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二七章 一日獡

更新時間:2021-02-15  作者:潭子
打草驚蛇?

早不炸,晚不炸,正好敖巽在這里的時候炸,這里面若是沒有一點源由,寧知意哪里相信?

“想炸就炸好了,”她攔住木老道,“戰幽殿的墻和門都硬實著呢,看著他們炸,由著他們炸,然后再瞅著天下堂和刑堂四處抓他們的人,也挺有意思的。”

說這話的時候,寧知意的眼中,其實涌動著一抹動了真怒的殺機。

天下堂和刑堂幾次動手,他們還來這一出,顯然,該撤的都撤得差不多了,沒撤的,要么修為高,要么……別人輕易懷疑不了。

“您別管,他們要的,可能就是你們出去。”

佐蒙人能與他們對峙這么久,顯然是有能人的。

林蹊做敖巽的時候也沒低調到哪去,寧知意雖然關著門不出去,可是,仙上樓握在手中,仙界的事,只要她想,就沒有不知道的。

云天海閣連殺兩個佐蒙大能,由不得她不注意。

她原先還在想,這小龍在云天海閣那么得余求的喜歡,被特別優待,只怕是要被云天海閣其他人套麻袋的。

沒想到,套麻袋的消息還沒收到,人家就要先回去了,只是在回去之前,還跟著新認的師祖木老道,在仙盟坊市到處見人,收人家的見面禮。

寧知意收到木老道貼子的時候,還以為,人家也要收她一波禮呢。

沒想到……

“林蹊,你這段時間太高調了,妖族那邊近些年一直都不太穩。”

妖庭那里也有仙上樓的分店,寧知意知道不少事,“他們被偷了很多幼崽,其中還未孵化的幼崽更是數不勝數。

那里沒意外的話,就是佐蒙人在里面搞鬼。”

林蹊這樣突然冒出來,佐蒙人那邊恐怕早就查了。

“外面的……大概就是沖著你來的。”

陸靈蹊無話可說。

木老道的眉頭皺了皺后,“敖巽在龍族的身份,有敖桐幫忙,除非龍族內部有佐蒙人的探子,要不然……”

“千多年來,妖族與佐蒙人接壤的地方,被人家強占了數百里。”

寧知意道:“應該給予的反擊,卻因為種種,始終沒打出來。”她的聲音冷靜,“前輩,天道難測,人心更難測,修成人的妖心……同樣。”

木老道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他的胸膛里,自從跳動了一顆心后,想要的就更多了。

不獨獨是自己的修為,還有云天海閣,還有云界。

他是如此,那些投入佐蒙人陣營,與他們眉來眼去的修士、妖族也會有自己的欲望。

“罷了,林蹊從現在開始,就留在你這。”

惜時可以躲著,她是化神小修。

但他不能。

他代表的是云天海閣,他的修為,圣者以下,也不憷什么人。

“敖海,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敖巽,直到老夫送你去邊界。”

“是!”

敖海晃晃小身體,慢慢的在他們面前,變成陸靈蹊現在的樣子,“不用怕,就算佐蒙人找向你,也是我替你頂著。”

若是不聽敖海的聲音,陸靈蹊感覺自己就在照鏡子,“我不怕,但是小師叔,你要小心。”

敖海笑了,“我要想跑,師父都抓不住我。”

如果他愿意動用云界的力量,打師父都可以。

“你還是管好自己吧!”

云天海閣建在云界之上,收師兄師姐們的見面禮時,隨便把耳朵伸伸,敖海都聽到好多人在商量,如何孤立她,把她引到暗處敲一頓呢。

做為老宗主的小徒弟,各殿主的小師弟,他的輩份高,那些小輩弟子下意識地就忽略了他。

看在那些家伙,始終沒說連他一塊敲的份上,敖海這才催著師父趕快帶她離開,“以后不管是做人還是做妖,都記得低調。”

要不然,肯定要挨打的。

敖海懷疑,她要不是生來的運氣好,又有長輩緣,肯定都被同輩打成了狗。

“師父,走吧!”

說這話的時候,他還扯了陸靈蹊掛在耳邊的面紗,給自己掛好,“從現在開始,我就不說話了。”

“走!”

