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九零章

更新時間:2021-01-06  作者:潭子
美魂王沒想到,這丫頭賣了廣若后,還能把她自個賣了從佐蒙人那里換錢,怪不得三千萬掏得那么干脆呢,原來又大賺了一筆啊!

果然是個好消息,美魂王很滿意,不過沒一會,他的眉頭就攏了起來。

銀月手上是還有一枚儲物戒指,但那里面沒有任何一枚玉簡,而且,就她那性子,也不可能進虛乘弄好的后路里。

當年的水晶棺是宋玉早就準備好的,上面似乎有虛乘的一點印記……

剛剛被打的萬生魔神只覺身上一寒。

美魂王一瞬間,想了很多。

他死的早,沒有參與后續的大戰,但無相界曾經的玄幽殿關著無數還不夠資格被鎮托天廟的魔物,那些家伙,有一半還是跟著佐蒙人到這方宇宙的。

蟲王的記憶中,萬多年前,玄幽殿里的家伙,還有幾個活著。

托天廟被打成了這個樣子,那么看管玄幽殿的應該是宋玉他們留在外面的人手。

那些人應該都被萬生魔神弄死了,他甚至還想把玄幽殿里的東西全放出來,可惜上面滿是克制的他的材料和符陣。

當年他們大家手上的仙石、材料什么的,大概都用來建托天廟和玄幽殿了,如果真有后手,不可能不被發現。

“……有沒有后手,本王不知道,但有一點,本王可以肯定地告訴你,不可能在銀月那里。”

“為……為什么?”

陸靈蹊不解。

“因為她是銀月。”

陸靈蹊看著甚為苦澀的美魂王有些明白了。

“但是,如果不在銀月仙子那里,那位為什么會說那些話,還要我去看看她呢?”

“為什么?因為虛乘就喜歡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

美魂王冷笑,“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天尚不敢把話說滿,更何況他了。如果真有后路,不在銀月處,只會在宋玉、林薇手上。”

“但他們儲物戒指里的東西,我都看過。”

陸靈蹊正要氣餒,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好像是有不對的地方。”

萬生魔神的骨頭有一定的空間之效,然后就被大個子前輩他們打造成了一個空間,他們想在那里種草,用一個新生世界秩序的建立,引動神隕地的共鳴。

那是她剛進神隕地,想找空間薄弱點逃出去的時候,酒鬼前輩說的。

他們也一直在尋找出神隕地的方法。

只是后來因為得到了供奉,他們又若有若無的知道,不能[]出來,想出,也出不來。

他們放棄了,只放她一個人出來。

但是,那個空間……

陸靈蹊端起供桌上的酒,一口中飲盡,“前輩,外面的事情,暫時不管了,我這次來,是想帶您進神隕地的。”

什么?

美魂王謫仙一樣的臉上,馬上滿布了笑意。

神隕地其實挺好。

只要托天城建起來,那里就是永遠的樂園。

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好?

一堆的破事。

虛乘愛操心,那就操心好了。

“我都聽你的。”

美魂王連本王都不說了,“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早就知道這丫頭厲害,果然就是厲害啊!

“等下,”不能動的八臂神猿急死,“你們就這么把我撇下了?”

說好的好消息呢?

雖然林蹊把她自己賣了筆錢,看著算是好消息,可是,哪有他解脫重要?

這樣老是站在這里,連坐一坐,躺一躺都不行,好累的。

“林蹊,你的猿王叔叔還是我家后輩,他也算照顧你三年吧?你不能不管我啊!”

“前輩,我正在想辦法呢,不過這辦法,要到里面看看才行。”

“對對,你插什么口啊!”

美魂王現在就想進神隕地,一息時間都不想多呆了,“林蹊,快走,我們進去。”

這一次,宋玉再不能攔他了。

一想到銀月正在那里等著他,美魂王又連忙打出一面水鏡,把自己的頭發、眉毛還有用魂力幻出來的法衣,全都再整整,務必讓自己又仙又帥。

“……那你們去吧!”八臂神猿好想鄙視這混蛋,可是看他這個樣子,又莫名的有些心酸,“林蹊,早點出來。”

看在銀月仙子的面上,他到底沒打擊美魂王。

“知道了,前輩,您把廟門再打開吧!”

