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一五章 爆

更新時間:2019-12-27  作者:潭子
“宜法,你在干什么?”

師妹居然在看戲,隨慶不能不急,“這人是怎么回事?”他明明都提醒師妹了,還鬧這一出,隨慶嚴重懷疑她這個虎王是假的。

“急什么?”

宜法不緊不慢地傳音回去,“瞅瞅你徒弟的眼睛。”小丫頭現在可是一幅期待的樣子,“難得葉家找來這么個人,能幫無想和陸信出口氣,你可別管。”

無想不能殺陸岱山,林蹊更不好殺陸岱山。

可是這蠢貨她看著也煩,不給點教訓以后的陸家說不得就會煩到林蹊身上,煩到了林蹊,宜法覺得她也別想得清靜。

“陸家也該給點教訓了。”

陸岱山蠢,陸傳也不聰明,瞅瞅他現在的樣子……

唯一有腦子的儀芬也只能被他們倆拖累,“這人可是實實在在的陸家子。”

陸家子?

隨慶無語,瞄了一眼果然隱含期待的徒弟,不動聲色地在棋盤上按下一子。

“這個人好像是來真的。”

芙晚感覺身邊的這兩個家伙都在跟別人傳音,瞄瞄傳完音老神安在的隨慶,再瞄瞄越來越嚴肅的山隱,忍不住好奇他們都查到了什么,“別真是陸家人吧?”

想在這么多人面前弄虛作假根本不可能。

那這個人,可能真有陸家血脈。

畢竟那么大的家族,出一兩個不肖子,或者說,被別有用心之人誤導兩個,不要太正常。

“……唉!我這師弟向來糊涂!”

山隱這些天向芙晚星君討教很有收獲,奈何宗里的人太不省心,“不過人是好人,這些年,他的心結也是越結越深,先這樣吧,讓他受會罪。”

無想拖他的目的,就是讓他受罪。

相比于陸信一脈和無想所受的,陸師弟這個簡直就是毛毛雨。

不管那陸展是誰叫來的,要是因此能讓陸師弟突破心境,可能還會助他更進一步。

至于陸信和儀芬師妹,這些年又何嘗沒被心魔所擾?

現在被這人叫破,他們還能看著處理,否則等哪天無想回復清明……

山隱和成禹的意思,先讓他跳一會,預習預習。

畢竟師妹儀芬到現在眼都沒睜呢。

憑她的性情,真要攸關到一家生死,不可能還閉著眼不管。

“……是我一個人的錯!”

不知被多少人問候說蠢的陸岱山面如死灰,他自己的后代跳著腳說要滅他一家三口,他只能勉力為這邊的妻兒爭取,“有什么你朝我來就行了。”

是他沒有教好兒子,一個都沒教好。

原以為護一個無視一個,就可以讓無視的那個,慢慢淡出大家的視線,誰料他的信兒那般……那般優秀?

陸家壓不下他,宗門一樣壓不下他。

就是跟他時時作對的葉家,幾次出手,也被他輕松打臉回去。

他的兒子是天上的星辰,天生就受人矚目。

陸岱山老淚縱橫,“我無能,可是,跟儀芬跟傳兒無關……”

“爹!”陸傳陪著父親一起跪下,“大哥的事,我一樣錯的離譜。”他的那份心理煎熬亦伴隨了半生,現在難得能等來朝他報仇的,“但不關我母親的事。”

他望著來人,聲音堅定,“你說我母親是毒婦,可我母親若真要是毒婦,又如何會養大哥三年?他生下來就是我母親帶的,后來……,我們漸行漸遠,是由各種因素造成。”

陸家并不是一塊鐵板,宗門更不太平,他們兄弟身邊,各有別有用心之人。哪怕后來識破,裂痕卻再也無法彌補。

“不錯!”

陸岱山看著他希想了無數遍的后人,對他花白的頭發,只覺心痛如絞,“暢靈一脈單傳之事,我們一直不知道,當年流放……”

他有些泣不成聲,“我擔心你們回來的太快,會再成靶子,才……才拉著儀芬,親手毀了我兒的丹田,又親手傷了他的神魂……”

不這樣,憑兒子的本事,說不得,能在孫兒稍大一點就馬上殺回來。

陸岱山哭得渾身都在抖,“我想著這樣做,他就不敢回來了,也會告誡子孫不要回來。”

二十萬里寒漠不好走,他也擔心他們的安全。

他哭著趴在地上,后悔幾乎淹死了他,“我記得,他在誠兒的傷處藏了丹藥,可是,他怎么還死的那么早啊!”

