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五一章 偶遇

更新時間:2020-02-01  作者:潭子
離壽元山千多里的秘谷中,鄂辰這九天真是心力憔悴的不行。

九天前的那一場大戰,具體如何,秘谷中的魅影沒一個知道。

所有能行動的,那天都跟著鄂旬出去支援了,可是,到目前為止,他們沒一個回來。不僅他們沒回來,常常給他們送補給的鄂庚也再沒影。

一定是出事了,出大事了。

鄂辰雖然努力安慰自己不要往壞的方面想,那樣太晦氣。可事實上,他心里非常明白,鄂旬只怕是不在了,他所帶的隊伍也全不在了。

要不然,總會有一兩個族人回來的。

現在這樣……

鄂辰不敢想鄂庚和鄂午也出事的后果,按理說,憑無相界的化神修士數量,就算一齊把他們堵著,有這九天緩沖,他們也能憑魅影的天賦逃開。

除非另有六界的化神大能加入。

可是,鄂庚不是說,其他六界是他們的族人占據主動嗎?

鄂辰有深深的不解和恐懼,等不到回來的族人,他就隱身呆在谷前的風口里眺望遠方,哪怕碰到一個受重傷的族人,也比他這樣什么消息也不知道的好。

谷中的存糧已經不多了,這還是鄂旬帶走一半族人的結果。

按理說,一直給他們送補給的鄂庚應該知道才對,他這樣老不來,是真的抽不開身嗎?

鄂辰努力感應遠方空氣中的靈力波動,只怕再有什么了不得的大戰出現。

“長老,若不然我們從今天開始省著點吃吧?”

同樣受傷不輕的鄂晌過來時,臉色非常不好。

現在有點腦子的魅影,都知道他們在無相界的任務失敗了。

失敗,對他們魅影族來說,就是命運的反轉。

現在的外面,肯定不是他們魅影族獵殺人族,而是人族修士在反獵殺他們。

不省著點吃,等到完全斷糧,某些受傷更重的族人,只怕就再也不能隱身追風而行,要徹底失去魅影族的天賦了。

到了那時候,哪怕是沒有靈力的凡人,也能靠蟻多咬死象的辦法朝他們動手。

“……既然省,那就多省點吧!”鄂辰看了他一眼,“如你我這樣,還有隱于風中行動的,暫免供給。”

事到如今,他不能不往最壞的地方打算。

能隱于風中行動的,實在無法可想時,還能出去找點血食,找不到人,找妖也行。

“是!”

鄂晌緩緩飄回,穿過一個狹窄的山縫,沒一會,就到了他們挖好的山牢。

里面還活著的人族,就只余小孩子了。

小孩子的肉嫩汁鮮,哪怕不曾修煉,味道也是超級的好。

無想祖宗去追殺化神境的魅影了,陸靈蹊到底擔心,呆了幾天,陪過爺爺和爹娘后,終于從鴻蒙珠境走了出來。

地底溶漿中,她拿著羅盤查辯方向。

此地離宗門不到五百里,再在這個地方出去,難免會讓聰明的人多想。

為了不讓聰明人多想,她最好再離五百里。

“這個方向,應該是往阿山去吧?”

青主兒知道她現在沒有高階靈符了,自動自覺跑出來陪她,“往那里去吧,爺爺不是要你買逍遙蕉制逍遙酒的酒曲嗎?也許我出去一趟,就能找到呢。”

“行!聽你的。”

陸靈蹊撐著靈氣護罩,就按青主兒所指的方向走。

只是她不是火修士,避火珠又丟了,從溶漿中走,說真的,靈力的消耗非常大,不過半個時辰就堅持不住了。

“我們小小地伸個頭,你看看外面有沒有什么危險好不好?”

雖然黃金酒補充靈力非常快,可是前兩次大戰,陸靈蹊喝了太多,現在只是趕個路,她實在不想為難自己。

“嗯!”

青主兒點頭。

陸靈蹊撐著護罩,慢慢用重影打通上路,一邊走,一邊用土石術阻住跟來的溶漿。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上路好像很厚,好一會都沒打通。

“你是不是打到什么山了呀?”

青主兒想建議她偏點方向。

“南山到阿山這一片,好像沒什么高山啊!”陸靈蹊仔細想了想,“應該只是地厚!”

