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九九章

更新時間:2021-01-16  作者:潭子
一庸和魯善都沒想到,久不出世的食神華悼公居然會跟他們玩一場現場收徒的大事。

這么多年,他的記名弟子都不知道收了多少,雖說仙廚的戰力都不高,可是,仙上樓遍布仙界,就是妖族那邊,都有一個分店。

所有人加一起……

兩人對視一眼的時候,眼中的震驚之色,掩都掩不住。

他們如此,圣尊的心驚更甚。

原以為,世尊針對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這么多年,未來他們就算能崛起,一、兩萬年里也絕對成不了氣侯,可是現在……

仙上樓這個從來不被他們注意的所在,細想想,太不對了。

他們明明瞄著所有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怎么就把食神和他的仙上樓忘記了呢?

能讓他和世尊一起忘記,絕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是虛乘還是那個神算子?

還是他們都插手了?

神算子百年才能一卦,否則妄窺天地必有禍殃,這禍殃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圣尊緩緩吐出一口氣,瞄了一眼被食神不客氣對待的元泰。

這禿驢比一庸和魯善還更早的趕過來,一來就不準他們動,還讓惜時借出三生途,到底是覬覦三生途,只借不還,還是……早就起了惻隱之心,想把爆炸之事,強安到他們佐蒙人頭上,轉移仙界各方和天淵七界將起的矛盾?

元泰若有所覺地看了一眼人群,可惜,那種讓他非常不舒服的打量目光,卻又突然之間不見了。

果然佐蒙人那里是有大人物來了嗎?

“阿彌陀佛!”無泰垂下老眼的時候,朝一個閃身堵到面前的一庸道:“既然道友和魯道友都來了,老衲就不在此多事了,告辭!”

“慢!大師怎么會以為,是佐蒙人在此鬧事?”

天下堂和刑堂的巡察,已經分站長街一頭,正在往這邊排查過來,但隱隱的,一庸總覺得,今天他們是查不出什么名堂。

他們的機會,可能只在爆炸剛剛開始的時候。

“阿彌陀佛!老衲相信,能在仙界建下世家的,不會有蠢人。”

雖然下面辦事的,幾乎把暗中的事,辦到了明面上,可是,遮羞布,他們每個人都蒙一條。

“戰幽殿攸關整個道門。”

眾目睽睽之下強攻戰幽殿,是想找死嗎?

此事不是佐蒙人干的,就是天淵七界修士自己干的。

“老衲的話說完了,可以走了嗎?”

“……大師請!”

一庸做了個請的動作,朝遠方的排查人員擺擺手,示意放行。

最近仙盟坊市的水有些混啊!

源頭在他這里。

天淵七界的天道圓滿,未來的三千年里,肯定會有大量的飛升修士。

那時候再提還產業的話,不知道會被佐蒙人鉆多少空子,某些混蛋為了錢財可能都會跟佐蒙人合作。

他想先潛移默化的解決,不至于爆發大規模的沖突,可是現在看,這水混的,他都快控制不住了。

一庸看一眼戰幽殿,抬手放出一面靈光不時伸縮的大鏡,“此為原天鏡,作用大家都知道,為了解除嫌疑,所有人等,依次上前,從鏡下走過。”

圣尊跟大家一起,抬頭看了一眼浮在空中的大鏡,很守規矩的就地排隊。

各個商家,各個店鋪的掌柜伙計,在客人出店后,也老老老實實的出來排個隊。

仙盟坊市能一直太太平平,當然少不了原天鏡的功勞。

玉仙以下,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別想在原天鏡下掩形。

這原天鏡,不知抓了多少佐蒙人,多少殺人越貨的魔門修士。

魯善的神識在一間間店鋪過,待到全部查完,在原天鏡下排隊的修士已經過走了一半了。

說好的,抓了人,可以到仙上樓白吃白喝三年,現在……

“一庸,你感覺如何?”

魯善傳音給一庸,“真是哪家的小崽子,要給惜時一個下馬威嗎?”

