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笫五八九章 肝腦涂地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葉湛岳這一會很矛盾!

林蹊雖然厲害,可是她絕對想不到他家的老祖還另有后手。十面埋伏同階無敵的神話,今天要破了。

不僅要破了,她還可能把命丟在這里。

葉家與她早就無可轉圜,但是,她若真的在生死擂臺上把命丟了,葉家以后……

修仙界受她恩惠的人實在太多了。

生死擂臺,不論生死是不會遷怒旁人,但是,隨慶一定不會遵守這個規矩。

千道宗的諸大佬不用明著給她報仇,暗地里,也能把葉家整得七零八落。

就算這一切,他們都可以借用宗門之力化解,可是到亂星海的傳送陣,去幽古戰場的通道,以后真的還能為他們葉家開放嗎?

老祖有萬生魔神在,可以一路進階,但他……

葉湛岳可以想象得出來,林蹊死在這里的后果。

但是,他不能叫破。

老祖死在這里的后果,也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葉湛岳忍不住看向南佳人,她能查出葉榮和靳禪的真正身份,那么是不是也查出葉家其他探子的身份?

如果查到了……

葉湛岳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悄悄地往后退,退出人群,退回祖地。

他覺得,他不能在這里呆了,一定要做好兩手準備。

這次的擂臺戰,不管是誰死,葉家都討不到好。

老祖雖是葉家族長,可是,他真正在意的只是他自己。要不然,也不能奪了他的萬生魔神,明明當初是他把萬生魔神帶回來的,是他跟容錚談好的,可是結果,老祖想要,他也只能奉上。

葉湛岳在族人匆匆往外趕的時候,一個人沖回內院。

明明確確聽到林蹊說,她沒有相信那個惡毒后母的流言,儀芬心潮起伏,差點當場淚目。

只是強烈的自尊不容她流淚,而且,她這一輩子見多了陸岱山的眼淚,對這個代表了軟弱和無能的東西最為討厭。

“……打陸傳的時候,不必留手。”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儀芬體內好像有什么東西‘啵’的響了一下,然后讓陸岱山和葉琛目瞪口呆的是,她周身好像旋起了一道小風暴,那風暴全由靈氣組成,。

陸靈蹊也呆了一呆。

原來這一位在她身上,還落了一點心結嗎?

凌霧和陸傳迅速動了起來,周圍的太霄宮修士,也非常給面子的無聲退后,讓他們護持可能是頓悟,也可能是放開了什么,要進一小階的宗門長老。

儀芬朝陸靈蹊點一下頭,當場打坐,迎接心結心魔去后的這一場天地饋贈。

山隱和成禹掌門原本凝重的目光,因為儀芬的進階,同時松了好些。

林蹊沒有遷怒儀芬,實在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

生死擂臺戰,不是那么好上的。

葉琛是老牌的元嬰修士,既然敢應下……

兩人對視一眼后,山隱直接傳音過去,“葉師弟,對戰林蹊,你是贏的把握大些,還是輸的把握大些?”

“若我說‘輸’,師兄能護我嗎?”

葉琛哪里不知道,宗門的意思?

太霄宮承受不起殺林蹊的后果,哪怕她是陸信的后人。

“……老夫會盡量保下你的命。”

山隱沉默了一會,給他承諾,“師弟,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老夫的意思。”

自然……是知道的。

但這世上還有一個詞,叫生不如死。

保命,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可能丹田被廢,四肢被廢,甚至識海也要遭受重創。

要不然,咄咄逼人的林蹊,絕不會讓步。

“我知道。”

葉琛瞥了一眼儀芬處,壓下心底的羨慕、不甘,“若我說‘贏’,師兄又打算如何做?”之前確實是他想簡單了,想殺林蹊,確實得另外想轍。

“買命!”

山隱直言,“千道宗肯定愿意拿東西買林蹊的命。她帶在身上的財物,不出意外,也應該會是師弟的。”

這位師弟的心眼子太多,要是能和陸岱山師弟中和一下就好了。

可惜,兩者因為家族,從少時就斗個不停。

但是宗門可以壓制陸家,卻不能太過壓制葉家了。

陸岱山還是元嬰中期,修為始終不能寸進。而這位師弟,卻跟陸傳似的,沉浸多年之后,一朝崛起,修為幾乎是一日千里,實在是太霄宮未來的化神好苗子。

為宗門計,山隱很給面子,“只望師弟稍有留手,萬不可傷她性命。”

“好!”

