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三一章 他嚇死了呀

更新時間:2020-08-03  作者:潭子
“看到六腳冥蟲了。”

為了解放雙手,方便拉弓,養魂棺被阿菇娜縛在了頭頂。

美魂王雖然不能說站得高看得遠,不過,這樣被銀月傳人頂在頭頂的感覺,還是很舒服的。

“就在三百里外。”他看了一眼水晶棺,有些遺憾沒在人家破陣前趕到,“他們圍在一地,看其樣子……要對付的應該是土中妖獸。”

土中妖獸?

陸靈蹊的心間一跳。

眾多叔叔阿姨中,只有蚯王叔叔是土中妖王。

難不成,是他被圍了?

“……有幾個六腳冥蟲?”

陸靈蹊按下對瑛姨他們的膽心,一邊咕嘟咕嘟地喝酒補充靈力,一邊問美魂王。

“地面站的是七個,地下的……就不知道有幾個了。”

美魂王其實不在意對方的數量,“他們的數量問題你就別想了。”反正不管對方是一個還是多少個,沒有他幫忙的話,林蹊和阿菇娜聯合起來,頂多也只能對付一個化神境的六腳冥蟲。

“你現在要想的,是如何無聲無息地欺到人家面前。”

如今的他,遠距離攻擊神魂,有些艱難。

魅影盾雖然快,可是破空聲是個大問題。

他雖然能用神魂屏蔽的方式,不讓那些六腳冥蟲在神識中看到他們,但是,人家有耳朵,魅影盾的破空聲一旦讓對方聽到,他們就不能做到出其不意了。

沒有出其不意,他的神魂攻擊……也許就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

“既然來了,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陸靈蹊的話音未落,飄飄渺渺的花雨就飛在了他們的身邊。

“您再聽,現在還有聲音嗎?”

魅影盾在快速且無聲地前行,但是,美魂王和阿菇娜完全搞不清楚,她是用什么陣法把破空聲消除的。

看著……

阿菇娜只知基礎陣法,林蹊這太高級了,她完全不懂,就只能等美魂王解惑了。

美魂王稍為研究了一下,沒有研究出來,正要放棄,突然發現某人的腳下,多了一根細小的藤藤。

咦咦?

“你這丫頭,倒是好造化!”

他對此行,更有信心了。

“這世間,沒有什么不能殺人的。”美魂王指點她們,“飛花摘葉可殺人,聲音——自然也能。”

小東西應該是有空間的,林蹊是借十面埋伏,借與小東西的關系,把聲音按到了她的空間里。

“收過天雷子嗎?”他也是才想到的,“你若是能把裹進去的聲音,好像壓縮天雷子一般,壓縮成音球,與本王配合,或許可以起到奇效!”

陸靈蹊和青主兒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她們雖然沒有親身收過天雷子,可是,見過好多次呢。

“靈蹊,我覺得,我們可以試試。”

反正試試又不會死。

青主兒在識海里勾通道:“空間是我的,我把裹進去的聲音壓到一角,回頭,你加把勁把它們捏成球球。”

美魂王跟那下界的佐蒙人斗了一場,再對付六腳冥蟲應該很吃力了,她們若是能在人家攻其神魂的時候,把音球球往下一扔,‘轟’的一炸……

“成!”

雖然不太好捏,可是,她會努力的。

陸靈蹊咬著牙一口應下,“就聽前輩的。”

什么就聽前輩的?

他們說的每個字,阿菇娜都認識,可是,連在一起后,完全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么意思。

成不成林蹊的十面埋伏,還可以把聲音裹在陣中?

她郁悶地吐口氣后,緊捏著自己的天狼弓。

就要到了,她要隨時配合他們出箭。

蚯王二不知前方有險,他在地底轉的其實也有些暈了。

但現在,他不敢再爬到地面看方向。

后面的家伙追得很緊,為防被他在地底逮住,他在下面繞啊繞,繞出了一個迷宮。

整個迷宮都是他的氣息,有本事就找吧!

哼哼!

