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三五章 打聽

更新時間:2021-04-05  作者:潭子
余呦呦的回歸,對青云宗而言,實在是樁大喜事!

她將繼承的九壤遺產和陸家將要拿到的殺神陸望遺寶,都讓各方忍不住地關心。

被七殺盟和百曉山逼著,換出了三十六塊仙石,外加一顆壽元丹一顆太浩丹的容錚也終于能松一口氣。

“老祖,姓容的果然約我到半日閑茶樓一聚!”

葉湛岳拿到傳音符的時候,忙朝老祖葉琛報喜。

葉琛撫撫胡子,按下心中的喜意“先別高興的太早,容錚此人城府極深,要是讓他發現任何一點不對,他拿林蹊沒辦法,拿我們葉家卻還是有點辦法的。”

現在湛岳干的事,不異于火中取栗。

好在,不是他們主動找上他的。

只是用了一點小計巧。

而容錚要對付林蹊,想要給她找點麻煩,就一定要在無相界培養一個勢力,或者交好一個與她不對付的勢力。

他們葉家恰恰能滿足一點條件。

“記住,如果他提林蹊,你一定要端住道門修士的本份,你不能對林蹊有任何異意,你只能對陸家有不滿。”

葉琛交待葉湛岳,“陸家的背后就是林蹊,他想對付林蹊,就只能扶持我們葉家。”

葉家能在太霄宮慢慢崛起,差點頂替陸家,就是因為一代又一代的掌權人,善于利用矛盾,從各方的矛盾中拿好處。

“哪怕他只是舍一顆仙石呢,對我葉家而言也是白來的寶貝。”

陸從夏與林蹊私交甚好,也就是說,除了陸望的遺寶,還有可能得到林蹊贈送的太浩丹、問仙丹和仙石。

未來,葉家不想被陸家打到塵埃里去,就只能奮起直追。

“是!我記住了。”

葉湛岳朝老祖躬身,“老祖,那今日湛秋堂弟那里……”

葉琛抬手做了個止的動作,“他是我葉家子,走到哪里都是我葉家子,今日的約,老夫親自去。”

他這個老祖宗親自低聲下氣,迎他回去,憑葉湛秋一直表現出來的性情,就算一時能拒絕,也不能永遠拒絕。

說起來,到現在葉琛都有些不敢相信,大名鼎鼎的天龍鏢局總鏢頭兩儀上人會看上葉家的棄子,親自收他入門墻。

對葉湛秋能走到如今,他也是挺吃驚的。

原以為,就憑他的靈根資質和心性,能走到筑基后期就不錯了。

卻沒想,短短幾十年時間,他不僅在天龍鏢局站穩了腳跟,還能被兩儀上人看上。

葉琛目中幽光一閃,“葉家有你們兄弟,未來也一定不會差。”

他后悔了,早知道連筑個基都比旁人難的葉湛秋能有今天,當日怎么樣也不會讓他就那樣脫離葉家。

“對了,他當年與林蹊的關系也不錯吧?回頭,你也可以在容錚那里提一提。”

葉湛岳眼睛一亮,“是!”

堂弟在短短五十年里沖進元嬰,并且成了天龍鏢局炙手可熱的人物,實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能感覺到,老祖后悔了。

老祖的后悔對他而言,實在不是好消息。

不同于堂弟這些年在外面自由自在,專心闖他自己的機緣,他困于家族,困于宗門,雖然機緣也不錯,可是相比于堂弟那個兩儀上人的師父,實在差的遠。

若是葉湛秋回歸家族,那他這個未來的族長之位,恐怕就再也坐不住了。

葉湛岳如何甘心守了這么多年的東西拱手讓人?

還是讓給曾經一切為他馬首是瞻的蠢堂弟?

兩儀上人沒見過他,如果見過他,肯定會覺得他更適合天龍鏢局。

葉湛岳為自己錯失的機緣的低低嘆了一口氣后,給自己一連打了兩個凈塵術,才緩步走出客棧,向半日閑茶樓去。

此時,容錚已經等來了青云宗和聯盟兩邊的消息。

余呦呦和陸家的背后都有林蹊,兩邊雖有無數人關注,可是……奶奶的,居然沒一個在他面前牛逼哄哄的老混蛋找向他們。

欺軟怕硬是吧?

