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二五章 震憾

更新時間:2020-04-17  作者:潭子
幽古戰場的通道和亂星海的星傳送陣都保住了。

大家松一口氣的同時,又眼巴巴地以更多期待的眼神,看向陸靈蹊和容錚!

九壤死了,沒有仙令回來,他們兩個能帶回多少?

林蹊和容錚在他們的同輩中,一個是道門第一人,一個是魔門第一人,怎么著也能得十幾、二十個吧?

沒有這個數……

閑風星君和七殺盟的枯魔相視一眼后,又迅速撇開彼此的目光。

“林蹊、容錚,你們的仙令能拿出來,讓我們看看嗎?”

與其讓這兩個小的,把仙令交到他們的老狐貍師長手上,他們還不如無搶一步!

“仙令啊?”

陸靈蹊看了一眼面容有些灰敗的容錚,朝他露了一個非常明媚的笑容,“這件事,還是容道友來說吧!”

啊?!

他說?

容錚微愣之后,在大家都望來時連忙振作精神,“仙令極其難集!”

林蹊這個奇葩一邊去。

亂星海自建立至今,就沒出過她這樣的。

容錚給自己掬把同情淚的時候,力求把真正的亂星海跟大家說出來,只有這樣,他才能保住他的榮耀!

“星獸的修為從筑基中期到結丹后期不等,可不論殺筑基中期的還是殺結丹后期的,我們的星牌點數都是一個樣。

而且,它們大都聚集一處,很少有單個的在外。

多的時候,一個不好,不是我們獵殺它們,是它們獵殺我們,少的時候……,我們要跟所有發現它們的各方修士爭搶。”

說多了,都是淚!

“我們之所以能在亂星海立功,是因為有化神境、天仙境甚至玉仙境的佐蒙人混了進去,他們的修為雖然也被亂星海的禁制壓到了結丹后期,可是……”

容錚慢慢地把他們剛入亂星海時,各方大亂,人心惶惶,所有人都風聲鶴唳的樣子說出來,“沒辦法下,九壤前輩才在海城當了執事,一呆十年,星牌上的數字始終只有三位數。”

只有三位數?

下意識地,所有人都猜測這三位數不是好數。

果然!

“一枚仙令需要三千星牌點數,也就是說,要殺三千只修為不等的星獸。”

終于說出來了。

容錚被林蹊打擊幾乎快沒的心氣,又回復了好些,“這活不好干,所以各界域的修士進亂星海的任務仙令,大都在五枚到八枚之間,除非進去的弟子特別厲害,才會適當地提到十枚。”

沒人能想到,他們要殺那么多的星獸。

哪怕只是五枚仙令,也要殺夠一萬五千星獸才可。

閑風和枯魔對視一眼后,不約而同地決定一會給他們的獎勵再加一成。

哪怕他們只帶回十枚仙令,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很不錯了。

這一會,他們的心理預期自然而然地下降了。

畢竟林蹊和容錚進亂星海時,都只是結丹中期初階,而現在,兩人全是可沖元嬰的結丹圓滿境了。

顯然,他二人一直沒忘修煉!

“九壤前輩幫助海城拿了隱藏的佐蒙長老后,又當了二十九年的執事,才被林蹊林道友要求出城,賺取他自己和青云宗、上泰界的三枚仙令。”

什么?

眾人忍不住一齊望了眼正跟千道宗諸長老看通道材料的某人。

陸靈蹊也是頭次見到通道材料,跟在興奮的厚來師叔旁邊也興奮著。

等她后知后覺,感覺不對回望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卻又都收了回去。

德成星君老臉微紅,他相信,這是他那位師弟能做得來的。

拿了佐蒙長老,肯定得了些東西。

有了能成仙的近道,憑九壤的心性,怎么還能輕易把自己置于危險之中?

“九壤前輩被佐蒙人追殺,然后在我的引薦下,加入了亂星海最大的修士隊伍劍心隊。”

容錚頂著陸靈蹊迫人的眼光,到底還是給他自己臉上貼了金。

因為現在不貼金,等林蹊的仙令拿出來,他就屁都不是了。

容錚感覺,林蹊也不會太跟他生氣,畢竟,他現在說的越難,等她拿出仙令,能得到的肯獎勵肯定就越多,“我們隨著隊伍專門往各個可算禁地的地方圍殺星獸,辛辛苦苦二十年,九壤前輩才集夠了兩枚仙令的點數,可誰料……誰料會在回程的路上,就遭遇骷髏蝗!”

