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百零八章 抓人

更新時間:2019-12-20  作者:潭子
一連七天,宗門都沒查出那個逃了的黑衣人到底是誰,宜法的心情甚為煩躁。

李峰一個結丹修士死得無聲無息,殺他的人到底黑衣人,還是黑衣人的同伙,一天查不出來,她就要提著一天的心。

身為暗門虎王,宜法清楚某些宗門放在宗內的暗樁,之前由著他們潛伏,可是現在,若不是查出他們一個個的,全沒在竹海那里動手的時機,早清出去了。

他們都不是,那……不是有另一股勢力潛了進來,就是宗里出了吃里爬外的東西。

此二者她都不可忍,所以,尤其的煩躁。

陸靈蹊為時七天的小關結束,出來時發現自家兩位師叔,在金風大殿前當吉獸,只是一個不動如山,一個沒耐心地走過來走過去。

“師叔,你們是在等我嗎?”

什么事,這么大陣仗啊?

可千別是找青主兒的。

“柳酒兒把出入金風谷的禁制牌弄丟了。”宜法要親自去查那個人,“從現在開始,你師父沒回來前,去你重平師叔那里呆著。”

“好好的,她怎么把禁制牌丟了?”陸靈蹊眉頭一擰,“她沒事吧?”

“出了一點事。”

厚來真人收了自己的蒲團,“林蹊啊……!”

師叔拉長的音調,讓陸靈蹊直覺不妙。

果然!

“你有沒有興趣弄個極品的萬木陣?”

極品的萬木陣?

陸靈蹊的眼睛一亮,“當然有興趣!”極品的萬木陣不僅能對敵,它超強的乙木之氣,還能助養她的黃金稻田。

她忙朝師叔討好,“師叔,您要多少東西,開個單子來,就算我沒有,肯定也能給您湊來。”

宜法看他們的樣子真是嫌棄,甩袖走人,“林蹊記著到神道峰。”

金風殿的禁制就算曾被隨慶師兄做過手腳,但大家是同門,他頂多給教訓,絕不會要人性命。

那黑衣人能那么輕松地擊殺李峰,修為至少是結丹后期。

所以,這萬一不能不防。

“知道了。”

陸靈蹊目送宜法師叔幾閃從陣門處離開,“師叔,”她問厚來真人,“你們是懷疑,偷了柳師妹禁制牌的人,目標是我嗎?”

肯定的呀!

“你現在最有錢!”

厚來笑道:“我給你弄個極品萬木陣,大家都能安心。”

就算還是擋不了化神修士,絕對可以拖延些時間。

若是在秘林之中,憑萬木陣的特性,只要不是被人家從一開始就鎖定,哪怕被化神修士追殺,也有八成的可能瞞過去。

“師叔,您這話說的,我怎么感覺在嫉妒我呢?”

“哈哈哈!不帶我嫉妒嫉妒嗎?”厚來真人大笑,“我不管你給其他人孝敬什么,反正給我的得是好木頭。”

正好,讓他升級一下本命法寶。

“師叔,要不了多久,宗門就有好多極品靈木了。”

陸靈蹊跟這位師叔學過一段時間的陣法,可不想他將來后悔,“您留那么多宗門貢獻點干什么?便宜重平師叔啊?過段時間,等我的風頭過了,我保證有好東西給您,所以,極品靈木的事,您就別朝我要了吧!”

是的呢?

總算沒白疼。

厚來甚為欣慰,“說的對,確實不能便宜你重平師叔。”

他當場給她弄極品萬木陣需要的材料單子,“你重平師叔當掌門當慣了,摳搜也成了他的習慣,若是他壓迫你太狠,不用給他面子,只管懟回去。”

他覺著因為幻樂塔,林蹊可能也對重平的某些行事,心起不滿了。

“要是懟不贏,你師父不在,還有我們呢。”

“多謝師叔。”陸靈蹊拿著他的單子,從自己的儲物戒指里往空的儲物袋移木頭,“我記著了。”

宗門煉丹的致遠師叔、煉器的和笙師叔和厚來師叔,因為興趣在自己的本職上,相對來說,也都比其他師叔單純一點兒。

“師叔,您盡快幫我弄出來,過段時間,我還想出門一趟。”

“……行!”