嘴上這樣答的時候,葉琛也在識海里勾通萬生魔神。

現如今的萬生魔神,不再是之前的呆傻執魔,“明著殺林蹊的代價確實挺深,您看,您能不能想個法子,讓她表面上好好的,但終生修為不能寸進,或者,給一個她特別的暗傷,以后跟人動手,不死也重傷。

總之我答應前輩,明著不能殺,待我進階化神,定然親自暗殺。”

“……唔!依你。”

萬生魔神好像無可無不可,“本魔神與你家祖上就曾結緣,如今自然也是信你的,這一次本魔神定助你一戰成名,讓你家的人都來看看,你是怎么打敗天道親閨女的。”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你當知道,一個人的強,從來都不叫強,你家祖上志在家族強大,本魔神就還他此愿!”

真是太好了。

葉琛大喜,“多謝前輩,我葉琛發誓,以后前輩的事,就是我葉琛和葉家的事,肝腦涂地在所不惜!”

“好!好好好!”

萬生魔神似乎甚為欣慰,“一會上擂臺的時候,讓你家的人都靠近一點,必要的時候,幫忙攔截救場的一二息。”

“是!”

葉琛迅速給族人傳信,讓他們盡量靠前,看住山隱、南佳人以及千道宗和飄渺閣可能的來人。

他不會殺林蹊,但是,她的身家必須是葉家的,甚至她的命,葉家也要賣一賣。

葉家修士暗中的動作,做的不動聲色。

生死擂臺的禁制‘嗡’的一聲啟動時,葉琛沒有一句廢話地先行上臺。

“林蹊!等我師父過來。”

南佳人注意到靠近她的葉家人,給師妹使了個眼色。

“呵呵!林道友不敢了嗎?”

葉琛就盯著呢,哪能讓她拖延時間?

“師姐你稍待,我把事情辦完了就回來。”

陸靈蹊拍拍師姐的手,讓她安心的時候,腳下已有無數花雨翻飛,托著她上擂臺了。

南佳人想要再阻的話迅速按了下去,因為她感覺十面埋伏已經在師妹的腳下成形了。

有十面埋伏在,有魅影盾在,師妹還有那么多化神修士的靈符,她倒要看看,這葉琛能玩出什么花樣。

“開始吧!”

明月當頭照,葉琛已經迫不及待。

陸靈蹊朝要敲鑼的太霄宮修士一點頭,‘當’的一聲擂臺禁制合攏的瞬間,十面埋伏的花雨迅速延伸。

與此同時,天上的明月、星辰突地一暗,擂臺四角的月光石也在瞬間變成頑石,天地之間好像伸手不見五指。

現場的變故來的太快,南佳人震驚正要飛起查看,手臂被人一扯,她大怒間靈力一震,還沒來得及甩出以備不需的化神靈符,就聽‘啊啊啊’的慘叫和‘嘭嘭嘭’好像有無數東西炸開聲音響在一起。

這一會的神識好像不管用,但是靈氣護罩上被炸來的血肉,還有鼻間濃稠的血腥味,太明顯太恐怖。

擂臺上,天地瞬暗的當口,葉琛的大喜才在臉上顯現,體內的氣血卻突地一翻一炸。

他防備陸靈蹊,靈氣護罩早早撐起,卻沒想,在這樣關鍵的時候,身體卻控制不住‘嘭’的一聲,葉琛好像看到自己的靈氣護罩被炸開的時候,還有無數血肉翻飛。

身體炸開的太快,神魂好像還沒感覺到痛苦,立在當場還有些懵的時候,一聲好像不屬于他的大笑,卻從他的神魂中發出,“林蹊!本魔神送你一程!”

話音未落,陸靈蹊收縮十面埋伏以求自保的瞬間,陡然感覺到一股子吸力,好像傳送一般的失重感也緊跟著襲來。

她連懷里早就準備的化神修士靈符都沒來得及甩出,體內的靈力和神識,就好像再也不見影般,怎么也找不到了。

大地好像震了震,陸靈蹊摔倒的時候,十面埋伏組成的花雨也‘叮叮當當’地落在地上。

天地四方,讓人心悸的陰寒之氣如風襲來,只是,它們將要呼嘯而至的當口,又好像被觸到了什么,發出尖嘯之音,又四散奔逃。

“天罰雷力?”

