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八五章 紫府四儀術

更新時間:2019-11-17  作者:潭子
“查?查什么?人家既然說了有苦衷,我們又何必行那小人行徑?”

芙晚星君雖然久未出世,可是神水宮消息靈通,道魔大比因為宋在野幾番起伏,她關心自家弟子,對天地圓滿后崛起的新一輩,心中都有個大概數。

“撿拾的事,你先放放。”

她對文遙道:“你回來的目的是惜時道友,她在無相界開了個叫掘地館的藥膳館,有名有姓有地點,雖然銀夜之名,她不愿我們透露出去,可人家這般坦誠了,你也應該放心了吧?”

放心嗎?

文遙摸出一枚玉簡,“師姐看看這個。”

上泰界的大惡鬼橫在她的心頭,正好,惜時又曾是上泰界的人,她不能不多想想。

“……這跟惜時有什么關系?”

芙晚星君把玉簡擲還給她,“因為他們同出一界,你就懷疑?”她笑了,“神水宮十萬弟子,你能保證個個都是好的?別人能因為一個壞的,懷疑我們整個神水宮嗎?”

哪家都會有一二不肖弟子。

更何況是一界?

芙晚不以為意,“只要惜時這個人沒問題,她與世間的仇怨牽扯再多,憑我們神水宮,一般的人也能擋住。”

“就怕不是一般的人。”

文遙星君因為當年陸望對神水宮的扶持,重點了解過太霄宮和陸家,“掘地館的名號我聽過,它是無相界最有名的藥膳館,同時也是太霄宮第一大秘,那里沒人知道銀夜館主的來頭。

惜時在我們面前不愿以銀夜為名,又出身上泰界,師姐,你就不能多想想嗎?”

多想想?

想什么?

“文遙,你太累了。”

芙晚這樣說,“這世上,誰沒點秘密?人家不愿說,你非要探,最后的結果能是什么?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去休息休息,乖,去睡一覺吧!”

文遙被她推著,按到了云榻上,“修真聯盟的事,我們神水宮不摻和,所以上泰界的事,怎么也輪不到我們管。”

上泰界勾心斗角的,別把她好好的師妹帶壞了。

“上上次你還跟我說,九壤那些人雖是道門修士,可是暗地里一個比一個齷蹉,我們是昆山界的,跑那么遠幫他們做事,你不覺得,最后會吃力不討好嗎?”

文遙心下一頓,被她按著把頭挨到了枕頭上。

“操心勞力會長皺紋。”芙晚來一記師妹最在乎的,“七界天地圓滿,最近十幾年我感覺在修煉上很有進益,外面的事忙多了,你還有時間修煉嗎?”

聯盟的權力哪是那么好拿的?

瞅瞅閑風大長老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他有多難。

本來還有幾根黑發的閑風,現在的頭發已經盡白了。

自仙界傳下那什么‘緣’的消息,他一邊配合道門各方改組修真聯盟,一邊天天琢磨那破字,恨不能一天磨它千兒八百遍。

此時的他站在仙人堂,望著一個又一個從七界飛升上去的前輩。

不管飛到哪,七界都是他們的根,最有希望的一代人,這么廢了,閑風不相信,這些前輩真能一點也不關心。

這里面定有他不知道的隱情在。

只要能找到,現在的一切困境,都再不是困境。

閑風慢慢往仙人堂的最里面去,那里掛著一個手持金色大印,異常威嚴的男子畫像。

修真聯盟就是在這位前輩的奔走之下建起來的,傳說當時的七界遇到了無法解開的難題,就是位前輩在仙界仙人的幫扶下,化解了七界危機。

所以,哪怕他最后死了,畫像也掛在了仙人堂,世人都希望他是飛升到另一個世界了。

若他還活著……

閑風深深嘆了一口氣,怎么也不會不管一手創立的聯盟,若到如此囧境。

“就知道道兄在這里。”

恒年長老一閃進來,這些天,別的人可以撂挑子,他們這幾個有點責任感的,反倒更忙了,“隨慶來了。”

“他又來干什么?”閑風眉頭籠起,“七殺盟那邊不是答應了他們的條件嗎?”

