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零三章 不滅火

更新時間:2019-12-15  作者:潭子
重平掌門拿著宜法給的玉簡,在手上轉個不停。

林蹊與妖族有緣已是無可置疑,這件事,也許要不了多久,就會被有心人注意到,到時候……那里只怕就不安全了。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師妹還記得老白鶴嗎?這樣吧,你讓人把當年我們粉飾太平的事從小道傳出去。”

什么?

這是要自曝家短啊!

宜法的眉頭蹙了蹙,“全都傳出去嗎?”林蹊當初可是被那老白鶴擄走過。

“全都傳出去!”

重平點頭,“與巨龍結緣,并借巨龍之威,助大家一起離開天渡境太過匪夷所思。也許某些有心人,就會聯想起林蹊當初滯留百禁山三年的事,再加上百獸宗的開蛋事件,難保不會有人把她往通靈族那里想。”

就是他現在,都想往那里想一想。

“傳說通靈一族有神獸諦聽血脈這血脈是馭獸一類宗門最渴望的,為防萬一……”

重平掌門揉了揉額,“傳小道消息的時候,盡可能多提些她修煉的引龍決。把當初她以引龍決,抓出陰尸宗尸猴的事,再說一說。”

“……是!”宜法站起來,“我這就去安排。”

她當然知道這件事的可怕性。

修仙界擁有特殊血脈的修士,都有一二特殊天賦,這天賦對傳下血脈的大能修士很有誘惑性,一點也不次于暢靈之脈。

林蹊的身家,現在已經夠那些人出手了,再加上這個,宜法哪里敢賭?

重平掌門看著師妹離開,拿起另一枚介紹青主兒的玉簡,又一次陷入沉思中。

擁有空間的藤子,到底是什么?

為何異物志中從來沒有介紹?

難不成是變異的?

重平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隨慶師兄明明一早就有察覺,居然問都不問,也不向他們透露一二,就這么讓林蹊糊涂著養青主兒。

重平對這個名字很有疑惑,好好的契約靈‘獸’,正常誰都不會起‘主’這個字的。

明顯是那只小藤藤在占林蹊的便宜啊!

他曲起手指,朝桌上的金鈴輕輕一彈,一點靈光震響金鈴,很快,刑堂楚天闊就趕了過來。

“林蹊回來了,她的安全很重要,刑堂多查查近來與她靠近的人。如果發現不對,立馬拿下。”

“是!”

陸靈蹊不知道兩位掌權師叔為她做了什么,反正外面的事,師父說了有他,宗里……她當然是怎么自在怎么來。

厚來師叔的火陣還沒布出來,她天天跑丹崖山和云蕩峰,關注采薇師姐煉丹的情況時,也關注劉成師兄的筋脈的回復程度。

像劉師兄這種情況,陸靈蹊知道,除了丹藥外,再給一顆結金果才是最好的,奈何柳酒兒也天天過來,當初她騙她說,只有一顆的,現在若是再拿出來,總感覺,以后那笨丫頭對她的感覺不會很美好。

“酒兒今天沒來嗎?”

“程錦泰受傷,她去看他了。”

因為上品潤脈丹,劉成對再沖境界一事,信心大增。

林蹊給他的可不是兩顆上品潤脈丹,整整一瓶三十顆,就算再失敗一次,關系也不大。

在這一點上,就可看出采薇師姐對林蹊好到了什么程度。

“放心,”他在林蹊搭脈查看的時候道:“再有半個月,我大概就可以回復如初,再沖境界了。”

要是能在師父回來之前,沖進結丹,師父也不會為他憂心了。

老是沖不過,還損了身體,向來暴躁的師父,對他越來越溫柔的時候,對閔師兄他們就越發的沒有耐心。

這一次閔師兄因為沈容欠了一屁股債,劉成都可以想象,師父回來得郁悶成什么樣。

“半個月你就想再沖結丹?”

陸靈蹊白了特別急切的師兄一眼,“你相不相信,你敢沖,我就敢聯合柳師妹把你的腿敲斷。”

劉成呆了。

自從落后于大家后,大家在他面前說話,都很小心的。

“怪不得知袖師叔看到你們就來氣呢。”

陸靈蹊一邊鄙視他,一邊摸了一碗藥膳塞到劉成手上,“你的筋脈為什么會受傷?欲速則不達,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懂不懂?

