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一三章

更新時間:2021-01-31  作者:潭子
戰幽殿,傳送閣。

一群才從幽古戰場回來的修士,在戰幽殿執事的帶領下,魚貫而出。

云天海閣駐仙盟坊市的魏長老,早早就在外面等著了。

宗門那邊給了佐蒙人一計重錘,老頭生怕人家也反過來給他們一下子。

這一波進幽古戰場的弟子里,可有好幾個早就進階過天仙的精英弟子,萬不能在仙盟坊市出事。

“魏師叔!您怎么來了?”

趙立看到這老頭的時候,甚為驚訝,“是有什么事嗎?”

他面容凝重起來的時候,秦殊和儲天義幾個人都跟著變了臉。

“沒事沒事,”魏時連忙搖頭,“來接你們,主要是因為宗門那邊弄死了一個高級佐蒙人。”

原來是怕報復?

這樣說,那高級佐蒙人是金仙大修嘍?

趙立等人的臉上馬上陰轉晴,“我們本來說好,要在仙盟坊市玩個三天才回駐地的,現在……”

“馬上回去。”

魏時笑著道:“你們再不回宗,好東西,就都要被人薅走了。”

什么意思?

眾人一齊看向老頭。

“天霞殿來了一個特別對張穗脾氣的敖巽。”

魏時想到宗門那邊給他的傳訊,就覺好笑,“聽說,兩個人把各殿的仙果樹全都薅了一遍。你們的祝師伯還特別喜歡敖巽,今年的天霞果,全給她了。”

趙立幾人從幽古戰場回來,還想從宗門從祝師叔那里各弄一枚天霞果呢。

“師叔?這敖巽是什么人?”

他們一邊往傳送陣方向去,一邊跟魏時打聽,“天霞殿不是從來不收男弟子嗎?”

“敖巽可不是什么男弟子,她是宗主從外面帶回的歸墟海龍族,甚得宗主喜歡。”

魏時把整理的消息玉簡,遞給他們,“你們也是趕得巧,云海開啟,肯定是要一塊的,回頭好好熟悉熟悉。”

吳求和祝紅琳那么喜歡那小龍,肯定有過人之處,“對了,你們在幽古戰場,見過那位中了‘神泣’的小殺神林蹊嗎?”

“見過!”

趙立一邊點頭,一邊把玉簡傳給秦殊,“我們還把掌門師叔中‘神泣’后的一些情況,全都交給她了。”

“……那就好。”

魏時輕輕一嘆,“那孩子,可惜了。”

眾人一齊沉默下來。

吳師叔是逆毒而上,成就了金仙,可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頂多輕松那么五天,其他時間,都奮斗在壓制毒物的路上。

“算了,不說她了,我聽說幽古戰場上,又去了一位十面埋伏的傳人?這……”

“是真的。”

趙立點頭,“我們出來前,那邊才經歷了一場大戰,佐蒙人動用了三百多萬人手,只為圍殺那位叫陸安的道友。”

“那……”

“您放心,那位陸道友雖然不及小殺神林蹊,卻也不差多少了,而且,他的身邊還有一位甚為厲害的天淵七界修士相隨。”

趙立道:“天淵七界的修士,大概早就想過,如何應對佐蒙人的特別針對,甚至有意讓他們針對。”

說到這里,他笑了笑,“兩邊的手筆都大,天淵七界的修士吃肉,我們也跟著喝了不少湯。”

其實要不是廣若搗亂,風門消極怠工,連著耽誤了二、三十年,他和秦殊運氣好的話都能賺個震幽牌回來。

“如今又加上了符陣,幽古戰場那邊,佐蒙人已經翻不了大浪了。”

這是最值得高興的。

“倒是這里,佐蒙人既然已經對我們云天海閣出手……”

“你們心中有數就好。”

魏時送他們到傳送陣前,“我常年不在宗門,你們也百年未回,如今回去,多看,多想,重新溶入才是重點。”

百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可也不短。

幾個人拱手道別,在傳送陣上未久,就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宗門。

高高的云門屹立在那里,一如往昔。

張穗不知,少時玩得特別好的師兄師姐回來了,她現在正轉在陸靈蹊的屋前,對著那個發了小芽的東西興奮不已。

“師父若是知道,肯定高興壞了。”

這么多年,天霞殿都在努力種天霞果樹,可是,這里的情況特殊,能活的只有那一顆祖師移過來的天霞果樹,其他……連顆草它都不長。

“敖巽,你怎么把它種活的?”