話音未落,關了的廟門又迅速打開了。

“師伯,諸位前輩,”陸靈蹊帶著靈力的聲音,傳出極遠,“大祭接著進行,我先進神隕地。”

等在外面的渲百根本就沒看到她的人影,朝有些想退的妖庭一眾道:“諸位道友,那就接著開始吧!”

不開始也不行啊,廟門都打開了。

雖然不知道那全魔王現在是生氣還是不生氣,但廟門既然打開了,那流長水和繁花果肯定都是有的。

大家戰戰噤噤捧著供桌進來的時候,陸靈蹊已經勾通早就等著的宋玉,以靈力裹著美魂王的小棺材,重新進到了她闊別許久的神隕地。

“以后你的酒,都是我的。”

“你的!”

美魂王從小棺材里飛出來的時候,又重新化成謫仙樣子,朝看過來的銀月擺了一個,她當初最喜歡的姿勢。

“不要教壞小孩子。”

宋玉從后一腳踹過去,美魂王順勢跌撞著就撲倒在銀月仙子面前。

“銀月,今天……天氣好啊!”

“……”銀月仙子的一雙美目稍稍瞪大了些,“是你?”

“是我!”

美魂王顧不得被人笑話,“我……我……”他手忙腳亂地爬起來,“我給你寫了好多信,你……你看了嗎?”

“她不認識字!”

仙子在旁邊笑著來了一句,“林蹊,來,跟我們說說幽古戰場的事。”

托天城據說已經選好址了。

各地托天廟的供奉又豐富了起來。

葉貓兒幾個人特別到廟里祭祀他們,他們早就等著林蹊過來了。

“我也要聽故事!”

銀月仙子連忙轉身,正要跟上的時候,被美魂王一把拉住。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說給你聽啊!”

雖然仙子說銀月不認識字,可,美魂王看到她的耳朵尖有些紅。

她害臊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

仙子肯定在騙他。

要不然,銀月剛剛也不能說‘是你?’

“我知道很多很多故事,”美魂王激動的聲音都有些發顫,“林蹊知道的,我知道,林蹊不知道的,我也知道,我說給你一個人聽好不好?”

銀月看看他,再看看走了的一群人,“那好吧!他們都說林蹊中毒了,你是美魂王,你可以救她,你……能幫我們救她嗎?”

“……能!”

不能也能。

更何況林蹊哪有中毒?

美魂王正在想是不是跟林蹊對好話,騙一騙的時候,看到銀月仙子干凈,好像一汪清轍泉水,又似一片遼闊天空的美眸,心下一動,“不過,她中毒是假的,是騙佐蒙人錢的。”

“真的嗎?”

銀月仙子的眼中,慢慢綻出一抹笑意。

“真的!”美魂王大力點頭,“你不知道,她可厲害了。”

臭丫頭這么多年不在這里,都不知道怎么給銀月灌迷魂湯的。

居然讓她這么喜歡她。

美魂王又無奈又好笑,“當初第一次見面,她都不認識你,就敢扯著你的名字壓我了。”

沒說的,肯定是仙子他們常在她耳邊說林蹊的好。

美魂王決定拍拍某人的馬屁,“對了,我一直沒跟你說,我陰了一把當初害我們的佐蒙世尊。”

當初他是在林蹊配合下陰了世尊的。

所以,夸林蹊的時候,順勢也可以讓銀月多了解他。

后面兩個人的樣子,陸靈蹊幾個當然都看在眼里。

他們每個人的眼睛里都帶著一抹笑意,盡量走快點,給他們單獨相處的空間。

“林蹊,你中毒了?”

“沒有!騙人呢。”

陸靈蹊回答仙子的話,“這次到這里,我就是要借美魂王的名號,再氣氣那些佐蒙人。”

“那就好!”

