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零二章 師兄師妹

更新時間:2019-12-14  作者:潭子
花茶不好制,尤其是這種不在這方世界的靈花,想要保住它靈氣的同時,還要摸清它的所有功效,在炮制的時候,把它的功效全都激發出來,陸靈蹊自認沒這本事。

“行!不過我只出這些花。”

親兄弟明算帳,陸靈蹊笑嘻嘻,“炮制它的其他材料,或者說,你要兌上什么靈茶,都得是師姐你自己出。”

“成交!”

采薇有修仙界很多仙子的通病,愛個花兒茶兒的,除了煉丹,她也就這點興趣愛好,甚至為了這興趣愛好,她拿自己的丹,跟宗門換了十畝茶田。

現在弄到這等應該存在遠古世界的稀缺品,那興趣都不知道有多濃,“你的其他花兒呢?”

“這里!”

陸靈蹊從袖中給她拽了一個大型儲物袋出來,“花不一樣,大概有十三種,你看著弄。”

完美解決青主兒弄到的廢品,她打量這個被無數師兄師姐們惦記的丹室。

可惜,稀稀落落的丹瓶,全加一起,也沒有五十瓶,比她想象的寒酸多了。

“師姐,你真大方啊!”

聚氣丹最多,其他如筑基丹、培金丹、化嬰丹什么的,因為珍貴,都是一顆一瓶,陸靈蹊算了下自己能拿的丹藥,也就四瓶聚元丹,目前只有這丹藥是爺爺和爹娘用得著的。

至于自己的養元丹,從師姐這里拿就太浪費了,宗門配給一年有十二粒,也都是中品朝上,而且她有幻樂塔,又法體同修,丹藥有丹毒,不用也沒什么。

真算起來,除了需要的旭陽丹,其他……

陸靈蹊把旭陽丹和聚元丹全都收下,“師姐,再煉幾瓶聚元丹吧!我找到家人了,他們以后要用呢。”

找到家人了?

“行!”采薇眨了眨眼,她沒有打聽師妹私事的習慣,一口應下道:“養元丹你不要嗎?你的修為正合用呢。”

“不要,上次聯盟給的獎勵里也有。”

陸靈蹊拿了她三顆培金丹,一顆化嬰丹,想了想,又從自己的私藏里,摸了一個玉盒出來,“我知道你有結金丹的丹方,瞅瞅這是什么。”

培金丹雖然也是筑基圓滿沖擊結丹的主丹藥,可是藥效比之結金丹就差遠了,“你幫我煉出三顆結金丹,以后,我再想法子給你弄結金果。”

爺爺和爹娘在時間上已經不比她了,想要結丹,因為那暢靈之脈必定事倍功半,不多準備些,只怕是沖不過的。

“真的是結金果?”

玉盒打開,采薇太驚訝了。

她不僅驚訝這在無相界斷絕的靈果,還驚訝師妹去一趟天渡境,好像整個人的心境也不一樣了,“你怎么會有這東西的?”她把裝結金果的玉盒抱得緊緊的,“隨慶師伯知道嗎?宜法師叔知道嗎?”

正常管林蹊的就是這兩人。

“你……老實說,是不是發現了結金果樹?”

就算發現了結金果樹,也不能亂來啊,這東西一旦暴露出來,都不知道會有多少宗門瞄上來。

“不行,你跟我一起去見重平師叔去。”

“沒意外的話,宜法師叔現在正在跟重平師叔說這個。”

采薇一頓后,眼中忍不住帶了一絲笑意,“林蹊,你老實說吧,這結金果樹,你是不是早就發現了?”師妹是個鬼精靈,她一早就看出來了。

“師姐,你管的有些多噢!”

陸靈蹊挑挑撿撿的又拿了她兩瓶潤脈丹,“有東西給你煉就行了,你要是不愿,我去找師……”

“停!誰說我不愿了?”

采薇緊張抱著結金果的玉盒頭上直冒汗。

缺九是她的魔咒,只要一想到這么好的靈果,要因為她浪費好些,她就忍不住的想打退堂鼓。

但是讓出去,又如何甘心?

當初因為缺九魔咒,她對煉丹萌生了退意,可師父不同意,家族不同意,師門也不同意,沒奈何,頂著缺九的魔咒,硬是煉了這些年的丹。

每一爐丹,她都認真對待,想要出個奇跡,奈何這么多年都沒變過。

“既然重平師叔知道了,肯定瞞不過我師父,我……我和我師父一起煉成吧?”

