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一四章 打聽

更新時間:2021-02-01  作者:潭子
幽古戰場的弟子回來了,吳求聽到邱勝上報的時候心熱不已。

他女兒在幽古戰場呢,聽林蹊的意思,是跟在陸安身邊。

吳求顧不得傳令讓他們過來,神識透出,先瞄朝陽殿,再瞄六味殿,可是,應該在的幾個人居然都不在,他沖出云天殿,神識再次向外延展,很快追到天霞殿。

“比我好些?”

一個閃身沖到的時候,吳求笑看了眼乖乖巧巧的某人,“看來你們在幽古戰場都歷練出來了。”

他們家的天才弟子,一個個都心高氣傲的很。

難得說到假中‘神泣’的林蹊,同情之余,還另有一份欣賞。

“趙立、秦殊拜見吳師叔。”

“都免了。”

眼見張穗和林蹊也要跟著行禮,吳求擺擺手,“敖巽,這小芽是怎么回事?”

一直連草都不長的天霞殿,突然又冒出這么一個小芽來,還正好就在她的門前,若說沒關系,他是怎么也不信的。

“伯伯可要獎勵我,”陸靈蹊猜測他急急忙忙跑來的原因,很為余呦呦高興,“它是我無意中種出來的。”

“……是嗎?”

吳求大喜,“確實當獎!”他笑得見牙不見眼,“回頭進云天海閣的丙庫,拿一件你喜歡的東西去。”

果然天道的親閨女就是不一樣。

“伯伯這幾天感覺身體好了許多,要不要跟伯伯回云天殿住?”

“不要!”

陸靈蹊在張穗看過來的時候,輕輕搖頭,“我喜歡張姐姐,就賴著她了。”

張穗給了她一個你識相的眼神,“師叔,您怎么一來就搶人呀?問過我師父嗎?”

身體不好的時候,就把敖巽扔給她們,身體好了,又馬上要回去,過河拆橋都不帶這么快的。

“我把敖巽讓你師父帶,可沒說讓給你師父。”

吳求伸手摸了一下陸靈蹊的小角,“云天殿我讓邱勝給你收拾了一個院子,就在我隔壁,張穗要是欺負你,就回去住。”

他倒不是來搶人的。

趙立和秦殊都是聰明人。

看到他這樣對敖巽,肯定會多照顧些的。

“知道了。”

陸靈蹊真是怕了這些喜歡摸她角的人,“伯伯過來,是要問趙師兄和秦師姐幽古戰場的事吧?”

她把話題轉回去,“我也有幾個問題想問,能先問嗎?”

“呵呵,那你先問。”

吳求太喜歡這小丫頭了。

“趙師兄,秦師姐,我們先不說那個林蹊了。”

老是被人夸,怪不好意思的。

陸靈蹊關心陸安和余呦呦,“聽說天淵七界又進去了一個會十面埋伏的,那個人厲害嗎?佐蒙人對他有行動嗎?”

“新進幽古戰場的叫陸安,他的年紀稍大一些,十面埋伏雖然不比小殺神林蹊,可是,卻也不差多少。”

趙立真沒想到,這外來的小龍會這么受吳師叔的喜歡,“我們回來之前,陸安才經歷了一場大戰,佐蒙人動用了三百多萬的人手,想要一舉拿下他。”

“那……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吳求有些緊張的問。

他女兒跟在陸安身邊呢。

“師伯放心,十面埋伏同階無敵,林蹊能干得事,陸安也能干,而且,他的身邊,還有一個極厲害的女修。”

秦殊不動聲色地看了眼吳求和敖巽,“天淵七界的修士在幽古戰場都是有計劃,有預謀的行動,佐蒙人想在他們那邊占便宜,不要說現在有符陣,就算沒有符陣,也難如登天。”

“這么厲害啊!”

陸靈蹊兩眼彎彎。

這比單獨夸她,還讓她高興,“那陸安身邊的女修叫什么名字,姐姐知道嗎?”

“我只知道她叫余紅綾,善使一件紅綾法寶,可剛可柔。據說,其與小殺神林蹊,還是非常好的朋友。”

“是嗎”

吳求知道這是女兒常用的名字,這名字就是從那法寶來的,“你們沒人與天淵七界的修士相交嗎?”

