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五二章 師叔,您等一下

更新時間:2020-02-02  作者:潭子
面對江雪,陸靈蹊的心情,其實很復雜。

說她是魔,她是道,可是說她是道,為達目的,她又能不擇手段,甚至反投西狄。

唯一能讓師父稱道的,只是這人說話,從來都是一個吐沫一個釘。

這也許與她曾經的際遇有關,陸靈蹊無意多探查,陪她解可能永遠也解不開的心境,但是,再也不想、不進那片百禁山的承諾,她卻不能不看重。

當年的江雪能被瑛姨打出去,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在神魂方面出了問題,又受過傷,否則一個元后修士,是不可能那樣被瑛姨攆著打的。

現在……

陸靈蹊在人家重回玄天宗的時候,就聽宜法師叔說她的傷已經盡好,不僅如此,因為師父當年送的那株引魂草,還把功法的缺陷補足,現在是真真正正的元后大修士。

“這里有什么不同?”

陸靈蹊的神識重新掃蕩出去,好一會,才鄭重道:“前輩,您應該知道,一直以來我都被關在宗門,這南山以前什么樣,別處什么樣,我俱都不知道,您讓我……”

“等等!”

江雪蹙眉,“你說這里是什么地方?”

“南山啊!”

陸靈蹊有些呆,難不成這里不是南山?

她的表情太真實,江雪嘴角忍不住扯了一下,“這里是靠近你們千道宗的南山,不過,準確地說,這里屬于阿山。與其最近的是壽巖山。”

阿山?

陸靈蹊差點跳起來。

“看來,你也想到了。”

江雪身體輕輕一動,又重新浮了起來,“聽說,你在赤水河邊的什么鎮子,跟兩個八階魅影動過手,還曾把他們困于十面埋伏。”

她的天誅珠亦可成陣。

“現在你覺得這里最不對的地方在哪?”

最不對的地方?

陸靈蹊正要細細的探查,識海中,青主兒帶著童稚的聲音又快又急,“林蹊,我摸到了魅影的老窩了。”

嘭嘭!

她的心急速跳了兩下。

“你快點回去找救兵,我在這里看著。”

“你在哪?”

她們兩個的距離,現在肯定在百里之外,若不然,她不可能找不到她。

“我也不知道。”同樣沒出過門的青主兒哪知道自己在哪,“我就是往南走著采藥,采著采著,采到了一個山谷里。”

說到這里,她的聲音都有些抖了,“這是聚風口,有好多的魅影,它們要吃小孩了,這里有好多的小孩,你要快點找救兵。”

吃小孩?

還找什么救兵?

“前輩!”陸靈蹊先朝江雪拱手,“我想起來了,之前往這邊來的時候,無意中路過一個好像挺能聚風的山谷。”

聚風的山谷?

那肯定是藏有魅影。

“一起去看看!”

江雪正要動,陸靈蹊一腳站到她的遁光上,“前輩,我還想到了一個疑點。”

有好多的魅影呢,一旦打草驚蛇,人家能立馬逃走一半。

對于能吃人的魅影,陸靈蹊不想放過一個,“當時走的太快,但我在風中,聽到了幾聲童稚的嗚咽之音,現在想想,根本不是風聲。”

她的腦子轉得快,阿山附近的地圖和壽巖山連在一起后,很快又連到了滅了鄂旬滿隊的石灘。

那鄂旬和其所帶的隊伍,八階以下的魅影,雖然看不見身體,可是被她宰了的十一個八階和鄂旬,身上都有傷。

“聽說至陽前輩,一直在尋找從萬元大陣下來,受了傷的魅影。”

江雪何等聰明?

顧不得管這丫頭占她便宜,遁速稍減的時候,天誅珠飛起化大,然后在不到十分之一息的時間里,好像變成了一張薄餅,把兩人輕輕一包。

陸靈蹊:“……”

她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影子了。

“你用十面埋伏做個困陣應該還是可以的吧?”