所以,偏著走只會更浪費時間。

她還是按照自己的既定方向走,好半晌后,終于打到了濕土層。

青主兒小心地鉆出去,查看周圍有無什么特別的人和妖獸,“你就是打到了山,”她在識海中臭她,“還不承認?”

她們所在的地方,好像是個山頂呢。

“林蹊,你在千道宗這么久,都沒到過南山吧?”

陸靈蹊身體猛然一旋,帶動周圍的土靈氣,使之成為一個小小的鉆頭,‘呼呼呼’地就讓自己鉆了出來。

“沒到過南山怎么啦?”

陸靈蹊白了小家伙一眼,跺跺腳道:“我現在不是到了南山?”

家門口的地方,她不認識,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陸靈蹊決定今天把南山逛個好,“這附近也沒什么高階妖獸,你找東南方向,我找西北方向,以半個時辰為限,半個時辰后,不管能不能找到逍遙蕉。你都得給我往西北方向去。”

“行!”

青主兒對聞名久矣的南山,特別向往。

那些年,林蹊被困在宗內,她也跟著困著宗內,連南山的小財財都沒發過。

現在難得有機會,青主兒決定多采點哄爺爺高興,當然,順便還能讓傻狼看看,它有多沒用。

種田不行,采藥不行,除了長了一個大嘴巴,要吃好的,喝好的,毛事干不了。

噢,不對,還動不動想踩她,想搶爺爺心頭第一的位置。

哼!這位置除了林蹊,就只能是她的。

陸靈蹊不知道,在她放棄爭寵后,青主兒早跟頭狼踏雪干上了。

到現在,她都沒辦法喊它踏雪。

飄渺閣有踏雪真人呢。

人家是祖宗的師姐。

爺爺明明知道那位前輩,卻還給頭狼想了個一樣的名,她不能不懷疑,爺爺暗地里,因為祖宗,對飄渺閣很有怨念。

所以,這話就不好勸了。

她見了無想祖宗好多次,可是,爺爺和爹娘還一次沒見呢。

陸靈蹊以神識尋找這片山林的靈草,百年以下的,倒了見了不少,可惜,百年以上的,卻一棵都沒有。

金風谷的藥田是師父弄的,就沒有百年以下的。

不缺錢,也不缺靈藥的陸靈蹊實在提不起采藥的興致。

說起來,以前的南山是煉氣和筑基修士喜歡進的地方,她當初就好想領個宗門任務,過來玩一玩。

可惜一直沒時間。

現在有時間了,這里的一切,對她卻也沒了吸引力。

陸靈蹊剛要嘆息一聲,因為魅影,南山這里,連宗門弟子都少有了,就聽到急速靠近的遁光聲。

她抬頭的時候,一頭白發的江雪也正好低頭,兩人的目光在時隔多少年后,又碰到了一起。

江雪沒有猶豫地按下遁光,站到她所在的樹稍,“林蹊?”

“是!晚輩拜見江前輩!”

師父他們去圍殺七殺盟斷煌星君,結果讓這人撿了漏。

最后至陽星君還以破障丹為誘,又重新把她引回玄天宗。

陸靈蹊聽說的時候,真不知道,該不該為她嘆息一聲。

“你怎么在這里?你知道你師父他們在到處找你嗎?”

不知道啊!

不過師父回來了,她還是很高興的。

“那天我受了點小傷,匿地養傷,今天才出來。”

陸靈蹊很有大門弟子的風范,拱手道:“前輩既然知道我師父他們找我的消息,那知道那人是誰嗎?”

“當然!”

江雪袍袖一甩,如一片鴻毛般,沒有一點重量地坐在了樹稍,“魔劍容錚,你知道吧?”

容錚?

他不是結丹修士嗎?

而且,他們長得也不一樣。

“那人是七殺盟曾經的外事堂成員,上泰界的魔修蟒龍郭府,是他自己招認,受魔劍容錚所惑,盯上你的身家。”

陸靈蹊心頭一跳,如她般也坐了下來,“他被抓了?是玄天宗抓的他嗎?”

