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零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

更新時間:2019-12-19  作者:潭子
回到九如峰好半天,久誠的心境還是沒有回復。

“師父,程師弟出去快一個時辰了。”李家子李原實在等不下去了,顧不了他的黑臉,小心靠近道:“他約了云蕩峰的柳酒兒。”

什么?

久誠心頭一跳,“李峰呢?他在什么地方?”

“十一弟好像……好像也跟著去了。”

李原面色有些白,他的心不知道為什么總是慌慌的,老感覺今天不是出手的好時機。

可是,箭——恐怕早在弦上,不發都不行了。

“竹海那邊情況如何?”久誠眸光微沉,“有什么異動嗎?”

家族對程錦泰的算計,他也跟著推波助瀾了。

畢竟李家想如程致遠的程家那樣,成為千道宗數一數二的大世家,只靠他的九如峰還遠遠不夠。

但是,想要聯合其他人,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千道宗就這么大,能分的利,也早就分在大家手上,誰能把握在手里的東西,再分給別人?

好不容易有個因為程錦泰而靠過來的柳酒兒,如何不抓住?

“竹海一如往前,”李原小聲道:“只有煉氣小弟子去。”

程錦泰拜入九如峰這么久,又向來喜歡在他們面前顯擺柳酒兒,竹海烤竹鼠的事,都不知道聽他說過多少遍。

“他約……約柳酒兒也去了那里。”

他們一直等著程錦泰出手呢,柳酒兒不好盯,可是盯程錦泰,一盯一個準,“師父,您說,他今天是不是要動手?”

久誠的眉頭擰了擰,“今日你們刺激他了嗎?”

“刺……刺激了。”

那八成是要動手了。

現在動手,雖然倉促,卻也還算好時機。

至少,知袖不在宗內,閔浩不在宗內,一個劉成,修為低下,就算懷疑什么,也翻不了大浪。

等知袖和閔浩回來,生米已經煮成熟飯。

李峰從程錦泰手里救下柳酒兒,只是因為她身中的淫毒,不得不成了她的解藥人……

既然成了他家的人,提親自然也就能水到渠成。

久誠心念電轉,“玉簡和毒針的來路,你們都掃干凈了嗎?”

這世上,可不止李家有聰明人。

一旦被知袖發現一丁點苗頭,白天沒空,晚上她也能過來平了他的九如峰。

到時候,哪怕跑掌門那里哭也沒用了。

他是扮混,可知袖那個人混起來,卻是誰都沒辦法的。

“掃二凈了。”李原低聲道:“那都是程錦泰自己機緣巧合弄到的,而且,他早前就曾被老白鶴看重過,真要有個什么,十一弟說,大不了等他成了事,當著柳酒兒的面,大義滅親。”

殺了程錦泰,才是最好的。

“不過現在都一個時辰了,那邊還沒動靜,我擔心……”

“不必擔心!”

久誠知道程錦泰的性子,優柔寡斷的緊。

而且,他在柳酒兒面前一向是道貌岸然的樣子,想讓他撕下面具,定然要給他自己找好理由,磨蹭一會。

“馬上把李家所有盯著竹海的人,全都撤出。”

只有撤出來,李峰那里出意外,才不會連累到他,不會連累到李家。

“成與不成,現在只看李峰的造化了。”

柳酒兒也是五十歲未到就結丹的人。

以后嫁進李家,成了李峰的道侶,知袖就算再生氣,再看不上他,看在她徒弟的面上,以后有什么事,不說幫忙,至少不會拖他和李家的后腿。

千道宗這些年發展的不錯,林蹊帶回那么多極品靈木,重平總不至于全都收入庫房,花點代價,為家族存些,應該很容易。

宗門發展的好了,李家做為千道宗的附屬世家自然也會水漲船高。

久城摸了一壺酒,看向外門方向的時候,嘴角隱隱上翹。

竹海!

跟著傳音符趕到這里的劉成,看到傳音符在那片竹林晃過來晃過去,再不前進的時候,哪里不知道有古怪?

“酒兒!”