既然已經遲了,既然你已經不得不裝著豁達了,那干嘛就不能真正豁達一點?”

什么叫裝嗎?

劉成老老實實地吃他的藥膳。

“再遲幾個月,就能把你急死啊?”

劉成想說,‘遲’真的能把人急死。

大家都在進步,只有他原地踏步,那感覺用煎心煎肺來說,都不為過。

“陸家的陸傳知道吧?你想想,你跟他當年的情況,是不是有些像了?”

劉成面上一白。

“師兄,你已經因為沖不過境界,產生心魔了。”

陸靈蹊可不想知袖師叔傷心,“所以呢,你現在要做的不是沖擊境界,而是耗著,跟心魔做對,每天照樣修煉,借著潤脈丹修復筋脈的同時,努把力再拓寬它,把體內的靈力,壓縮再壓縮,等水到渠成的那一刻。”

劉成真是呆了。

還能這樣跟心魔玩嗎?

“林蹊,你當初進階……”

“我當初就沒想過進階,是渲百師伯的天劫,自然而然地引動了我的丹田。”

陸靈蹊拿出自己的經驗,“師兄,你知道為什么我不擔心結丹的問題嗎?”

為什么?

因為你是隨慶師伯的弟子,因為己土珠,你有大把的宗門貢獻點,可以換最好的培金丹?

好像……不是的。

劉成搖頭把不知道從哪冒出來話按下去。

他知道這位師妹不怎么服用丹藥,她只是因為靈根資質好,刻苦修煉的同時又得宗門師長喜歡,所以從來就沒有壓力。

好像她的一切,真的是水到渠成。

看到劉師兄若有所思的樣子,陸靈蹊連打數個結界,偷偷摸摸地拿了兩個玉盒出來,“接連沖擊境界失敗,除了靈力累積的問題,師兄,你的魂力只怕也比常人稍弱。”

不同于其他人,這師兄領的一直都是宗門最安全的任務,陸靈蹊感覺他生活中缺少了極大的激情。

沒有激情,神魂得不到刺激,身體得不到刺激,又怎么能跟天搶結丹期的五百壽元?

“看看這是什么?”

劉成看向師妹打開的玉盒,里面三枚青翠的碧心果,實在誘人的緊。

他的喉頭忍不住動了動。

碧心果可以助長神魂,他曾入黑市,想要拍買一顆,可惜……

陸靈蹊把玉盒蓋上,“看來師兄是認出這東西是什么了。”她笑嘻嘻地道:“演功堂天天都有架打,師兄除了看,很少上去一試身手吧?這樣,你去挑戰同階中最厲害的三個人,每個人至少十場,每一場,都要比上一場多撐十息,只要你能做到,這三顆碧心果,就都是你的。”

劉成:“……”

他心下打鼓的時候,又忍不住熱血沸騰。

不過……

“這東西太貴重,我不能……”

“進階結丹了,你還怕以后沒錢買它嗎?”陸靈蹊笑了笑,“你就當我提前投資。”

這話說的。

“……行!”

他都不敢她還沒開的那只玉盒,大口吃藥膳的時候,渾身都是勁。

因為幾次進階不成的頹廢,在這一刻盡皆遠去。

“這個玉盒里的東西呢,比碧心果還要珍貴。”

陸靈蹊接著放餌,“等你磨煉好自己的技藝,撐過半年,我保證絕對是驚喜。”

房間的禁制在響,不用說,是柳酒兒回來了。

陸靈蹊一把收了所有東西,放她進來。

卻沒想,只是一道傳音符。

傳音符直入她跟前,陸靈蹊靈力一點,正是柳酒兒的聲音,“林師姐,九如峰有個小交換會,你要不要來看看?”

交換會?

劉成的眉頭蹙了蹙,“暫時別去,等南師姐和尚師兄回來,大家一起應該會更好些。”

陸靈蹊點頭,“酒兒跟那個程錦泰關系非常好嗎?”

那個笨蛋,如果想要換她手上的靈木,直接說就成了,絕不會讓她到九如峰的。

“是!”

