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九二章

更新時間:2021-01-08  作者:潭子
無臉見故人?

很多很多年前,包括商禮華都怕無臉見故人,可是如今……

天下堂有那些人的產業,他們幾家又何嘗沒有?

真要全交出來,商家就不用過日子了。

商禮華很煩很煩。

“父親……”

“閉嘴!”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

一大盆肥肉擺了出來,本來大家都能分到一塊,結果,這個蠢才過去走一趟,不要說一塊肉了,連那一大盆肉都變沒了。

那些原本可以分肉的家伙是不是要恨他們?

如果只是如此倒也罷了,偏偏他們還要把早就屬于自己的肉,再分出一些來……

“你闖大禍了。”

“……是惜時,那女鬼根本就沒給我機會。”

商杰知道,不把事情跟父親說清楚,所有罪就真的要他來擔了,“我過去一杯茶都沒喝到不說,連三句話都沒說到,她就用三生途對付我了。”

他把進戰幽殿的一切,全跟商禮華說出來,“父親,這真的不怨我啊!”

確實不怨,可是……

商禮華閉了閉眼,“我倒是忘了,天淵七界的那些人,骨頭都硬得狠。”

多少年沒有關注那里了。

就算殺神陸望在外面蹦跶,可他不是在外域戰場就是在今明島,別人不惹他,他也絕不惹別人。

所以,慢慢的,他真的把那里忘了吧?

商禮華在心里,很明白,他是想刻意忘了那里。

畢竟,當年的他,只能算那個人的小弟。

時間是個好東西,他這個小弟成了金仙,那個人卻早就塵歸塵,土歸土了。

托天廟現,天淵道歸又如何?

就算他們都能一靈不滅,重新飛升,可是,再來的他們還是當年的他們嗎?

更何況,大概也沒有一靈不滅之說。

萬生魔神可以化身萬千,他能不報仇嗎?

他想報仇太容易了啊!

而且,按美魂王前些年上報的情況來看,那位世尊也從來沒忘記看住他們。

商禮華感覺沒人能回來。

既然如此,相比于那些隔了不知多少輩的所謂傳人,他這個當年的小弟,不是更適合繼承大哥的財物嗎?

一庸簡直是瘋了。

圣者可以復活他徒弟,因為他是圣者,可是,這復活,又怎么可能沒代價?

所謂的不放棄銀月,其實主要因為美魂王吧?

畢竟那位魔王現在正自鎮于銀月的地宮。

呵呵!

真是好手段。

圣者到底用銀月收服了美魂王,那才是真正的強者。

只要一想到圣者的長線可以釣這么久,一想到美魂王曾經的厲害,商禮華就忍不住的心下一寒。

“既然那位殿主對你用了三生途,你就好好的跟你那些朋友們說說吧!”

他沒本事放長線,只能專注于眼前。

商禮華看向兒子,“記著,把自己說慘一點。”

“……是!”

他本來就挺慘的。

商杰急急去尋他的狐朋狗友。

因為夏正和元巖被罰到幽古戰場,這些年,他們這些二世祖都老實了很多。

但是,廣若當年可以欺負夏正和元巖,惜時那個小小的鬼修,憑什么也敢欺負他?

哪怕二世祖中他的地位遠不如夏正和元巖,可是,商家除了父親,還有好幾位玉仙、天仙呢。

仙界因為一庸的表態,暗地里風起云涌,一瞬間,大家連到口的肥肉又沒了的事都顧不得,所有既得利益者,都在頭疼如何保住手中的東西。

但是小范圍里,戰幽殿殿主惜時,仗著三生途,仗著天下堂需要她,態度強橫,一點也不給面子的話,也在一群二世祖中間傳開。

換成別人,大家早打過去了,但是戰幽殿……

別看他們是二世祖,但真沒幾個人能從長輩那里拿到可出入戰幽殿的令牌。

商杰那天要不是有任務,就是三長老商禮華輕易的也不敢把令牌給他。

仙盟坊市有佐蒙人,還有暗里投了佐蒙人的修士,他們一直拿戰幽殿沒辦法,一旦消息走漏,首先死的就是他們。

“商兄,你這口氣,幾百年恐怕都不出不掉啊!”