“……不知道呀!”

陸靈蹊裝傻,“我就是吃了顆天霞果,隨手把果核扔這里,然后用腳把它踩到土里。”

張穗想跟她黑臉來著,奈何這件事太讓人高興了,“算了,你這家伙運氣不錯,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天玄古樹的葉子,到她的時候,落了一整天的量‘二十四片’。

紫晶棗今年豐收,去的時候,閻師伯正高興,她們連吃帶拿,各拎了三斤回來。

青菩梨雖然結的不多,可是曲師叔平時那么摳門的人,居然也大方的給了她們一人五顆。

其他如菀夢果、火榴果、紫芒桃……,反正那些師伯師叔們,大概都知道敖巽愛吃靈果,都比平常大方。

她這個親師侄,反而因為跟著敖巽,也被照顧了一點。

“它好不容易長出來,你可不能不小心再把它踩了。”

“我有那么笨嘛?”

陸靈蹊甚為無語,“天霞果樹被我種出來了,以后它再結果,可有我一份。”

“……你都拿了那么多,別別別,想要多少,去跟我師父談去。”

眼見人家要拿腳踩,張穗果斷改口,“我師父那么喜歡你,肯定不會讓你吃虧的。”

“祝師伯!”

陸靈蹊朝天霞殿喊了一嗓子,“我給您種活了一顆天霞果樹,您快來看呀!”

“……”張穗目瞪口呆,她以為,她要到天霞殿報告好消息呢。

“是嗎?”

祝紅琳本來是不敢相信的,可是徒弟那傻樣子,探出的神識往地上一瞄,哎呀呀,連忙就飛了過來,“真活了?”

她小心地蹲下來,用手摸了摸長苗的土地,對這個剛出一點嫩苗的小東西真是越看越愛,“敖巽,天霞殿的庫房,任你挑三……”

“師伯,我就愛吃天霞果。”

陸靈蹊蹲到她旁邊,“特別特別喜歡,您看能不能這樣,您給我一個信物,以后我要是再想吃了,把信物拿過來,不管是誰,您看信物給天霞果。”

多了一顆果樹,還怕沒天霞果嗎?

“行!”

祝紅琳伸手在她的小角上摸了一把,“給你三個信物,一個信物能取六十枚。這是你托別人拿的時候用,若是自己來,只要把宗門供給的交了,隨你吃。”

“師伯,您最好了。”

陸靈蹊大喜,“那您看,接下來,要怎么養它啊?”

“……能出芽,說明它生來就是我們天霞殿的靈植。”

祝紅琳的神識在四周探了探,“張穗,按照那棵天霞樹的布置,也給這棵小芽布置上。”春雨輕風,都要柔之又柔,“記著,陣法的強度減上一半。”

“是!”

張穗連忙跑庫房拿材料。

“敖巽,那天,你吳伯伯說你自小多難。”祝紅琳聽徒弟吐糟過她的運氣,“我怎么感覺是反著呢?”

這孩子分明生來帶福。

可惜,師弟居然扔在外面這么多年。

“……多難的意思是我不太能出門,一出門就會遇到危險。”陸靈蹊沒辦法,只能這樣解釋,“我這些天,都沒敢出門。”

是嗎?

祝紅琳笑笑,才要說什么,若有所感的回頭。

卻是趙立和秦殊過來了。

“弟子趙立拜見師叔。”

“弟子秦殊拜見師伯。”

看到兩個躬身行禮的人,陸靈蹊心下一跳。

這個趙立,她認識呀!

那天離開幽古戰場,趙立特意給她送了吳伯父中了‘神泣’后的一切應對。

幸好這一會,頭上有角,臉有些圓。

“回來了,”祝紅琳打量他們,“不錯!幽古戰場的百年,你們看著更穩重了。”

反正比她徒弟強多了。

“這是歸墟海敖巽,你們喊師妹就行,敖巽,這是……”

“我知道。”陸靈蹊朝他們露了一個甜甜的笑,“趙師兄,秦師姐嘛,張師姐跟我提過好多次了。”

還有兩位師兄是朝陽殿的,與天霞殿有些不對付。

“敖巽見過趙師兄,秦師姐。”

“敖師妹有禮了。”

趙立、秦殊兩人同時回禮。

短短時間,他們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八階小龍,在天霞殿確實過得如魚得水。

“還有幾天云海的冬門就能開啟了,”秦殊不像在幽古戰場那么不可親近,“張穗和敖師妹也一起去吧?”