寧知意也忙跟上的時候,指了指一旁的水晶球,示意陸靈蹊看,“這一會,天下堂和刑堂的巡查應該已經到了,您帶敖……敖巽看看就行。”

“……唔!”

木老道帶著徒弟裝成的徒孫,在寧知意很是恭敬的動作下,緩緩來到殿門前。

此時,長街兩頭已經開來不少天下堂和刑堂的巡查弟子,桂山隱在人群中,別人什么表情,他是什么表情。

陸靈蹊點開水晶珠,發現長街盡在眼前,手上靈力輕輕一拉,想看哪里就看哪里,長街上,每個人的表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陸望老祖做的吧?

寧老祖自從入了戰幽殿,哪怕認了食神前輩為師父,也沒出去過呢。

那這水晶珠,一定是陸望老祖干的了。

整條街都被他布了特別的鏡光陣,要不然,這些被她瞅到的仙人,一定不會一點感覺都沒有。

陸靈蹊輕輕吐了一口氣,很想見一見這位始終在傳說中的老祖宗。

此時,她所觀之地,正是長街的東頭,而安畫恰在中段和洪不換擠了來。

看到那個帶著面紗,就要從戰幽殿走出來的兩個人,安畫的眉頭不自覺地攏了攏。

不對!

走路的姿勢有些不對。

她的眼睛一瞇,扯著洪不換,又微微往后退了退,“不對!”她傳音給洪不換,“洪叔,馬上傳令桂叔,不要再動手。”

“……有什么不對嗎?”

洪不換沒想到,她會在箭在弦上時,要求停止。

“敖巽不對,她不是我早前見到的敖巽!”

這種感覺很奇妙,安畫很相信自己的感覺,因為,它讓她在族人中脫穎而出,一步步站到師父圣尊面前,“快點,告訴桂叔,行動取消。”

洪不換深深看了眼帶著面紗的敖巽,這才傳音給桂山,“安畫說,行動取消,敖巽是假的。”

假的?

桂山瞳孔微微一縮,“知道了。”

其實,用捆在一起的三顆天雷子強攻戰幽殿,木老道沒有馬上殺出來,他就覺得這次的行動不會很順利。

木老道可不是一般人。

有他在敖巽的身邊,殺敖巽根本不可能。

桂山隱在袖中的手,連著敲擊特別的手鏈好幾下,被控制的兩個人族修士,在天下堂巡查的推擋下,終于沒有撲出,就那么木木的給人家檢查。

此時,陸靈蹊恰好瞄到那兩個人。

她小心的把他們的神情放大再放大,在寧知意進來的時候,連忙道:“老祖,這兩個人剛剛好奇怪,他們的動作和眼神,似乎一點也不匹配。”

寧知意幾步到她跟前,“這兩個人我認識,他們……”

“巡查的人看出來了。”

水晶珠前,原本檢查他們的天下堂巡查,突然拿下了他們,并且與刑堂的幾個人一起出手,硬生生的在他們的額中逼出兩個比螞蟻還小的紅褐色小蟲。

小蟲的叫聲刺耳的很,在被滅殺前,所有與其靠近的修士,都出現了一時的不適。

“這是……什么?”

陸靈蹊沒想到,佐蒙人也會以控蟲的方式,控制別人,“老祖,他們常這樣控制人族修士嗎?”

“……不是!”

寧知意輕輕搖頭,“此蟲叫一日獡,用它控制人雖然很容易,可是,也只有一日的時間。因為一日之后,它控人的天賦神通便會耗盡。”

“控人的天賦神通耗盡了,那它是死是活呢?”

“說活著,也跟死了差不多。”

寧知意嘆了一口氣,“沒有控制人前,它可以隱藏在神魂和血肉之中,但是一旦用了控人的天賦神通,除非寄主死了,要不然,醒過神的寄主,想要把它逼出來,非常容易。”

“老祖,您這么了解它,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佐蒙人用這種方法,控制過很多人來對付戰幽殿?”

“……你可以這么認為。”

“那……他們若用這種方法對付仙上樓……”

仙上樓不管是伙計還是仙廚,戰力可都不高。

陸靈蹊忍不住的擔心,“仙上樓可怎么辦啊?”

