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八四章 神水宮

更新時間:2019-11-16  作者:潭子
眼見吉元的半個腦袋和兩個爪子一齊擠了進來,陸靈蹊的拳頭,毫不猶豫地揮了出去。

丹田、筋脈、識海,雖然都痛得緊,可是她不敢放這些天外冥蟲出去。

這后果,不僅她承受不住,整個昆山界,整個七界都承受不住。

嘭嘭嘭……

吉元想往里面擠,陸靈蹊就使勁地把它往外砸,彼此都拼盡了全力,它的眼睛是紅的,她的眼睛也是紅的。

空間之門夾著吉元的腦袋,爪子再用力也扳不開它,這個時候它真想對面的女孩,能給它來一刀,而不是這樣用拳頭砸。

只要她能朝身體和頭部來一刀,它就可以借那部分身體,分裂進去。

可是,它的眼睛瞪得死大,拎拳頭錘它的人,明明拳頭都砸出血了,就是不用它最想要的辦法。

是……

因為昨天的接觸,她已經摸到怎么對付它們了嗎?

吉元后悔萬分,可是,它真的已經沒辦法了。

嘭……!

陸靈蹊用盡全身的力氣,終于把吉元徹底砸出,空間之門瞬間關上的時候,捆在她身上的爪子也被空間之門徹底絞斷,忘川河陰寒的氣息,裹住她千瘡百孔的身體。

懷中的避水珠可能被冥蟲王后的音波功震壞了,感覺河水順著每個能鉆的縫隙,拼命地往她身上鉆。

松了心神,想暈一會的陸靈蹊無法呆在這忘川河,努力往岸邊掙扎。

這個時候,她還記著忘川河的另一邊有很多鬼,為了自己為了崎山秘地怎么也不能從那邊爬出去。

昨天來的時候,她覺得忘川河溫順得不像樣子,可是今天,雙腿被縛,手抖身體也抖的陸靈蹊才知道,原來這河也并不溫順。

昏昏沉沉地掙扎好一會,陸靈蹊終于放棄,由河水把她往遠處帶的時候,從儲物袋中摸出兩塊上品靈石,一邊回復靈氣,一邊在河中努力把靈氣護罩撐起來。

再不撐靈氣護罩,她嚴重懷疑事后自己要大病一場。

忘川河的水,只養沒有肉身的殘魂,對有肉身的,不僅不會滋養,那種陰寒之氣,還會大肆破壞人體的生機。

右手和雙腿好像要僵掉般,那種蝕骨的陰寒之氣,如萬千細毛針般,在使勁地往她身體里鉆。

這種感覺,她想忽略也忽略不了,當然也就暈不過去。

現在,她只能等靈氣再回復一點,把綁在雙腿上的冥蟲爪子從身上拽下去,要不然一定爬不上岸。

無相界,千道宗守在承魂殿的小弟子在打了一個盹后,突然發現,師長要他們重點看護的魂燈,其中有一盞好像正被風刮般忽明忽暗地要滅了。

他嚇得一抖,連忙敲了一旁的扁鐘。

等到層層報上的時候,已經過了半個時辰,那盞魂燈,始終在風雨中掙扎,那隨時可能滅的樣子,宜法哪能接受?

尚仙和徒弟南佳人的魂火都好好著呢,沒道理,被天道眷顧的林蹊反而會遇到危險。

“問詢各方,”她的臉色極冷,“他們天渡境中的弟子,有無魂火不穩?”

林蹊年紀最小,雖然因為十面埋伏可在同輩中無敵,可是,天渡境那是什么地方?

有危險……

怎么也不應該是她先上。

與此同時,把各個鬼王集到一起訓過話的寧知意,站在忘川河邊異常不安。

不讓這些鬼王打探林蹊到這里干什么事,讓他們撤兵,她覺得自己沒做錯,可是,這一會,她的眉心跳得厲害,總感覺林蹊在這里遇到了什么神識攻擊。

雖然那攻擊沒有引動子息護魂術,但,林蹊大概是真的遇到了危險。

寧知意不明白,這沒有鬼王的忘川河和河中島,怎么還會讓她受傷,所以,又懷疑是自己關心則亂,疑心太過了。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不知道老祖宗就在這里的陸靈蹊,終于在回復部分靈氣后,借靈力輕浮身體,把自己從河時挪到了安全的河中島。