“認識了不少,風門在的時候,像救援或者遇到大股的佐蒙人時,他是碰到哪一隊,就帶哪一隊過去。”

秦殊的臉上微微帶笑,“不過那時候大家都忙,正常是打完了,風門再帶著我們各找佐蒙人的隊伍,所以,都不怎么有時間慢慢結交。”

“雖然沒有時間慢慢結交,不過,我們是打出來的交情。”趙立在旁補充道:“再相遇的時候,能助的,我們都不會吝于出手。”

師叔看樣子很關心天淵七界,趙立感覺挺好。

“唔”

吳求強自按下心里的那份急切,“風門離開了,林蹊又中毒了,你們看到天淵七界的修士,應該主動相交才是。”

沒一個有眼力勁。

要是跟他女兒相交,他一個當師叔的,肯定另有好東西相贈。

現在……

屁都不會給。

“比方說陸安和余紅綾。”

說起來,還是呦呦這名字好聽。

小時候,在她娘身邊的時候,一定非常可愛。

對那個他連面容都記不起的女子,吳求是感激的。

畢竟人家在父不詳的情況下,頂著別人的異樣眼光,頂著家族的不同意,愣是把女兒生了下來。

“人家經過了那么一場大戰,你們若是離得近……”

“當時我們就在外圍幫忙消耗佐蒙人。”

吳求的眼睛都亮了,“只在外圍消耗,沒有靠前嗎?”

他太想知道女兒的情況了。

要不是身體不允許,他都想進幽古戰場陪著。

“師叔……”

趙立無奈笑道:“幽古戰場上,那些無智的佐蒙人對我們而言,都是點數,是可以換仙寶、仙丹和仙石的好寶貝,他們在里面自己能搞得定,我們要是太急著沖前的話,佐蒙人一看事不可違,肯定就要跑了。”

“那……那你們怎么知道,他們能搞得定呢?”

幾百萬的佐蒙人圍殺兩個人。

吳求想想就為女兒害怕的慌。

那是稍不注意……

“我親自去探了。”

秦殊總覺得今天的師叔有些不對勁,“您知道的,我在速度上要比旁人快,靠近二十里后,我們用傳音海螺互通消息,當時回應我的就是余紅綾,她說,我們只要在外圍慢慢啃就行了,她和陸安會給佐蒙人一點希望,讓他們一直加兵。

這種給佐蒙人希望,讓他們一直加兵,大家一起吃肉喝湯的模式,是林蹊在的時候,常干的事。”

一直到佐蒙人在林蹊那里絕望后,才不玩的。

現在輪到了陸安。

可惜,他們因為時間限制,卻不得不回來了。

“陸安又號病書生,聽說,最后兩天,就是邊吐邊打的。”

秦殊接著道:“不過,他的身邊有余紅綾一直幫忙策應,論戰力,余紅綾不下于我們任何一人,甚至可能因為出身問題,天淵七界的修士都比我們更敢拼,更敢干。

人家要賺以后的修仙資源,師叔,您覺得,我們好意思打著救助的名頭,去跟人家搶寶嗎?”

吳求:“……”

他無話可說。

他這個父親靠不上,女兒可不得自己掙錢嗎?

想到林蹊就是這樣賺錢的,一時之間,實在心疼的慌。

“你們做得很好。”

吳求從儲物戒指里掏了掏,就在趙立和秦殊以為,師叔要獎勵他們的時候,就見他摸出了兩個宗門制式的仙石袋,“這里一共有二十萬仙石,敖巽,你拿著花,不夠了,就跟伯伯說,所有危險的事,我們都不干。”

陸靈蹊都被他這操作弄得懵了懵,更不要說趙立三人了。

“吳伯伯,我有錢。”

“你的是你的,伯伯給的,是伯伯的心意,快拿著。”

陸靈蹊突然慶幸,到云海轉一圈,她就回家,要不然,在千道宗沒被師兄師姐們套上麻袋,在這里,要被人套麻袋了。

“你們幾個,都給我多照顧敖巽一些,她年紀小。”

說到這里,吳求還瞄了一眼張穗,他突然覺得,這丫頭沾了林蹊的大光了,這才多長時間,就給天霞殿添了一棵天霞果樹,這可是天霞殿永久性的產業,“尤其張穗你……”

“哎呀伯伯,張姐姐對我可好了。”

陸靈蹊突然覺得,吳家子孫內斗是有原因的,“您再罵她,她就真要對我不好了。不行,您剛剛又說了她,給個東西,讓她平平心氣。”

“哈哈哈!你這孩子。”

吳求果然摸了一張玉符出來,“拿著吧,要多謝你……”

“哎呀,您還是別說話了。”

陸靈蹊急得都要跺腳了。

“噗!我不謝師叔,就謝敖巽了。”張穗性格大咧,對一直病著,接觸不多的師叔,也沒抱多大的幻想,再加上本身也確實跟陸靈蹊處得不錯,當下笑嘻嘻地道:“敖巽,姐姐謝謝你了。”

一點也沒白疼。

師父雖然也給了兩個保命之物,但這寶貝,誰會嫌多?