蚯王二有些慶幸,玄華和瑛娘讓他在地下又挖了一個九方機樞陣,要不然,一時之間,他挖的也不能這樣有章法。

雖然他的迷宮沒有陣盤、陣旗,也沒有靈石,可是,道道相通,又道道不通,只要能迷后面的家伙一時,他或許就可以藏在某個道道里,讓那家伙慢慢轉。

蚯王二很可惜瑛娘和玄華不在這里,要不然她們一定能把九方機樞陣重新布起來,把后面的家伙按死在這里。

他往前進進,又往后退退,再從旁邊穿插而過。

發現身后的家伙,終于被他繞迷了后,他悄沒聲息地又往下鉆了鉆。

算了,上面不能去,那就只能往下了。

他要在更下的地底,再挖出一個迷宮樣的九方機樞陣來。

蚯王二一邊挖,一邊覺得,這半個的自己也是棒極了。

一直以來,他都是聽令的小弟,頭一次自個做主呢。

而且,還是半個他的自己做主。

瞧瞧他把這些六腳冥蟲拖在這時多長時間了啊?

或許……

或許他是比玄華、瑛娘還聰明的妖呢?

蚯王二決定,等他和‘一’匯合,變成整個的自己時,一定問一問林蹊,也問一問玄華、瑛娘……,還有常在他這里得瑟的鷹王。

聽說那些仙石可難掙了,他幫林蹊省了這么仙石,她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夸他的。

吉豐不知道他在得瑟,這個破迷宮,到處都是地妖的氣息,好像哪里都有他,可是,找到現在,他也沒找到他。

他氣的想把面前的一切,全都毀了。

為防再被那個家伙騙,吉豐走一處,就用靈力,使勁地封一處。

那個玄華他找不到,這個地妖,他一定要挫骨揚灰,以泄心頭之恨!

吉雨七個,左等地妖沒來,右等地妖還沒來。

地妖沒來也就罷了,吉豐怎么也沒給他們一點提示?

吉雨又撈了一個帶毛的死鳥兒,慢慢地哄他自個的肚子和嘴巴。

這些死鳥身上的血已經凝固,吃起來的口感跟那些毒肉,完全沒法比。

他一邊嫌棄,一邊吃著的時候,還不忘以神識搜索四周,看看有沒有漏網的小妖。

“長老,我們要不要下去幫幫吉豐長老?”

開揚知道,溶進他身體的族人都不可能存在了,不用再分身,修為又穩固了下來,那么,以后他就是他們中的三長老了。

三長老要有三長老的樣子。

“不……”

吉雨正要說不,突然發現地上的影子不對,回頭的時候,一下子就看到了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修士。

他翅膀一展,才要沖過去把人家按殺,腦子突然一痛,好像有什么長針一下子刺進里面,狠狠一攪一般。

吉雨‘啪’的一聲摔在地上,模糊的眼角余光中,看到開揚六個,仿佛也全如他般。

他顧不得身體和識海的痛苦,也顧不得族人,正要努力撐起身體逃離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那聲音,從耳朵鉆進腦子,好像在隨著那根剛剛消停的針,把腦子絞成粥。

吉雨眼前發黑,六個爪子下意識地捂住耳朵,強烈的求生欲下,他軟綿綿地扇動翅膀,想要逃離這里。

咻咻咻……

阿菇娜早在美魂王的指點下,沖著他的眼睛去。

這些六腳冥蟲的甲殼看樣子非常堅硬,唯一的柔弱點,大概只在眼睛。

阿菇娜不敢怠慢,箭箭刁鉆。

吉雨的反應不及,他以為的快速逃離,其實都沒飛出百丈。

眼睛一涼一痛的時候,腦子好像又被什么東西絞了一下。

再次摔在地上,他的身體好像痙攣一般,張大嘴巴‘哈啊嗚’的時候,也在地上不停地翻滾抽動,六爪亂劃間抱住一塊石頭,硬生生地把那塊石頭切成了碎塊。

“就他的修為最高,再給一箭!”

美魂王聲音冷酷,第一次飛離了養魂棺,站在了林蹊背著的水晶棺上。

其實他好想跟銀月說,你看,我沒有背叛這方宇宙這方天地,我跟你一樣,哪怕是個魔王,哪怕這世上的人,好多好多都對不起他,他也做了他該做的事。

其他六腳冥蟲,表面上雖有化神境的修為,可是神魂的強度遠沒有這個厲害。

驚魂刺和音球那么一刺一炸,其實已經差不多廢了。

美魂王不管林蹊怎么做用花雨絞進那些家伙的眼睛,攤開魂體,把自己變成一個好像薄片人,隔著棺蓋,擁抱銀月。

“你看,當年你沒機會,會會那些天外惡客,如今我也讓天狼弓,代表你殺了好厲害好厲害的六腳冥蟲。”

他好委屈,好難過,看著愛人的睡顏,好想大聲跟她說,“你沒愛錯人。”

可是,所有的話,都壓在喉間,他說不出來。

是他自己太蠢,被佐蒙人騙了,才讓她誤會,才害了他們兩個人的性命!