“是!”

陸靈蹊剛剛點頭,張穗已經一閃沖來,“秦殊,你可回來了。”

自小一塊長大的姐妹,一下子分開百年,這百年還是幽古戰場風云瞬變的百年,她可焦心了,“趙師兄,你們都還好吧?”

“好!”

趙立很有師兄的范,溫和輕笑,“剛回宗,我們就聽說了,你過得不錯。”

“嘿嘿,托敖巽的福。”

張穗笑著瞅了陸靈蹊一眼,“正好,你們來了,幫我一塊給我家新出苗的天霞果樹布個四季如春陣。

敖巽,睜大眼睛好好瞅瞅,看看我們人族的陣法有多精妙。”

“……好啊!”

陸靈蹊一副乖乖巧巧的樣子。

祝紅琳瞪了徒弟一眼,“不準欺負敖巽,趙立、秦殊,你們幫我看著點。”

“是!”

兩人齊聲應下的時候,張穗朝一閃離開的師父跺腳,“師父,我才是您親徒弟。”

她什么時候,也欺負不到敖巽啊!

雖然非常想找機會,把她揍哭,撿幾顆龍的眼淚珠,可是,師父已經暗中告誡,敢讓敖巽哭一次,她就讓她哭十次。

搞的好像她變成了撿來的。

“敖巽,你是不是又給我師父灌迷魂湯了?”

“灌了,灌了好多。”

陸靈蹊一本正經的點頭,“好姐姐,你要不要也嘗嘗?”

“……那就嘗嘗吧!”

說這話的時候,張穗自己也撐不住笑了,“弄點好茶,看我們布陣。”

陸靈蹊果然進屋去給他們弄茶。

沒一會出來的時候,就見他們三個一邊布陣,一邊說幽古戰場。

“……那些年,多虧了那位風門道友。”

趙立對那個喜歡穿一身大紅法衣的風門,還是很喜歡的,“要不然,我們也不能多賺那么多點數。”

張穗就很懊惱。

她提前百年進去的。

她進去的時候,天淵七界跟幽古戰場的通道還沒影子。

“那你們肯定也見過小殺神林蹊,她是什么樣的人啊?”

“沒有正面接觸過。”

秦殊看了眼額上長角的小龍,“遠遠看到過好幾次,不過,想來,你們都聽過,她剛進幽古戰場就按下了廣若。”

誰能想到,廣若會是佐蒙人?

“其為人,非常聰敏,做事干脆利落,有勇有謀的很。”

秦殊輕輕嘆了一口氣,“再加上,同階無敵的十面埋伏……,如果沒有中‘神泣’,我想,她會比殺神陸望前輩厲害!”

她是真的很可惜!

“那天,她離開幽古戰場的時候,我們近距離說了話。”

趙立也嘆了一口氣,“當時,是她的同門師姐南佳人送她走的,我把秦殊整理的吳師叔中了‘神泣’的應對玉簡交給她,她還朝我拱了手。”

說到這里,他的眉頭蹙了蹙,“不過,感覺她的情況,沒有大家傳說的那么厲害,至少當時,她已經能坐起來了。”

吳師叔整整一年,都沒辦法坐起來。

“能夠御使十面埋伏那樣的大陣,在神魂方面,她肯定遠勝于我們。”

趙立就事說事,“而且,她還有天道親閨女的美稱,傳說,她身上帶有大量可助養神魂的靈物。”

這一點,可比吳師叔好太多了。

“還有,天淵七界的修仙水平,比我們想象的強多了。”

佐蒙人就盯著那里呢。

“我聽說,戰幽殿殿主惜時,在她中了‘神泣’后,也幾次召見。”

趙立有他自己的猜測,只是,這些猜測,當著別人的面,不好說,但張穗這里,他倒沒什么顧忌,“你們也知道,鬼修在神魂方面,一般都有獨到之處,惜時就是走鬼道的。林蹊……肯定能比吳師叔好些。”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