“無相界傳來消息,林蹊的魂火連著多天不穩,隨慶想問問盟里,進天渡境的弟子,魂火若何。”

林蹊的魂火不穩?

閑風心中一跳,“禮英堂弟子們的魂火一切正常吧?”

“正常!”

這才是尷尬的地方。

恒年點頭的時候,臉上很復雜。

聯盟修士沒有擔起他們應該擔起的責任,面對苦主隨慶,他真的感覺好沒用。

要不是他們沒有防范到位,人家現在不知道多可樂。

“應該只是林蹊一個人的魂火出了問題。”

這樣啊?

那就怪不得隨慶急了。

閑風只能轉身,“他現在還在嗎?”

“在,他還發了飛劍傳書請棠華星君等一齊過來。”恒年看了一眼閑長大長老,“隨慶現在對七殺盟很是遷怒,大概又要重提武力干涉七殺盟之事了。”

武力干涉?

閑風腳步一頓,回頭問恒年,“那你的意思是……”

“再讓七殺盟這樣鬧下去,不知會有多少傷亡。”

鬧得最厲害,死人最多的上泰界,已經養出了到處噬魂的惡鬼,再不阻止,誰知道,生靈涂炭啊!

“我同意他們的提議,幫百曉山等魔宗一把,大家一起以絕對的實力,壓服七殺盟。只有壓服了,才能讓他們也跟著重組,才能阻住現下的亂世。”

修仙界不穩,凡人界當然會跟著不穩,畢竟人皇都是各方勢力扶持起來的。

他們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凡人界國與國之間,自然也會跟著打起來。

“斷煌的前車之鑒在那里。”閑風沉吟,“枯魔那些人,現在對我們警惕的很,此時去壓服,一個不好,我們就真的要打起來。”

有幾個化神星君會像斷煌死的那樣憋屈?

七殺盟隨便哪個化神星君拼起命來,都是無可想象的恐怖事。

“……打起來,才更好施為。”

什么?

閑風心中一跳,看向恒年。

恒年長老面無表情,好像說的只是平常話,“我們想顧完這個再顧那個,可事實上,我們一個也沒顧上。

七殺盟周淮、聶安那些人舍不得手中的權利,百曉山、修羅宗等從來就不愿服他們,兩邊的和氣早在坊市出事的時候就被打破了,我們聯盟若再不拿出點態度,他們只會不停地狗咬狗。

現在,是沒有化神星君親自動手,可是,死的人難道就少了嗎?”

身為修真聯盟的大長老,閑風每隔幾天,都會收到各方戰報,哪能不知道,雙盟坊市外鬧成了什么樣?

魔門修士一旦殺紅了眼,放開底線,一個人就能要一村一鎮,甚至一城人的性命。

“好吧!”

閑風長老終于點頭了,“我們一起聽聽他們的計劃吧!”

兩人急步而去,絲毫沒有查覺,拐角處,一個虛虛的影子。

那影子慢慢化實,若陸靈蹊在這里,一定會認出,就是那天在玄天宗給她測字的老頭。

老頭背著鐵口直斷的幡,拿著拂塵,不停地掐算手指頭。

莫名其妙地被坑到七界來,他真是敗了。

這幾天,他一直在算自己是到七界應劫,還是當年欠的因,如今露了果。

一不小心,手指頭又掐出了血,老頭無奈嘆口氣,只能走到拿印的畫像前,以血為墨,在上面涂涂抹抹。

外面的風雨,陸靈蹊當然不知道。

養傷之余,她操心的是銀夜館主。

“您真的要加入神水宮嗎?”

“嗯!我覺得這里不錯!”

寧知意幫她把紫心桃肉切成一塊一塊的,“神水宮的一些功法,于我很有啟發,正好又面對黃泉禁地。”

一說到黃泉禁地,陸靈蹊就沒法言語了。

她把被子抱得緊一點兒。

“吃吧!”

寧知意把切好的桃肉端到她手上,“以后,你不敢進黃泉禁地了吧?”

陸靈蹊低頭,拿切好的桃肉吃。

她確實不敢再進黃泉禁地了。

不過……

“前輩,救我那天,您在黃泉禁地,有感覺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嗎?”

寧知意搖頭,“你想從我這里知道什么,總要先告訴我,你到那里做什么,又怎么會受傷?誰傷的你?”

