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九八章 金光閃閃的大腿

更新時間:2021-01-15  作者:潭子
三生途的出現,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就在圣尊自我演化三生完全,也想看一眼的時候,長街的另一頭,一道身影如風堵來,“元泰,當老子是吃干飯的嗎?”

身材魁梧的老者就堵在了戰幽殿的殿門前,“本命法寶如何外借?”這句話不僅是對著元泰說的,還是對寧知意說的,“別跟老子扯什么佐蒙人,佐蒙人敢在這里鬧事,又如何沒想過后果?拿三生途查?元泰,你是想幫佐蒙人把三生途徹底毀了吧?”

一群不干人事的。

老者瞄了一眼急急趕來的一庸和魯善,“老子這么多年沒出來,你們一個個的是不是都把老子忘了?”

趕來的一庸連忙拱手,“豈敢豈敢!一直以為道兄不問外事……”

“放屁,這是外事嗎?”

老者不接受他的安撫,橫眉冷對,“這是我天淵七界的事。這些年老子不管事,你們一個個是不是都忘了老夫也是出身天淵七界?”

“哈哈!華老哥要是不自己跳出來,魯善還真忘了。”

魯善嬉皮笑臉的拱手,“惜時這里,魯善看顧良多,華老哥沒出來便罷,既然出來了,是不是給點獎勵?”

“放屁!你是刑堂堂主,看顧她不是應當應份?”

老者吹胡子瞪眼睛,“還想跟老子要獎勵?那你跟我說說,剛剛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三天之內,你要是能把人抓住了,仙上樓老子管你三年。”

仙上樓?

圣尊一直不知道這突然跳出來的老者是誰,現在聽到他說仙上樓,突然明白過來。

“食神!我知道,他是食神!”

人群中,也有人反應過來,“我的天,他是天淵七界的修士嗎?”

天下堂要歸還天淵七界當年仙人留下的產業,據說,引得各方云動,好些人都在找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

這不找還好,一找,簡直讓人膽寒。

原來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除了陸望混得稍好一點,其他的要多慘有多慘。

就算某些世家要把當年遺留產業雙手奉上,也沒人敢要。

沒想到啊,這里還藏著一位。

還是大羅金仙,據說有望圣者之道的大羅金仙。

看熱鬧的修士全都興奮起來時,圣尊的眉頭稍為攏了攏。

他知道這個人,可是,一個不會拿刀拿劍,只會做飯的廚子……

以前,他從來沒有在意過,哪怕知道這人的修為還不錯。

但現在……

圣尊在這個從來看不起的食神身上,隱隱的好像看到了一點‘道’的痕跡。

“哈哈!為了仙上樓的三年白食,魯某一定盡全力。”

魯善沒想到,這位能跳出來。

原來,他還挺擔心一庸鬧的那些,惜時和天淵七界的那幾個人會頂不住,最終把陸望扯出來。

陸望這些年一直在閉關,雖然今明島曾經打退過幾次莫名其妙的侵島者,可是,陸望始終沒有真正露面。

魯善懷疑,進階玉仙后,他的修煉出了問題。

一旦他那里被佐蒙人摸清楚,今明島定將不存。

現在好了,這位自己跳出來了。

“那行,外面的事,交給你了。”

相比于一庸這個笑面虎,食神華悼公還是更相信魯善一些,“惜時是吧?收起你的三生途。”

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糟心的上一世,沒有馬上轉身,“老夫華悼公,這名字你不知道,但食神之號,你應該聽說過,老夫天淵七界……”

“弟子……拜見師尊!”

什么?

華悼公驚得胡子差點都炸起來,迅速轉身,幸好她已經把三生途收了起來,“你剛剛喊老夫什么?”

“師尊!”

“等等,等等!”

華悼公看著拜倒在地的化神小女鬼,“你……你是得了老夫傳承玉簡的人?”

“是!”

寧知意稍松一口氣,這樣厚著臉皮抱大腿,她也是……跟自家孩子靈蹊學的。

靈蹊走到哪里,都得人喜歡。

沒關系的,她也能拐著彎的,跟人家扯上關系。

從妖族到天淵七界,只要她愿意跟人交好,就沒有交不到的。

天下堂還前輩們的產業,一庸還跟她說,天淵七界那幾個飛升修士若是被人說動,要替別人掛個名,就讓他們掛個名,掛了名,至少他們以后的日子會好過一些。

可是,這么多天,那些人一個都沒出來。

寧知意從原來的看不上,到現在擔心他們不來會不會受苦,實是經歷了很長的心理路程。

現在,難得有一個愿意為天淵七界出頭的大人物,如何敢錯過?