冥蟲長老吉元的爪子還縛在雙腿上,這爪子柔中有鋼,鋼中又帶柔,上面的細毛如針一般,扎在肉里,扯的時候真是要命了。

不扯,讓它就這么扎著腿,陸靈蹊更不敢想。

忙了半天,在流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后,她才把它拽下來。

抓著再也威脅不了她的冥蟲爪子,陸靈蹊精疲力盡,這才放心地暈過去。

千道宗問訊無相各宗的時候,寧知意終于受不住,放了一枚飛劍傳書,向神水宮求援。

只有人族修士才能過忘川河,才能進河中島,如果林蹊有什么,神水宮的修士最起碼能救援一二。

如果是她感覺錯了,林蹊想來也是知道,這黃泉禁地不時有修士進入,要做什么,也定會布陣防范一二。

待到六天后,文遙星君從靈界趕回,在門下事無巨細的稟告中,沒想到,那個被芙晚師姐說動,要加入神水宮的化神鬼修,還很有煙火氣,居然主動救人了。

“從黃泉禁地帶回的女修,醒了嗎?她是什么人你們查出了嗎?”

“查不出來。”

璃洛真人知道師父為何這樣問,搖頭道,“她還沒醒,內傷外傷俱有,又曾在忘川河中泡過,就算有芙晚師伯幫忙推宮過血,沒有十天半月,大概也醒不過來了。”

說到這里,她嘆口氣道:“弟子只查到她是七天前,從靈界傳送到我們昆山界,她的目標明確,并未在其他地方停留,在我宗坊市歇了一夜后,就直入黃泉禁地。”

“那……惜時星君有說她自己的出身嗎?”

兩者的目標都是黃泉禁地,文遙不能不多想一些。

“她說,她曾是上泰界人。”

上泰界?

文遙星君的眉心一跳,“上泰界兩千年前的人物,你們查得如何?”

轉為鬼修都進階到化神了,在她看來,至少是兩千多年前的人物。

“宗門前輩們的手扎中,暫時還找不到可以與其匹配的前輩。陳師妹正準備親身前往上泰界,擴大查找范圍。”

在神水宮很多人看來,那位惜時前輩活著的時候,也定是驚才絕艷的人物,兩千年前的宗門師長或許對她有過記載。

可惜,查過來查過去,都沒有找到能她相配的。

“做的不錯!”

文遙星君先對她們的工作給以肯定,“你芙晚師伯多年不曾與外界接觸,有些事難免考慮不周。

不過,陳沁暫時不要去上泰界了,那里近來亂得很。”

上泰界的魔門和道門,從來就不曾真正和氣過,那邊的魔門,現正被七殺盟重點拉攏。

“今日從靈界回來,聯盟傳給我的消息是,上泰界仙凡兩方,已經連出數件奇詭之事。”文遙星君很是憂慮,“好些人的魂魄,都在死后無影無蹤。”

那里可能有個大惡鬼橫行。

神水宮守御在黃泉禁地,看的就是鬼。

但現在,偏就冒出這么一位,不走偏門的化神鬼修。

若不是知道,其十一月之前,就在黃泉禁地進階,近來又一直在黃泉禁地撿石頭玩,她都要懷疑,她的鬼道修行,并不如師姐說的那樣了。

“此間事了,我會親自往上泰走一趟。”

弟子們去查,有些秘事未必能查到。

“是!”

璃洛應下,正要再說什么,一道傳音符就飛了進來,靈力一點,正是陳沁的聲音,“師姐,從黃泉禁地救回的女修醒了。”

這么快?

看到璃洛驚訝的樣子,文遙星君不由挑眉,“不用想了,我去看看。”

到底是她們的估算錯誤,還是那人有什么特別之處,去看看,她就知道了。

她一腳踏出,直入九株樓。

剛剛醒來的陸靈蹊,抱著被子還是覺得冷。

此時,她的外傷早已好的七七八八,可泡在忘川河那么長時間,陰寒之氣早就浸入骨頭,寧知意都擔心,畏冷的后遺癥要伴隨她一生。

“喝了吧!加了火芝在里面。”

她把才熬的一碗藥膳塞到她手上。

好不容易從天渡境活著出來了,不回宗門,卻跑到黃泉禁地弄成這個樣子,寧知意后悔的真想打人。

早知道,在看見的時候,就問問好了。

“謝前輩!”

