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三零章 蚯王‘二’

更新時間:2020-08-02  作者:潭子
啊啊啊,扎到身上了。

他要死了嗎?

蚯王驚的三魂出竅,身體下意識地就要蜷在一塊,做出求饒的姿勢。

身為百禁山最會隱藏,也最不起眼的小妖,他們的求生準則是,若是不小心被誰逮了去,那就人家要他們干什么,他們就干什么。

反正,他們能干什么呢?

不就是犁地嗎?

在哪犁都是犁!

祖祖輩輩都是這樣想的。

雖然不小心得了龍冢的機緣,進階成了八階大妖,可是大地靈蚯骨子的東西還是沒變。

以前蛟王厲害,他就是最聽話的小弟,后來瑛娘厲害,他也是最聽話的小弟,如今……

叮叮叮!

可是上面的劍氣,一聲更比一聲急。

蚯王出竊的三魂這才想起,外面要抓他的是天外惡客。

誰都可以投靠,就是他們不能投啊!

三魂迅速歸位,顧不得身體的痛苦,奮力一掙,從傷口處斷開,瞬間變成兩個蚯王,分兩個方向奔逃。

“別打了,快跑啊!”

身體分開了,他的修為,也迅速下降了一階。

不過,他還記得,他要帶瑛娘和玄華跑路的事,主導大半身體的蚯王一,以最快的速度從地底沖到星湖邊,昂首嘶嘶。

心急如焚的瑛娘和玄華看到他的時候,差點喜極而泣。

不過,這種時候,她們都很好的管理了自己的情緒,趁著靈符的威力還沒有散盡,朝還想從地底把蚯王掏出來的吉豐狠狠一斬。

這時候,她們都知道,想用這個符劍殺吉豐根本不可能,放棄他的打算后,兩人沒有猶豫地只朝他其中的一個爪子去。

叮……!

吉豐只覺右中路的手臂一痛。

娘的。

他其他的四個爪子,迅速做好防御姿勢,右下路的爪子還狠狠扎在地底,想把那個騙了他這么久,不停放靈石的家伙抓著。

可是……

明明有扎在手里的觸感,怎么轉瞬就又沒了呢?

吉豐恨得咬牙切齒,爪子在里面亂攪,很快就發現那下面的家伙,居然順著兩個方向逃了。

兩個方向?

肯定有一個是障眼法。

吉豐主要心神都在地底,做出防御的四只爪子沒等到該來的劍氣,他也沒在意。

他的爪子先往順手的西路延伸,果然,那里泥土松馳,好像沒有盡頭。

哼哼!

被他找著還想逃?

這里的妖們對付他們的時候,用的是化神修士的符劍,顯然,沒一個能跟他們打,頂多九階。

這九階的妖獸,全身是寶啊!

妖丹可以吃,身體可以吃,就是神魂……,他也要一個個地捏破了。

吉豐一恨主陣的玄華,二恨一直給牢陣添加靈石的不知名地妖。

這兩個,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他上他們的當,可把族人害慘了。

三三相合,又三三相合,跟這破牢陣周旋到現在,他們六十九個人,再分的時候,只怕連三十之數都玄了。

吉豐恨意滔天,外面主陣的玄華,他還碰不到,就只能死抓著已經要抓到的。

現在那玄華再沒有朝他扔符劍了,肯定是知道,她的破陣支撐不住,要放棄伙伴,自個逃了吧?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吉豐也沒去幫族人破陣,干脆縮了翅膀,跟著爬了下去。

啵!啵啵啵……

沒人主持的九方機樞陣,到底被七個化神境的六腳冥強力破開了。

他們一躍而起,‘嘭……’,飛上的有多快,被撞上的力道就有多強,在空中連翻了兩個跟頭后,本就重傷的開揚傷上加傷,要不是吉雨拉了一把,就要當場摔到地下了。

還有一個陣?

吉雨睚眥欲裂。

“大哥!”

這個時候,他也終于發現某處斷爪,是吉豐的氣息,“大哥啊……”

“我還沒死!”

吉豐咬牙切齒地又從地底爬上來,“他們全都逃了。”

他明明看到那個家伙了,可恨就差一步,“我們破了一陣,卻還有一陣。”可恨,那個混蛋大概有陣牌,他沒有陣牌,就只能眼睜睜地看他逃了。

“先不管其他,破了這陣再說。”

也不用再叫大家分開了。

萬一外面還有一陣呢?

