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二六章 孝敬

更新時間:2020-04-18  作者:潭子
天地靈氣大盛,秘地、仙府、遺地相繼而出,天淵七界各勢力其實早就賺的盆滿缽滿。

現在唯一缺的問仙引子——仙令,也不再是緊巴巴,誰會吝嗇那點身外之物?

而且,若是沒有林蹊為天淵七界立功在前,仙界也不能可把食靈蜿蟲的作用那么光棍地傳下,等他們自己發現,并且研究出來,最樂觀的估計,肯定也要三百年。

這時間是林蹊幫他們省的。

她為他們拼殺在外,才失了天淵七界靈氣大盛的機緣,大家補償給她,也是理所應當。

“林蹊,你要盡快沖擊元嬰了!”

千道宗臨時駐地里,寧知意擔心她的修為,“身外之物永遠只是身外之物,不進階元嬰,你拼死忙回的這些東西,最終也只會便宜別人。”

“我都沖到結丹圓滿了。”

陸靈蹊拿星芰果招待老祖宗,“您放心,回宗我就閉關,正式沖擊元嬰。”

在沖擊元嬰之前,也要問問致遠師叔和采薇師姐,看看沈容能不能幫她把身上的寒毒穩底解了。

陸靈蹊只怕沖進元嬰,這好不容易輕了一點的寒毒,再如跗骨之蛆般纏上她。

“神水宮的莫驚鴻、百曉山的南宮彥、天劍宗的李開甲、飄渺閣的燕離、太霄宮的凌霧還有你們千道宗的尚仙和南佳人,你的同輩,好些人都在新出世的秘地、遺地、仙府得了機緣,在近十年里沖進了元嬰!”

寧知意怕這孩子飄了,直接就下猛藥,“林蹊,你要明白,你在努力的時候,別人也沒閑著。”

修仙之路有如逆水行舟,任何的停滯都是倒退!

“天淵七界現在迎來的可能是千古未有之大變局。”

寧家有太多的人,因為一時的停滯,最終天才變廢才。

寧知意天天操心她的修為,哪怕她已經是結丹大圓滿。

六十年的時間,沒人能比林蹊做的更好了。欣慰的同時,那份刻在寧家骨子里的焦慮,哪怕成了鬼,她也沒逃掉,“你的機緣是不錯,但是別人的機緣,更是恰恰好。”

拿五百仙令出來,跟各方交換是個好辦法,但是,準備留給無相界的兩百多枚在話趕話中暴出來,最終肯定還要扯皮。

“過多的機緣,有時候不是福,是麻煩!”

也幸好宜法不錯,把她的麻煩全接下了。

“恰恰好的機緣,不顯山不露水,如莫驚鴻般,正好落在她的修為上,她到哪里,一樣能把腰桿挺的直直的,輕易沒人敢惹她。”

倒是林蹊這樣,難保沒有想挺而走險的盯上她。

寧知意也是無奈,寧家到最后低調到了極致,外界只聞她名,卻連她具體長什么樣都莫衷一是。

現在好了,天道好輪回,就出了林蹊這么個讓她沒有一點辦法的獨苗苗!

“老祖,您的意思我知道的。”

不過,知道是一回事,做起來又是一回事。她總不能看著星獸不打,或者直接匿著仙令不拿出來吧?

這份風頭,她不出也得出。

陸靈蹊其實也并不看重仙令換來的東西,只是她若什么都不要,更會給人想象的空間,到時候,容錚再拿她殺的那些星衛說話,才更麻煩。

反而現在,一切都放在明面上。

有師父和宜法師叔在,他們肯定會以宗門的意思,沒收大半。

這樣,她就安全了。

“那些仙令,您看著是挺多的,可事實上,相比于其他界域,我們天淵七界真的少的不像樣子。”

陸靈蹊好想在心里嘆氣,“幽古戰場的佐蒙人雖是無智的,可是修為在那里擺著,人家行動迅捷,又成群結隊,聽蓮城的老妖總管說,在那里做任務的修士,幾乎沒有單獨行動的,正常少于二十人的隊伍,一旦遇險,得到不周圍隊伍救援的話,很可能就淹沒在佐蒙人的大軍里全軍覆沒。”

十面埋伏恰好能助她截殺大量星獸,別人找不到的星獸,她又恰好能得的那么容易。

所有一切都太恰好了,恰好的她不能不懷疑什么。

比如說,無相界的鎖龍印鎖的是誰?