容錚從來沒想過,這個‘軟’字,到如今還會跟著他。

起身前往半日閑茶樓的時候,他沒有任何一點猶豫地,就拿了九壤臨死時,被他偷著封印了的葫蘆。

現在,他已經知道葫蘆里的是什么東西了。

與魔做交易代價太大,他已經有一個魔劍了,那么這個……當然也不能浪費了。

萬分期待容錚能從手指縫漏點東西的葉湛岳,還不知道,他期待的會是什么。

“林蹊,多年未見,一起喝杯茶吧!”

陸傳先陸從夏開口,“前輩就有家半日閑,我們說說話。”

陸靈蹊微微一呆,不過轉瞬就反應了過來,“好啊!”

想要打這個人,她不能是現在的樣子,現在……,她是跟陸家有撇不開關系的林蹊,是得了十面埋伏傳承的人。

正好,有些事,她也想問問陸傳。

兩人朝陸岱山、儀芬四人一拱手,一齊走向坊市。

這時候,她跟陸家人走在一起,就代表了她的態度。

遠遠跟著他們的一鶴星君,重新把神識放到陸岱山那里好好打量一會后,在鼻子處哼了一聲,終于沒有做妖。

以前,他覺得自己飛升無望,只能寄情子孫。

可是現在……

幽古戰場的通道就要開通,只要能到幽古戰場打個百來年,換些仙丹,也許還能更進一步呢?

沒人動陸家,當然也就沒人動青云宗,畢竟星傳送陣的材料是九壤為天淵七界立下,有些面子還是要給的。

“半日閑?!”

陸傳抬腳就往茶館里去,“好名字,現如今,人生難得半日閑啊!”他以前是很閑的,可是自從不再耽于瓶頸,就一直忙一直忙,以至錯過很多東西。

“那是因為前輩的心不閑吧?”

陸靈蹊跟在他后面朝迎來的伙計道,“來個好點的包廂!”

“好嘞!雅字九號間!”

伙計連忙遞給她一個寫著九字的木牌,“三樓左首最后一間。”

陸傳直接往樓上去,“現在可不止是心不閑,身也不閑。”

這一次回去,他一定跟父親好好談一談,還有母親……

如果不是害怕以后約林蹊困難,他都想馬上跟爹娘談談。

由著伙計把茶和茶點擺好,禁制一關,陸傳就正式向陸靈蹊拱手,“林蹊,今日的事,對不住了,家父……”

陸靈蹊沒想到,他還會替陸岱山道歉,“您這樣就見外了。”

她往旁邊讓讓,“沒有十面埋伏,就沒有如今的我呢。”

打,是要打的。

不過現在的她還是林蹊,還是得了陸望老祖惠的林蹊。

“今天的事,在我這里翻篇了。”

至于在儀芬和凌霧那里有沒有翻篇,就不歸她管了。

當然,陸靈蹊不覺得,儀芬能拿陸家怎么樣。

“有件事,我想向您打聽一下。”

向他打聽?

小姑娘還是一如當年的爽利,陸傳甚為欣喜,“你說,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給前輩看樣東西。”

陸靈蹊把裝著三枚假瓜子的玉盒摸了出來,不過,打開玉盒后,著實吃驚,里面放的星辰果居然沒了。

怎么沒了呢?

“……它們有什么不對嗎?”

陸傳看她面色有些怔忡,實在想不通這像瓜子的東西,有什么古怪。

“呃!沒有!”

陸靈蹊按下心底的異樣,到底還是把玉盒推過去,“這三枚瓜子是無意所得,您……以前見過嗎?”

陸傳撿起一枚,在手上細細打量半晌,搖頭道“從未見過。不過,你怎么會認為我可能見過?”

陸家有一個很奇怪的東西,好像跟瓜子有關。

陸傳忍不住懷疑什么。

“在七層塔,得陸望前輩十面埋伏傳承的時候,他老人家的十場大戰里,連著有三場出現向日葵花,后來,我到陸家做客,發現陸家一直種有向日葵。”

陸靈蹊真真假假地道“我能那么快地掌握十面埋伏,其實……說起來,與這三枚瓜子可能也有些關系。”

“怎么說?”

“多年前,曾經無意中進過一次帶有幻陣的洞府,幻陣里,我好像見到過陸望前輩。“

什么?

