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三六章 萬生魔神

更新時間:2020-04-28  作者:潭子
葉湛秋等人已經有一會了。

只是,怎么也沒想到,來的會是葉家的老祖宗葉琛!

“坐!”

葉琛看到有些呆了的葉湛秋,眼中微不可查地閃過一絲滿意,反客為主道:“你長的很像你太爺爺葉瑋,”他好像甚為懷念,“可惜……他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素暭山。”

說到那位堂弟,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沉痛,“你太爺爺當年靈根資質都不錯,若是沒有早隕,你的人生際遇不會是這個樣子。”

葉湛秋沉默以對。

他沒見過太爺爺,就是父母也因為死的太早,沒什么印象,他是爺爺葉濤一手養大的。

如果這位老祖宗跟他說爺爺,說不得他會有些觸動,可是現在……

“你爺爺葉濤,老夫曾經帶在身邊幾年。”

葉琛嘆了一口氣,“可惜他受不住太過激烈的競爭,自己求去。”

靈根資質差是根本原因。

當初他其實是想看在堂弟的份上,多照顧一些的。

可惜,有些事,真的強不過命。

老子英雄,兒子靈根資質差,或者干脆沒靈根在修仙界太正常了。

包括他的后人也是如此。

待他去了,他的后人在葉家一樣會淪為旁枝。

葉琛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給沉默的葉湛秋倒了一杯酒,“有些事,當初老夫沒有跟你爺爺說,也沒跟你父親說,是因為,他們的靈根資質,注定了沒有大機緣,都只能止步筑基。”

“您也不必跟我說,因為我已經不算是葉家人了。”

葉湛秋可以想象,他要說什么。

干脆就堵了這條路。

素暭山天天都會死人,修仙路本就是逆天路,選了這條路,誰都沒有后退的可能。

“你說你不是葉家人,就真的不是了嗎?”

葉琛笑了笑,“如果不是,你如何會長得像葉瑋?湛岳邀你,你又如何會應約?讓老夫把話說完。”

他做了個止的動作,不讓葉湛秋插口,“老夫之前沒有重視過你,是因為你的靈根資質沿襲了父祖,若是沒有機緣,只能止步筑基。

你覺得家族對不住你,對你不公,選擇離開家族,老夫不反對,因為換成老夫是你,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在家族出不了頭,又有野心,當然要尋求外面的機緣。

“老夫很高興,你在外面,闖出了你自己的天下。”

天龍鏢局、兩儀上人、劍宗……

知道這三者關系后,葉琛是真的吃驚。

不過,吃驚之余更是高興。

果然不愧是葉家子。

“老夫今日找你,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跟你說一件陳年舊事。”

陳年舊事?

“您是想說,我太爺爺的死有問題嗎?”

葉湛秋很冷靜。

當了師父兩儀當人的徒弟,在劍宗劍冢悟劍,進劍窟凝煉劍魂,借機沖進元嬰,他就知道,葉家會來找他。

除了他是元嬰修士外,葉家舍不得天龍鏢局這桿大旗,舍不得師父兩儀上人的威名。

“對不住,我要告訴您,我爺爺曾經跟我說過,過去的事,都已經屬于過去,我……只要過好我自己就行。”

爺爺的心愿很簡直,就是他能過的好。

葉湛秋覺得,他現在過得挺好了。

爺爺若是有知,也會含笑九泉。

“是嗎?”

葉琛端了酒杯,微微抿了一口,“當初你在宗門打架傷人丹田,本來家族可以幫你按下,結果是你自己跳出去,拼死拼活非要流放。

你爺爺葉濤沒辦法,就只能求到老夫這里,老夫看在死去的堂弟葉瑋的面上,就同意了。可是,葉湛秋,你現在要跟我說,你——只要過好你自己就行?”

他的眼睛里,閃著一種莫名的光,“你知道,你爺爺為你做過多少事嗎?最后為了能到那邊陪你,更是深入素暭山把命丟了。”

葉湛秋的臉上微微泛白。

重生回來,他最后悔的就是,沒有好好孝敬爺爺,反而害得他老人家早早離世。

“你感受到了你爺爺的一片慈心,就從來沒有想過,你爺爺生在葉家,長在葉家,受葉家庇護?”