師父致遠也可稱煉丹宗師了呢。

當初的破障丹就是師父煉出來的。

“可是師姐,我想要上品結金丹。”

如果只是下品的結金丹,那她還不如就給爹娘爺爺吃果子呢。

“師姐,它再珍貴,有化嬰丹的靈草珍貴嗎?”

師姐這里連化嬰丹都有,顯然宗門從來沒有因為她缺九,就只心疼材料,“既然你一直沒放棄煉丹,既然我給得起靈果,你擔什么心?”

采薇:“……”

她哪是擔心,她是心疼無相界沒有的結金果好吧!

“師姐,你得相信你自己。”

陸靈蹊相信這位師姐,相信當年山神的東西,“用碧玉爐配合煉丹九決試一下,不行,我們再另外想辦法。”

千道宗想要更強大,只有一個煉丹宗師還不行。

相比于致遠師叔,倒是這位常出上品和極品丹的師姐更有潛力。

這些年,凡她所求師姐都盡量滿足了,她有什么理由,再匿著好東西,看師姐一次又一次地因為炸爐,不停地被打擊?

半晌,得了采薇的旋光爐,陸靈蹊才回金風谷。

聽宜法師叔的意思,她和師父不在的這段時間,都是柳酒兒柳師妹幫忙看顧金風谷。

云蕩峰從知袖師叔到閔師兄、柳師妹,一個個的全都不富裕,要不然,上一次閔師兄也不能兩百萬靈石都拿不出來,還要回來借錢。

想到因為他的錢不夠,害她丟在崎山秘地的兩塊大椿,陸靈蹊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不過,她沒想到,才剛想那位師兄,就遠遠的看到了。

大半年沒見,現在閔師兄怎么看著又落魄了好些起呢?

是因為蓄了胡子?

“林蹊,你果然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閔浩聽說林蹊回來,特意到金風谷等了好一會,沒等到她才離開的,“你回來了,想來我師父要不了多久也會回來的。”

師父最疼師妹了。

當初她跟著宜法師叔押林蹊,聽說贏了不少錢。

閔浩雖知從師父那里借錢有些渺茫,但他現在真的沒辦法了。

想要保著沈容的命,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如當初的沈繼一般,用禁忌之法封印以求后來,一條用厚來師叔的寂滅無生陣代替封印,外加各種靈藥養著。

有沈繼的前車之鑒在前,禁忌之法他是不敢用的。

所以,最近的九個多月,他債臺高筑,幾乎借遍了所有能借的。

“嗯!我聽我師父說了,知袖師叔還有兩個月,就會結束靈界那邊的值守。”

知袖師叔近幾年輪值在無相界的修真聯盟,現在正替修真聯盟守靈界的駐點呢,要不然,肯定早回來了。

“還有兩個月?”

閔浩真的已經借不著錢,聞言不能不沮喪,“林蹊……,咳,我收了一個徒弟,你是不是要給點見面禮啊!”

陸靈蹊:“……”

她臉上的笑意漸漸斂了。

金風谷就她和她師父,要都像師兄這樣,收個徒弟,就親自討要見面禮,他們肯定掙得都不夠花的。

“師兄,你要我給見面禮,總要把你徒弟給我看看吧?”

看師兄的樣子,她忍不住懷疑所謂的‘徒弟’就是當初她交給他的沈容。

“連師父茶都沒喝過,怎么叫徒弟?”

遠遠的,劉成看到師兄攔住林蹊說話,直接就趕了過來,“林蹊,不用理他。”最近師兄逮著誰,就朝誰借錢,“那個沈容是個活死人,救不了的。”

要是能救,他肯定也會傾力相救。

奈何真的救不了啊!

“可是,我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去死吧?”

閔浩知道林蹊有錢,“林蹊,我那徒弟叫沈容,她爹當年對我有救命之恩,我……”

“沈繼自己都救不了她,還被她拖死了,你準備怎么救?”

劉成怒了,“師兄,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因為她已經掉到了溝里,還想拖著大家一起嗎?厚來師叔都說了寂滅無生陣的運轉每十天就要五塊上品靈石,你現在到處借,有想過還嗎?

我們大家誰的靈石都不是白來的,你這樣借要借到什么時候?

她那個樣子,不要說你,就是我們云蕩峰也養不起。”

“大師兄,二師兄說的對,你放棄吧!”