“……元泰不是無的放矢之人。”

一庸總覺心中不安,“佐蒙人那邊應該是有大人物過來了。”

現在就算查出來,為了大家的安全,也只能放過。

查不出來……

“廣若那邊,你多注意些,對方想把仙界的水攪得更混,目標可能還在廣若處。”

因為廣若,佐蒙人那邊,明里強攻一次,暗里,更是動了十七、八次。

“天下堂收到消息,世尊自廣若被拿后,一直在閉關。”

能影響到圣者,攸關的就是人族與佐蒙人的未來。

這些年,他們在暗暗發力,培養人才,佐蒙人那邊同樣。

要不然也不會朝亂星海打主意。

人家在試探他們的虛實。

若是表現的太過虛弱,說不得,就不只是亂星海的大戰了,而是全面之戰。

“那里……你多敲幾下,另外,仙上樓的安全,我們也要看著點了。”

各地的仙上樓雖然都有地頭蛇們的分紅,可若是佐蒙人許以更多的利呢?

華悼公沒什么戰力,這些年閉關,對外宣傳說是有感大道,可是,他既然有感大道,就當一直閉關不出,這么快跳出來……

一庸實在沒想到,他會這么快跳出來。

“以前,佐蒙人那邊肯定不會在意華悼公,可是以后一定會全力打壓。”

“……我有分寸!”

魯善看了一眼排隊的人群,這才走向戰幽殿。

沒把活干好,他總要說一聲,要不然,仙上樓給刑堂的某些優惠,恐怕馬上就停了。

戰幽殿里,華悼公正跟寧知意說到三生途的事,“老夫若是沒來,你真準備把三生途借給元泰?”

“沒有!”

寧知意搖頭,“當時拿的是假的。”

假的?

華悼公的胡子翹了翹,正要說什么,殿內的禁制被人觸動。

發現是魯善,寧知意抬手就放他進入,“正要請您呢。”她也給他奉上一杯茶,“這一次,朝戰幽殿動手的,應該是佐蒙人。”

“噢?你是發現什么了嗎?”

“元泰大師朝我借三生途的時候,我曾有一瞬間的心動,可是,那份心動剛剛升起,就有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在心中升起。”

寧知意當著師父和魯善的面道:“好像借出三生途,它馬上就會被毀了一樣。”

元泰大師哪怕只借不還,也不可能毀三生途。

那么能毀它的,只能是佐蒙人。

“對方來的,應該是個大人物。”

魯善這時候進來,肯定是沒有一點線索,“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您,戰幽殿的禁制,被我改過。”

“已經看出來了。”

魯善點頭,“是你自己改的嗎?”

如果是她自己改的,他覺得,他應該很欣慰。

“不是,我請了殺神陸望,他在陣道上的造詣,比我厲害十倍百倍都不止。”

就像靈蹊說的,有長輩可依靠的時候,干嘛還自己來?

她打不過人的時候,能叫長輩,就絕不會自己干。

只有長輩們也沒轍,或者都不在的時候,她才會自己想辦法。

寧知意覺得這樣挺好。

能省修煉時間不說,還能讓那位長輩……開心。

她覺得,陸望就跟當年的她一樣,非常非常的不開心。

但是,自從她要他幫忙改戰幽殿的禁制,感覺他的眉稍都舒展了很多。

“師父,仙上樓的禁制,我也幫您請他改一下好嗎?”

“樓主令在你手,你做主。”

華悼公笑得見牙不見眼。

他遠遠看過殺神陸望,對那小子很滿意。

只是,才要派人接觸,佐蒙人就先動手了,并且是認死了,跟他沒完沒了。

他一個沒戰力的廚子,就算跳過去幫忙,也幫不了多少。

華悼公只能暗里看顧些,在佐蒙人準備的幾次絕殺中,好巧不巧的,讓人提前撞破,讓仙盟那些閑著喝茶打屁的所謂長老們,活動活動筋骨。

“那我就做主了,回頭請他一家一家的幫忙改動。”

師父跳出來給她抱大腿,佐蒙人那邊肯定會有些動作。

寧知意可舍不得仙上樓有什么損失,哪怕她現在還不能出手,還不知道仙上樓長什么樣。

“等等……”

魯善看著這兩個認識沒多久,卻好像相處了好多好多年的師徒,心下有些郁悶,“陸望進階玉仙有一段時間了,他一直不出來……是不想再進外域戰場了嗎?”