“可不是,那惜時還只是化神境,自入戰幽殿以來,就沒真正出來過,想讓她出來,最起碼也得等她沖擊天仙位的時候。”

但那時候,自有陪同護法之人。

想出氣……實在不容易。

兩個狐朋狗友互視一眼后,齊齊一嘆。

“可惜,天淵七界飛升的修士太少,要不然,我們還能查一查這惜時都有什么弱點。”

“……天淵七界就是她的弱點。”

商杰悶下一杯酒,擲下酒杯,“她說她出身那里。”

他沒敢直接把無相界抬出來。

無相界那里,有殺神陸望,有小殺神林蹊,還有新出來的神算子柳酒兒。

陸望和柳酒兒且不提,但是小殺神林蹊中了‘神泣’沒死,傳說還比云天海閣的那位前輩好的更快,將來……

父親曾暗里告誡過他,對這種殺生百萬還不死的修士,一定不能得罪了。

因為惹急了人家,人家不會在意你的背景,人家只會跟你死磕。

廣若如果沒有遇到她,一定不會那樣收場。

還有佐蒙人……

幽古戰場的佐蒙人到最后,據說只要看到她,就會四散而逃。

也只有四散而逃,才能在她手上,好運的逃過幾個。

殺神陸望沒人敢惹,小殺神跟廣若死磕,主要是因為,六腳冥蟲下界,她恨那個給六腳冥蟲指路的佐蒙人。

商杰看向兩個朋友,“我記得,這些年,天淵七界還是有幾個飛升修士的,你們幫我查一查……”

說到這里,他改為傳音,“當年仙魔大戰,那幾位下去逐魔的前輩,都留有產業,你們知道吧?”

自然!

徐、梅二人,都往他跟前湊了湊。

“你是想控制那幾個沒用的,然后讓他們在明里掌著那些前輩的產業?”

這倒是個好辦法。

到時候,給點好處,他們還能掌著大頭。

“那位兄弟既然猜了,我們一起干如何?”

“一言為定!”

徐惟中先伸手,很快,梅仁奇和商杰的手,也一齊蓋上了。

天淵七界,聯盟終于收到戰幽殿的定單。

雖然建設托天城,需要大量煉器師,可是,戰幽殿的殿主惜時是他們天淵七界的人啊,人家有事要大家幫忙,如何不盡心?

更何況,這還是筆大買賣。

人家是要用仙石跟他們結賬的。

一瞬間,煉器師身份大漲,尤其是無相界的煉器師。

人在家中坐,財從天上來,指的就是無想。

因為符陣是從她手上傳出去的,她可以拿一千五百年的一成提成,這些早在尚仙、虞靜決定賣符陣前就說好的。

飄渺閣上上下下,這些天,可以說人人帶笑。

只有閉關的無想一個人不知道。

她摸到化神中期的影子了。

當初跟陸靈蹊同走月亮宮的七道門,本來,收獲應該更大一點的,可惜,主導身體的不是她。

上云院的禁制關著,秋宇連陸靈蹊回來的消息,中毒的消息,都沒跟她說。

幽古戰場,別的人可以進,但是,他覺得無想不能進。

沒有林蹊,無相真要到了幽古戰場,也沒人能看得住。

一旦在那里亂跑……

“師兄,剛收到消息。”清漓急匆匆的從外面奔進來,“林蹊從神隕地出來了。”

“出來好,那她應該快回來了吧?”

只要回來,以她對師妹的依念,肯定要過來看無想。

秋宇掌門這些天一直擔心自己搞不定師妹,又讓她跑出去。

“應該是的。”

清漓點頭,“師兄,你想把林蹊暫時留在飄渺閣,總要跟千道宗那邊通個氣吧?”

“自然!”

之前,他是不太敢說的。

但是現在嘛,不一樣了,他師妹研究出來看符陣在幽古戰場大發神威,要給天淵七界賺大筆的仙石了。

“我這就給重平掌門發信,有無想師妹在,我想林蹊也能更好的養傷。”

秋宇掌門以為陸靈蹊從百禁山那邊回來的第一時間,就是到飄渺閣,卻沒想,現在她根本沒有回來的意思。

此時的陸靈蹊正和渲百師伯以及狐貍叔一家子,往血禁之地去。

那里的血魔要她說,早就可以除了。

美魂王可以進神隕地,迷幻天魔狐的雪舞前輩當然也可以。

她離開神隕地的時候,仙子幾人已經在找她的骨頭了。

這么多年,送了那么多的繁花果和流長水,陸靈蹊覺得,那位前輩也可以為她自己想一想了。

插一句,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竟然安卓蘋果手機都支持!