分分合合的,反而更會傷大家的元氣。

逃出生天的蚯王二沒頭沒腦地往前鉆。

他如今的意識,其實還是蚯王的,只是,他們大地靈蚯的身體天賦與別不同,若是不小心斷了,就好像被迅速斬出了一個分魂。

但這分魂在三個月內,即是獨立的,又不是完全獨立的。

三個月內,斷開的身體若能相遇,就還能接上,那時候魂魂相合,他就還是一個整體。

蚯王二知道,‘一’的身體,比他的更長,他所走的方向,也能更好地去找瑛娘和玄華了。

那……他呢?

一想到那個追在屁股后面,死命要殺他,要吃他的化神境六腳冥,蚯王二就忍不住的一抖。

那個家伙在后面追的那么快,肯定記住他的氣息了。

一會兒破陣后,若是找不到瑛娘、玄華他們,又不敢進絕靈寒漠,肯定還要入地,來找他。

怎么辦?怎么辦?

蚯王二急的團團轉。

他不能往‘一’那里跑,那里還有玄華和瑛娘,要是不小心連累他們……

蚯王二不想連累他們,偷偷爬出地面,找妖庭方向。

妖庭長老們正在往這邊馳援呢。

他去迎他們,或許還能引開這些六腳冥蟲。

蚯王二怕了這些合在一塊,可比化神境的六腳冥蟲,他怕他們一個妖都找不到后,要把他的家禍害的不像樣子。

雖然現在已經不像樣子了,可是收拾收拾也還行。

蚯王二從這邊瞄到那邊,小小地嘆口氣后,很鬼地在地面留了一點自己的氣息,然后才下潛下潛再下潛。

有本事就到地里追吧!

在天上,他們有翅膀,可是地里……他打的洞就那么小,有翅膀也只能縮著。

蚯王一不知道‘二’的遭遇,當然,就算知道,他也沒一點辦法。

又跟玄華和瑛娘匯合了,他是個聽話的小弟,帶著她們潛到地下的九方機樞陣,藏到瑛娘叫他秘密挖出來的暗洞里。

“你怎么樣了?”

才入安全地,玄華第一時間問向很慘,身體少一截子,修為也下落了好多的蚯王一。

“嘶嗤!”

可憐,修為下落后,他一不能化形,二……連話都不會說了。

蚯王一忍不住地沮喪。

“算了……,他這樣已經很好了。”

瑛娘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把千道宗贈送的七寶丹塞進他嘴巴,“這是我們能用的養傷丹,你先養傷。”

平時,蚯王最聽話了。

今天要是沒掉鏈子,也不會這樣。

瑛娘本來想說他怎么就不聽話的,可是看他可憐的樣子,也只能溫和軟慰,“另外的身體……只要沒被那個吉豐抓住,等他們走了,我們一定幫你找回來接上。”

“嘶嘶”

蚯王一委屈巴巴地看了看自個的斷體處,很老實地趴在旁邊不動了。

“不上藥嗎?”

玄華看他的斷體處,求教瑛娘。

“……不用吧?”

瑛娘其實也不知道,他這傷應該怎么搞。

她只在妖族的藏書里,看到過大地靈蚯的身體特性,知道他們斷了的身體,在三個月內都可以接上。

“現在我們要是幫他處理的太好了,回頭找到另外的身體,不是還要……弄開?”

蚯王知道她們手上有傷藥,如果需要上藥,哪怕不會說,也會纏著她們的。

瑛娘指了指角落的鏡光陣,“先看看外面什么樣吧?”

