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八五章 糊涂人

更新時間:2021-04-05  作者:潭子
只借踏雪怎么行?

如果可以,陸靈蹊愿意把她自己也借給爹娘。

可是,她不行!

青主兒也不行,她沒戰力。

真要遇到什么危險……

一想到骷髏蝗,陸靈蹊就想打退堂鼓。但是,散修聯盟那邊如果通過了,她肯定是不能阻止的。

好在爹娘現在的修為都只在結丹中期,想進亂星海,散修聯盟那里暫時還不太容易過。

但是這次不能過,下次呢?

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把他們的修為提上去,到了亂星海那個不一樣的地方,也許天地給予特殊血脈的禁忌,會小些呢?

“師父,您叫我們?”

白天上課,晚上還想玩一玩的敖象和小貝在今天的太陽還沒落山,就回金風谷了。

“嗯!”

看到兩個徒弟在宗門如魚得水,陸靈蹊也很欣慰,“從今天開始,為師要閉關修煉一段時間了。”

敖象和小貝對視一眼,“師父,您不歇一歇嗎?”

師父回宗還沒多久呢。

“我已經歇好了。”

跟家人在一起修煉,她一點都不累。

“你們天天上課,當知道修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道理。”

妖族和人族不一樣,陸靈蹊也沒打算剝奪徒弟的童年。

畢竟二人當年在妖庭受夠了苦楚。

“亂星海的六十年,同輩中超過為師的已經有很多了,難道我不要面子嗎?”

陸靈蹊摸摸飛到身邊的二徒小貝,“你們兩個白天上課,晚上回來若是有閑,也可以在我的南殿外修煉,若是偷懶想睡覺也行,反正你們還小呢。”

“可是師父,柳師叔他們再有兩天就要走了,您不送行嗎?”

“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再說了,你們也可以替我去送行啊!”

陸靈蹊把庫房的令牌拿出來,“這東西你們自己拿著,有什么需要,彼此相商著領,如果你們的師祖回來……,就觸動我的禁制,我出來一趟。”

“那……您覺得師祖會回來嗎?”

敖象有些小期盼。

師祖也參與了人妖兩族的談判,給他們朝妖庭要了好些補償呢。

“嗯……,我覺得不太可能回來了。”

陸靈蹊在心里輕輕一嘆。

她師父也是個心有大道的修士。

幽古戰場是他老人家早就期待的地方。

現在回來見,說不得他還覺得會影響她的心境。

“不過,百年也不算多長。”

陸靈蹊安慰兩徒弟,“等你們師祖從幽古戰場回來,應該就會常駐宗門了。”

到時候外面再有事,肯定是她這一輩的弟子忙了。

“到時候師父再收幾個弟子。”

師父孤獨了一輩子,好不容易收了她,也沒時間教,盡忙他身上的毒了。

陸靈蹊眼帶笑意,“你們和師祖一起教師弟師妹,好不好?”

好不好?

當然好!

二小馬上忘了師父將要閉關,他們又沒人管的事。

只顧憧憬未來當大師兄,當二師兄的威風。

“師父,您閉關吧。”敖象傻頭傻腦的,“我會把師弟照顧好的。”

“我才不要你照顧!”

小貝都不知道他哪來那么大的臉,“師父,您別聽他的,從來都是我照顧他。”

“噗!”

陸靈蹊被兩個徒弟逗笑了,“師父知道,你們兩個會相互照顧,所以,師父才要多收幾個徒弟,將來你們能相互照顧的人就更多了。”

身為獨生女,她從小就羨慕兄弟姐妹多的人家。

只惜,當了師父的徒弟,她還是獨一個。

連個吵架的人都沒有。

難得敖象和小貝還能吵架打架。

“師父,那您將來多收兩個師妹吧!”

敖象眼巴巴地瞅著陸靈蹊,“聽說師妹比師弟好,師妹都是乖乖巧巧的。”

“……行!”

乖乖巧巧,也許、可能要見仁見智了。

修仙界的女修,有點本事的,誰會乖巧?

揉揉大徒弟滑嫩的小臉,陸靈蹊一口答應,“都依你,將來誰想當我的徒弟,首先要過你這一關。”彪悍的師妹是他自己選的,跪著也得把大師兄當好。

“還有我。”

小貝不知道這是個坑,正要飛過來擋到師兄的前面,一道傳音符就飛了進來。

陸靈蹊靈力一點,卻是南佳人的聲音,“林蹊,陸岱山到千道宗了,想見你。”

陸岱山?