仙子伸手在她臉上摸了一把,笑著道:“美魂王那里有銀月在,不管什么都能幫你搞定。”

“噗!我知道。”

陸靈蹊大袖一滑,偷著塞給宋玉一瓶黃金酒,“前輩,我給你們都帶了好吃的。”

腳下的草地很茂盛,踩著這樣的草,她整個人都感覺熱乎乎的。

“自個留著。”

大個子瞄了一眼好像做賊的酒鬼,“如今我們不缺供奉。”

林蹊回來了,他們的供奉一下子都變好了好幾倍。

“你們有是你們的,我孝敬的還得收著。”

陸靈蹊知道那些供奉再好也不如她手上的,“大個子前輩,這次進來,我還有些事要問你們,到山上,我們邊吃邊說啊!”

“行,那里建了一個亭子,我們就到那里去吧!”

美魂王在山下絞盡腦汁給愛人說故事的時候,不知道陸靈蹊他們在骨山山頂擺了一桌,小酒喝著,好菜就著,一邊談事,一邊說故事。

和銀月一起慢慢繞著骨山走的他,有好幾次,都感應到了點什么。

待到把陰世尊的故事說完,他們在骨山下也繞了一圈。

“你在看什么?”

“啊?我在想這骨山……”

他在想,他的骨頭,到底被他們扳成了多少塊,怎么感覺到處都是,“真大啊!”

“是挺大的。”

銀月也回望這個她不太想上的骨山,“對了,這里面好像也有你的骨頭。”說到這里,她好像有些同情他,“不過,可能分的比較散,你……”

“沒事!”

美魂王真是怕了那些個混蛋,“以后我都在這里了,我們慢慢湊。”

得了供奉,找到骨頭,也不知道,會不會再冒一個他出來。

真要冒出一個也忘記所有的他……

美魂王心下有些別扭,“湊不到也沒關系,我在這里就行。”

他的魂體到了這里,感覺倒是更舒服了些,所以,曾經的遺骨,要不要都無所謂了。

“嗯!我已經給你湊了一點出來。”

銀月不知道美魂王想什么,反正她有什么說什么。

摸出一個玉盒,“你看,這些是不是你的?仙子他們說,應該是你的。那天,葉貓兒他們到廟里說要把你的雕像豎到我旁邊,我們就在給你找骨頭了,可是,時間太久,他們都不太記得了。”

說到這里,她終于看向了他,“你對這二十一塊骨頭有感覺嗎?”

二十一塊骨頭,都是一截一截的,這樣出現在銀月的手上……

美魂王的臉上有些崩潰,“這一塊不是。”

他拎出半截指骨,隨手扔回骨山,“其他的……都是我的。”

“噢!那以后,我陪你一塊找。”

“……好!”

剛剛的那種崩潰瞬間消失,美魂王看著忘了所有,卻又愿意給他收骨的愛人,神魂不由自主地好像又凝實了些,“銀月,我給你的那些信,你……你都看過了嗎?”

有些肉麻的話,他可以在信中寫出來,可是……說,好像有些艱難。

“……咳!你聞到香沒?”

銀月仙子避而不答,“林蹊他們肯定在吃好東西,我們一塊兒上去嘗嘗吧!”

無相界修士跟佐蒙人的百萬大軍大干一場的消息,終于在寧知意報于天下堂的第十天里,成了酒樓、茶館某些人的話題。

當然,小殺神林蹊黯然離開幽古戰場的事,也被提上了那么一句兩句。

“……真的假的?別是那惜時在給他們天淵七界的修士臉上貼金吧?”

“就是,人家用百萬大軍圍殺,他們怎么可能一個人都沒隕落?”

以前,風門在的時候,各方比天淵七界的修士弱,他們能接受,可是現在風門早離開了。

林蹊又等于半廢了,人家專門針對無相界修士的報復,怎么可能一點成效都沒有?

“自然是真的。”

八卦的修士瞅瞅四周,“我聽說,他們的法衣和靴子上,都繪有某些符陣,每次變動的時候,都會激起一道防御靈光。

那防御靈光,不會抽調任何人的靈力。

而且啊,當初亂星海的神算子知道吧?

那神算子柳酒兒在亂星海不僅幫大家找到了好些佐蒙人,還用天演術推演骷髏蝗出沒的時間,替仙盟抓了不少回來。

雖然她用來算卦的胳膊最后廢了,可誰知道真假?”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