“……你們啊!”

吳求當然不是笨人,做這番姿態,他就是給趙立和秦殊看的。

云海之行,正常是不會有大危險,但事有萬一。

今天他表現出來的態度,會讓兩人更加重視林蹊,有他們看顧著,他才能更放心。

“嫌伯伯了,”吳求笑著摸摸陸靈蹊的小龍角,“伯伯走還不成?你去云海,伯伯就不送行了,伯伯要閉個好關,待你出來,我們一塊出門轉轉去。”

“……好啊!”

陸靈蹊當然知道,他這話是什么意思。

云天海閣再好,也不是家。

“伯伯您等一下,閉關的時候,也是要吃東西的。”

陸靈蹊又給他拎了一個食盒出來,“您好好吃飯,按時吃飯,可千萬不能忘了。”

吳求現在看著臉色比早前的要好很多,雖然不知道是黃金菇的效用還是美人果的效用,但此二者,美人果已經在青主兒的空間開花結果,至于黃金菇……

陸靈蹊決定回去就帶青主兒進一次菇洞,看看能不能勾通它們,用礦石和礦材,模擬出它們的生長環境,自己打造一個菇洞出來。

“……行!那伯伯就拎著了。”

看小丫頭的表情,吳求哪還不知道,這食盒里裝的是什么?

女兒不在跟前,這個替女兒來見他的孩子,可能天生的也跟他有緣。

把身體養好點,將來等她正式飛升了,佐蒙人鬧事,他也能站出來護著她。

吳求渴望強大。

只要真正的強大了,他這個宗主說的話,才算數。

女兒出身天淵七界,佐蒙人就盯著天淵七界的修士,所以,他必須強大給他們撐腰。

吳求來得快,走得也快,待到四季如春陣布好,陸靈蹊也不打擾人家師兄妹的親近,隨便找個理由躲處回房間,給吳求處理黃金菇。

一旦分開,他們就會有好多年不能見。

“你打算拿多少呀!”

青主兒看她打出一個又一個結界就,不開始做大補湯,忍不住好奇。

“都做了,分一半給陸望老祖。”

那位老祖修為都下落了呢。

“剩下的一半,我自己留十份,其他全給吳伯父。”

又給了那么多仙石,雖然她早就不缺那東西了,可是,吳求實心實意的。

陸靈蹊嘆了一口氣,“呦呦姐若是知道,她爹就是中了‘神泣’的人,一定會很難過的。”

到時候就跟她說,她替她給了好多孝敬。

“主兒,回去以后,你可要好好看看那菇洞。”

雖然瑛姨年年都會給,可是,那是分她的肥呢。

而且,看仙界的樣子,這里是沒有黃金菇的。

“只看菇洞不行,周圍的地形地脈……”

“那個我看,我模擬。”

做為被人忽略的一代大陣師,陸靈蹊對這一點,還是很自信的。

兩個人在這邊談回去以后的事,隔壁的秦殊和趙立,到底因為吳求的態度,跟張穗打聽了不少陸靈蹊的事。

“……這樣看來,敖巽的運氣還真不錯!”

吳師叔能當宗主,倒不是他有多能干,最主要是因為,他身體不好,就算當了宗主,也不會干涉各殿事務。

若說師父師伯師叔他們因為吳師叔的態度,才多照顧敖巽,可能也不完全正確。

“運氣好,性子也好。”

張穗很為陸靈蹊說話。

“唔!”秦殊微微點頭,“其實……要不是她頭上有貨真價實的龍角,我都要懷疑她是另外一個人了。”

“師姐,你在說什么?”張穗不解,“你懷疑她是誰啊?”

“趙師兄,你沒有覺得,敖巽的身形,很像幽古戰場的那一位?”

趙立微蹙了眉頭,“……確實!”

“別打啞迷,你們到底在說誰?”張穗都急了。

“天道親閨女,小殺神林蹊。”

張穗的眼睛一亮,“林蹊的身形跟敖巽的那么像嗎?怪不得她的運氣也那么好呢。”

秦殊和趙立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一百年沒見,張穗還是那德性,一點沒變。

“明天我就跟她說。”

張穗還開心的很,“或者,我縮縮骨頭,看看能不能跟她看齊。”

要是老天也另眼相待,那這一次的云海之行,或許還能弄一個云吼獸出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