外面還有六腳冥蟲呢。

大家全都撤走了,那些家伙沖出最后的八門鎖天陣,如果不服氣,肯定……

玄華連打手印,很快就看到八門鎖天陣被那些化神境的六腳冥蟲撞的一閃又一閃。

此陣……

她翻手又是一面陣旗輕輕揮動,盡量不讓這些六腳冥蟲發覺的同時,讓八門鎖天陣堅持的更久一點。

一刻鐘后,在吉豐和吉雨的合力下,八門鎖天陣的一處陣眼‘嘭’的一爆,整個大陣‘嗡’的一聲停止運轉。

他們終于再得自由了。

吉豐吉雨神識四放,發現屁都沒有。

這里的妖們果然全都撤走了。

他們同時往絕靈寒漠一個展翅,就在開揚等也要展翅追上的時候,又迅速退了回來。

“媽的,怪不得跑那么快,那里沒靈氣。”

吉雨又氣又怒,“飛入……我們就不是稱霸宇宙的六腳冥。”

不僅沒靈氣,還會把他們的修為弄沒了。

人家有那么多,他們這么少,飛過去才是送死。

后面的話他沒說,可是開揚幾個還是懂了,忍不住都露了失望之色。

大家拼了這么久,結果就這樣嗎?

“水里,水里會不會有魚?”

重傷的開揚急需肉食維持身體機能,要不然,不要說溶在他體內的族人死光光,就是他……,就算將來養好傷,修為也會下落。

透過鏡光陣,玄華發現他們一齊盯向了星湖方向,眉頭一擰,迅速又摸了一根陣旗出來。

不同于百禁山的其他妖們,水族離不開水,雖然她已經喝令大家潛伏水底,可是,這些六腳冥若一心往下跳,她還有蒲水大陣等著。

哪怕殺不了,她也要崩下他們一顆牙。

“這水……不太對勁。”

吉豐不是不想撈魚,“我們的神識透不下去。”他抬腳踢出一塊石頭,水面剛起一點漣漪,一條又一條的水線就阻住了。

“這水應該也布有陣法。”

這是什么妖?

不是說這世間的妖,都是一根直腸子的嗎?

“避開那處絕靈之地,這天下大著了。”

族人經不起折騰了,要是再被誆到什么陣中,他們大概就只有八個了。

吉豐不敢賭,“你們聞聞這里什么味?”

他一個閃身,就到了蚯王二曾經停留的地方,“這里有一個至少九階的地妖,就是他在玄華主陣的時候,一直不停地往各個陣眼里裝靈石,他現在受傷了……”

吉豐轉向吉雨,“你與大家在上面,我從下面追他。”

兩手準備,或許不僅能找到那個藏了的地妖,還能在這里,找到一二漏網小妖。

就算沒有小妖,找個蛋呢,也能填填肚子。

玄華不知道他們的打算,吉豐所去的地方,恰是地底鏡光陣的死角,又聽不到聲音,她只能看到,他們發現水中不對后,放棄了那里,也再未向絕靈寒漠去,調轉了方向,離開了她能探查的范圍。

這是真走了嗎?

這么好說話?

玄華不信,瑛娘不信,蚯王一也不信,他們一致懷疑,人家要裝著走了,再來殺他們一個回馬槍。

好在不管修仙界還是妖庭,都讓他們善自保重自己。

“等著吧!”

瑛娘微松一口氣時,又另提了一口氣,“接下來,就是妖庭長老們的事了。”

長老們馳援他們的時候,也在征調整個百禁山的大妖們,“沒意外的話,長老們要布萬妖大陣了。”

別的陣法都太過高深,大家布不好,可是萬妖陣卻靈活機動,只要大妖們處此配合得當,也可以集中大多數妖的力量,給一個妖用。

埋頭在土里遁形的蚯王二從身后的動靜,查知果有六腳冥蟲追下來了。

他又緊張又害怕,心若擂鼓勁,血液幾近沸騰,還有種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激動。

追來了就行。

至少‘一’和瑛娘、玄華都安全了。

蚯王二努力想他自己的轍。

現在若還走直徑,憑人家的速度,可能很快就能追上他。

而且,他還不知道,從地底追來的有幾個,若是,他們分開,走直徑,萬一人家在前路堵他呢。

不行!

蚯王二想了又想,在地底迅速繞起彎來。

東西南北四面亂晃,到最后,除了家園方向,他完全天馬行空。

好半天后,不僅地下的吉豐追暈了,就是上面的吉雨七個也追得有些暈。

好在他們在地上撿了不少死鳥吃,不至于沒耐心。

三個時辰后,吃飽喝足的他們,也終于摸到了蚯王的某些規律。

吉雨七個,很快各據方位,用爪子犁出了丈二寬的半圓溝來,就等著他挖過來了。

與此同時,陸靈蹊背著銀月仙子的水晶棺,也差不多到了三百里外。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