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一六章 心圓之處

更新時間:2019-12-28  作者:潭子
好一個借刀殺人。

噢不,應該說借人殺人。

從山隱欲蓋彌彰的話里,有點腦子的都知道,他這樣按下這件事,十有八九,還是太霄宮里的人干的好事。

陸靈蹊第一個想要懷疑的就是葉家,只不過,葉湛岳也躺在里面,真要殺人……,除非葉家內里,也起了紛爭。

他們怎么斗,她不管,但……

一股子郁氣直沖陸靈蹊的頭頂,背后這人是要絕了自家祖宗的化神之路啊!

不說陸家和太霄宮的這些人,只說秋宇掌門和踏雪真人,若一齊在這里出事,祖宗……

“接著走吧!”

陸靈蹊在無想緊張拉她的時候按下所有,柔聲道:“以前什么樣,今天還是什么樣,前輩放心,再不會有人打擾!”

來一個,她殺一個。

不管什么理由。

陸岱山有苦衷還是沒苦衷,陸家祖上有苦衷還是沒苦衷,他們付出了什么?

真正承受后果的是她家。

陸靈蹊心中殺意凌天,要不是怕嚇了祖宗,壞了她的心境,她現在都要摘了冰肌,逼山隱把背后運作之人交出來。

他要是不教……

打不過,就拿靈石到黑市去砸。

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哪怕化神修士,她拼著全部身家,也要找人把他活活砸死。

“可是……我不想走了。”

自家娃兒的殺意太盛,無想除了害怕還擔心,“這么多人,我不喜歡。”

她本來想開開心心走她自己的路,可是,過了斷崖后,就有好多人跟著她,一點也沒意思了。

無想莫名的還有種感覺,自家娃不該呆在這里,太危險了。

想到剛剛的那一炸,無想把藤蔓一甩,“你們走吧!”

那個人好像哭得很慘,但是,無想沒有同情,只覺煩躁,“拾兒,我知道一個地方,有好多好吃的,帶你去摘好不好?”

擺脫不喜歡的,帶自己喜歡的,更開心。

陸靈蹊看著爆炸時把她護著,現在又不安,想要討好她的祖宗,只覺難受的不行。

放了這些人,她的化神之路還能圓滿嗎?

不能報仇,不能殺人,連虐一虐自投羅網的混蛋也不行嗎?

“師叔,你還是拉著他們吧!”

燕離和虞靜等飄渺閣修士可嚇壞了,聽山隱的意思,拉人走舊路,對師叔的化神之路至關重要。

他們在陸東、葉湛岳等還沒站起來的時候,全都圍了過來,連清漓的劍都出了鞘,那目光極盡威脅,好像誰敢爬起來,她就給一劍。

“我們保證,無關人等馬上消失。”

“不要!”

無想有更開心的去處,哪還管這些人?

“拾兒,我們走!”

她拉著陸靈蹊,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逃跑。

等到清漓等反應過來,兩人已跑出數里開外,眼見就要沖入秘林了。

數道遁光急急追去。

“幾位前輩……”

虞靜剛要向山隱、隨慶和芙晚求援,爬起來的秋宇帶著靈力的聲音傳出老遠,“都別追了。”他雖然被捆著,可是心眼還是明的,那拾兒沒意外就是林蹊。相比于走這邊被無數人監視的路,林蹊那里,可能更合師妹。

“師父……”

秋宇掌門伸手止住徒弟,瞄向有些詫異,凝神微思的山隱,“前輩說陸展之事盡知。”

他被拖在地上好幾天,頭發散亂看上去很狼狽,但事實上,所有瞄向他的人,幾乎都會忽略他的狼狽。一宗掌門的威嚴、氣度,好像刻在了他的骨子里,“還請前輩告知我等,畢竟……自爆成功,不說你們太霄宮如何,我飄渺閣絕不止是傷筋動骨。”

他死了,踏雪死了,師妹的化神之路,還能怎么走?

她本就瘋著,受激之下,不是更瘋,就是……再也活不下去。

秋宇絕不同意太霄宮再像以前那樣,把飄渺閣修士的性命,當成家務事,就那么暗中處理了。

“山隱前輩,你是道門前輩,”他死死地盯著他,“請問,我們這么多人的性命,在你眼中算什么?背后指使陸展之人到底是前輩什么人,以至于他做了如此之事,您還是輕飄飄地以‘虧心’二字而概?”