陸望正要開口細問,陸靈蹊已經又道“奇怪就奇怪在那個幻陣上,我覺得我見到了陸望前輩,他非常喜歡吃瓜子,可是事后,真要細想的時候,又感覺他的面容非常的模糊。”

心魔劫如果真是因果劫,找完葵葵,她還要問問和笙師叔,什么樣的器,能吃東西?

陸靈蹊一直揪心于對那具親手埋了的尸骨。

再加上這三枚瓜子,又吃了她一枚星辰果。

星辰果暗含大量星辰之力,是不是也能煉器?

“事實上,我現在都不知道,怎么跟您說,我好像在那里又得了他老人家的教導,可是又好像完全沒有。”

陸靈蹊實在暈的很。

她有青主兒這個厲害能吃心魔劫的寶貝,可是,連著兩次心魔劫,上次她抓瞎,這次她抓瞎。

“這三枚瓜子就是在那洞府所得,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它跟陸望前輩的花枝,有些牽連。”

陸傳抓起瓜子,在眼前好生打量,“我家一直有個傳說,陸望老祖少時非常喜歡吃瓜子,可是后來,陸家接連損落三位祖上,陸望老祖的性情就大變樣了。”

成了一代殺神,走到哪里,旦有不平,一律殺殺殺。

“你這瓜子說不得,還真與他老人家有些關系。”

陸傳在心里思索著家族與瓜子的緣份,眉頭越蹙越高,“我們陸家其實還有一個傳說,”面對得了老祖傳承的小朋友,他到底沒再隱瞞,“傳說陸家有一個一直護持家族的木靈,那木靈可能與瓜子很有關系,只是我們一直沒有找到過它。”

陸靈蹊一口悶下一杯茶,撇開葵葵,問另一個一直想問的問題,“問一個冒昧的問題,您的元嬰心魔劫……是您的兄長嗎?”

陸望學著她,也是一口把茶悶下,“是!我的心魔劫,是我早已過世的兄長。”

心魔幻境里,他好蠢好蠢,明明心中已是不忍,可是卻因為某些閑話,一錯再錯,以致最后無可挽回。

“當年挑拔你們關系的人……”

陸靈蹊給自己續茶,也給他把茶滿上,“還活著的,您想過去找一找嗎?”她好像又成了貼心的小朋友,“元嬰的心魔劫,您無恙過了,可是,未來,您敢說,您就不能化神了嗎?

天劫都是一次更比一次厲害,心魔劫……想來也是一樣。”

陸靈蹊看著陸傳,“死了的鬼祟之人也就罷了,可是活著的……,您若還是放任不管,于早就不在的陸信前輩,于您自己早前那么多年的蹉跎,可就……”

“不是我不想管!”

陸傳把茶當酒,又是一口悶,“我兄長的后人還在。”

說到這里,他忍不住眼含水光,“我想等她,等她一起去找當年的人。”

陸靈蹊“……”

“那是個很厲害的孩子。”

陸傳自己給自己倒茶,“她曾經到過陸家。”可惜,他居然不在家。

一想到,小丫頭把父親他們都敲了一頓,他卻錯過了,陸傳就后悔不已,“當年挑拔的人,還有兩個,很有得活,我再等等,她一定會來找我的。”

沒道理打了別人卻不打他。

“噢……!”

陸靈蹊伸手,把裝瓜子的玉盒,重新收回,“您心中有數就好,再問您一個問題,您知道陸望前輩的心魔劫是什么嗎?”

“……”陸傳都懵了。

這丫頭的問題轉的也太厲害了。

“林蹊,這一次你的心魔劫是不是有什么問題?”

“是我先問您問題的。”

“陸望老祖是個非常心高氣傲的人。”陸傳沒辦法,只能回道“你覺得,他會把自己心之恐懼的地方,告訴別人嗎?”

好像……不能!

陸靈蹊一邊在心里嘆氣,一邊搖頭。

“如果你的困惑,跟陸望老祖有關,我建議你有時間再到陸家的七層塔坐一坐。”

陸傳道“我不能進階的那些年,常在藏書樓晃,發現了與陸望老祖同輩的一位長輩手扎,他就曾經記載過,陸望老祖進階結丹和元嬰之后,都有段時間的恍惚,好像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

天才一秒:m..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