“非也,是你師父親自抓的。”

江雪確定這丫頭真的不知道那天的事,“不過,貴宗的問詢,被七殺盟打了回來。”她摸出一枚玉簡,“容錚說,他根本不認識什么蟒龍郭府,懷疑他在無法可想時,轉移貴宗的視線。”

是嗎?

陸靈蹊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玉簡,沒有伸手索要,“前輩是從玄天宗過來?為何未走傳送陣啊?”

“唔!認了一個小朋友,在前面的坊市養傷。”

東雪微微一笑,“那個小朋友,你也認識,就是當初與你一同走百禁山的東皋。”

東皋?

“他受傷了?怎么受傷的?”

“十一天前,永康坊市被一群魅影掃蕩,帶隊的是個八階,他差點死在那個八階手上。”

江雪也沒想到,當年那個搶她儲物戒指的小家伙,有一天能鐵骨錚錚獨抗連結丹修士都怕的八階魅影。

當然了,她更沒想到,當初隨手就能按死的小丫頭,有一天,會名聞七界。

沖進元后,她對天道、對因果的無常,更有了別一番的理解,“林蹊,我一直有個問題想要問你,當初你是被你師父,壓在百禁山那個蛛妖處吧?”

什么蛛妖?

那是她的瑛姨。

“前輩……具體想要問什么?”

那片百禁山的情況,這位前輩摸的只怕比師父他們還要清楚。

陸靈蹊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忍不住瞇了瞇眼睛。

“嗬!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問你,當初留下時,你恨你師父嗎?”一個剛剛接觸修仙界的小丫頭,被師父扔了,丟在一群恐怖的妖王手上。

只想想,就讓人窒息的慌。

陸靈蹊看她鄭重的樣子,忍不住挑了一下眉,“我留下,在那個時候是最好的選擇。”

那片百禁山,只有蛟王與別不同。

“前輩,我們的情況不一樣。當初其實是我主動留下做人質。”她很高興,她留下了,“相比于你們這些修為高強的前輩,我這個修為弱小的小丫頭,也更容易讓人放下心防。”

如果換成現在的修為,現在的年齡,瑛姨大概會把她當成真正的人質。

江雪:“……”

望著面前女孩清澈,卻又好像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她有瞬間的恍惚和羨慕。

“好吧,那我換另外一個問題,當初那么多的妖王為何會齊聚那里?”

實力好像都不是很高。

養好傷,又成了元后修士,江雪其實有意再往那片百禁山一行的。

“不知道。”陸靈蹊毫不猶豫地搖頭,“我后來只見了兩位妖王,一位是您都忌憚的蛛王,一位是比她還厲害的鷹王。”

就是那個后來被她喊成鷹叔的妖王?

江雪在玄天宗的秘檔里,看到的時候,都不知有多驚訝。

“比蛛王的修為還高?”

她看著她的眼睛,“林蹊,你知道,你在下意識地維護那里嗎?”

陸靈蹊反醒了一下自己,然后在江雪的面前彎了彎眼睛,“玄天宗在百獸宗那里,查到過不少東西吧?”

跟著宜法師叔混,雖然宗門的秘檔,她還無緣得見,卻知道,道門六大派能一直矗立不倒,都自有他們的消息來源和行事準則,“我可能天生的與妖有緣,當了人質,卻被人家照顧了三年,最后還親自送回修仙界,您覺得……,我不該維護那里嗎?”

最后一句話,她不僅加重了語氣,還無由地帶了些殺氣。

好像在說,誰敢打那里的主意,就是她的敵人。

“前輩進階元后,林蹊很為前輩欣喜,無相界天道圓滿,大家的修行之路,都比以前寬廣,您要知道,您在進步的時候,別人也沒有原地踏步。”

她若孤身一人前往百禁山,結果一樣是被打出來。

“我師父當年,比您現在的修為高。”

陸靈蹊在她若所有思的時候,又面帶微笑,“修行不易,前輩……”

“你不用再說了。”

江雪打斷她,神識四掃出去,“林蹊,世人都說你聰明絕頂,你跟我說說,這里與別處有何不同?”

她走的是捷徑,但現在感覺這條路,好像有些問題。

方圓百里,不僅修士未見一個,連妖獸,好像都比其他地方的少。

“只要你能說的讓我滿意,我就如你所愿,那片百禁山,從此再不想,再不入。”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