青白著一張小臉的陸靈蹊沒想到,她會被神水宮的人救下。

不過,才喝一口藥膳,就感覺到不對。

“嗯!好香!”

芙晚星君瞅了她的藥膳一眼,“這是什么做的?”她笑問寧知意,“師妹的手藝很讓人出乎意料啊!”

“是嗎?”

寧知意笑笑,“我在無相界開了一家藥膳館。”

臭丫頭差點在她近在咫尺的地方沒命,這幾天,后悔心痛的同時,她也在反思自己。

都已經進階了化神,她還這么躲躲藏藏地瞞著自家孩子干什么?

不能在別人面前暴露身份,可讓林蹊心中有數,難道也不行嗎?

“這些年,一直做藥膳賺錢修煉。”

要不是對這藥膳有些心理準備,陸靈蹊真要被她嚇著。

好在,她本來就失血過多,臉色青白,現在再變,也變不到哪里去。

她沒反應,芙晚星君倒是很有興趣,“看樣子生意很好啊!還有嗎?弄一碗我嘗嘗。”當了鬼,卻開藥膳館賺錢,她真是不服不行。

“你又沒受傷。”

寧知意好氣又好笑,這幾天為了讓芙晚以神水宮特別的功法幫林蹊推宮過血,她沒掩飾對小丫頭的關心,“藥膳是為了小丫頭的傷,特別制的,只對她的傷有效。”

“沒受傷,不代表我不能有口腹之欲啊!”

芙晚星君轉頭看向陸靈蹊,“小丫頭,你說,本宮主能不能嘗嘗。”

當然能!

可是,她做不了主啊!

陸靈蹊端著喝了好幾口的藥膳,不知道該怎么向銀夜館主說。

此時,她都懷疑,是不是自己哪里露了破綻,讓館主她老人家,發現自己了。

畢竟,她也是掘地館的小十呢。

“真是丟人啊!”

寧知意不忍自家孩子為難,“外面我弄了不少,自己盛去。”

“哈哈哈……”

芙晚出去的快,回來的也快,如陸靈蹊一般,端了一碗藥膳嘗了一口后,忍不住眉飛色舞,“果然好手藝,在我們神水宮也開一家吧,我保證你能賺得盆滿缽滿。”

“行啊!”

寧知意不拒絕,“回頭,我找找我家小十,看她怎么說。”

陸靈蹊差點把碗摔了。

她是小十啊!

原來果然被認出來了嗎?

“對了,我救你了一命,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寧知意在陸靈蹊眼神幾變的時候,好像不經意地問。

“我……”

說真名,代表了大麻煩,說假名……

“前輩,我現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陸靈蹊可憐巴巴地朝她祈求,“真名暫不能說,說假名……,對兩位前輩也是不尊重,要不然,您……您叫我……”

“撿拾?”

“噗!”芙晚一口粥噴了出來,“有你這么給人起名的嗎?”她現在懷疑,她們兩個是真認識。

寧知意沒管她,只盯陸靈蹊,“你說這名字如何?”她把她家后人,又撿了回來,弄個撿拾的名字怎么啦?

“挺好!”

陸靈蹊老實點頭,“我暫時就叫撿拾,以后,等我能用真名了……”

“在我這,還是撿拾。”

“……行!”

陸靈蹊能說什么,只能接著點頭。

“嗯!”寧知意表示滿意,“你有苦衷,暫時不能說真名,但救命恩人卻不能不認識。介紹一下,她是神水宮宮主芙晚星君。我是……鬼修惜時,珍惜時間的惜時。”

陸靈蹊:“……”

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

是靈界坊市那位前輩吧?

原來惜時就是銀夜館主。

要不是早就認識,她都要因為她這介紹,想歪了一些。

她家祖宗也是鬼修呢。

“撿拾拜……拜見兩位前輩!”

“免禮!”寧知意好好看了看她,懷疑,她還沒多想,聽到外面的腳步聲,只能按下其他話,道:“快趁勢把藥膳吃完,然后行功兩周天。”

“不錯!”芙晚星君笑笑,“你現在養傷重要。”

她給她推宮過血,當然知道,她的傷勢如何。

按理說,至少十天才能醒,可是她天天給她推宮過血,看得清楚,這小丫頭的自愈能力超乎一般,明明骨齡還很小,卻是難得的法體同修之士。

這樣的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