收到林蹊的傳訊,他不放心師妹,回云蕩峰也沒看到她,不能不擔心她又跟程錦泰在一起。

師妹雖然早早進階了結丹,可是這么多年,除了修煉,一直在師父和他們師兄弟的眼皮子底下做任務,就連出門試煉,師父不放心也讓閔師兄暗中照看了。

可以說,她一直被他們保護在溫室中,根本不懂人心的險惡!

程錦泰少時還好,可是因為金風谷林家,性子越變越偏激,再加上拜到了九如峰……

“酒兒,你不出來,我自進去了。”

話音未落,劉成已然出手。

劍氣擊向被陣法保護的竹林,激起一陣漣漪。

正常他出手了,憑自家師妹的性子,定會馬上開禁,可是……

叮叮叮!

劉成連斬,“程錦泰,你在干什么?”

這破陣不可能是師妹布的。

她是結丹修士,真要防什么,在這竹海,幾個結界就足夠了。

“你想死嗎?”

感覺憑他自己破陣還有段時間,劉成當機立斷,把大師兄閔浩送他的三張保命劍箓一齊扔出。

結丹修士的劍箓,還一連三張,程錦泰布下的大陣,很快哀鳴一聲。

眼看就要破開,蒙面黑衣人顧不得其他,在柳酒兒身上一拂,摸出金風谷的禁制牌,如風一般,在大陣垮下前,從另一邊一閃而逝。

“怎么回事?”

辛苦奔波回來的宜法,發現這邊不對的時候,急急趕來。

“師伯,快,您快過來。”

看到師妹衣衫不整,再看到躺在另一邊的程錦泰,劉成不傻,急急幾步后,忙向宜法求援。

天快亮的時候,泡在東水島無瑕池的柳酒兒才徹底解了身上的兩種毒物。

“師伯!”

看到宜法師伯,柳酒兒的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

“你還有臉哭?”

宜法都不知道知袖是怎么教徒弟的,一個個全都蠢得讓人不忍直視,“趕快給我爬起來,看看身上丟了什么東西沒有。”

丟了什么?

柳酒兒嚇了一跳,連忙重新內視一遍,生怕自己之前看錯了。

“往哪看呢?”宜法額上的青筋都暴了出來,突突直跳,“我讓你看你身上的東西。”

要是她自個的徒弟,早大耳刮子打過去了。

偏偏這個丫頭,面皮子薄,心思又有些深,連罵,她現在都要想著罵。

“身上的東西……”

柳酒兒正要說沒丟,突然面色一變,“師伯,金風谷的禁制牌丟了。”

果然!

真是好算計。

宜法氣得想把所有不省心的,全都吊起來打一遍。

她一言不發地轉身就走。

柳酒兒匆匆從無瑕池爬起來,把沒有完全系好的衣物系好,也跟著跑了出來,“師兄,金風谷那里沒出事吧?”

要是出事了,她百死莫贖。

“金風谷?”劉成在外面等了一夜,等得甚為憔悴,“金風谷沒事,你……,幸好也沒事。”

要不然,他都不知道師父回來得慪成什么樣了。

“師伯,除了程錦泰,還有一個人。”

柳酒兒丟下師兄,追上宜法,“我昏迷之前,還看到了一個人影。”

“你什么都沒看到。”

宜法回頭的時候,目光甚冷,“酒兒,你給我記住了,只有程錦泰。”

什么?

柳酒兒的面色瞬間煞白。

“劉成,把她給我帶回云蕩峰,你師父沒回來之前,她一步不準離開。”

“是!”劉成匆匆拉住師妹,“跟我回峰。”

今天師伯的樣子,可把他嚇死了。

“今天這事,已經被師伯按了下去。”他怕師妹再去冒犯師伯,“程錦泰被關到了刑堂大牢,已經鞭了一百刺藤鞭。我和師伯沖進陣中的時候,只看到你和程錦泰,你們兩個都昏迷著。”

他相信確實有另外一個人。

只是,那個人到底是誰,想來師伯不想打草驚蛇,才禁言的。

“酒兒,師伯不會害我們的。金風谷那里,厚來師叔早就過去了。”

厚來師叔?