把整個擂臺都吸過來的萬生魔神重新穩住身形的時候,影子好像一吹就要散,“這一界不可能有這東西,林蹊,你從哪得來的?”

從哪得來的?

“我憑什么告訴你?你是誰?葉琛呢?”

眼睛稍應了這方幽幽暗暗的世界,陸靈蹊看到擂臺上葉琛原先所立之地的無數血肉,“你是什么東西?”

她的反應也不可謂不快,雙袖連拂之跡,把身前的幾枚花瓣刀盡皆朝那影子打去。

只是,她打的快,萬生魔神退的快更,“你的動作太慢了,林蹊,本魔神認識你久矣!”

魔神?

萬生魔神?

想到這可能是什么東西的時候,陸靈蹊又迅速抓了幾片花刀,“我道是誰,原來是萬生魔神。”

葉琛絕不會為了魔神,如此獻祭他自己。

而且他身體炸開的時候,擂臺外面,好像好些人也不對了。

“你如此反噬分身,就不怕天地契規嗎?”

既然有契約在,他這般糊弄分身,天地規則下,怎么也會給他來個狠的。

“呵呵!”

萬生魔神飄在擂臺一角,“葉琛自己說的,本魔神的事,就是他和葉家的事,肝腦涂地也在所不惜!”

他的影子突然晃了晃。

“你騙我!”

葉琛變調的聲音,響在幽夜里,“萬生魔神……,你敢騙我?”

他的身體,元嬰后期的身體,就那么炸了,沒了。

化神啊!

他的化神之路再也沒有了。

還有葉家……

葉琛悲憤莫名,“啊啊啊,我和你拼了。”

可是,他找不到那個東西。

但是,他又感覺萬生魔神無處不在。

一瞬間,葉琛好像明白了什么。

“聽話!”

萬生魔神又迅速占據這具魂影的主動權,“從現在開始,你與本魔神同在,本魔神……”他正要說他可以隨他萬古永生的時候,突然感覺不對,“你要干什么?本魔神與天地同在,你與本魔神萬古永……”

咻咻咻……

陸靈蹊抓住機會,把花瓣刀當飛刀使,封他上、左、右時,腳下也沒閑著,一個旋腿掃過,十幾片花瓣刀,也盡皆扎了過去。

“啊啊啊,一起死,一起死……!”

魂影的尖嘯,好像又變回了葉琛的聲音,只是這聲音里,充滿了絕望、無奈和某種說不出的痛苦遺憾!

在花瓣刀扎來的時候,他似還想逃,只是,魂影里住的不止是他一個,還有萬生魔神,他們兩個,一個想從右斜里沖過,一個想從左斜里沖過,以至慢了十分之一息。

花瓣刀每次飛過他魂影的時候,都閃過一道細小的紫色電弧,魂影在一顫一顫中‘啵’的一聲,化于無形。

死了?

真死假死?

陸靈蹊顧不得查驗,又是數個旋風腿,把散落的花瓣刀盡皆甩過去。

花瓣刀所過之處再沒有紫色電弧了。

應該是死的透透的吧?

陸靈蹊腳下一動,飄渺無行運起的時候,緊追最后一片花雨把它抓住警戒四周,這才望向幽暗的四周。

這里……是什么地方?

安安靜靜的幽暗世界,沒有一絲聲音,有的只是陰寒。

擂臺邊上的月光石就在那里,陸靈蹊踩了踩,卻也沒丁點光亮。

被坑了。

陸靈蹊長長吐了一口氣,把懷里的辟邪珠摸出來,淡淡的橘黃光芒,總算稍稍驅了些圍來的陰寒之氣。

她慢慢低頭,把甩出去的花瓣刀,又一片一片地撿起來。

萬生魔神說,她的刀上有天罰雷力,不用說都是沖擊元嬰的時候,在那片天罰之地雷煉所得。

這破地方,有它,跟沒它,可是完全不一樣呢。

沒一會,陸靈蹊就撿了一百零八片花瓣刀,連曾經的虛刀,在這里都成了實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