而且,她也確實得了人家的傳承玉簡。

雖然那玉簡在寧家手上傳了好些年,但是真正用的是她,說聲弟子,也是理所當然的。

寧知意給這位便宜師尊打開戰幽殿的大門禁制,“師尊,弟子……”

“等等!”

雖然當初說好,那枚傳承玉簡落到誰手,誰就是他的徒弟,可是,這惜時是鬼修啊!

食神華悼公有些糾結,“你得傳承玉簡的時候,是……是人還是已經入了鬼道?”

當了鬼,還叫惜時,恐怕是沒時間做廚子的。

一直到現在,哪怕仙上樓開遍了整個仙界,記名弟子收了一大堆,他也沒喝一杯弟子茶,就等著那邊的傳承弟子過來,給他敬上一杯茶呢。

可是,傳承弟子是上來了,怎么……?

“是人。”

寧知意有些無奈,“不過,真正當仙廚的時候,是我死了以后。弟子修的是鬼道中的上道,不敢牽涉世間太多因果,可是,又要修煉,這才開了一家掘地館。”

開店了?

食神華悼公心下舒服了些,“噢,既然喊了師尊,那你的拜師茶呢?”

注意他們這邊情況的修士,都甚為驚訝地看過來。

“……弟子寧知意,拜見師尊!”

寧知意心下一顫,當場拿出林蹊贈送的天渡境花茶,聚水聚火,以最快的速度,給食神師父弄了一杯茶出來,“寧知意是我做人時的名姓,惜時是我做鬼以后的號,但事實上,我還有一個號,叫銀夜館主。”

“銀夜館主?”

茶的味道比他想象的要好,可惜,主在花好,茶葉稍次了些。

食神華悼公更滿意了,“這館主是指掘地館嗎?”

“是!”

“起來說話!”

食神華悼公順勢就走進了在外人眼中,異常神秘的戰幽殿,“老夫做飯的地方叫仙上樓,你怎么就叫了個掘地館的名?”

這名字真不好聽。

哪怕當了鬼,也不能這么不講究。

華悼公感覺自己的徒弟面相還好,等到進階成仙化成人身的時候,妥妥的仙子一枚,“現在那館還在嗎?能不能傳話下去改個名?”

改名?

寧知意帶著新鮮出爐的師父進到大殿,關上禁制,這才道:“早就打出名號了,改名多費事?而且,掘地掘地,弟子的藥膳是跟閻王搶人,這改了名,就不好搶了吧?”

推薦下,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華悼公沒想到,她的膽子這樣大,居然敢說跟閻王搶人。

對徒弟滿意了,老頭臉上的笑容當然就更多了些,“開藥膳的呀?收了幾個徒弟?”

“十個。”

十個?

“還不錯!”

華悼公很滿意,“有靈根資質好,能飛升的嗎?”

這樣,他就是有徒孫的人了。

“其中九人要看機緣,但小十肯定能飛升上來。”

“噢?”

華悼公示意徒弟坐下說話,“你的掘地館開在天淵七界的昆山界嗎?”他本來不打算這么早冒出來的,可恨一庸不干人事,元泰那個蠢驢也不干人事,“老夫聽說,你算是昆山界的修士。”

“不!”寧知意又給師父奉上一杯茶,順便又給他擺了四盤本來打算給陸望的茶點,“弟子原本是上泰界的修士,后來因為仇家眾多,逃到無相界,在那里開了掘地館,別人以為我是昆山界黃泉禁地的大陰鬼,但事實上,無相界有我的家,那里還有我的家人,掘地館小十,就是弟子的后人。”

故事有些多啊!

華悼公隨意地撿起一塊看著非常普通的米糕,一口咬下,眉稍不由揚了起來,“嗯,這米糕做的不錯。”

里面的瓜子碎與靈蜜炒的恰到好處,再配上這有些特別的大米,實在是味覺上的享受。

“無相界近些年,出了不少人物。”

好像還沒聽說,哪個姓寧的厲害。

華悼公懷疑她太看好,她家的后輩了,“對了,你對林蹊中了‘神泣’一事,做何感想?你感覺她能逆毒而上嗎?”