柳酒兒也一閃而至,朝林蹊點頭示意的時候,也跟著勸閔浩,“沈繼對你的要求只是讓沈容看看修仙界的山山水水,我們千道宗的山山水水多,你就帶她好好逛逛吧!”

閔浩的臉色灰敗下來,不過,還是望了望林蹊,“林蹊,聽說這一次我們無相界來了很多化神前輩,我已經給渲百師伯和隨慶師伯去信,請他們幫一幫我,問問諸位前輩沈容的情況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他們的消息沒回來前,你能借我十塊上品靈石,先頂一陣嗎?”

陸靈蹊:“……”

她看了看劉成和柳酒兒,懷疑他們兩個也早被閔浩借得精窮,沒多少猶豫地拿了十塊上品靈石。

“師伯和我師父最近恐怕都會很忙,要不然這樣,師兄,我認識的人挺多的,幫你寫一封信,你拿信去問問還滯留在邊界的各方人等。”

沈容是她帶回來的。

難得師兄堅持到現在,能幫點忙,還是幫點忙吧!

“如此就多謝師妹了。”

閔浩大喜,把才到手的十塊靈石遞到柳酒兒手上,“麻煩師妹到時間幫我換下靈石。林蹊,你現在就寫信,我現在就去草原邊界。”

陸靈蹊摸出一枚空白玉簡,當場寫求助信,“你拿這個,去找云華仙宗的嚴西嶺和百曉山的南宮彥,他們認識的人多,又同是出身大宗,見識廣博。”

嚴西嶺也就罷了,倒是那南宮彥,若不趁救他的情份還熱乎著,以后找他……恐怕有些難。

“行!我這就去。”閔浩急匆匆的轉身走。

“劉師兄,柳師妹,一起到我那里小酌一杯如何?”

陸靈蹊轉而邀請他們兩個,“正好,我也給你們帶了些東西。”

柳酒兒就不提了,倒是劉成師兄,早是筑基大圓滿,怎么老是不沖擊結丹。

“師兄,一起吧!”

柳酒兒不容劉成拒絕,“林師姐,金風谷的收益,我都封存在小庫,你既然回來了,正好我們做個交接,劉成師兄幫我們做見證人。”

“我們之間有這么生分嗎?”

陸靈蹊白了眼一向不會討人歡喜的師妹,“劉師兄,你說她這個樣子是不是該打?”

“……是!”

劉成笑看了兩個師妹一眼。

他的眼中有隱藏極深的苦痛。

兩個師妹還是小煉氣的時候,他就是筑基修士,那個時候,她們到外事堂辦什么事,他還能幫到點什么。

可是……

師妹都是結丹真人了,他卻還蹉跎在筑基期。

現在聽她們喊師兄,那感覺真是一言難盡。

“劉師兄,我覺得你也該打。”

陸靈蹊笑看他一眼,“剛回宗的那些年,我常到云蕩峰,就是去大廚房領靈米餅靈面饅頭,都會找著你,讓你陪著弄最好的。”

別人領的靈米餅和靈面饅頭難吃的要死,她拿到的卻從來都不一樣。

“我都沒跟你客氣過,怎么你就跟我這么客氣呢。”

在金風谷的禁制前,一揚禁制牌,與柳酒兒一般,扯著劉成的另一條胳膊就進去了,“這些年你沖過結丹境界吧?”

她的手按在劉成的脈搏上,靈力微微一過,眉頭微蹙,“出了問題,你怎么就不問問我呢?”

師兄的筋脈很有些堵塞,看樣子沖擊了不止一次境界。

陸靈蹊心頭即怒又嘆,“你沒有潤脈丹,我有。”她把才從采薇那里得的一瓶上品潤脈丹塞到他手上,“這些年我顧著修煉,沒怎么去云蕩峰了,你也不來找我。”

“不行,這東西太貴重。”

潤脈丹不她煉,師妹手上的丹藥,大概不會低于中品。

第一次沖擊境界,沒引來天劫,反而弄傷筋脈時,師父曾經給他在采薇師姐那里弄到過兩顆上品潤脈丹,可是一次又一次,劉成自己都不敢浪費宗門資源了,“我不能……”

“你沒把我當師妹吧?”

陸靈蹊眼帶威脅,“金風谷就我一個,沒勁的很,我可是把你們當親師兄親師妹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