美魂王的魂體伏在棺蓋上,好想把自己溶進去。

陸靈蹊和阿菇娜以最快的速度,從眼睛處,把這七個六腳冥蟲的腦子全都絞了幾遍,確定他們不可能再有作為的時候,才一齊盯向不時震顫的地面。

下面……是有六腳冥蟲在追殺蚯王叔叔吧?

陸靈蹊正要再喊美魂王,神識中看到他的樣子,心下也不由地跟著難受得厲害!

她看不清美魂王臉上的表情,可是,卻好像感覺到了他的神魂在哭泣。

阿菇娜張弓搭箭在旁,也默然無語。

大地的震顫越來越厲害,陸靈蹊踩著魅影盾,拎著兩張劍符,隨時準備扔出去。

吉豐在不停地封地,壓縮蚯王二的活動空間。

可是,封著封著,上面傳來的那一聲悶響,還是讓他心驚不已。

按理說,吉雨他們七個在上面,不至于有危險,可是好好的,怎么會有那么一聲,不屬于他們幫忙的聲音呢?

吉豐再弄的動靜,忍不住就帶了問訊暗號,可是……

上面該有的回應,雜亂無章,好像……好像是掙扎的痛苦。

怎么是掙扎的痛苦?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吉豐再挖蚯王的動靜,忍不住就變小了些。

上面一定出事了。

是妖族或者修仙界的援軍到了嗎?

吉豐被憤怒沖昏的頭腦,終于完全冷靜了下來。

一定是援軍到了。

他們攻打界域壁壘的時間太長,打下來后,又被困在牢陣里。

玄華和這里的妖們,明明知道不能用那什么化神修士的符劍傷他們,可還是竭盡所能地把他們困著。

為了讓他們在那破陣里多呆一段時間,她愣是騙他們,那……

吉豐迅速回頭。

他突然懷疑帶他繞圈的地妖,也是有預謀地帶他們到這里。

吉雨那里出事了。

他不能再在這里有事。

雖然痛苦萬分,可是,吉豐還是找到了最早追殺地妖的路。

這地妖不知有什么本事,所有爬過的地方,都有屏蔽神識的作用,現在……正好方便了他。

“前輩……!”

陸靈蹊終于忍不住了。

地面的顫動好像沒有了,蚯王叔叔可千萬別有事,“地下還有一個六腳冥蟲,您……”

“他逃了。”

美魂王的聲音澀澀,“人家不是傻子。”

他們弄的動靜不算小,“這里的事,你們編個話,推給靈界的化神修士吧!”

他要跟銀月進托天廟。

“林蹊,你答應我的,送我們進托天廟!”

他要讓銀月活下來,他要永遠陪著銀月。

“……我答應的事,一定會幫前輩做到。”

陸靈蹊朝綁在身上的長綾一拍,用靈力托著水晶棺輕輕放好,“您和銀月仙子稍等一會。”

無數花雨凝成一根帶著好多孔的空心長管,慢慢慢慢地刺入地下,“蚯王叔叔,是您嗎?我是林蹊啊,我來了。”

她的蚯王叔叔膽子最小了。

“外面已經沒有六腳冥蟲了,”她微哽的聲音束在空心長管里,“您在哪兒?出來吧!”

陸靈蹊跪伏在地面上,努力傾聽地底的動靜,“我趕了好多天的路,我真的已經到了這里,您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上來了。”

青主兒小藤藤也插進了土里,不過……她看到了斷了身體的蚯王。

“在哪呢?”

陸靈蹊顧不得在阿菇娜面前暴露青主兒,急忙問她。

“嘶嘶!”

蚯王認出重影的氣息,慢慢,慢慢地從旁邊伸出腦袋,等到看到自家小丫頭的時候,兩個圓圓的小眼睛,不由地滴出了大滴的淚水。

他嚇死了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