她進不了忘川河,別的鬼王當然也不行。

回來這些天,她一直不解能是什么人傷了林蹊。

那里明明也沒人的。

“我發過毒誓了。”

陸靈蹊哪敢透露一個字?

如果說那里有混沌巨魔人的秘地,這天下,都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會到黃泉禁地撞運氣。

修仙界的前輩們見識多,萬一摸到了代表崎山秘地的石頭,一定能感應到空間波動,萬一……

真不能有萬一啊!

“前輩,您就別問了。”

陸靈蹊現在唯一慶幸的是,她遇到的都是有德前輩,藏在袖中的儲物袋,沒被打開過,代表身份的珠子和冥蟲長老吉元的爪子,都在失去意識前收了進去。

寧知意輕敲她的額頭,“你以為我想管你呢。”

要不是怕無想再傷心,怕陸永芳和陸懔以后哭唧唧,她才不管,“盡干蠢事!”要不是其他被捆進天渡境的都沒回來,她都要親自把她捆著,扔回給隨慶。

“你解決不了的事,好好求求我,或者,好好求求你師父,我們什么都不問地幫你不行嗎?”

有后臺都不知道用。

自己一個人苦哈哈的。

連儲物戒指都沒了。

寧知意都不知道說她什么好。

“能……這樣干嗎?”

陸發蹊真沒想到,還能這樣干?

“好像不行呢。”

如果不是牽扯到混沌巨魔人,這樣干,好像是可以的。

但現在真的不行。

“我現在要做的事,很特殊。”

寧知意的手癢,真想把不知變通的臭丫頭再敲一頓。

“那你要是把你的小命作了怎么辦?你有想過你的家人嗎?想過你的師父嗎?”

她把家人放在前面,“別告訴我,你沒家人啊!”

誰沒家人?

陸靈蹊看著這位一點也不像鬼的前輩,心頭不敢想的地方,又動了動。

“這么看我做什么?”

“噢!沒……沒什么。”

陸靈蹊算了算時間,離她家祖宗去世的時間,也就四百來年,離五百年還早,似乎不太可能,一下子進階化神的。

“前輩,您……還收有鬼修的徒弟嗎?”

如果是祖宗的師父,倒是有可能。

“我會那么閑嗎?”

寧知意笑了,“而且這世上的鬼修,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

開藥膳館卻不一樣,只要教個手藝就有源源不斷的靈石,可以光明正大地買很多她想用的東西。

“噢!”陸靈蹊想了想,“您在無相界這么多年,那……那知道是誰殺到山海宗,把那位顯武掌門殺了嗎?聽……聽說,動手的可能是個鬼修。”

“你懷疑我嗎?”

寧知意光明正大地問。

“不敢!”陸靈蹊連忙搖頭,“我就是好奇,我們無相界,一定不止您一個鬼修。如果您認識,以后……,不就可以撇開了嗎?”

她就是想知道,她家祖宗現在在哪,把爺爺和爹娘弄哪去了。

只要能聯系上,等鴻蒙珠子的世界演化完成,大不了一起移居進去。

這樣,就能一家團聚了,還不用為彼此擔心。

“……我的功法很特殊。”

寧知意猜到自家小丫頭不敢往她身上猜的主因,只能再透露些,“還活著的時候,就曾數度封印身體,元神出竅自行修煉。”

陸靈蹊望著她。

這世上有幾個修士會有身體不用,反而……

陸靈蹊的心臟忍不住跳快了些。

暢靈之脈操蛋的進階時限,有時候,她都在想,若是自己不小心超了時間,該怎么辦。

“身體對我——是一種桎梏!”

身體對寧家的很多人,都是囚牢都是桎梏。

寧知意嘆口氣,“所以,我母親懷我的時候,家族長輩就以特別之法,幫我養魂。”

一輩又一輩的痛苦,寧家一直想改變。

“待到能修煉了,養魂之物從來沒缺過。”

說到這里,她摸了一枚玉簡出來,“此為紫府四儀術,乃極為難得的神魂功法,不僅能助養神魂,修煉好了,可以放出非常厲害的精神刺。”

身體受傷,修煉事倍功半的時候,修它最好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