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五六章 八人飛升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眼見四方的天地威壓一浪高過一浪,宜法和渲百羨慕壞了。

他們都沒到化神后期,要不然,肯定要參加這一場盛宴。

“壞了!”渲百突然想到什么,“宜法,趕快回宗,把隨慶、重平、知袖……,只要宗里有閑的元嬰以上修士都叫過來。”

老頭的眼睛特別的亮,“如今果報、通遠、文遙、芙晚和德成都已加入,你想想,成功之時,光接引天云將要化成的靈氣雨……”

宜法一下子跳起來,直沖通天傳送陣。

旁邊的修士,眨了好幾下眼睛,待到反應過來時,又迅速奔出十來個。

“宜法,順便通知一下其他各宗。”

渲百的神識還鎖在自家師妹身上,傳音給她,“要不然,人家要說我們吃獨食了。”

宜法擺擺手,示意自己知道了,就交了傳送的八十萬靈石,站到了傳送陣上。

走通天傳送陣也是要成本的,換成以前,她絕地舍不得,但現在嘛……

隨著宜法的回宗,無相界瞬間動了起來。

各宗主之間,有什么緊急的事,如今用的都是傳送寶盒,所以,陸靈蹊一眾人等站到通天傳送陣上時,各宗的化神、元嬰們,甚至連西狄草原的巴音、阿菇娜等也緊急往這邊來了。

靈界目前已知的已有八位化神在同時應劫,不說他們成功之后,接引天云將要化成的靈氣雨,只說他們能帶動的天地靈氣,就足以讓大家眼饞了。

運氣好的,也許都能跟著小進一階。

“……林蹊!”

隨慶觀察過四方的劫云,忍不住傳音給帶著面紗的徒弟,“雖然八人應劫,可能會分薄部分天劫,但飛升劫不是那么好過的,趁著現在閑風三人的還沒到尾聲,要不然……一人送杯碧落仙泉吧!”

陸靈蹊瞄瞄枯魔那邊,再瞄瞄閑風星君的,微點了下頭,“師父,那我過去了。”

“記著,你只是去送東西。”

隨慶很欣慰徒弟沒有歪解他的大方,“萬不可替他們做任何事。”

陸靈蹊又不傻,騰起身體沖向閑風星君處的時候,帶著靈力的聲音,亦傳出極遠,“諸位前輩,在下林蹊,我有碧落仙泉,現送你們一人一杯,以壯聲威。

閑風前輩,先從你開始。”

遠觀的眾人只見,她如入無人之境般,就那么沖進恐怖的天仙劫雷之中,不由駭然。

“不是……中了神泣嗎?”

“云天海閣還有中了神泣的金仙大能呢。”

“就是,我聽說,林蹊幾次進階,都特意選擇了雷河秘境,她對雷之一道……,感悟只怕極深極深了。”

說這話的修士羨慕不已。

這代表著,她的修行之路,至少比他們大家容易了一半。畢竟,未來進階路上的天劫,才是他們最大的坎。

“如果她再也不用擔心天劫,神泣——還算個毛。”

所有聽到的修士都眸光復雜起來。

此時,閑風星君已快到強弩之末,他雖然聽到了陸靈蹊的話,但是,真沒敢相信。

碧落仙泉是什么東西?

傳說中的靈物呢。

如果早點拿來……

他咬著牙,正要爆一件法寶擋一下的時候,就見到了在大大小小雷柱中穿行而來,好像仙子的女孩。

“前輩,時間緊急!”

陸靈蹊感受了一下他的劫雷,“我說張口,您馬上張口。”拿出剛剛在劫云中倒好的一杯碧落仙泉水,“張口!”

閑風應聲張口的瞬間,連忙放出已經打殘近半的護身靈盾護住頭臉。

咕咕咕……

一道水線直直入口。

被劫雷損傷的身體,從喉到腹,瞬延全身。

閑風精神大振,“多謝!”

抓緊時間,又搶喝了幾口靈酒的他,終于對自己的飛升之路,有了更多的信心。

“保重!”