殺神陸望為何在陸家前輩付出那么大代價,讓血脈歸于平常后,又以恩脅迫寧家,讓寧老祖到陸家傳下暢靈一脈的后人?

葉湛秋的重生,中極珠的主人變成了四蛋哥,還有她的運跟中極珠有沒有關系,世上又怎么會出現中極珠這樣的東西……

好多好多問題,這里面好像各不相屬,但是,陸靈蹊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它們之間是有些聯系的。

而且,這聯系,有天道的自然演化,也有堪破天道的陸望老祖在里面拿他自己的后輩,當推手的可能。

她恰好,就是他的后輩!

又恰好是十面埋伏的傳人。

這些問題,陸靈蹊沒法跟寧老祖細說,但是,有了這些猜測之后,她真的低調不起來。

“天淵七界既然到了千古未有之大變局的時候,身在其中的我們,當然也不能老是隨波逐流。”

不遭人妒是庸才!

陸靈蹊看著為了大道,連肉身都愿舍棄的祖宗,“會有人因為我的身家,盯上我不假,可是,一樣有無數無數追求大道的修士,與我牽上了因果。”

哪怕枯魔,那個七殺盟第一人,看她拿出那么多仙令,也笑的滿臉都褶子。

“那些人不管會不會在心里感激我,至少,他們不會枉顧自己的大道,真要看到我遇險,舉手之勞下,怎么著,也會伸把手吧?”

但事實上,她是不會給這樣機會的。

化神修士打不過,她可以用符啊!

聯盟的庫房里,據說存下了好多好多,化神長老們留下的靈符。

“老祖,連喝水都有被嗆著的時候,我們總不能因為,它有可能會嗆著人,就連水都不喝了吧?”

寧家的曾經,也許太過慘烈,以致老祖在她這里,老是安不了心。

“您放心,我會有分寸的。就算我沒分寸,您覺得,我師父師叔他們,能看著我往岐途走嗎?”

師父沒時間,師叔也會把她打到正道上去。

“還有您,您看看,我尾巴還翹,您就把莫驚鴻,我師兄師姐他們拎出來,打擊我了。”

“噗!貧嘴!”

寧知意不能不承認,這孩子是有翹的資本。

有她和無想兩個在暗里的粗大腿不說,還有千道宗更粗更不可憾動的靠山。

他們家倒霉了這么多年,中間的一代又一代,委屈了那么多年,也許真的到了否極泰來的時候。

“你最好有分寸,你爺你爹你娘,還有無想,尤其是無想,她已經瘋成那樣了。”

“老祖,我知道我知道!”

陸靈蹊敗給她家的祖宗們了,“我老實著呢,在亂星海的六十年,我連皮都沒蹭破一塊。”

她忙給祖宗又是揉肩又是捶背,“我一直記著你們,給你們每一個人都帶了禮物。”

她真的不容易啊!

說是獨苗苗,可事實上,好像就是爹娘的意外,從小基本就是跟著爺爺的。

偏偏爺爺也沒溺愛過她,爬樹撈魚,她哪樣不會干?

回到修仙界,就更可憐了。

全是她祖宗!

“老祖,您看看這是什么?”

陸靈蹊在寧知意笑望她時,非常狗腿地摸了三個紅色丹瓶出來,“仙界的丹部,每年都會往亂星海扔一定份量的仙丹,您瞧瞧,這三個就是我幫您撿的。”

仙界的丹部?

寧知意拿過一個丹瓶打量,下方貼了一個小小的簽子,寫著三個大字‘問仙丹’。

問仙丹?

寧知意連忙打開丹瓶,雖然丹丸還是被封著,可是,一股讓人神魂非常振奮的丹香好像有形一般,從鼻而入的時候,一分兩線,一入識海一入丹田。

寧知意連忙把丹瓶封好,“你自己留了嗎?”

“肯定的呀!”

陸靈蹊把裝著太浩丹的兩個丹瓶也塞給祖宗,“得九壤和容錚宣傳,我天道親閨女的名聲,才到亂星海就被人知道了。

然后傳著傳著,我好像就真的成了天道的親閨女,走哪都能撿到寶!”

寧知意真是哭笑不得,“那老祖我可就收著了?”

“收著收著!”