葉琛把酒杯往桌上一扔,“你覺得家族冷漠,恨不能永遠不回,那么,你告訴老夫,不管靈根資質,平分機緣,讓本來很容易進階的子弟,跟普通子弟一樣,在外面拼殺,浪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就很好嗎?”

葉湛秋再次沉默,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天真的他了。

“一個家族,沒有天才子弟,意味著什么你知道嗎?”

葉琛把他沒喝的酒端過來一口喝下,“當年,陸家陸信和陸傳同傳天才之名的時候,你知道我們葉家有多大壓力?

該我葉家的資源,我們要眼睜睜地看著流入陸家。

今天,老夫就在這里明確告訴你,你太爺爺葉瑋,你靈根資質稍好一些的大爺爺葉泊就是死在陸信和陸傳的手中。

陸信死了也就罷了,可是陸傳活著。

以前,你靈根資質差,老夫懶得跟你說這些,因為你不是陸傳的對手,但現在,你已是元嬰修士,又是天龍鏢局兩儀上人的徒弟,該你家的仇,你得自己報!

你爺爺葉濤讓你過好自己就行,那是因為,他不知道,你還會另有一番機緣,他若是知道,你已是元嬰真人,有強大后臺,卻不認家族,不認血仇,你以為,他還能心安嗎?”

葉琛站起身來,“老夫今天找你,不是讓你回歸家族,只是告訴你,你直系血親的仇,必須自己擔下來。

陸家已得陸望遺寶,陸傳已然沖進元嬰中期,他少年成名,雖然蹉跎了兩百多年,可是,待他邁過自己的心魔劫,他就還是那個讓人仰望的天才。”

也幸好把陸信拿下了。

要不然,現在的太霄宮更不可能葉家的位置。

“他——你必須殺!”

葉琛緊盯著葉湛秋,“另外,老夫還要告訴你一件事,陸信的后人回來了,她在暗,我們在明。

暢靈一脈單傳的消息,早就天下皆知,可是她還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葉湛秋,你說,她那樣做的目的是什么?”

是什么?

葉湛秋的面色又是一變。

“無想在素暭山走化神路,葉家就隕落一位元嬰,數位結丹,就是老夫也沒得著好。”

葉琛眼中殺機彌漫,“而陸家……表面全被打了,可是,有誰傷筋動骨了?葉湛秋,你姓葉,不管你有多想撇開葉家,只姓葉這一項,老夫可以告訴你,就是原罪!人家要報仇,絕對不會漏了你。”

說完這話,他揮開包廂的門,不管葉湛秋,大步走了出去。

與此同時,半日閑茶樓里,正跟陸傳說話的陸靈蹊,突然感覺一股子寒涼從脊背升起。

這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關心陸望心魔劫,正要朝陸傳借那份陸家長輩手扎的她,根本無睱細究。

“原來林蹊也在此處茶館。”

迅速又封了葫蘆的容錚朝面上陰睛不定的葉湛岳笑道:“你猜她現在跟誰在一起?”

“猜不好!”

萬生魔神啊!

無相界很多人都不知道萬生魔神,可是,他知道。

葉湛岳心中翻起濤天巨浪。

身為葉家未來族長,他知道很多葉家的秘密。

葉家的祖上,就曾經跟萬生魔神做過交易,并且成功完成了交易,開創了葉家。

只是,后來的世間再也沒有萬生魔神,葉家就是想找,也找不到它。

沒想到……

葉湛岳努力平復心跳,控制眼神,不讓自己的異常,被容錚發覺,“林蹊在靈界有很多朋友,道友讓我猜,我還真猜不好。”

“猜不好啊?”

容錚呵呵一笑,“那我們就不猜,說說……這個葫蘆!”

“……”葉湛岳這才把眼睛往葫蘆上多望一會。

“當初封這葫蘆的時候,我還真沒想到,九壤會跟萬生魔神做交易。”

容錚給他倒茶,“早知道是這東西,當時我就不會匿下,可惜啊!”

“那道友的意思是……”

“呵呵!現在讓我毀,我還真有些舍不得。”容錚笑著道:“九壤能進階化神,我想肯定得到萬生魔神的不少幫助。畢竟,修煉的速度能快上兩到三成呢。”

修煉快上兩到三成?