“可以!”陸靈蹊點頭,“不過前輩,我們不能排除,那里有化神境魅影的可能。”

請動了這位前輩,她的心是定了些,可是,第一身上沒靈石,第二身上沒靈符,她還是傾向于向宗門發求救信號。

“先去看看,要是多……”

江雪眼中的殺意一現,“我用天誅珠先圍了,你有千道宗的求救煙花吧?放那個。”

這個可以。

其實用十面埋伏,她也可以圍谷,只是,地方一旦大了,很多事做起來就,就事倍功半了。

萬一有化神境的呢。

陸靈蹊還是想用九方機樞陣,否則求救煙花的動靜,能讓那些魅影拼死突圍,“前輩,您有靈石嗎?”

江雪:“……”

被師父因為一百四十幾萬的靈石賣了,是她最大的痛。

所以,她的靈石就是她的命。

想要她的靈石,沒有相應的寶貝,一塊下品靈石也不可能。

“我的錢,不借任何人。”

這丫頭的表情,好像要借靈石,江雪沒有任何猶豫地用一幅生人勿近,又帶了點殺氣的語氣重點申明,“除非,你有什么好靈草。”

陸靈蹊心念電轉,“靈草我是有幾棵,不過,我只要上品靈石,前輩,您有多少上品靈石?”

只要上品靈石?

“……我有兩百三十八顆。”

江雪忍不住對她有所期待。

天道的親閨女呢。

五行秘地、奇怪島、天渡境,還有那片百禁山……

江雪要不是曾經得了她大半顆己土珠,又因為破障丹重回了玄天宗,真想跟那個蟒龍郭府學學。

“我手上有顆萬年的玉玄參,還有兩顆碧心果,一棵……”

“普通的我不要,有千金菇嗎?有青皇參嗎?”

“……有!”

“那行,一顆萬年玉玄參,兩顆碧心果,一棵萬年的青皇參,十顆上品千金菇,我的上品靈石就都是你的。”

這賬算的。

若是放到秘市拍賣,她的這些東西,至少可以拍三百幾十萬到四百萬的靈石。

可恨,誰讓自己要的急呢?

又都是上品靈石。

陸靈蹊只能咬牙,“我沒有十顆千金菇,只有四顆。”

“成交!”

林蹊到現在都沒回來,雖然魂火好好的,雖然宜法懷疑那丫頭有大半的可能,跟她師父一樣,因為金風谷一時不敢面對他們,躲著了,心里的某一處,還是忍不住的有些擔心。

算起來,隨慶師兄就沒讓他們省過心。

沒有林蹊的時候,大家一直怕他哪天不高興了,干脆叛出了宗門。

有了林蹊,他雖然有點讓他們省心了,可是,林蹊也不是個讓他們省心的人。

宜法想到這師徒倆,牙疼的時候,肝也有點想痛。

真說起來,林蹊大部分都是她教的,師兄教過她什么了?

結果倒好……

宜法一邊生氣,一邊還不能不看著,把金風殿重新建起來。

這破地方,就沒幾個人來過。想要重建,想要那對師徒滿意,她不看著還不行。

當然了,她也心疼金風谷上了年份的靈草。

金風殿徹底沉下后,金風谷的陣法就徹底失效了。

厚來師兄不在家,致遠師兄雖然幫著重新穩住了各個藥田,可是他不要臉,今天借幾棵清凝草,明天借幾棵雪翎花,后天又要找借口,借紫萃苓。

再讓他看著建金風殿,宜法懷疑,最后,她和重平要給他收尸。

隨慶師兄不會饒了他的。

就算他一時回不來,還有林蹊呢。

那臭丫頭可不是吃虧的性子。

宜法無可奈何地看在這里,用自己二把刀的布陣手段,把金風谷用臨時大陣箍住。

好在,今天一切都可以完工了。

‘嗡’的一聲,臨時大陣如愿啟動,她才松口氣,就聽到一陣喧嘩。

抬頭的時候,卻沒想到,在黑白之間轉換的‘道’字,正高懸在遠方天空中。

宜法第一時間沖了出去。

千道宗的家門口不能再出事了。

要不然,她這個虎王也不用干了。

秘谷被圍了。

發現不對的時候,鄂辰心下直發抖。

但現在一切都遲了。

他只顧觀察遠方,一點也沒留心谷里,以至于人家什么時候,用大陣箍了秘谷都不知道。

現在……

望著谷中那帶著顏色的霧氣,還有天空中那個大大的‘道’字,鄂辰知道,再不走,可能連他都走不了。

他忍著心頭血,小心地退避,可是,突然一寒,連忙躲避的時候一道水霧襲來。

已經看到族人被染了顏色,鄂辰哪能不知道,自己也無處遁形了?