陸靈蹊沒什么廢話,微一拱手,迅速退出。

現在,她要往枯魔處了。

八個人應劫,其實除了棠華星君,文遙五人全都選擇了坊市中防御最強的幾家別苑。

他們早好些年,就在琢磨自己將來的應劫大陣了,所以,手上也都有點東西。

但準備得再沖足,正常應劫大陣,都只能幫忙擋前面的四波,后面的五波天劫,卻要靠他們自己親自上。

所以,雖然也算倉促應劫,卻也不差什么。

陸靈蹊的動作迅速,在閑風星君將要沖擊第九波天劫時,已經站到了前往云華仙宗的傳送陣。

此時,云華仙宗駐守此處的修士,早就借過聯盟的傳送寶盒,把消息傳到了宗門。

所以落后閑風星君三波天劫的棠華星君,也在第七波的時候,等來了這杯救拿的碧落仙泉水。

“多謝!”

嚴西嶺異常感激的拱手,“這云華仙茶是云華仙宗和我們師徒的一點心意。”說著,他遞過了一個玉盒,笑著道:“總不能老讓你吃虧。”

“那我就收著了。”

陸靈蹊接過他的仙茶,“不要覺得虧噢,這次得的碧落仙泉有點多。”一家獨大這種事,師父沒想過,師叔們和她都沒想過。

佐蒙人針對的是整個天淵七界,千道宗再強盛,也不能代表七界所有人。

尤其,現在飛升的,要面臨的危險就更多了。

陸靈蹊也不介意在后面推大家一把,“回頭我會與聯盟商量,以后任何一個化神后期修士,都可以在聯盟領一杯碧落仙泉。”

嚴西嶺一呆,不過很快又高興起來,“我可以問一下,你的多……具體有多少嗎?”

可不要等他飛升的時候,那碧落仙泉已經派送完了。

“放心,應該可以派送……差不多三千人。”

這么多?

“杯有多大?”

嚴西嶺拿出一個大杯子,“像這樣的嗎?”

陸靈蹊瞄瞄他幾可裝三杯水的大杯,有些無語地道:“小三分之一。”她給大家倒碧落仙泉的杯子,已經比平常大一倍了,“正好喝了不撐。”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

嚴西嶺收了自個的大杯,又給她摸了一枚裝飾用的玉梳,“這玉梳是我無意中得來的,跟納物佩有些相像,但是,又俱有一定的保鮮之能,空間大不說,還能認主,你要不要?”

白得的東西,干嘛不要。

陸靈蹊直接伸手,“當然要。”

“我就知道你會要。”嚴西嶺送了東西,心情也很好,“秘地、秘境之類的地方,很多時候也會靈氣失衡,有這玉梳,你就不用擔心納物佩空間不足,或者掉了、丟了,都不知道了。”

這些年,他也闖了好幾個秘境,曾在一個靈氣失衡的地方,打不開儲物戒指,又丟了納物合佩,差點活活餓死。

“看樣子,你跟我一樣,都倒霉過啊!”

陸靈蹊瞅瞅這邊的天劫,“閑風星君那邊差不多快扛過天劫了,你要不要跟我過去,先沾一波光再回來?”

“……算了,這是我師父呢。”

嚴西嶺遲疑了一下,很可惜地朝她擺手,“你趕快去吧!最新一波靈氣,也許對你的毒還有點成效。”

陸靈蹊點頭,拱手以最快的速度趕回。

仙盟坊市,長盛街接仙殿。

在接仙殿接待各小界飛升修士的活,可以說是天下堂最輕松的活了。

要不是它太捆人,不能有一刻離開,還有最低玉仙修為的限制,夏正這類紈绔肯定都要過去搶一搶。

樊時言和霍云在此已經當了兩百多年的接仙使者,瞄瞄外面的天色,兩人都覺得,平靜無波的一天,又要過去時,就見接仙臺那里有些異動。

接仙殿中的靈氣如風向接仙臺刮去,在那里凝結成云,很明顯,是有人要飛升了。

兩人互看一眼,笑咪咪地走了過去。

身為接引使者,他們的外快,就指著這些飛升修士呢。

半晌,閑風有些狼狽地站到了接仙臺上,臺下是無盡云海,與外部相連的是兩道白玉臺階,他瞅瞅各站臺階兩端的兩位仙人,先行拱手,“在下……閑風,見過兩位前輩。”

“唔!”