葉湛岳強自抑制了想要伸出去的手,“可是,道友也說了,九壤在臨死的時候,還跟魔神做了交易,林蹊那里……”

“就是林蹊那里,我不好出面,才找向道友的。”

容錚把封著萬生魔神的葫蘆慢慢推向葉湛岳,“首先,她不相信我,其次,她與余呦呦是好友,而余呦呦繼承了九壤的遺物,我要是現在把這葫蘆拿出來,說不得,她會遷怒,說我挑撥離間。”

說到這里,他好像苦笑一聲,“而且,九壤才為天淵七界立下大功,我把它拿出來,就等于揭破了他的丑行,到時候,星傳送陣萬一不給七殺盟和百曉山用,我就成了眾矢之的。

可是,你說,我做錯了什么?

她為道,我為魔,自從在擂臺上敗給她,只要遇到她,我就只有倒霉的份,你說我憑什么要把這葫蘆交給她?”

那就能交給他嗎?

葉湛岳心中一跳,暗暗警醒自己,一定要穩住再穩住,“道友想借我的手交給她?恐怕也不行,我與她的關系并不是很好。”

“我知道。”

容錚笑了,“我還知道,你們葉家跟陸家的關系不好,而林蹊的十面埋伏得自陸家,不管怎么樣,她都會看顧陸家一點。

但是,葉道友你……甘心嗎?”

不甘心!

“……不甘心又如何?”

葉湛岳借著喝茶的工夫穩定心神,“世家有起伏很正常,正所謂天時、地利、人和,陸家在林蹊那里得了一個人和,這是葉家暫時羨慕不來的。

我是道門弟子,這萬生魔神……道友若是想借我手交給林蹊,也不是不可以,不過……”

“呵呵!呵呵呵!”

容錚皮笑肉不笑地阻斷他的說話,“道友甘心,我不甘心。”不肯接茬,那就只能挑明了,“找到道友,也是因為,我知道友與林蹊與陸家都不對付。”

來了。

葉湛岳細品杯中的茶,好像這茶好喝的不得了。

“這萬生魔神表面看著恐怖,可事實上童叟無欺,九壤執念在身,臨死的時候,加諸到了這葫蘆里的魔神分身身上,也就是說,只要你能幫他完成執魔,你就可以得到他的幫助。”

容錚緊盯著他,“這完成心愿的時間,我已查過,九壤并未許出。”

葉湛岳的眼皮豁然一抬,“既然如此,道友有這魔神相助,不是更如虎添翼嗎?”

把到手的機緣送給他,他跟他什么關系啊?

“呵呵!道友以為我不想?”

容錚苦笑,“我倒是想跟魔神交易,奈何,魔劍不肯!”

魔劍?

真是一把好魔劍,葉湛岳眼中的笑意加深,“所以道友就選擇了我?”

“可以是你,也可以是其他人。”

容錚往椅背上一靠,甚是輕松地道:“想一想,九壤借著它,硬生生地走到了化神中期,若不是倒霉,未來,我們誰能說他不能飛升成仙?”

“所以說,他欠了運道。”

葉湛岳可不想他老鼓吹魔神,那代表,他要付出的更多,“魔神魔神,此物于我們修士而言……,恐怕也不是道友說的那般好。

若不然,它也不能叫魔神吧?”

“哈哈!哈哈哈!”

容錚笑,“但那又如何?我等修士修仙,哪一個機緣不是拿命拼出來的?亂星海和幽古戰場不危險嗎?

為了到這兩處地方,這天淵七界,上上下下,有多少人在忙活?

道友不稀罕,我……”

“說笑而已。”

葉湛岳的手搭在了葫蘆身上,“道友把此機緣送我,是想與我一起,共同對付林蹊是吧?”

“你……?對付林蹊?”

容錚嗤笑一聲,“葉道友,不是容某看不起你啊,別看你現在是元嬰,我是結丹,可是,想跟我合作對付林蹊,還早著。”

“那道友是什么意思?”

葉湛岳冷靜問出。

“你應該這樣說,你和葉家一起配合我,在適當的時候,對付林蹊,對付不了她,就給她多找點事,跟陸家玩玩。”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