看到儲物袋中的東西,厚來哪用她催,恨不能馬上回去弄,“快點快點,沒什么收拾的吧?沒有收拾的,我送你到神道峰。”

在自家宗內還要送嗎?

陸靈蹊上他遁光的時候忍不住好奇,“師叔,柳酒兒到底怎么把禁制牌弄丟的?”

半晌……

到神道峰的時候,該知道的,陸靈蹊全都知道了。

她真想好好嘆口氣。

“這件事你不要管。”分手的時候,厚來還在叮囑她,“宜法已經給你師父傳信了,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回來。”

涉及九如峰和云蕩峰,就算知袖那里沒問題,久誠也不行,他的彎彎繞太多,不如交給隨慶師兄給個狠的。

“嗯!”

神道大殿里的重平,看小丫頭在厚來面前鄭重點頭,真想揉額。

李家到現在都沒把李峰已死的消息報上來,久誠也裝作不知道,只讓弟子過來問了問程錦泰是怎么回事,明顯還是想裝傻裝過去。

但這真的裝不過去啊!

那個蠢蛋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竹海那處新鮮的火球術印記,他親自去查看過,怎么也不像是結丹修士動的手。

一想到宗內可能早就偷入一個元嬰修士甚至化神修士,重平就沒辦法安穩。

兩位化神師兄全不在宗內,山海宗顯武的前車之鑒還在那里,他擔心自己安全的同時,也不能不擔心林蹊的安全。

半晌,陸靈蹊才來拜見他。

“拿著!”

重平沒別的廢話,直接遞送一個儲物袋,“里面的符箓有你師父的,有你師伯的,還有宗門以前的積存。”

他的安全重要,林蹊的安全也重要,“李峰的死,你已知道了吧?平日里給我警醒著些,那黑衣人既然進來了,既然目標在你,說不得是很有來頭的。”

金風谷就兩個人,隨慶師兄沒人敢盯,所以盯的只能是林蹊,“你知道師叔的意思吧?”

“知道!”

陸靈蹊不傻。

無相界來了那么多化神修士,像九壤星君那樣的,一定不會少。

如果那天劉成沒有弄那么大動靜,陸靈蹊都懷疑柳酒兒和程錦泰最后會不會也被無聲無息地滅口。

就算不能滅口,讓他們暫時當活死人,瞞過宗門,有金風谷的禁制牌在,她都不知道有多危險。

“師叔,我師父具體什么時候回來,您知道嗎?”

重平正要說話,腰間的萬里傳訊符一動,拿過看后,他的面色大變,“你師父一時回不來了,聯盟長老恒年被人偷襲重傷。”

恒年可是化神修士,什么人能偷襲他?

陸靈蹊的臉色忍不住白了白,“那無相聯盟的人有沒有出事?”

如果無相的聯盟收靈木的人也出事了,那只能說明,背后之人是沖著那些靈木去的。

人家都能冒那么大的險了,再來找找她不要太正常。

“無相聯盟是至陽星君主事。”重平的臉色一樣白得緊,“他行事一向穩當,身邊也從沒缺過人,他那里無事。”

“那我師父還有說什么嗎?”

“你自己看!”

重平把萬里傳訊符遞給她。

對于師兄提議,讓林蹊暫時掩行離開宗門一事,他不知道該不該同意。

在宗門還有他們這些人看著,到外面……

陸靈蹊很贊成師父的提議,“師叔!”她把萬里傳訊符交還給重平,“要不然,我們這樣……”