陸岱山不知道哪里出錯了,他明明在家偷著試驗了許久,確定傷的那點神魂,不會影響兒子壽元,才出手的。

“我的兒子,爹對不起你,嗚嗚,爹無能,爹沒辦法護你。”

他一直都沒有告訴過他,在偷看到寧知意撫著肚子,跟他的小手小腳玩的時候,他也生了慈父心腸,也期待他的出生。

“我就想著,我對你們絕情若此,就算將來你們回來,也一定會遠離陸家,隱姓埋名得個平安!

誰知道暢靈之脈只能一脈單傳啊,嗚嗚嗚”

他一家都被害了。

他的兩個兒子都被毀了。

陸岱山終于撐不住身體,伏在地上大哭。

“哭什么?”

儀芬努力控制不讓自己顫抖,爬起來直盯遠處的光頭,“清遠,暢靈之脈只能一脈單傳的事,你自己說,為什么不能早點告訴?”

如果這混蛋早點說出來,陸信和無想是一對神仙眷侶,她兒子也不會變成現在的樣子,他們兄弟,就算不能相親相愛,至少不會被人算計著反目成仇。

儀芬最恨的就是,清遠明明知道一切,卻修著閉口功,把那一卷古老手扎藏著掖著,直到懷疑陸信后人盡隕,才拿出來。

那時候拿出來還有什么用?

還不如不拿,給他們點希望。

“清遠,你說……,你修的什么佛念得什么經?”

“阿彌陀佛!”

清遠早就懷疑,這火會燒到他身上。

念聲佛號的時候,他深深低下了腰,“老衲出現在這里,施主就不覺得奇怪嗎?”

真要心中有鬼,早就有多遠離多遠,又如何還會自投羅網?

“大昭寺曾多受陸家相助,遠的不提,千年之前,若不是病書生陸安,大昭寺離滅門只怕也不差多少。”

清遠目光誠懇,“關于手扎一事,老衲所知也并無多少,當年是陸家族長陸繼前輩親送手扎到大昭寺。陸前輩似有莫大苦衷,曾與家師澄方大師數度推算命理。”

兩個老的到底在干什么,他是真的不知道。

“家師和陸繼前輩大概有感天不假年,把手扎給我看過后,逼我修下閉口禪。說好,除非陸信回來的后人遇險的消息傳出,否則手扎永遠不能傳出。”

什么?

真有這種事嗎?

若陸繼一開始就知道暢靈一脈只能單傳的消息,那他做此種種,所為何來?

難不成只為坑自己的子孫嗎?

“證據呢?”

儀芬不相信她還算英名神武的公公,會做此蠢事,“清遠,你要我們相信你,總要拿出證據來。”

“阿彌陀佛!”清遠長宣一聲佛號,“老衲拿不出其他證據,但老衲手中有陸前輩逼我發誓時,親自送回的大昭寺追恩令。”

他摸出一枚當年為病書生陸安特別定制的佛頭手串,“此物,陸東前輩應該認識吧?”

陸東老頭爬起來,盯著飛到面前的手串半晌,點頭道,“不錯,此手串正是陸安叔祖所留,他去世之后,手串就給了堂兄陸繼。”

其實,他到現在也不明白,為何堂兄非要把暢靈一脈只能單傳的消息隱下。

這里面有太多迷霧,與寧知意的死一樣,讓他不解。

“閉口禪因這佛頭手串而發。”

清遠又宣了一聲佛號,“陸繼前輩為何要這樣做,去世的寧道友為何要尸沉莫機淵,老衲現在想來,可能還是與魔門有關。”

那年上泰界的魔修們,恨不能把陸家的墳山全都翻個遍,只為尋找暢靈后人可能的尸骨。

“陸展道友!”他終于轉向疑似陸信后人的人,“魔門手段千奇百怪,你不該出來啊!”

陸展呆了呆,然后冷笑一聲,“什么屁都是你放的,什么話都是你說的,誰知道你和陸東老兒有沒有串通?

不過,你們放再多的屁都沒用。”

他伸出手來,燕離刻下的血脈追引符文已經把陸岱山的血液全都吃了,也就是說,陸岱山的血自然而然,溶入了他的身體,他是他的后人。

呵呵!