如果她的骨頭不再轉換流長水和繁花果,說不得,也能跟仙子他們一樣。

到時候,就有兩個她……

雖然是妖族,但陸靈蹊有一堆的妖王叔叔、阿姨,從來不覺得有兩個雪舞會對誰產生威脅。

對這個以一己之力,把血魔死死困著的前輩,她的觀感非常好。

“林蹊,你現在中毒……”

“師伯,中毒跟我打架不沖突。”

渲百和胡一八、白顏都有一瞬間的無語。

瞧瞧這人,一說打架,整個人都能興奮起來。

“我都說了,美魂王前輩幫我暫時抑制住了神魂中的毒。”

她一邊說這話,一邊暗里用手指頭朝狐貍叔和白顏、白萌萌作揖,“我現在真不是瓷娃娃,您想想,那位吳求前輩還是云天海閣的宗主呢,他中了毒,要是什么都不動,能當宗主,能證金仙之位嗎?”

“噗!前輩,爹、娘,你們都別擔心,”白萌萌的童音細聲細氣,軟軟糯糯,“我跟著姐姐,真要有危險,我就帶她跑。”

他們一家本來都挺擔心那‘神泣’的,可是不靠近不知道,一靠近,還有什么不知道的?

林蹊姐姐分明在用他們的幻形毛騙人。

“對,師伯,您也看到了萌萌的幻術有多強。”

陸靈蹊朝白萌萌眨了一下眼睛。

白萌萌笑嘻嘻地身形一閃,化成一只小狐貍,一下子就跳到了她的肩頭。

事實上,自從知道這里有迷幻天魔狐的老祖宗,白萌萌跟著爹娘來過好幾次,雖然他們都沒進血禁之地,可是,隔著禁制,那位老祖宗也給他們一家三口指點良多。

而且,老祖宗說了,哪一天,林蹊姐姐要來滅血魔,只她陪著進去就行了。

血禁之地,不是人越多越好。

人多了,反而容易給血魔以可趁之機。

“您放心,打不過,我們馬上就跑。”

“……那行,你們注意著點安全。”

要不是已經知道,白萌萌的幻術比她爹娘厲害,要不是看到這一對謫仙樣的夫妻,一點也不為他們的孩兒擔心,渲百肯定還要啰嗦幾句。

“萌萌小,林蹊,你多顧著她些。”

“知道了。”

陸靈蹊大力點頭,“師伯、狐貍叔、白姨,你們稍坐,我們去去就回。”

“去吧!”

胡一八擺手,“盡量在天黑前出來。”

他女兒還小,有點怕黑。

陸靈蹊揮揮手,把白萌萌轉移到懷里,直接走向迷霧深重的密林。

自從上一次大鬧一場后,血禁之地在妖族更成了禁地中的禁地,別的地方還有鳥,這里現在連個鳥都沒有了。

“不準亂動啊!”

陸靈蹊抱著小家伙,“一會兒,血魔出來,更不能哭。”

“我長大了,才不會哭呢。”

看不起人。

白萌萌努力爭辯,“我都到這里來過好幾次,我還和我家祖宗見面了呢。”

陸靈蹊摸摸她的小耳朵,心下軟軟的,“那姐姐就不擔心,大發神威的時候把你嚇著了。”

“嘻嘻!姐姐是大騙子。”

大發神威她沒看到,但是,她看到她裝病了。

“當騙子也是要有本事的。”

陸靈蹊把小家伙干脆塞到懷里,“萌萌,姐姐現在就給你看看,我大發神威的時候,是什么樣子。”

“嗯!我看著呢。”

白萌萌的狐貍眼中,盡是笑意。

“血魔”

讓血魔沒想到的是,這臭丫頭還敢直呼他的名。

上一次她進來,是元嬰初期修為,現在……是元嬰后期。

上一次,他弄了不少血食,都沒拿下她,現在……

聞到生靈氣味,早就出來的血魔很想打退堂鼓,奈何,他更清楚,現在退,以后只會更加沒有活路。

“血魔,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這。”陸靈蹊嘴角輕翹,“今天我給你一個公平一戰的機會,不用雪舞前輩插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