守在殿門外的執事弟子只能看到掌門不時點頭,最后欣慰地撫須。

等到某人到西偏殿后,掌門一改連日愁容,心情大好。

沒人知道,那天林蹊跟掌門說了什么,只知道西偏殿各種禁制大起,好像某人已經在那里閉關了。

一個月后,再次以冰肌改換容貌的陸靈蹊,拿著到手的極品萬木陣和幾瓶丹藥,已經出現在太霄宮坊市。

她要從這里轉素暭山,爺爺和爹娘正在素暭山西南的斷崖某處。

一段時間沒出門,恒年被偷襲重傷的事,還鬧得沸沸揚揚,各種消息滿天飛,為了安全,余呦呦那些人,早在他出事的當天,就各返各家了。

如千道宗一樣,太霄宮的護山大陣也盡數開啟,坊市上,來來往往的人,感覺都沒以前多了。

陸靈蹊也沒時間關注其他人,急匆匆地出了坊市,直接往素暭山去。

一別這些年,她早想爺爺爹娘了。

為了不引人注意,更為了爹娘和爺爺的安全,陸靈蹊用斂息術,把修為按在筑基后期上。

這個修為不高也不低,不會被打獵素暭山的修士看不起,也不會讓某些人心起要不得的壞心思。

她以普通的掠云術,不緊不慢地往西南方向去。

素暭山的外圍四階妖獸都少,所以基本都是些煉氣修士的天下,一路上,陸靈蹊就碰到好幾個組隊的。

祖宗給爺爺他們選的地,即不在外圍,卻也不靠里面,按她現在的速度,五天即可到達。

咻!咻咻咻……

第三天的時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道道遁光,非常急速地從陸靈蹊的頭上飚過,抬頭的時候,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好像看到了陸傳和儀芬真人。

好好的,他們怎么會一起行動?

太霄宮別是有什么大人物出事了吧?

正在陸靈蹊眉頭深鎖的時候,卻發現快速飚來的一道遁光上,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正是陸從夏。

她與一個老者站在一起,兩人的面容都非常凝重。

難不成是陸家的哪位出事了?

陸靈蹊忍不住往陸岱山頭上想。

那老頭不是個明白人,卻也……

想到當初他贈送自己的靈符,陸靈蹊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沒那張符箓,想在老白鶴手上逃,恐怕會很艱難呢。

現在……

陸靈踩想了想,到底沒有跟上。

現在的她,跟上去沒任何意義。

“老祖,無想前輩若一直不肯不放,我們……我們怎么辦啊?”

“把千秋荷給她看。”須發皆白的陸東,壽元已經所剩無多,“這件事,老夫來。”

陸岱山是蠢了些,可是,卻也不是無想能殺的。

“那……她要是不信呢?”

陸從夏不能不擔心。

那位前輩腦子不正常,要是正常的,憑林蹊數次的靠近,怎么也不會再找岱山老祖的。

“……你在怕什么?”

陸東人老成精。

那株已經開了的異種千秋荷到底對應的是誰,他不知道,但這小丫頭當年同進五行秘地,或許早就認識,并且知道是誰。

“沒……沒怕什么呀!”

陸從夏在矛盾,萬一勸不通無想前輩,她要不要偷偷地把林蹊暴露出來。

畢竟,岱山老祖的命,現在更重要。

反正林蹊早就靠近她。

“這件事,你不能亂來。”

陸東老眼精光一閃,“暴露千秋荷,你記住了,也是老夫做,不是你來。”

藏身在外的孩子,好不容易各有起色,他如何能讓他(她)再淌陸家的混水?

“陸家一日沒有化神修士,不管你知道什么,不管陸岱山和陸傳受到何等威脅,你都要守好你的秘密。”

陸從夏的臉色一白,低聲道:“是!”

“陸信那一支,對陸家沒有任何義務。”

陸東謹記當年老族長的話,“他們家……死的人太多了。”

明明有靈根,有資質,卻無法修煉,只能坐看壽元斷絕。

他看守千秋茶,親眼看著那異荷從一株變成兩株,然后又變成一株,心痛的幾十年都不想看到陸岱山。

當年流放的時候,陸誠才三歲,他還沒有長大,陸信就死了。

一個無根無基的小兒,在那個陌生的世界求生該是何等的艱難?

無想抓了陸岱山想要給他們報仇,也是理所應當之事。

“從夏,你現在看到的異荷一直沒動過。”陸東聲音低沉,“老夫這些年,看著它們一次次地枯萎,一次次的生長……,每一株,相隔的都差不多三十多年。”

他無數次的擔心,再無新荷成長。

“你知道為什么會隔那么長時間嗎?”

為什么?

凡人七十古來稀,壽元短的可怕,為了傳承,好些人都是十五六歲就成婚。

三十多年……

想到林蹊的母親也有靈根,陸從夏只能在心里嘆口氣。

“是陸家對不起無想。”

陸東道:“已經對不起她一次,不能再對不起她第一次,她現在糊涂了,但我們沒糊涂。”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