劉成想嘆氣,不過,看在柳酒兒的面上,到底沒嘆出來。

“那程錦泰性子有些偏激呢。”

陸靈蹊道:“我感覺他即敏感又自卑,幾次接觸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他很陰郁。”

可不是。

說起這個,劉成就后悔。

“柳師妹剛進宗門的時候還小,師父把她放在了外門,程錦泰很照顧她。”

其實他們師兄弟給師妹開小灶的時候,程錦泰都跟著旁邊受益。

可恨這話,他們如今也說不出口。

“他跟金風谷林家鬧翻以后,在性子上就漸漸偏激,憤世嫉俗漸浮于表面,其實骨子里,已經對走捷徑另有一番想法了。”

因為師妹,他們師兄弟一直對他照顧有加。

久誠師叔也因為他們云蕩峰,對他高看一眼,奈何……

“九如峰的久誠師叔收的弟子多,程師弟想在那里出人頭地有些難,這一次,大概也是想借柳師妹的手,換你手上的極品靈木。”

“我不太喜歡九如峰。”

陸靈蹊給柳酒兒回了個沒時間的話,直接道:“那里的風景不好看。”

師父就曾跟她點評過,久城師叔為人功利得很,收那么多弟子,除了穩固李家以外,就是抱著廣撒網,多撈魚的想法。

“噗!你怎么跟我師父說的一樣?”

劉成忍不住笑了。

真是誰養的像誰。

他常在師妹身上,看到師父的影子。

不過,師妹顯然又得了宜法師叔的真傳,溫溫婉婉的像個仙子,不像他師父拎著拳頭打遍全宗。

“是嗎?”陸靈蹊雙眼亮晶晶的,“知袖師叔也說過這話啊?那……久誠師叔有沒有被師叔找借口切磋過啊?”

“當然!”

劉成笑得有些賊,“久城師叔一直繞著我師父走,那是因為,他曾被我師父打哭過。”

“在擂臺上嗎?”陸靈蹊太高興了。

“擂臺上打不過,他早認輸了。”劉成笑著搖頭,“而且演功堂也沒有我師父他們能打的擂臺,十多年前,你被厚來師伯關著學陣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得罪了我師父,然后,師父跑到九如峰,差點把那里夷成了平地。”

這么大的消息,她居然都不知道?

陸靈蹊痛心疾首,“那后來怎么一點音都沒傳出來呢?”

“久城師叔又在重平師伯那里哭了一鼻子,師伯下令禁言。”

“那知袖師叔呢?吃虧了嗎?”

“我師父怎么會吃虧?”

劉成懷疑師父殺到九如峰,有他的原因,也有酒兒師妹的原因,“九如峰現在的大殿,是久城師叔自己花錢重建的,我師父說了,宗門要是幫他花錢建,建一次,她就毀一次。”

師父要是混起來,重平師伯也沒辦法。

“不對啊,知袖師叔既然跟久城師叔打成那樣了,那柳師妹怎么還到九如峰去啊?”

陸靈蹊忍不住的手癢,想把那個笨蛋的腿敲一敲。

“這不關柳師妹的事,打過架后,重平師伯看著我們兩峰弟子,辦了好幾次小交流會。”

一宗之內要是弄出兩個敵對峰頭,那重平師伯就不用干其他事了,天天給他們斷官司吧!

“師父也說,她打她的架,不關我們的事。該怎么,還怎么。”

有久誠師叔那樣的師父,其實九如峰的師兄弟們,日子過得都不怎么樣。

在這一點上,劉成還是有些同情的。

“這一次的小交換會,只怕久誠師叔也插了一腳。”

很有可能呢。

陸靈蹊在這邊八卦九如峰的時候,收到她沒時間的傳信時,久城的面色確實不太好。

他看了眼好像很乖巧的柳酒兒,一言不發地拂袖而去。

柳酒兒裝作沒看到師叔的不痛快,撿起一塊火璘石,“張師兄,這個怎么換?”

火璘石加上一定比例的六階鯨油和琑玉,就可制成燃燒百年的不滅火,有不滅火取暖,進北原就不怕被凍死了。

雖然懷疑林蹊未必會看上這個,奈何她沒錢買其他的火系靈物,只能先用這個湊和。

“三枚養元丹。”

這么貴?

柳酒兒瞪向笑嘻嘻的張原,“師兄,它能跟養元丹比嗎?”還一下子要三顆。

“這可是上品火璘石。”張原感覺有換的可能,大為振奮,“要是能制成不滅火,獵獸北原想呆到什么時候,就呆到什么時候。”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