后人呢。

“我不管你們有多少理由。”

他看陸岱山的眼中充滿了怨恨,“我家十數代的冤仇,我老祖無想因此而瘋的事實俱在。現在,我——陸信后人陸展,要替我家十數代的祖宗,朝你陸岱山要命。”

要命!

陸岱山艱難地撐起身體,“無想不想殺我,要不然,我早就死了。”老父早死,為什么要這樣做,他只能到黃泉去問了,“但……,我確實對不起我的兒子陸信,對不起我那小孫兒,對不起……你們……”

說到這里,他看了看身邊的陸傳和儀芬,“我的錯,只是我的,與我妻與我兒無關。你要動手……就來吧!”

他要去問問老父,為什么?

為什么要這樣害他,為什么要這樣害他自己也甚疼愛的兩個孫兒。

“同樣的話,我再說一遍。”

陸展眼中噬血一步步走向他們,“你們的話,我一個字都不信。我只知道儀芬是毒婦,陸傳是惡弟,老祖瘋了,我沒瘋,今天你們就一起下去,陪我家人吧!”

叮叮!

他還沒出手,凌霧和陸從夏的劍,就一齊抵到了他額前。

她二人都知道,陸信的后人真正是誰。

“你在撒謊!”

陸從夏見過林蹊的爺爺和父親,“我也是陸家子,血脈追引術,你我之間也一樣適用,你說你是信伯父的后人,我卻說,你是別人找來的陸家棄子。”

陸家傳承這么多年,當然不可避免的會有一二棄之在外的人。

“你放屁!”陸展面色漲得通紅,好像憤怒已極,“我有牌位,這牌位年代久遠,難不成也是假的?”

“是不是假的,你與無想前輩用血脈追引術一試便知。”

凌霧看了一眼那個始終替無想擋著的拾兒一眼,“若你真是陸信前輩的后人,我……”

“凌霧!”

儀芬厲聲打斷徒弟的話,“這是我和陸家的事,與你無關。”她查林蹊的時候,好些都經過了徒弟的手,林蹊明明來了,可是不愿出面,顯然是氣沒出夠,“退下!”

她喝退徒弟,也看向無想,當然與無想站在一起的陸靈蹊一樣在視線內,“無想……你要殺我和陸傳嗎?”

無想有些茫然地看向陸靈蹊。

他們爭過來吵過去,又哭又鬧的話,她好像聽懂了,卻又好像全都不懂。

她只覺得難受,“拾兒……”

“你不想殺他們的是不是?”

陸靈蹊看了一眼陸展手上的靈牌,嚴重懷疑這陸展的身份,“你叫陸展?你說你是無想前輩的后人,有靈牌為證,那為什么,真正需要你關愛的祖宗當前,你卻始終拿死人說話?”

弄靈牌的人,應該也參與了當年的事。

“再驗!”

她在祖宗的指尖一劃,一滴血送出之跡,凌霧不由分說,禁著陸展,又一次在他手背打下血脈追引的符文。

可是,無想的那滴血,在符文一閃之間,不要說落下了,根本就被它彈了出去。

所有沒有血脈關系的人,在這符文現出的時候,都會如此。

“你到底是誰?”

陸從夏大怒,“又是受了誰的指使到這里的?”

她正要用刑逼問,一個靈氣化成的大手突然攝來,一把抓了陸展扔出老遠。

血肉橫飛,剛剛還要別人命的陸展,好像自爆一般,就那么炸了。

在場的人全都嚇了一跳。

筑基修士的自爆,雖然不算什么,但是無想的藤上,綁著的是一群禁了靈力和神識的人,事出突然,他們有一個算一個,只怕都跑不掉。

成禹掌門大怒,若不是山隱在云中現出身形,都要當場拿下葉琛。

“此人之事老夫盡知。”

山隱瞥了一眼面帶驚容的葉琛,“老夫與隨慶道友、與芙晚道友在此數日,為了的是無想道友的化神之路。”

他收陸展之血的時候,又看了一眼替無想收回血的小丫頭,“現在諸事,都沒有她的化神之路重要。”

葉陸兩家的爭斗是太霄宮的丑聞,他無意把自家的丑給別人看,“做了虧心事的,老夫給你三天時間,如何做……想好了,告訴老夫。”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