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五五章 封印

更新時間:2019-10-28  作者:潭子
不是他相信她,而是到了不得不相信的時候。

季鞅看著面前呆了的女孩,又道:“若是不懂,老夫就再說一遍,我族在此的一百零三人,若是一齊身隕,這秘境必會自解。”

“懂……懂了。”

不敢不懂啊!

“前輩,您的族人在哪呢?”

那些人如果好好的,為什么不自己出來?

陸靈蹊有無數的疑惑,“你們既然知道其他秘地,為什么不自己出去?”做為混沌巨魔人的狩獵秘境,好像龍姨也是人家的狩獵對象,但她雖然忌憚這里,卻并不是怕這里的混沌巨魔人,而是怕人家布在這里的殺手。

陸靈蹊和青主兒對視一眼,不能不懷疑龍姨不知道這里還有她家祖宗都怕的混沌巨魔人。

“出天渡境的通道被封了。”季鞅看她們一齊變色,又慢吞吞地道:“不過,我們出不去,你們想出去,卻不是太難。”

陸靈蹊已經被他說話時常來的大喘氣弄怕了,不想再問,只等他自己說。

“出入天渡境,一為傳送陣、二為通道、三為薄弱界點。”

當年確定這里是后路之一時,為防意外,可是準備良多。

可誰知道事到臨頭,他因為一時之誤,還沒來得及聚攏全部分到這里的族人,就遭到了截擊,最方便的傳送陣當場就毀了,以至正在傳送的族人一齊失落在傳送的空間風暴中。

“傳送陣……當年就毀了。”

季鞅心中苦澀,“而通道設在一個秘密的地方,被非常精妙的大陣保護,這么多年來,我沒找到出去的通道,外面也無人能進來,想來,也在大戰中出了意外。”

所以現在,就剩下了一個薄弱界點?

陸靈蹊在心里輕輕嘆了一口氣。

“這里雖然叫天渡境,可事實上,它不比任何一個界域小。”季鞅深深看了一眼陸靈蹊,“界域的薄弱點……,亦只有我族知道。”

有青主兒這個混天藤陪著,想要避開無腦的兇獸,不是太難。

“薄弱點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告訴你們,但是,我族一百零三人的性命全押在你身上,林小友,你們是不是也要讓我安心安心?”

讓他安心?

“我發毒誓行嗎?”

陸靈蹊說著就要指天發誓,可是人家一擺手,“不行!”季鞅道:“你的伙伴、身家,還有你那些人族朋友,暫放我處。”

原來是她自作多情,人家并不是相信她。

“你若不應,那大家就陪著天渡境的億萬生靈一起毀……”

“我應!”

陸靈蹊哪敢不應?

天渡境現在的億萬生靈里,除了朋友、同門外,還有龍姨和龍寶。

不對,除了他們,她和青主兒也在里面。

“前輩,我出去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找到您的族人,一種是找不到。”

陸靈蹊必須把丑話說在前面,“但找到您的族人,沒有通道他們也進不來啊!”

“老夫既然這樣說了,自然有進來的辦法。”

季鞅伸手,七枚混沌之晶緩緩飄向陸靈蹊,“出天渡境的時候,記住你所站的地方,或初一或十五,用它布出北斗七星的樣式,它自會撐起新的通道。”

這么簡單?

陸靈蹊接過他的混沌之晶,“您外面的族人,應該也知道這個方法吧?”

如果知道,卻始終沒用這個方法進來,也許早就不在了。

季鞅自然聽出她的話外之音,“外面的人知道這個方法也沒用,”他嘆了一口氣,“天渡境隱在虛空之中,每六十年一個甲子時,都會有所變化,當年出事的時候,恰逢六十甲子,所以,之前的薄弱界點,也起了變化,外面的人找不到,很正常。”

這一路出了問題,他不相信另外四路也同樣出了問題。

“那萬一現在又是六十甲子呢?”

