

二十萬仙石?

這么多年,宗主都沒給任何人花過一塊仙石,現在……

邱勝連忙點頭:“是!”

“好好跟你邱叔玩,云天海閣的事,讓你邱叔跟你說。”

吳求想了想,又給她摸了一個手環,“遇到危險,直接拍碎,它會護著你的。”

“嗯!”

當著外人,陸靈蹊也沒推辭。

她用不上,回頭交給余呦呦就是。

吳求擺擺手,一個閃身就滾蛋了。

“呵呵!”邱勝干笑一聲,“不知小友是怎么認識我們家宗主的?”

她要不是妖,他都要懷疑他們的宗主是動了凡心。

“吳伯父跟我桐姨是朋友。”

陸靈蹊朝老頭露了個無懈可擊的微笑,“邱叔,你們云天海閣有什么能吃的云獸嗎?”

一路上,吳求盡跟她打聽天淵七界和幽古戰場的消息了。

陸靈蹊知道,他身上有毒,不能太激動,把陸安也是十面埋伏傳人的事跟他透露,間接的向他表明,余呦呦跟陸安一處,一定會很安全的。“對了,我還聽說,仙盟那里,新建了一個戰幽殿,那個戰幽殿,您也能跟我說說嗎?”

他問的問題,這小龍一句話回完了,怎么反過來……

邱勝臉上也給她露了個慈祥的笑,“云海中的幾種云獸,云吼無形無質,沒肉。踏云麟皮一剝,肉化無形,所以,也沒辦法吃,唯一能吃的只有一種跟水母差不多,叫云母的小東西。

云吼和踏云麟偶爾也會以它為食,不過,它的肉質雖然還不錯,可是,也只勉強算是一階靈物。”

這樣的東西,這只小妖龍也看不上吧?

“云母天生天養,繁衍速度極快,很多小弟子不能進云海,都會站在云渡的邊上,用兜網自行捕捉,你看,那邊就是。”

陸靈蹊隨著他的手指望過去,果然,那邊的護攔處,有人好像撒網捕魚一般,朝下面的云海撒網,“看著還挺好玩的。”

和鷹叔在星湖捕小星魚的時候,他們都是用靈力聚網。

“……呵呵,是吧!”

邱勝摸了摸胡子,“回頭,老夫也給你一套捕具。”

“那就多謝您了。”

“應該的,過幾天冬門大開,你要想吃東西,倒是可以在云母常常出沒的地方,尋找一種叫云草的東西,那東西雖然也只算一階靈物,可是,不管是涼拌還是清炒,都是極美味的。”

這小龍會吃草嗎?

邱勝在心里笑了笑,“除了云草,還有云菇,云菇是六階靈物,更是美味,只是,平時甚為少見。”

宗門都收云菇呢。

奈何這東西,得靠運氣,運氣好的,能采一大片,運氣不好的,連進三閃,也是一株都采不到。

“那……它們的樣子,能給我看看嗎?”

邱勝隨手就給她摸了一枚玉簡,“這是介紹云海中靈物的,小友隨便看。”

“多謝!”陸靈蹊沒有馬上看,收起來,接著問,“那戰幽殿呢?我聽我桐姨說了一嗓子,聽說,執掌戰幽殿的人是鬼修。”

“確實!”

邱勝又給她摸了一枚玉簡,“這是有關戰幽殿的最新消息。”

他朝不遠處的侄孫招招手,“懷榮,過來,陪陪這位歸墟海的敖巽小友。敖巽,這是我侄孫邱懷榮,讓他陪你到處走走如何?”

“……好啊!”

陸靈蹊沒想到,她家老祖宗居然還拜了食神為師父,“邱前輩,我早就聽說仙上樓的美味,能先到那邊轉一圈嗎?”

“……當然可以。”

這小龍盡想吃的。

但是仙上樓的東西多貴?

“剛剛宗主不是說,給你二十萬仙石嗎?”

邱勝笑得一臉褶子,“懷榮,你拿這我手令,到外事堂給敖巽小友拿二十萬仙石。”

“是!”

邱懷榮當然聽明白了叔爺的意思,“敖道友,這邊請!”

陸靈蹊直接跟上。

沒多久,兩人就從高大云門奔出,直往不遠處,熱鬧非凡的坊市。

“仙上樓的東西都很貴,敖道友知道吧?”

“嗯!”

陸靈蹊哪里顧得了身邊人的心思?

她的心里眼里,全在仙上樓上。

天淵七界有食神的傳說,可是,她以前真沒想過,他也是他們天淵七界的人。

好像大家都忽略了這一點。

“其實到仙上樓吃,你未必能吃得多盡興。”邱懷榮還想給自家拉點生意,“我知道一家店,其實味道也還好,而且便宜……”

“不必,就仙上樓。”

陸靈蹊看到招牌了,哪里還要他帶路,直接就想往仙上樓進。

“沒位了?”

一個穿著云天海閣流云法服的男子,堵在了臺階上,“我剛進去,都沒位。”

“敖道友,你看……”

“大廳沒位,包廂也沒有嗎?”

陸靈蹊朝里面端菜的伙計喊了一嗓子。

“有的有的。”

里面奔出一個伙計,“客人請,二樓還有一個包廂。”

陸靈蹊昂首進入。

“嗨嗨嗨,邱兄,帶我一塊兒。”

“對不住,吳兄,我身上也沒那么多仙石。”邱懷榮可不敢替她應承,“這一位……”

“跟我家叔祖一塊來的唄!”

吳讓緊跟陸靈蹊,“小龍,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在下吳家子,吳讓。”

“想跟著沾便宜,那就來唄,哪那么多廢話?”

“嘿嘿,還未請教大名。”

“歸墟海敖巽!”

“你怎么跟我家叔祖混一塊的?”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家不和。”

反正她現在是妖,妖向來直言直語。

陸靈蹊早就看到,好些人都把耳朵豎直了些,“朝我打聽,也打聽錯了吧?”

“嘿!”

吳讓微有無語,“那好吧,敖巽,你怎么跑我們云天海閣來了?”

“吳伯父說帶我過來玩,我不能來玩嗎?”

簡直沒辦法說話。

“不是,你當然能來。”不過,在冬門將來的時候來,那就有問題了,“那你要地云海嗎?”

“當然!我還要從里面找吃的呢。”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