陸靈蹊心里打了一個突。

“師父,是南方第一世家的家主嗎?”

“唔!”

陸靈蹊微微點頭,“和你師弟在家,我去去就來。”

陸岱山好好的跑千道宗什么意思?

而且還這么晚。

陸靈蹊心情有些亂地起身,直飛神道大殿。

神道大殿里,尚仙和南佳人都陪坐一旁,實在是陸岱山的臉色太不對了。

“兩位這般看著老夫,那老夫是不是可以肯定猜測的……就是事實?”

從葉家那邊聽到的消息,陸岱山原來一萬個不相信,可是,可是有些事真的經不起推敲,越是推敲,越……

“她真是我家的孩兒?”

說是到藏書樓查資料,可結果是變著法的把他們都打一頓。

陸岱山不知拾兒具體是誰的時候,覺得那頓打是他該受的。

可是……

林蹊的十面埋伏傳自祖上啊!

當初從絕靈之地回來,又跟陸傳一起在后隊,陸傳回來,還把她當忘年交的小朋友。

她還和陸從夏是好朋友,在五行秘地同生死,共患難過。

她們相交的時候,林蹊才多大?

那時候,她對祖上的事,就一點也不知道嗎?

如果她一直都知道……

陸岱山覺得,那時候的林蹊是不知道的。

“她爹她娘,她爺爺呢?”

陸岱山還記得,除了林蹊外,當年失蹤的一家三口,“這么多年了,你們千道宗就一直沒頭緒,找不到嗎?”

修仙界只聞林蹊之名,她的家人卻沒了蹤跡。

陸岱山不能不懷疑,他的后人,在背地里教著林蹊仇視他家。

解鈴還須系鈴人。

“還是……”

“前輩!林師妹來了。”

南佳人早就揮退了守殿的執事弟子,“有什么事,你們當面說吧!”她朝陸靈蹊使了個眼色,“林蹊,我和尚師兄就在內殿,需要幫忙,就喊一聲。”

“不必!”陸靈蹊看了一眼激動又痛心的所謂祖宗,神情漠然,“師兄師姐就坐著吧!我和陸前輩的事,你們總是要知道的。”

免得她還要說第二遍。

“陸前輩,您找我有事嗎?”

“你……你……”

真當了面,陸岱山突然感覺那天被她捶打過的地方,又有些疼了。

這孩子當初下的手,可是重的很。

“葉家有人在飄渺閣,說是你和無想一起,說……說你就是當年的拾兒。”

陸岱山嘴角顫動,到底問出了憋了一路的話,“林蹊,這……是真的吧?”

“葉家?”

陸靈蹊目光微凝,恨不能把這老頭再打一頓,“您的腦子果然一如既往。”她咬著牙,“他們沒有證據,你是想給他們送證據吧!”

什么?

陸岱山如遭雷劈。

“你想干什么?把我認回陸家,全你南方的第一世家之名?”

陸岱山看著他心心念念許久,又佩服又驕傲是祖宗傳人的女孩兒,失語在當場。

“你是聽到消息就趕來了吧?”

陸靈蹊朝南佳人使了個眼色,示意她馬上去查查。

“要不然,陸從夏怎么也會阻止你的。”

陸靈蹊長吐一口氣,“她若不能阻止你,儀芬真人知道,也一定會阻止你的。”

都……都知道?

看到南佳人匆匆出去,陸岱山嘴角顫動,腦子亂糟糟,心也亂糟糟。

“你也一大把年紀了,回去閉死關,糊里糊涂把下面的日子過完吧!”

原來,他在她心目中,就是這樣的糊涂人?

陸岱山萬分想要為自己反駁,“我……我已經來了。”他隱在袖中的手抖了又抖,“你讓我把一些事問清楚行嗎?”

“……你問!”

“你家人好嗎?”

“我不想告訴你。”陸靈蹊直言,“因為你不配知道。”

陸岱山的唇抖了又抖,“這樣說,他們是安全的,那就好。”

如果有危險,林蹊不會是這樣的態度。

他的心稍為定了些,只是聲音更顫抖了,“你家祖上……有……有……傳下……傳下什么話嗎?”

陸靈蹊冷酷,“以鮮血描就的‘恨’字,算不算?”

