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二八章 回家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忙了十多年,才回聚集地暫時休整的柳酒兒連日賴在房里,吃了睡,睡了吃,把她自己當豬養。

師兄師姐說,神算子要保持點神秘高冷的形象,跟人套交情那種事,就由他們代勞了。

柳酒兒知道,那是他們怕她不說話,得罪人。

不讓出門,不用浪費精神跟只見過幾面,或者一面都沒見過的修士套交情,她還自在了。

柳酒兒很會自得其樂,愣是拿了大師父親制的靈食美酒犒勞她自己。

那位師姐一下子大手筆的捐出三千萬仙石建托天城的消息傳來后,她再為宗門算的卦,全是上上卦。

天地有靈,在師長們、師兄、師姐都厲害的情況下,她只要當個乖巧師妹就好。

柳酒兒美滋滋地喝了一杯酒,正要夾幾口菜,就感覺禁制被人觸動。

她沒有馬上理。

甲號院里,可不止她一個人。

她這個要保持神秘的神算子,若屁顛屁顛地開門,說不得還會嚇著人。

柳酒兒夾起一筷子蒿根炒肉,感受蒿根和炒肉完全相結后的奇妙香味在牙齒、舌尖來回轉換,幸福的瞇了瞇眼。

還是大師父弄的靈食好吃。

只要肚子能承受,一天到晚的吃,都沒什么。

柳酒兒覺得,操心十幾年,自己都瘦了。

趁此機會把瘦下去的肉補回來,也是對佐蒙人的一個完美反擊。

又是一口酒下肚后,外面的禁制還在響。

沒人開門,那不就是沒人嘛,真是一點眼力勁都沒有。

柳酒兒翻了個白眼,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不過,她還沒喝,就感覺房間的禁制,也被什么觸動了,抬手一揮,一個傳音符飛了進來。

“開門!快點!”

誰啊?

聲音有些熟。

柳酒兒的酒喝的有些上頭,反應過來的瞬間,酒壺碰倒都顧不得扶了,連忙沖出,給外面的人開門。

“……師……”

“閉嘴!”

柳酒兒的師姐還沒喊出聲,就被變換了容貌的陸靈蹊傳音阻止,“柳道友!”雖然這里好像沒別人,她還是一本正經地拱了拱手,“南道友要我給你送點東西,不知道友現在方便嗎?”

“……方便!”

再不方便也要方便啊!

柳酒兒把又要搞事的恐怖師姐請到房間,關上禁制,這才道,“師姐,你怎么來了?是有什么事嗎?”是捐了三千萬仙石,覺得太虧了,又要回來再賺點?

“……你這日子過得挺舒服呀!”

陸靈蹊白了一眼浪費好酒的家伙,坐下來時,先給自己倒了一杯,“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

走傳送通道不要錢嗎?

柳酒兒很心疼將要被她大手大腳花掉的仙石,“能!肯定能。師姐你嘗嘗這個。”她給她夾了一塊烤制的羊排,“南師姐他們大概要不了多久就能回來了,我們都挺好,收獲也都還不錯,陸安前輩那里也很好,佐蒙人的幾次行動,不過是給他和余師姐白送點數罷了。”

大家的安全,師姐肯定會問,她干脆先說,“對了,陸安前輩已經換了一枚震幽牌。”

“噢”

師妹很有眼力勁,陸靈蹊很滿意,“恭喜你們了。”

說這話的時候,她瞟了她腰上的玉牌一眼,上面的數字很喜人,顯然,百年后出去,她也差不多能弄一枚震幽牌,“這次過來,主要是找你。”

找她?

算卦吧?

“你又遇到什么事了?”

捐三千萬仙石的時候,怎么就沒想到過來問問她呢?

柳酒兒異常無奈,“還有,師姐,你來的時候,我師父沒說你嗎?”

她師父居然都沒管管她,實在太奇怪了。

“……你想師叔怎么說我?”

陸靈蹊一邊吃肉一邊瞟了她一眼,“把我打一頓?”

“呵呵!”柳酒兒微僵了臉,“哪能呢,師姐,我就是吧,覺得你一下子捐三千萬……”

陸靈蹊迅速往她嘴巴塞了一塊沒什么肉的大骨頭,“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那件事早過去了,不準再提。”

柳酒兒默默啃她沒多少肉的大骨頭。

“你幫我算一下神隕地。”

神隕地?