按理說,他也不是那種能種佐蒙人妥協的人啊!

再說,佐蒙人幾次到今明島試探,就算他想妥協,他們那邊,也不可能放過他的呀!

魯善覺得,陸望不會這么不智,“還是……,他的修煉出了問題?”

“陸前輩的事,他自己不說,您想讓我說什么呢?”

寧知意沒法跟他們說,他的修為下落,根本就不是玉仙,“前輩,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陸望不知道,未來的幾百年,他要以伙計的身份,暗里把仙界的仙上樓禁制全都改一改。

今明島離仙盟坊市一千多里地,不在約定的時間,他是不會出來的。

當然了,陸靈蹊也不知道,她家的寧老祖,在仙界抱了一個比陸老祖還厲害的大腿。

如今的她還在老老實實的修煉,只是,思過洞越來越擠了。

哪怕師父隨慶他們,借著幽古戰場帶回的材料,又煉了一個好像葉家天昊鼎那樣,能讓靈氣活躍起來的輔助法寶,她這里,也慢慢的擠了起來。

重平師叔瞅空就來,知袖師叔在托天城開建后,就跟宜法師叔一樣,再不走了。

再加上致遠師叔、大師父和采薇師姐等來來去去的,她一天也不能閑了。

“呦呦姐,”陸靈蹊傳音給余呦呦,“重平師叔剛剛傳音給我說,幻樂塔已經挪到了思過洞外,你要不要進去修煉?”

“……不用了。”

幻樂塔又不是真正的把時間縮短了。

余呦呦猶豫了一下,“就在這里修煉挺好。”

幻樂塔的名聲在外,千道宗的修士盯的多,反而是這里,她能呆得更心安理得一些。

“你都是用仙石布陣的。”

上泰界的一些修士,跟她師父德成星君一起湊材料,聽說也煉了可以讓靈氣活躍起來看輔助法寶,但是,誰舍得用仙石布聚靈陣?

“我覺得吧,幻樂塔現在未必有思過洞好。”

“也是,都隨你。”

陸靈蹊幾口把肉餅吃完,等待思過洞的午時風過來,“思過洞的地脈,也早就被我師叔他們升級過。”

再加上她用仙石布的聚靈陣,以及大戰一場后,消耗一空的靈力,再修煉的時候,本就事半功倍。

有她,沒她,可能影響都不是太大。

關鍵問題還得是錢啊!

食靈蜿蟲比仙石還貴重呢。

也幸好,大家現在都注意著養它們,為了它們,都養了好些低階魅影。

陸靈蹊知道,千道宗就專門劃出了一塊地域給它們繁衍。

“不過,陸安老祖說是第一批的符陣法衣、靴子制出來后,他要帶著進幽古戰場,你……”

“當然是一起!”

同階無敵呢。

林蹊這個同階無敵在幽古戰場都出了那么多狀況,陸安前輩是化神修士,若是佐蒙人知道,只會更咬著不放。

不管是為了林蹊,還是為了天淵七界,還是為了他們以后的飛升生活,陸安前輩這里,都不能有失。

“修煉重要,掙錢也重要。”

有錢才能更好的修煉。

余呦呦的本命法寶紅綾可剛可柔,按師父德成說的,在幽古戰場殺佐蒙人比劍還方便。

如果佐蒙人死咬著陸安前輩,她還能跟著多殺幾個佐蒙人,多掙些點數,以后多換仙石呢。

余呦呦早就期待幽古戰場的生活了,“而且,我們弄的符陣肯定也刺了佐蒙人的眼,現在上去,宣揚一下,是我和陸安前輩帶進去的,說不定也能干一票大的呢。”

瞅瞅林蹊,花錢多大方?

她也想這樣。

“我走了,只有一件事,要你幫忙。”

“你說。”

“我娘當初進的秘地,有些古怪。”

余呦呦為了那個不知道的父親,去那里查過好幾次,“看著像個很普通的秘地,可是,那里的石臺分布很像某些陣法,跟傳送、定位之類的有關。”

她的便宜父親如果真的是天淵七界的本地人,應該是知道她的,可是一直沒出現。

“再有三年,它又要開了,到時,你幫我去看看,應證一下我的想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