不管是當布景板的尚仙,還是陸岱山都是面色一變。

尚仙沒想到,師妹的祖上,還會留下那樣的東西。

也幸好師妹被教的好,要不然……

“算!”

陸岱山說出這個‘算’字的時候,老淚也終于流了下來。

他的兒子在恨他。

他的后人在恨他。

是他活該嗎?

“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暢靈之脈只能一脈單傳。”

父親為什么瞞著他們,讓子孫受這樣的苦,到現在他也不知道。

陸岱山老淚縱橫,“你們恨我,也是應當的。”

陸靈蹊的滿腔怒意,卻在這時候癟了一些。

陸岱山確實什么都不知道,他一直都是個糊涂人,所以,他爹有事不跟他說,寧老祖有事不跟他說,儀芬真人有事也不跟他說。

但經過種種,陸靈蹊卻可以大致推斷出當年的事。

陸望老祖在心魔劫的因果劫中,發現了什么,遇到寧家祖上的時候,起了心思,所以留言留寶,讓寧家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受他一恩,到無相界為陸家生子。

那位愛算卦的陸繼老祖或者收到了信物,或者知道什么,反正同意了。

寧老祖對陸岱山沒感情,對陸家沒感情,以為……

所有一切,錯只錯在信老祖太優秀,又跟無想老祖那么早在一起,還生下了誠老祖。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過去的已經過去,陸前輩,我叫林蹊。我雖與陸望前輩結緣,卻也只是他的傳人。”

她不會認回陸家。

“與我拉上關系,于你們家并不是很好。

亂星海的佐蒙人想要打殺我,最主要是因為,我是陸望前輩的傳人。

所以建議你,回家告訴你的家人,到了亂星海,最好不要到處跟別人說姓陸,是殺神陸望的后人。”

“……我……我會說的。”

陸岱山又抹了一把老淚,“葉家在千道宗這邊肯定也有人,我……我對不住你。”

林蹊瞞了這么久,他卻傻頭傻腦的,在葉家面前把她暴露了。

陸岱山這一會也顧不得其他,“林蹊,你們把人找出來,我來殺。”

把千道宗撇出去,把林蹊撇出去,讓葉家的懷疑,只能按在懷疑上,他或許可以做到。

“……風過留痕,雁過留聲!”

時至今日,陸靈蹊早就不怕她的身份暴露。

如果葉家沒找她,她忙的很,暫時可能也就糊涂著過了,可是現在……

想要找,那就找吧,當年在信老祖的事上,葉家絕不無辜。

“葉家當年欠我祖上的,陸前輩覺得,我真的會就此放過嗎?”

陸靈蹊眼中殺機一閃,“既然你還知道對你兒子有愧,那查過當年都有哪些人對他出過手嗎?明里的,暗里的,把名單都給我。

還有,信老祖和無想老祖曾經想要橫渡西狄草原,走二十萬里寒漠到那邊的絕靈之地,當一對普通的夫妻,是誰走漏了風聲?

這個人,你們陸家查出了沒有?

他是誰?”

她要把他挫骨揚灰。

陸岱山簡直呆了。

一直以來,林蹊都是見人三分笑,他還從來沒見過她這般殺氣盈天呢。

原先他還以為陸望老祖的十面埋伏在她手中殺人的時候,要大打折扣,可是現在……

陸岱山的嘴巴抖了又抖。

這件事,他查過一些,但是,沒有真正查下去。

因為陸傳被人利用,因為好些陸家人被人利用。

查別人的時候,他難不成,還要把自家的孩子也一掌打死嗎?

他……他糊涂著過了。

現在,他要怎么跟林蹊說?

“你沒查?”

陸靈蹊是什么人?

看他神色,猜出來的時候,幾乎一字一頓,“那你怎么有臉在我面前流眼淚?怎么好意思說什么對不住?姓陸的,你裝出這一副樣子給誰看?你——給我滾!”

陸靈蹊對陸岱山本來就不多的耐心,瞬間一點也不存了。

“我數三聲,你要是再不滾,我就到陸家,把你們陸家的所……”

“我滾!”

陸岱山倉惶站起。

他以最快速度想要沖出神道大殿。

可是,‘嘭’的一聲,陸岱山被禁制重重地彈了回來。

“林蹊,他這個樣子……”

尚仙想說,陸岱山這個樣子出去,于她以后的名聲可能不太好。

可是,師妹的眼睛好可怕。

尚仙只能按住了要出口的勸說。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