儀芬扶起陸東,與秋宇站到了一起,“師兄,無想的化神之路已經中斷,不必等三天了,你就直接說吧,是誰想要我們這么多人的性命!”

“我這就去找無想回來。”

山隱在自家師妹的眼中,看到了極深的殺意。

秋宇如何,他并不在意,無想的化神之路若是中斷,飄渺閣天才弟子再多,成長也需要時間,一時根本翻不起大浪。

他在意的是儀芬。

這位師妹雖然一直被宗門和陸家兩邊猜疑,但事實上,她處事從無偏頗,在宗門在陸家,這么多年來,都積攢了很高的聲望。

她要是不饒背后之人,不僅能發動陸家,還能發動宗門的人,到時候……

山隱正要遠揚追上無想,被隨慶一把拉住,“不必了。”

“怎么不必?她的化神之路……”

“這條路已經被你們破壞了。”

隨慶死死抓著他,目光幽深,“你要因為你們的面子,逼她強走再無可能的路嗎?”

只要徒弟在,無想總能重新找到她的道,“山隱,我要提醒你,剛剛那一爆,涉及我無相界一個未來的化神修士,涉及飄渺閣,更涉及飄渺閣和太霄宮六位元嬰,百多結丹和筑基修士的性命。”

他想幫著葉家再把事按下去,絕無可能。

“它早就不是你一家能處理的事了。”

隨慶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葉琛,“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個是所有涉事人員,馬上、立刻自己站出來,一個是……本星君親自動手,把所有懷疑對像全宰了。”

被祖宗拉著的陸靈蹊不知道師父也對葉家動了殺心,她被祖宗帶著,在斷崖前一閃而過,又往素暭山更深處去。

要不是怕她們被化神修士的神識鎖著,她真想告訴祖宗,斷崖那里,有她們的家人在等著她們。

好半天,一路疾馳的無想確定身后真沒人盯,才在一條溪河邊按下遁光,轉朝她笑道:“拾兒,你現在的臉是假的吧?”

說這話的時候,她就摸了過來,“咦?看著也不像啊!”

冰肌當然不會輕易讓別人看出來。

“您怎么知道我現在的臉是假的?”

陸靈蹊不明白,她怎么就能一眼認出她,“您看,您都找不到假的痕跡。”她由著她又摸又拉,“您是怎么認出我的呀?”

“你就是你唄!”

無想哪里知道?

反正對上眼的那一刻,她就是認出來了,“拾兒,你臉上的是什么?趕快拿了吧,都沒以前好看了。”

果然!

她原來的樣子就是最漂亮的。

陸靈蹊當場笑彎了眼睛,“聽您的。”

反正再潛行回去的時候,不能再用這張被好多人認識的臉了。

陸靈蹊倒了一點從采薇師姐那弄的千藥汁,在下巴處輕輕地抹了抹,無想發現痕跡,小心一撕。

朝氣滿滿的笑臉就露了出來。

“我想起來了,它叫冰肌。”

無想把冰肌還給她,“林蹊,沒有其他人的時候,我還叫你拾兒行嗎?”

“……行!”

陸靈蹊微微一怔,寧知意老祖宗叫她撿拾,祖宗這里叫她拾兒,那在她們眼里,她是不是就是運氣撿回來的?

“我們找個地方藏起來,我給您帶了好多好東西。”

化神路被打斷了,陸靈蹊擔心祖宗,想馬上從其他地方彌補。

“我知道一個地方,從沒外人知道。”

無想笑著帶她直入溪河。

淺淺的溪河,沒想到也有幾個小暗流,陸靈蹊跟著無想,摸向最小的一處暗流。

“不要動,順著它轉。”

河水在輕輕地旋轉,有點力氣的,肯定都會掙脫開來。

陸靈蹊相信自家祖宗,隨著她順著河水輕輕地轉了九下后,腳下突然一空……

一個不是很大的石室,光石榻就占了三分之一,靠壁擺著普通鐵木做的一桌兩椅。

陸靈蹊沒怎么在意那些,她看的是另一邊的廚柜和一大一小兩個靈爐。

瞄瞄壁上的煙火痕跡,她不能不懷疑,祖宗在這里開過火。

或者……

這里是她和信老祖曾經隱居的地方。

“你身上挺冷的吧?”