“一日獡之所以能被發現,就是因為,他們想用這種方法對付仙上樓。”

寧知意笑笑,“不過,靈蹊,你是不是忘了,仙上樓是吃飯的地方?仙人尚且受不了那里食物的香味,區區小靈蟲,又如何能免俗?”

陸靈蹊驚呆了,“那……那我怎么沒聽說呢?”

秦殊和張穗交友廣闊,這么重要的事,她們如果知道了,肯定也會當八卦轉告她的。

“……這就是低調和高調的區別了。”

寧知意摸摸她早就想摸的小龍角,“其他地方無法跟仙上樓一般讓一日獡自己跳出來,真要宣傳出去,于仙上樓而言,不是好事。”

“噢”

陸靈蹊拿住老祖還要摸角的手,“那這蟲好養嗎?”

“放心,不好養的很。”

寧知意知道,那兩個人被下一日獡,就是當死士來用的,“丹堂已經在秘密研制誘香丸,要不了多久,佐蒙人就再不能用這一日獡了。”

反正等靈蹊飛升的時候,一日獡肯定會從仙盟坊市絕跡的。

“你老祖我暫時都不會出去,一日獡……,他們愛養多少養多少。”

若是養多了,也許還能摸到養它們的人。

“靈蹊,你的修為,是不是也提高了?”

“是!”

說到這個,陸靈蹊笑了,“老祖,我的第一丹田已經進階化神了。”

那就好。

“不可以翹尾巴,不可以自滿。”

寧知意笑,“以后,那些奇怪的地方,你也不準再隨意踏足了。”

居然從天淵七界跑到仙界來了。

要不是遇到余求……

寧知意簡直不敢想。

“仙界不是你想的那般,不進階天仙……”

“我不是主動要求回去嘛!”

陸靈蹊其實也很后怕,“老祖,您放心,以后我就好好呆宗門,偶爾再到托天廟,為那些前輩們想想辦法。”

寧知意又摸了摸她的龍角,“你這個……是暢靈之脈的原因,還是引龍決的原因?”

“……不知道。”

陸靈蹊真的不知道,“我的引龍決是瑛姨給我的,那片百禁山有一個龍冢,學它的那天,我……我恰好喝了許多,早就煉化了龍王精血的鷹叔血。”

當初,她連鷹王叔叔的毛都拔了。

“后來,又得了蛟王洞府里暗藏的龍王精血,天渡境里,更在龍姨的命鱗里,以引龍決陪同龍寶修煉,那時候,我可能還煉化了很多龍姨的精血。”

寧知意能說什么?

想從靈蹊這里,查出暢靈之脈的源頭,顯然是不可能了。

“罷了,當我沒問。”

兩個小龍角說硬又帶點軟彈的感覺,摸著真是有意思。

寧知意順勢又捏了捏,“戰幽殿還有天下堂派來保護我的兩個人,跟他們解釋你會很麻煩,所以……”

“我就在這里呆著。”

陸靈蹊在自家老祖面前很老實,“不過老祖,您能聯系到陸望老祖嗎?我能見見他嗎?我還給他帶了好些黃金菇湯,他的身體怎么樣了,修為回復了嗎?他……”

“停!”

寧知意坐到她身邊,“你的陸望老祖現在在妖庭,幫忙加固那邊的仙上樓禁制,所以,你肯定沒時間等他回來,黃金菇湯我可以轉送。

至于他的身體,有仙上樓做后盾,早就好了。身體好了,修為回復……大概只在五十年內了。”

“噢”

陸靈蹊笑著往她身邊靠靠,“老祖,您是不是吃醋了?”

“呸!小沒良心的。”

“我有良心,您不是在我身邊嘛!”

陸靈蹊沒看到安畫在巡查面前,亮出她的人族身份牌。

當然,就算看到,也肯定認不出換了身形和面貌的安畫,“您跟我說說,什么時候能沖進天仙啊?還有,您要在戰幽殿應對雷劫嗎?”

“應該是在戰幽殿。”

戰幽殿的禁制很好,她很放心,“你要努力,我肯定會在你之前進階天仙的。”

“我本來就很努力嘛!”

陸靈蹊覺得,宜法師叔他們才要努力呢,“老祖,我這里有吸雷的好東西,您要不要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