兩枚仙令……飛了……

聞言所有在此的修士,哪怕隨慶都想跟著嘆口氣了。

他相信徒弟肯定會送一枚仙令給他,可是,這東西,千道宗不嫌多,無相界不嫌多。

“容錚,你帶了多少枚仙令回來?”

百曉山的郡伯星君到底受不了他這樣吊著,干脆地問了出來。

“回長老的話!”

容錚連忙捧了一個玉盒出來,“弟子幸不辱命,帶回了十一枚仙令!”

啊啊?

十一枚!

本來心沉以為連五枚仙令都沒有的七殺盟和百曉山修士全都喜笑顏開。

他們的眼睛粘在打開的玉盒里,恨不能現在就分了仙令。

“林蹊!你帶回了多少?”

發現連渲百師兄的眼睛都要在人家的仙令上生根,宜法瞄了眼含笑的師侄,“要是小于十五枚……”

她眼帶威脅,“回宗你就給我進演功堂主擂三年。”

“那肯定是師兄師姐他們鬼哭狼嚎!”

陸靈蹊什么時候怕過師叔的黑臉?

她笑嘻嘻地挽住師叔的胳膊,“師父,您別管,我要跟師叔把條件先說好,師叔,我要是超過了十五枚,您要怎么獎勵我啊?”

還敢要獎勵?

宜法手癢,奈何渲百師兄和隨慶師叔正警告似地望著她。

旁邊還有一個動起手來,一點機會都不給人的鬼王寧知意……

“你大師父的手藝越發的好了,回頭,你想吃什么,我都能逼他為你做出來。”

師叔給了一個拒絕不了的條件!

陸靈蹊一時有些傻眼,“師叔,我活著回來了,大師父自己肯定也會獎勵我的。”她越說越順,“而且,知袖師叔疼我,一定不用逼,只要她跟大師父說一聲,大師父肯定不會拒絕讓我嘗遍他的新手藝。”

所以,這獎勵,絕對不能算!

“那你要什么?”

宜法感覺胳膊被微微使了點力,猜測這個鬼丫頭要算計哪個。

“我的貢獻點早就可以進演道塔了。”

陸靈蹊的眼睛好像沒看到急不可待的眾人,“重平師叔舍不得錢,說開一次演道塔至少要一百成靈石,我……”

“這靈石聯盟幫你出了。”

閑風上道的很。

當然了,林蹊敢這樣跟宜法講條件,帶回的仙令,肯定不止十五枚!

這比他剛剛想象的好了太多太多。

“林蹊,你就說,你帶回了多少仙令吧!”

“前輩!非是我不說。”

陸靈蹊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而是我的仙令有些特殊,超過了十五枚,您愿意出一百萬靈石讓我進我宗的演道塔,那超過二十枚,您說,您獎勵我什么?”

二十枚?

本來想不耐煩的枯魔幾個,都迅速轉了臉,給以和善笑意。

“哈哈哈!”閑風的笑聲迅速哄亮起來,“你自己提,只要聯盟有的,都給!”

小丫頭為天淵七界立的功,都是能載入修仙史記的。

她要獎勵,怎么能不給?

“二十枚的獎勵,我想聯盟能把當年殺神陸望前輩遺下的東西,交還陸家!”

眾人都忍不住一呆。

“我之所學,十面埋伏緣自陸家!”

該承的情,她還是要承。

亂星海的傳送陣和幽古戰場的通道修好,天淵七界將再不是之前的天淵七界。

陸家……也該多點自保的手段了。

“好!”

閑風一口答應,“其實就是林蹊你不說,聯盟也要跟陸家接觸,商量陸望前輩遺寶之事了。”

若是遺寶里,有特別厲害的東西,聯盟或許還能收購那么一、二件。

非常時期行非常手段,大不了,聯盟再從其他方面補償陸家就是。

“如此就多謝前輩了。”

陸靈蹊朝老頭一拱手,“不過,我若是超了三十枚呢?”

閑風的眼睛都要笑瞇到一起,“聯盟的藏書樓,可以向你發放一枚可以隨意出入的最高書令!”

“那……我若是超了四十枚仙令呢?”

四十枚?

所有聽到的人,都忍不住往前擠了擠。

若是有四十枚仙令,再加上人錚的五十枚,天淵七界的修士,就可以在幽古戰場建個小隊了。

“你可以進聯盟的寶庫任選一件寶物!”