柳酒兒眨著一雙不可思議的眼睛。

那是什么地方啊?那是她能算的嗎?

“師姐,雖然我知道,你進神隕地好多次了,可是……,我明確跟你說吧,我也好奇過那里,也想算過那里,可是,連著兩次,我的腦袋都疼了三天,什么都沒算著,撒出去的龜甲根本就不能成卦。”

真的假的?

陸靈蹊想懷疑來著。

可是,笨師妹的眼睛里,帶著一抹祈求和恐懼。

“那好吧,我們就不算神隕地,你就算我……算我能不能心想事成。”

柳酒兒油乎乎的手控制不住地抖了兩下,“吃完飯,我替你算。”

不吃飯就替她算,柳酒兒懷疑自己再也吃不下一口飯。

“那你快吃。”

陸靈蹊又撿了塊肉不多的羊排過去,“算好了,師姐我給你幾樣好東西。”

本來想不滿的柳酒兒忙滿臉堆笑的點頭,“師姐,你回家的這段時間,又遇到了什么好事嗎?”

感覺有些不一樣了,氣息……

不打量還好,一打量,簡單結巴了,“師姐,你你……你進階化神了?”

怎么她都看不出修為了呢?

明明之前還元嬰后期來著。

“是啊!”

陸靈蹊矜持地笑了笑,“運氣的進了一個秘地。”

柳酒兒真是再也啃不動骨頭了。

比天道親閨女更早地進階元嬰,她感覺師父沒多高興。尚師兄和南師姐因為進階的更早,還被隨慶師伯訓了好幾次,好像大家都負了在亂星海拼命的師姐一般。

現在……

相比于化神,元嬰多好進啊!

柳酒兒干干地咽了一口吐沫,“我師父和宜法師叔他們是不是也進階化神了?”

“……不知道。”

陸靈蹊是真不知道,“從秘地出來,我都還沒回家呢。”

柳酒兒都不想跟她說話了。

“放心,我給師叔他們都帶了禮物,你回去的時候,沒意外的話,他們肯定都進階化神了。”

真的嗎?

柳酒兒的眼睛亮了亮,“那你給我的禮物里,是不是也有可助化神的寶物啊?”

“這就要看我高不高興。”

陸靈蹊喝口酒,“還有你會不會哄人了。”

一句好話都不會說,她就幫知袖師叔調教一下吧!

“……師姐!”

柳酒兒抿抿嘴。

她沒跟師父說過好話,但真的被這位師姐逼著,說過不少好話,“上次不都說好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她臉上掛著笑,“你要做什么,我……”

“我現在缺仙石。”陸靈蹊目光灼灼,“你能把腰牌上的全換了,暫借我嗎?”

“……借!”

錢是什么?

花了的,才是自個的。

師姐連震幽牌都給她了,她出點仙石也不算什么。

“你一下子花了那么多,就不用借了,我給你吧!”

三千萬仙石,說捐就捐了。

雖然很心痛,可是,柳酒兒也知道,就算她師父,都不會明著說不能捐。

師長們頂多在背里跟她一樣,心疼心疼。

托天廟供奉的前輩們,就在神隕地。

師姐與他們結緣,想助一把很正常。

“不過,能不能等我百年,百年之后,憑我的點數,說不定就能弄一枚震幽牌了。”

現在把數字清零,就太可惜了,“師姐,你現在就算用仙石修煉,也用不了那么多吧?要不然,我先幫你換上一千仙石?”

面對師妹真誠的眼睛,陸靈蹊笑了笑,“行!仙石的事,我走的時候再說,你現在先給我算算,我心想事成的幾率一般都有多大。”

“稍等!”

柳酒兒凝水凈手好一會,才摸出專門用來算卦的玉玄龜甲。

大年初四,正午的時候,沙沙的小雪終于變成了鵝毛大雪。

托天之城在年前就建起來了,只是,提議建城的人,據說還受困于‘神泣’之毒,閉關在金風谷。

不僅她在閉關,千道宗的人,據說只要有一點時間,都會輪流閉關,哪怕重平要管宗門事務,也是見縫插針的,每天修煉三、四個周天。

天淵七界的其他界域,道魔之間可能還會有小范圍的爭斗,可是在無相界,因為風門這個不著調的,道魔卻無比諧和。

幽古戰場的大訂單有四分之一放在無相界,道魔兩邊都忙得要死,修煉之余,所有人都在想方設法的掙仙石,哪有時間勾心斗角?