陸靈蹊又擠著在她身邊坐下,“老祖,有件事,我還要跟您商量一下。”

“你說!”

“我在亂星海之所以能打那么多星獸,是因為……”

陸靈蹊把她的一些情況,有選擇地跟祖宗說了些,“我們修煉的煉氣決,一樣能煉化星辰之力,我要不要跟我爹和我娘說一聲,讓他們也爭取在星傳送陣建好后,到亂星海走一遭?”

寧知意的眉頭攏了攏。

亂星海有佐蒙人,雖然可以在那里得到洗眼靈水,可是,那些高階佐蒙人都能隱藏死點,作用不算太大。

但是,陸懔和蔣思惠不能一輩子,啃了老,還啃小。

“可以說!”

怎么做,就由那兩夫妻自己選擇吧!

寧知意做不出,讓林蹊一個人承下一家人所有的壓力。

尤其是在她也啃了小后。

“其實在亂星海,只要把規則吃透,也是很容易過日子的。”

陸靈蹊又不指望爹娘去賺仙令,“老祖,我還藏了六枚仙令。”她賊嘻嘻地道:“到時候,讓他們帶著,在亂星海就不用那么忙了,只要星牌上的數字到千,有足夠的星沙,就可以在十五城租下甲乙丙丁四種不同的房間不被打擾的修煉。”

“……你準備把星沙也給爹娘帶著?”

寧知意甚為無語。

陸懔和蔣思惠才是天道的親兒子親兒媳吧?

簡直就是躺贏!

先是有她護著,再是有陸永芳把所有雜務全都兼了。

現在又有林蹊為他們殫精竭慮。

“嗯!我有好多星沙!”

陸靈蹊不知祖宗這一分的思維發散到了何種程度,很是高興地道:“都是佐蒙人集存的,我拿給您看看。”

一只玉盒被打開,里面的星沙,呈金銀二色,看著金少銀多。

寧知意抓了一把,“怎么是兩色的?”

“嗯,我懷疑結丹后的星獸,所結星沙都是金色,其他都是銀色。”

陸靈蹊每天早晨打的星獸,所遺星沙全是銀色的,“這東西,可能很重要,只是仙界掖著它的用途不說。”

她也真是服了仙界了,“那些佐蒙人進亂星海,我懷疑,最主要也是因為星沙才去的。”

“……”寧知意微微松手,由著星沙從指縫漏出,“除了給你爹娘的,其他的……你藏好。”

“我有好多呢。”

陸靈蹊把玉盒蓋上,也推給她家祖宗,“這個給您,現在雖然用不上,可將來到仙界,肯定能換零花錢。”

她的眼睛亮亮的,“另外,老祖,我再孝敬您一筆零花錢,您看好不好?”

當然好了!

不過……

“你是不是有錢就想花出去?不能自己存著?”

“錢太多。”陸靈蹊笑,“總不能我寬宥的能在靈石上打滾,卻由著您苦巴巴!”

她苦巴巴?

寧知意橫她一眼,“當初你和陸從夏在這雙盟坊市得陸望前輩遺寶的時候,弄了不少靈石吧?我告訴你,那些靈石,我也分了同等數目的。”

原來老祖這么有錢?

陸靈蹊笑,“您的靈石再多,肯定也沒我的多。”

她又摸了一個玉盒出來,“老祖,您猜猜,這里面裝的是什么?”

什么?

寧知意心頭一跳。

亂星海進了天仙、玉仙級的佐蒙人,那……

“仙石?”

“答對!”陸靈蹊給她打了一個響指,“骷髏蝗雖然不好殺,不過,每殺一只都能換一百枚仙石。”

容錚肯定會把她殺骷髏蝗換仙石的事在外面大說特說。

沒道理她孝敬師父反而不孝敬自家祖宗,“那天,我殺了不少,這里是五百塊仙石,您用著沖關多好啊!”

老祖的修為越高,她將來的底氣就越盛。

“我這次可把那些佐蒙人得罪狠了。”

陸靈蹊對自家祖宗有些抱歉,“所以,哪怕我進階元嬰,進階化神,我們的關系……最好永遠維持現在的樣子。”

有了這么多東西,老祖肯定會比她更早地飛升。

但是,她飛升的時候,枯魔那些人也未必沒有機會。

陸靈蹊可不敢讓心有大道的祖宗最后敗在她這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