在元泰要找她借三生途的時候沖出來,不準她借,要給她撐腰。

寧知意對這位便宜師父的觀感還不錯,“天道親閨女不是白叫的。”她眼中帶著笑意,“佐蒙人在她那里,收獲的只會是鐵板。”

華悼公很滿意,“你這邊可以與幽古戰場互通東西吧?正好,老夫這里,弄了幾件可以養魂,可助修行的靈物,回頭,你就以戰幽殿主事的身份,送給她吧!”

說話間,老頭一連摸了四個玉盒出來,“至于你的見面禮……”

華悼公笑著摸出一枚玉牌,“這是仙上樓的樓主令,仙上樓這些年賺了不少錢,用此令可隨時調用,就是你的那些個便宜師兄師姐,也可以調動三次。”

“……師尊,這太貴重了,弟子不能……”

“你當然能,你是老夫唯一喝了徒弟茶的人。”

當了鬼,還能保持本心,力求上道,心性方面,他可以放心。

華悼公笑咪咪的,“這些年,老夫一直等著你這個命定弟子。”誰知道,她沒當仙廚,反而跑這里當戰幽殿主事來了?

“仙上樓,是老夫的,但也是你的,你不是喜歡你家那個小十嗎?回頭,從仙上樓多調些仙石過來,就給小十,讓他好好修煉。”

這真的是命定的徒弟。

傳承玉簡,是宋玉他們幫著帶下去的。

雖然徒弟現在是鬼修,可……

華悼公心里有些唏噓,“天淵七界的事,以后,老夫會管。”

以后?

以前不能管嗎?

“師尊……”

華悼公擺斷,“當年老夫答應那些人,會在這里,給他們賺仙石,讓他們不至于回了仙界,還要苦哈哈的從頭賺錢。”

他戰力不高,冒頭就是個死。

所以,很聽話的,縮著腦袋賺錢。

“仙上樓每年會存起五分之一的結余,這筆錢暫時不能動,其他的,你隨意。”

徒弟沒理天下堂的那些個混蛋,把各方虎視眈眈的符陣大定單,轉送回天淵七界,顯然也是個有勇有謀的。

華悼公越想,越覺得,這徒弟收得非常好,連底都給她交了,“不用怕做錯事,不吃虧,怎么長智?

你放心,不管什么事,都有老夫和仙上樓給你兜著。”

沒有后臺的時候,徒弟都有利用種種,護著她自己,照顧天淵七界,有了他這個后臺,肯定更行。

“我們仙廚的戰力雖然不高,可是,老夫在圣者虛乘那里,也能說上幾句話,四大仙宗也要給老夫一點面子,以后仙盟坊市里的那些個二世祖,三世祖什么的,再給你找麻煩,你只管打出去。”

他實在被某些人惡心住了。

“天淵七界還在的幾個飛升修士,我仙上樓早有接觸,他們也不是外人以為的那么可憐。”

只是裝可憐一點,能更好的活著。

但有些賬,總有一天,他們會自己找回來。

“天下堂那邊交給你的,你全都收著,不必擔心別人。”

“我已經跟一庸前輩說好,天下堂暫時還幫我管著,一年我會給他們十分之一利潤,其他的九成,由他親自帶給我。”

“他答應了?”

“答應了。”

“……那個人,笑面虎一個,不過,也算是個有底線的笑面虎。”

上交產業,他當然高興,但是,他要是沒冒頭,徒弟這里,一個人撐有多艱難?

關著殿門不出去,暫時還行,時間長了,于她以后的心性肯定不好。

“對了,”看看徒弟沒收的四個玉盒,華悼公道:“給林蹊的東西,你早點發下去。”

“師尊,林蹊那里,圣者也有關注,也送了不少東西,就是上次來的混沌巨魔人因為有求于她,也白送了不少,您……”

“他們是他們的,你是你的。”

怪不得叫天道的親閨女呢。

華悼公高興地喝了半盞茶,“你是戰幽殿的主事,她在幽古戰場被佐蒙人陰了,你這個做主事的,總要表示點心意。”

原本,他想借這里,表示他的心意。

但現在收了徒弟,徒弟更需要表達她的心意。

“師尊,寧知意這個名字,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是因為我刻意隱瞞了。”

寧知意給老頭把茶滿上,笑著道:“之所以隱瞞,主要是因為林蹊的身份,在我們天淵七界有些敏感。”

什么意思?

華悼公看向他沒有影子的鬼修徒弟。

“她是我家的孩子。”

“……你的后人?”華悼公試探地問。

“是!”

“哈哈!哈哈哈……”

華悼公大笑,“好!干得不錯!”誰說他們仙廚都沒戰力?馬上就要來一個同階無敵了,哇哈哈……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