閑風不怕給獎勵,她若有本事把聯盟的庫房搬空,他更要舉手歡慶!

“那行!”

陸靈蹊摸了一只大玉盒給宜法,“師叔,弟子給您爭大氣了,這里面的五百仙令,您看著幫我賺點東西回來。”

宜法差點沒托住這只玉盒讓它摔了。

隨慶的手比她快,掀開的時候,發出震天的大笑,“哈哈!哈哈哈……”

“好好好!宜法,為我們無相界留下一百。”

渲百笑的見牙不見眼,“其他……”

“師伯,無相界的我已經留過了。”

西門廣場上,暢快的大笑此起彼伏,傳遍整個雙盟坊市,逼的一些看店的修士恨不能關了店門,到那里感受第一時間的高興。

“……這是七殺盟枯魔星君的笑聲!”

半日閑茶樓和酒樓的掌柜,就那么站在門口,聽那邊的動靜,“看來,林蹊和容錚的收獲,遠在各位前輩想象之上啊!”

這是好事!

幽古戰場上,能掙仙丹、靈寶甚至仙寶。

去的人越多,他們天淵七界未來就會更好。

“唉,不知道他們想象的是多少,林蹊他們又帶回了多少!”

大家能這么笑,星傳送和通道的材料,肯定帶了回來。

最擔心的心事去了,酒樓的李掌柜現在只想知道他們帶回了多少仙令,急的在門口團團轉,“隔壁的劉掌柜也太過份了,明明說好,我幫他看會店,他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給我們發來的。”

這么久都沒發來,算怎么回事嘛!

“王八蛋,再數一百息,他要是還不給我發來,老子就進他的店當偷兒了。”

“噗!來了來了!”

茶樓的陳掌柜先他一步,強力點開還未飛到的傳音符。

里面是劉掌柜異常亢奮的聲音,“老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容錚帶回了十一枚仙令,林蹊帶回的仙令,絕對超乎你的想象!

噢,對了,一枚仙令,他們要殺三千星獸,星獸雖然無智,卻也可比我們的五到七階妖獸,哈哈,聽到這,你是不是有些怕?我告訴你啊,林蹊一共給我們帶回了七百三十二枚仙令!七百三十二,連零頭都快是容錚的三倍了。”

陳掌柜和李掌柜以及店內的伙計一齊呆了呆。

七百三十二枚?

那是不是說,只要他們能努力一把進階元嬰,可能都有一進幽古戰場的機會?

那里可是有靈寶、仙寶甚至化神成仙的仙丹啊!

消息在半個時辰之后,通過通天傳送陣,向天淵七界發散,飄渺閣秋宇掌門收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忙忙奔向上云院。

他家師妹自從聽說林蹊到了亂星海那個她夠不著的地方后,就跟他們所有人生氣,連萬元大陣都不管了,關了上云院,誰都不讓進。

“師妹,無想,林蹊回來了。”

秋宇掌門拍打禁制,“她從亂星海回來了,要不了多久,肯定會來看你的,你聽見了沒?”

可惜,里面沒有一絲回應。

若不是師妹的氣息一直在上云院,若不是偶爾,他到這邊還能感應到師妹修煉時靈氣流動的不同,秋宇有時候,都要懷疑自家師妹又翹家了。

現在好了。

只要林蹊能沖進元嬰,就憑她為天淵七界立下的大功,憑她手上的仙令,哪怕與師妹相認,回歸本姓,也一定不會有人再朝她打主意。

秋宇覺得,這是個可行的辦法。

她們老這樣,掩耳盜鈴似的相處,總不是辦法。

雖然說,這些年千道宗對飄渺閣很照顧,可是……哪有師妹認回林蹊的……

想到師妹認回林蹊,飄渺閣能得的利,秋宇掌門突然又冷靜下來。

千道宗重平不是善茬,還有宜法和隨慶,他們明明知道師妹跟林蹊的關系,卻選擇裝聾作啞……

還有太霄宮,還有陸家。

秋宇在外面轉了兩圈,沒等到無想給他開禁,到底一邊琢磨,一邊又回頭了。

與此同時,已經進階為元后大修士的儀芬,收到林蹊消息后,窩在榻上,半天不想動彈。

沒有實力的林蹊,還知道掩飾,有了實力……,不管怎么樣,都要把祖輩的恩怨了一了吧?

一時之間,她不知道是為她自己操心的多些,還是為她的傻兒子陸傳操心的多些。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