無想摸她冰冷的手,靈力在她身上一過,瞬間蒸干衣物,“你還有其他衣服嗎?”

昨晚見她的時候就感覺不對,才帶著烤了一夜的火。

無想說著,就在自己的儲物戒指里,給陸靈蹊找衣物。

“不用不用,我有。”

只是有別人的時候,不好穿著。

現在沒別人了,陸靈蹊當然不會委屈自己,迅速把和笙師叔特煉的一套厚毛法衣穿上,“您別擔心我,不影響什么的。”

有不滅火,有玄陽玉,雖然還是冷,可是肚腹之間,卻不至于也被帶著冰涼了。現在穿上厚毛靴子,連腳也暖和起來,就更好過了些。

“您看,我給您帶什么了。”

陸靈蹊把美人果拿了一枚出來,“吃了它,您就能永保青春!”

“噗!”

果子長得挺有意思的。

像個美人兒!

無想本來還憂心她身上怎么會那么涼,現在倒是忍不住笑了,“你喜歡就自己吃吧!”

“我吃過了,這顆是您的。”

陸靈蹊把美人果塞給她,“您先把果子吃了,我再給您做一份特別的飯。”

青主兒給她留了一顆黃金稻的種子,可憐到現在,她都沒嘗一嘗。

原本想著跟爺爺、爹娘一起分享的,但現在,他們一定更希望祖宗能先嘗一嘗。

“要我幫忙嗎?”

無想看她直接就用一旁的靈爐,眼角眉稍俱都溫柔起來。

好像很早以前,她就在這里,有另外一個跟拾兒一樣讓她安心的人,給她煮飯做菜。

“不用,您就準備好肚子,吃就行了。”

陸靈蹊拿出早就截斷夠五四個人吃的黃金稻米,靈力一動,把它切成米粒大小,放出掘地館的煮飯沙鍋,兌上水,放到靈爐上。

一顆下品靈石按進靈爐凹槽的時候,爐口噴出不大不小的火來。

“我再給您紅燒一份,您從沒吃過的肉。”

陸靈蹊自己也饞涎欲滴,自從進了地丘花谷,她就再也沒吃過青主兒藏的兇獸肉了。

這倒不是她小氣,不給師父和師叔吃,千道宗人多嘴雜,外面又有好多人盯著她,沒想到萬全之策前,她只能瞞著。

“跟以前一樣,這都是秘密噢,不能告訴別人。”

“嗯!”

無想大力點頭。

美人果的味道不錯,酸酸甜甜,跟曾經吃過的好多的果子都差不多。

“以后再遇到陸岱山和太霄宮的人,不能殺,您就使勁揍!”陸靈蹊深為遺憾她沒跟著把陸岱山再揍一頓,“先出口氣,再虐待。”

陸展應該也是被陸岱山坑的陸家人,他們的恩怨,放在平時,能幫她肯定會幫,但是……

陸靈蹊望向祖宗。

“你也來一口。”

無想把美人果遞過來,想讓她咬一口。

“不行,這果子只能一個人吃。”

陸靈蹊避過,“您——將來回去,是不是就能閉關再進一步了?”

“我是要閉關的。”

無想呆在她身邊,看她切肉,看她準備佐料,“我想找到你,跟你說說話再閉關。”

低頭切肉的陸靈蹊心中更加酸軟,“您放心,我好的很,我師父是化神修士,他會照應我的。”

“可是我還是想見你。”

“……那我就給您見。”

陸靈蹊決定在這里,陪她修煉一段時間,“我陪您在這里多呆一段時間好不好?”

當然好!

“嗯!”

無想太高興了,“我以前也在這里,呆過好長一段時間。”

“是嗎?”

陸靈蹊看了一眼石榻,“那……就在這里呆著不好嗎?為什么還出去呢?”

為什么?

無想想不起來了。

好像…可能有特別的原因,不能再在這里住下去了,“我不記得了。”她看著簡單的石室,下意識地摸了摸肚子,“外面熱鬧……!咦?好香!”

沙鍋中的黃金稻,已經傳來特別的飯香,石室的靈氣都因那香氣,好像活躍了起來。

陸靈蹊連忙打出數個結界,亦滿含期待,“還有更香的。”

看向溫柔不想管也管不了,但是,他利用祖宗就是不對。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