這就是族人再也回不來的主因吧?

魅影一族若是失了隱形這個天賦,對上同等階的修士,就再不可能討到好了。

他正要不顧一切地逃跑,卻沒想,使出的勁有多大,撞回來的勁就有多大。

一顆顆珠子,好像鐵桶似的,反他圍住了。

“原來還有一條大魚!”

江雪甚為高興。

她從林蹊手上又買到了特別想要的東西。

被人從結丹采補到一絲靈力不剩,她又重新修回去,并且比師父走得更快,回去反殺于他,這中間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多少漏洞。

那些漏洞,每一個都是致命的。

要不然,身為元后修士,再受傷,只要沒像隨慶那樣用了禁術,沒了靈力,她怎么也不能被一個八階蛛妖攆出百禁山。

這些年,她一直在補漏,總算把元后的修為,完完全全地穩固了下來。

有了補元補神的好靈草好果子,又有養身的千金菇,還有宗門答應她的一枚破障丹,江雪隱隱地感覺,自己在某些方面,又有了突破。

“還是受傷的大魚。”

果然天道親閨女的運氣就是不一樣。

江雪很慶幸,當年,她顧了點面子,沒真正地得罪隨慶師徒,“現在想走,已經遲了吧!”

嘭嘭嘭……滋滋滋……

化百化千的天誅珠,或大或小地滾在一起,秘不透風,好像要把鄂辰碾成肉泥。

鄂辰當然要奮起反抗,只是,那珠子滑不溜丟,爪子劃過,只帶了一點點的淺痕,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其他,他就只有被人家碾壓的份。

鄂辰感覺后背和屁股的兩處傷口有異物沖進,疼得全身發抖。

叮叮叮……

大魚被江雪撈著了,小魚,陸靈蹊暫時也顧不了。

地下洞窟中,她找到了青主兒,被她的樣子和洞窟中的小孩,以及二十八個更魅影嚇了一大跳。

“他們怎么樣了?”

陸靈蹊一刀一個魅影,從來沒有的順。

這些魅影,不要說飛了,就是爬起來,好像都有些困難。

只是,它們雖然現在被青主兒用藤捆住了,之前大概也進過食,要不然,那些孩子不會蒼白著臉,瘦成皮包骨。

“放心,一時都死不了了。”

青主兒一直守在這里,小葉子都沒有之前的翠綠了,“幸好這些魅影都行動不便。”要不然,不要說救這些孩子了,就是她自己,只怕也要被魅影的爪子打成草汁。

“你在這里動手的時候,它們都沒叫嗎?”

陸靈蹊給昏迷的孩子挨個塞培元丹,發現他們更多的只是失血,

“叫也聽不見。”

青主兒咧了咧嘴,“它們是糧食不夠,那個抓人進來的八階魅影說,為了避免大家聞味難受,不要弄的血糊啦茬的,吃細一點,慢慢喝血。

可是,它們慢慢喝血了,其他的魅影也鬧了起來,然后那個八階魅影沒辦法,就封了這里。”

也幸好那八階魅影為了這些魅影吃起來更方便,把每一個小孩子都弄暈了。

要不然,她的樣子,肯定會被這些小孩子看見。

“林蹊,我都嚇死了,你可要給我報仇。”

陸靈蹊立馬心疼了。

分開的時候,她的青主兒還是碧綠碧綠,活蹦亂跳的,瞧瞧現在,“回來吧!”她伸手接住自家寶貝,“現在你看著,我怎么給你報仇。”

有九方機樞陣在,只要在谷中的魅影,一個也別想逃。

宜法最先沖過來時,只聞熟悉的叮叮聲,卻不見人,“林蹊,師叔來了,開陣。”

十面埋伏的花刀陣,她都不知道聽過多少遍,哪能不知道在這里的是林蹊。

為了林蹊,她都顧不得跟江雪說一句話。

畢竟能逼她放求救煙花的,肯定不會是低階魅影。

“師叔,您等一下。”

幻道中,陸靈蹊沒想到這里的魅影這么好打,一時舍不得離開,“我這里還能應付,您先幫江雪前輩!”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