連斗嘴的時間都沒有,就更不要說打架了。

打架浪費時間不說,萬一不小心受傷了,不是耽誤掙仙石嘛!

反正陸靈蹊從傳送陣下來的時候,她家應該很熱鬧的坊市,來來往往的人都是急匆匆的,比仙盟和玄天宗的坊市還要安靜。

她輕輕吐了一口氣,緊緊身上的厚毛法衣,慢慢往宗門方向去。

比預定的三年時間,遲回了八年多,宜法師叔拿了她的十萬仙石,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氣悶。

不過……

想想自己的修為,想想師兄師姐知道后,那生無可戀的樣子……

陸靈蹊借著揉臉的工夫,揭下冰肌,把修為按回元嬰后期,才一個閃身沖進宗門大陣。

“師父!”

金風谷特別的安靜,不過,幸好師父還在家。

“唔!還知道回來啊?”

徒孫們都進了亂星海,大過年的,連陸永芳都不在。

隨慶習慣了金風谷的熱鬧后,突然又一個人,別提多心酸了,“這十一年,到哪去了?”看著好好的,沒受傷,他的心頭一松,“去的地方能修煉嗎?”

說到修煉,他就氣得很,“你知不知道,恒谷那邊的秘地開啟?這一次,你師叔他們和你爺爺都去閉關了,再回來,運氣好的都能再進一階。”

徒弟完美錯過了天地圓滿后,各秘地秘境大爆發的時機,如今居然又錯過特別好的恒谷秘地,隨慶想不生氣都難。

“恒谷秘地里,有幾個靈氣幾乎可化液的地方,你說你……”

“師父,我也不差的。”

原來師叔他們還有這等機緣,實在太好了。

陸靈蹊放開斂息決,把真正的修為給隨慶亮出來,“我現在跟您一樣,是化神修士噢!”

隨慶眼中的恨鐵不成鋼,瞬間被驚喜所替,“真進階化神了?哈哈!哈哈哈……”

把宜法都甩下去了,看她以后還敢說自己是天才?

“干得不錯!”

仔細打量,修為早就穩固了,明顯進階化神都有幾年了,“進恒谷前,你知袖師叔還說,她要努力進階,要不然就會被你甩下去了。”

果然讓她說著了。

隨慶大樂,“走,拜拜你師祖師伯,我們一塊到大師父那里吃頓好的。”

“好啊!”

陸靈蹊跟著師父往祖宗堂走,“師父,重平師叔也去秘地了嗎?他去秘地,宗門事務誰管啊?”

“宗門事務各峰自理,其他的,暫交外事堂。”

因為他們都去秘地了,他才坐鎮宗門的,“托天城去過了嗎?完工的那天,我們這邊的大祭和妖族那邊的大祭同時舉行,兩邊都有祥云顯現。”

那天跟在那邊的煉氣小修,都有突破。

隨慶很欣慰,“神隕地那里可能也會有變化,回頭你過去看一看。”

“……好!”

這真是意外之喜。

陸靈蹊給師祖和師伯恭敬上香,稟告他們,自己進階化神了,“師父,宗門不是有大師父坐鎮嗎?要不然,您陪我一塊去吧!”

“暫時不行。”

雖然不太可能出意外,但是,他答應重平了,就一定要做到,“我答應了你重平師叔。”要是出點事,他又不在家,重平回來,能跟他拼了。

隨慶雖然覺得自己一巴掌就能把他打扒下,可是,那個師弟能爬起來再跟他干,直到他再也爬不起來為止。

這樣恐怖的事,他才不干呢,“咦,不對,想要師父陪你,主要是因為,你不想自己趕路吧?”

看到徒弟眼中的笑,隨慶一個伸指彈了她一腦袋,“笨蛋,就會盯著你師父,不想趕路,找風門啊!保證去的快,回來的也快。”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