柳酒兒這才松下一口氣,“師兄,對不起,是程錦泰害的我。”

早就知道了。

“那小子手有毒針,儲物戒指里,還有一部分解藥。宜法師伯當時就給程錦泰錯骨分筋,他什么都招了。”

只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這黃雀,看樣子還不止一只。

而且,最后的那一只,瞄的還是金風谷林蹊林師妹處。

“他的事,以后不必再提了。”師妹受此劫難,當師兄的也不能太刻薄,“你身上的毒解了,回峰就好好修煉吧!”

他們往云蕩峰去的時候,宜法也回到了金風谷。

不過,她和厚來能進谷,卻因為沒有禁制牌,進不了金風大殿。

“師兄,你怎么還沒叫林蹊?”

“林蹊現在修煉的正好。”厚來瞟了眼谷口方向,“這金風谷,可不是什么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隨慶師兄當初對他們誰都不信呢。

“金風大殿的禁制另有不同,我已經試過,沒有特別手印配合,有禁制牌也沒用。”

說起這個,厚來就不能不佩服隨慶師兄,“放心,林蹊很謹慎!連你我都不知道那手印,柳酒兒就算被人搜魂,也搜不到什么名堂。”

那就好。

宜法這幾天一直跑過來跑過去,勞心又勞力,實在累得很,干脆放出一個蒲團,坐下休息,“竹海里,那個火球術留下的痕跡,看樣子應該是李家的人。”

久誠想裝傻,她也懶得跟他慢慢打嘴皮子。

反正要不了多久知袖就會回來,隨慶師兄也會回來。

不管有沒有證據,對他們兩個來說,有個懷疑,確定李家有那動機就可以了。

宜法討厭處理宗內這些狗屁倒灶的事,動了半天嘴皮子,威嚇半天,最終的結果,肯定還會被重平師兄輕拿輕放。

這一次,就丟給他自己管好了。

“你怎么就肯定是李家的人?”

厚來奇怪地看向自家師妹。

“我已經收到消息,李家李峰的魂火滅了。”

這就叫偷雞不成蝕把米。

李峰好歹也是結丹修士呢。

宜法為宗門可惜的時候,又忍不住地想要鄙視,“李峰在李家的身份不低,久誠應該對他很寄了厚望。”

“……”厚來垂了垂眼,這時候,他真慶幸自己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我記得,他好像是十一年前,差不多一百八十歲的時候,才進階的結丹。”

久誠那個王八蛋,因為李峰進階,還帶著他,到他那里要防護陣法當獎勵。

厚來看向宜法,“不是說,內門只有一百二十歲以下的結丹修士才能留魂火嗎?”

“宗門沒留,李家留了呀!”

李家野心勃勃,從老的到小的天天到處竄,現在好了,看他們還怎么竄。

宜法一肚子氣,要不是重平師兄攔著,她早就給過教訓了。

“噢!那就別氣了,你都收到了消息,久誠肯定也收到了消息。”

現在說不得,正在痛心疾首呢。

何止是痛心疾首?

久誠撤回了李家在外面的布置,根本不知道,竹海那里具體發生了什么,只知道劉成動用了結丹修士的劍符,與程錦泰打了一架。

但是,據遠遠目擊的幾個小修士言,他是跟著傳訊符追到竹海的。

算時間,他根本沒時間朝李峰下黑手。

至于說程錦泰……

“師父,打聽到了。”

李原匆匆而至,“程錦泰冒犯了東水島宜法師……,”他本來想喊師伯的,可是現在真的喊不出來,“她把他扔進了刑堂大牢,楚天闊說,為防東水島那里再生氣,暫時不準探視。”

怎么能想到,十拿九穩的事,李峰會把自己的命丟了。

程錦泰活著進了刑堂,李峰堂堂結丹修士,連點動手的痕跡都沒留下。

“師父,一定是東水島動的手。”

李原好些哭一場,“我們……我們不能就這么算了呀!”

不算?

又能怎么辦?

宜法是元嬰中期,進階對她而言,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幾乎沒有瓶頸。

與她對上,那位掌門師兄不用說,都會更護她。

久誠閉了閉眼,“有人說,宜法比劉成還遲到竹海,你再到坊市那里查一查,她到底是什么時候回來的。”

消息屏住了柳酒兒,應該是對她的保護。

但是,刑堂出動了大量弟子,厚來連夜趕去金風谷,顯然有什么不對,李峰的死,也許另有隱情。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