樊時言和霍云拄著接仙殿特別配制的銀槍,各堵一邊白玉臺階,“過來說話吧!”

閑風瞄瞄臺下云海,知道枯魔和棠華還有一會,躬身道:“是!”

他直起身子時,身上的靈霧微閃,很快就換了一套月白法服,“兩位前輩,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

下了九階臺階,閑風很上道地摸出兩個靈石袋。

“唔!”

中規中矩的兩百塊仙石,還不錯。

樊時言心情很好地收了自己的那一份,“何界修士,姓甚名誰?”

問這話的時候,一片石書飛來,“自己填到上面。”

閑風沒看到筆,兩指并立,直接在石書上寫道:天淵七界,閑風。

霍云本來還沒太在意,待看到成形的六個字后,面上一變,當場在那石書上加持一道靈力。石書上應該顯露七天的字,當場隱去。

“原來是天淵七界的道友。”

霍云和樊時言對視一眼,面上都帶了一抹笑意,“恭喜!此為仙盟坊市地圖,如今正是人來人往的暮食時間,你可以快點匯入人群。”

“在下……”

閑風正要說,他要等同伴,就見殿內的靈氣,好像風一般的刮向引仙臺,“在下同伴要上來了。”

雖然枯魔不要臉的,沾了他便宜,但是,也幸好他不要臉了,要不然,也不能引得文遙他們心動。

因為他們,應該最厲害的最后一波天劫,閑風感覺沒有他本來預想中的強,要不然,他肯定要更狼狽些。

“呦,你們還兩個人一起飛升?”

樊時言笑了,“倒是好計策。”

每次有人飛升,接仙殿殿檐上的四大石獸,都會同時轉內,有心人肯定都能注意到。

但是,兩個飛升的修士相隔的時間這么近,石獸是不會轉過來再轉過去的。

“看來你們在幽古戰場時,也做了很多功課啊!”

“自然是要打聽的。”

閑風笑著拱手,“兩位前輩,請問坊市的巡察一般什么時候會從這里過?”

“唔!最近是每半個時辰一趟。”

霍云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也很欣慰,“回頭,你們注意著,跟著一起走吧!”

他已經看到枯魔了,重新招回石書,“何界修士,姓甚名誰,寫上即可。”

閑風朝枯魔微點了下頭,枯魔就站在引仙臺上,并指為筆,寫上出身和姓名。

“多謝兩位前輩,一點心意,不成敬意!”

當初在幽古戰場時,他們就打聽過。

雖然不給孝敬,人家也會讓他們過,卻不會有半句提點。

“好說!”

又一百仙石到手,樊時言很滿意,“仙盟坊市這些年一直在追索佐蒙人,你們也不用太過擔心。”

“巡察要來了,你們瞅準時機,匯入人群吧!”

霍云感應到長街那一邊出現的巡察,丟給枯魔同樣的一份坊市地圖,“時言,開殿門。”

“慢!兩位前輩,我們還有同伴!”

什么?

樊時言和霍云相視的時候,忍不住笑意加深,“來來來,一起坐下喝杯茶。”

這隊巡察過后,還要等半個時辰呢。

“你們天淵七界這些年,在我們仙界可是有名的很啊!敢問……林蹊可還好?”

“還好!”

閑風和枯魔學他們,隨地而坐,“她已經化神了,要不了兩百年,大概就能沖擊化神中期。”

送他碧落仙泉的時候,他感覺那丫頭的修為有一定的隱瞞,但是,他憑什么要跟外人說她的情況啊?

“兩位前輩,佐蒙人在仙界,也要提她嗎?”

如果那樣……

閑風覺得,他還得到戰幽殿,給惜時傳個話。

哪怕那位殿主,可能早就傳話下界,但是,他知道了,總要說一說的。

“呵呵!怎么不提?”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