陸靈蹊的臉都白了,她不敢賭這種萬一。

“不放心?”季鞅其實也不放心,盯向青主兒,“那就暫借你的鴻蒙珠,它還未演化完全,老夫可以用混沌之晶助它一臂之力,讓它成天渡境的副境,然后小林道友你帶著它,不論到哪,都可以重新回來。”

青主兒所鴻蒙珠拿了出來,“您得發誓,您的族人以后不會搶我們的。”

“珠子在你們手上,不放心認主即可。”

若是全盛之時,那珠子當然不能被外人得了去。

但是現在……

混沌巨魔人身高馬大,任何一個所需的食物,對這些小小的人族而言,都可比一座大山。

秘地再好,也只能種些黃金稻,缺少肉食,又如何能強大?

季鞅懷疑,現在的族人中修為最高的,也如這里般,都不會超過元嬰中期。

沒有天渡境相幫,又要繁衍生息,大部分的族人,可能黃金稻都不能管飽。

而人族……

早不是當年的人族了。

季鞅自省了這些年,只恨當年的混沌巨魔族雖然看清了形勢,卻高高在上慣了,沒一個會彎腰的。

“認了主,這種天地自生卻未演化完全的世界,基本就誰都搶不去了。”

“真的搶不走嗎?”青主兒和陸發蹊一齊懷疑。

“自然!殺人奪寶搶它可是劃不來。”季鞅不明白她們為什么懷疑,“本來就沒演化完全的世界,會因為主人意外的生命消散,轉而崩潰。到最后,只能當個普通的儲物空間。”

那樣的空間,他們混沌巨魔人可看不上。

“噢!”

青主兒明白了,把鴻蒙珠送到他手上,“那您用混沌之晶助它一臂之力吧!”

儲物用具不能帶,應該指的是儲物戒指。

“聽說界域與界域之間都有空間之門,只是那些空間之門,正常都在人跡罕至的絕地。”

青主兒當著季鞅的面,正大光明地道:“林蹊,保命符箓還有靈酒、丹藥,你拿一些帶著。”

“知道了。”

納物珠在四天前,就裝滿了。

陸靈蹊其實不缺什么,只看那位季鞅前輩一連以六個小一號的混沌之晶,按特別的排列,把鴻蒙珠圍著滴溜溜地轉。

季鞅現在很趕時間,在混沌之晶化為靈霧將被鴻蒙珠吸完前,又摸了六顆混沌之晶出來。

他急切地想見其他秘地的族人,想在徹底消散前,看到族人能把他們當年所布的后手,全都聯合起來。

這樣哪怕被天地所棄,他們也能在自己創造的秘地秘境里,正常生活。

很快,鴻蒙珠上,隱隱地漸起山水,陸靈蹊和青主兒一齊看住了。

一天一夜后,季鞅的靈體已經有些不穩,鴻蒙珠才徹底穩定下來,“認主吧!”

怎么認?

滴血嗎?

陸靈蹊偷偷問青主兒。

“應該是的,古時認主的方式,沒有祭煉之說,都是滴血。”

陸靈蹊在飄來的鴻蒙珠上輕輕用指尖一劃指肚,一滴殷紅的血,就滴了下去。

看上去,沒的增大,反而小了一號的鴻蒙珠,輕輕晃了一下,然后劃為一道靈光,瞬間隱入她的手腕。

陸靈蹊連忙卷起袖子,在代表青主兒的小葉旁,一點山水紋路顯了出來。

可是……

“前輩,我怎么看不到里面的空間,也進不去?”

陸靈蹊試了一幾下,卻完全不知道,這個屬于自己的空間怎么用。

“一個小世界是那么好演化的嗎?”

季鞅揮開蜂巢禁制,“三十三天后,它才真正屬于你。”

原來這樣。

“那薄弱界點……”

“隨我來!”

季鞅去的是內谷,一個又一個巨蜂,遠遠感應到他們的時候,就小心避開了,“你們從外面進來,一路上的兇獸多嗎?”

“多!”

“殺過兇獸嗎?”

“沒!”青主兒幫陸靈蹊答,“我們只是撿過兇獸大餐之后留下的渣渣。”

季鞅沒有回頭,他早在混天藤的空間里聞到了某些味道。

當然,他也不相信,她們有殺兇獸的實力。

“只要我的族人能進來,必酬兩位四只龍獸。”

想到等在外面的龍姨和龍寶,陸靈蹊的臉色不由一變。

“不喜歡?”

季鞅回頭淡淡瞅了她一眼。

“我……我可以換其他的嗎?”

“當然!”

季鞅笑了,“其實你的鴻蒙世界在初開之際,鴻蒙、混沌之氣俱有,本來,蘊養的好,它也能如天渡境般養些兇獸,可惜,得它之人,卻沒有用好它。”

有寶貝都不會用,能怪誰哉?

季鞅面上含笑,其實心里冷哼,“它大概沒有你想象的那般大,不過,種上幾茬黃金稻,應該還是可以的。”

沒有他們混沌巨魔人的混沌之晶,又有現在的天地法則干擾,頂多三十三年,也只能跟外面的世界一樣了。

季鞅打定主意,讓小丫頭先嘗甜頭,甜頭嘗到了,以后,還想要,就得求著他們混沌巨魔人了。

“那前輩,能給我一些種子嗎?”

陸靈蹊不知人家所想,但是能種幾茬黃金稻,就已經夠讓她欣喜的了。

這時候,在心里,她也不是對大德之契影響過來的混天藤之‘貪’,沒有一絲警醒。

也許,在‘貪’這方面,她近來確實過了些。

所有東西都來得太容易,以至于她不僅沒有以前的欣喜,反而覺得這天下的東西,都能盡歸己用。

什么天道的親閨女?

自己的出身什么樣,自己還不清楚嗎?

而且,當年天道的親兒子宋在野活著時,比她的機緣可能更甚些。

所以,黃金稻能種幾茬就種幾茬吧!

找到另外的混沌巨魔人,對方總也要給點表示,陸靈蹊已經決定,再不要其他東西,只要他們答應她不再捕殺龍獸。

當然,她也會跟龍姨說清楚,以后不要再在陸地晃了。

“對了前輩,”陸靈蹊自省之后,發現她又被寶貝沖昏頭了,“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能找到您的族人,那要是找不到……”

天渡境不能崩了。

不要說這里的億萬生靈,就是她把龍姨和龍寶帶出去,也沒辦法養活他們。

“您的一百零三位族人現在如何了?”

季鞅不敢想找不到族人的后果。

所以,他一直避而不談。

但現在,他在心里深深嘆了一口氣,“他們被我封印了。”

陸靈蹊和青主兒一齊看向他突然靈光不穩的身體。

“當年進來的人太少,血脈過近,以至一代又一代后,無法傳承。”

季鞅說得艱難,“如果出現小友所說的情況,老夫也只能解封他們。封印的時間太久,再不解封,他們都會在沉睡中消亡。”

陸靈蹊和青主兒的心一齊沉重起來。

“他們的修為都不高。”季鞅在不盡水潭間停下身形,望向陸靈蹊,“最高的荊二也不過是元嬰初期。”

要不然,他真沒辦法封印他們。

季鞅懇切地看向陸靈蹊,“你們人族得天獨厚,修煉極快,我會在這里等你一年,若一年之后,你還沒有找到我們外面的族人,我會解封他們。

但是……”

最主要在但是上,“但是,他們不能長時間的活動,老夫希望,小友進階元嬰中期或者后期后,能幫忙把他們重新封印。”

重新封印?

陸靈蹊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

這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啊!

“我混沌巨魔人一生下來就有千年的壽元,你們人族所謂的結丹修為。”

到了這時,季鞅終于語中含悲,“可惜近親相結,族人的身體越來越差。小友有個好伙伴,再加上我族的黃金稻,不出意外,進階化神應該不會有問題。

到時,還要麻煩小友,看在天渡境億萬生靈的份上,每隔百年,為他們解封三天。”

陸靈蹊呆了。

這是什么辦法?

“進階化神,小友已經有跟天渡境兇獸一戰的能力了。”

季鞅盯著她,“只要小友能為我族人弄來龍獸、龜獸、麟獸、虎獸等兇獸肉,就可以助養他們的身體一段時間。”

虛弱不僅僅是血脈太近。

當年布下另外的四處后手時,為防意外,族人曾在這里大肆捕殺兇獸。

以至于后來他想依樣畫葫蘆,給后人多留些輔助修煉的兇獸肉時,都有些無從下手。

后人守著天渡境,又越來越不敢出去。

沒有能量強大的兇獸肉輔助,修煉大打折扣,再加上血脈太近身體不好……

“只要能有十階以上的兇獸肉,就可以提高他們的修為,我族每近一階,壽元都會成倍增加。”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