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五四章 混天藤

更新時間:2019-10-27  作者:潭子
三天的時間轉眼就到,陸靈蹊和青主兒已想編好差不多的心魔,就等季鞅來問。

“不必拿話糊弄老夫。”

季鞅縮成人族大小的樣子,突然出現在她們的蜂巢里,“一顆藤,以‘主’為名,老夫問你們,這‘主’字何人所起?”

他盯著她們,“林小友,你總不至于要跟我說,是你給她起這個‘主’字的吧?”

編了一堆瞎話,準備糊弄他的陸靈蹊和青主兒一齊傻眼。

“……這名字我本來就有。”

青主兒不知道,弄個占便宜的名字,怎么也會把自己裝坑里。

但此時她只能嘴硬,“我原先住在一幅畫里,畫里的人,雖然不太喜歡我,可是他們就是叫我‘青主兒’。”

畫里?

季鞅的眉頭一緊,試探著問一句,“封靈畫?”

“不知道。”

青主兒搖頭,“他們沒跟我說過那里具體是哪。”

沒人管她,沒人問她,無視于她,只是由著她四處晃蕩。

“前輩,您覺得那是封靈畫?”她的童音糯糯,“倒是感覺很合那畫的樣子,”她還想跟人家打好關系,“不過,上古以來,所有厲害的法寶,都會有名傳下,我怎么沒聽過封靈畫的名號?”

季鞅望著小東西,垂了垂眼,“封靈畫乃我混沌巨魔族至寶,能截一方世界之靈氣蘊育五行寶物。”

說到這里,他看向陸靈蹊,“那天,她說騙了你的己土珠,老夫問你,那己土珠是否是你從畫中所得?”

陸靈蹊臉上僵了一下,卻也只能答道:“是!”

“只有己土珠嗎?”

陸靈蹊心跳如鼓。

她的鴻蒙珠子已經許給青主兒了。

“是!”

“你們在撒謊!”

季鞅人老成精,右手一伸,硬生生地在青主兒身上點了一下,她從來不顯于人前的空間,就露了出來。

里面的藥田,他一點也沒看,反而以極快的速度,連撈了兩樣有所感應的東西。

“那是我的。”

“前輩這是干什么?活搶嗎?”

電光火石間,青主兒和陸靈蹊的身體卻突然不能動了。

青主兒看到裝鴻蒙珠子的玉盒在人家手上輕輕一捏,好像粉一樣的落下,都急壞了,“我的,還給我。”她的小葉子都變色了,“還說我是什么壞東西,你們就是好東西?”

一個個的都不要臉。

她明明沒干過壞事,可是人人忌憚她。

但這些人呢?

“這珠子是我的,息土也是我的,還給我。”

“這珠子和息土都是她的?”季鞅朝怒目視他的陸靈蹊道:“想好了答。”

“是她的。”

“她自己弄的?”

陸靈蹊幾番掙扎,可是身體動不了,聞言冷笑,“我的就是她的,她的就是我的,誰弄又有什么關系?前輩這般,還說我們心魔纏身?請問,您這又算什么?”

她們一沒害人二沒殺人,就算殺人,殺的也是修仙界做了無數壞事,人人恨不能殺的‘壞蛋’。

陸靈蹊自問沒做過虧心事,就算有一點心魔,于她的修行路,也是無傷大雅,“以名字,以出身論別人的時候,您別忘了,混沌巨魔人也有個‘魔’字。”

對方既然這般行事,又哪會真心地讓她們出去?

陸靈蹊深切懷疑三天前,他是剛蘇醒,所以沒本事拿下她們,才拿言語哄人。

“您可真讓我認識了什么叫混沌巨‘魔’人。”

什么人族有混沌巨魔人的一絲血脈?

全是狗屁。

現在的陸靈蹊只后悔,三天前沒用十面埋伏跟他拼一拼。

哪怕這混蛋有巨蜂幫忙又如何?

拼一拼,她和青主兒一起,未償就一點機會也沒有。

“……老夫有說,要它們嗎?”

季鞅其實很滿意陸靈蹊的回答,慢吞吞地道:“雖然這珠子與息土都與我族有些關系,但既然現在是你們的,當然還是你們的,老夫——只是討厭撒謊!”

他把兩樣東西,又擲回青主兒的空間。

“小丫頭,你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伙伴真正的名字吧?”

“……我不需要知道。”

陸靈蹊被他的反轉弄愣了愣,不過,她總有種他要挑撥離間她和青主兒關系的感覺,“我只需要知道,她是我伙伴,我們生死與共,一齊長大,她是我的青主兒就行了。”

啪!啪啪啪!

“好一個伙伴!”

季鞅鼓起了手,他的手動時,禁固陸靈蹊和青主兒身體的東西,好像無形而落,“能在混天藤本性的影響下,還保持此等赤子之心,殊為難得。”

混天藤?

陸靈蹊和青主兒都顧不得其他,一齊被這名字吸引。

“混天藤無物不貪,吞噬心魔,只是其本事之一。”

季鞅望著兩個瞪大了眼睛的小東西,嘴角輕輕翹起,“沒有誰知道,它是怎么出現,又是怎么長大的,當它現于世人面前時,已經無人能擋。”

他看著微呆的青主兒,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這小東西應該是被某些家伙做了手腳,否則大德之契,也保不住這個人族小丫頭的性命,她的修為太低太低了,“你的身上有混天藤的氣息,但是……,應該又不是完全的混天藤,它的很多本事,你繼承的都不多。”

青主兒張了張口,又閉上了。

那什么無物不貪,無人能擋的話,讓她有些害怕。

吞噬林蹊的心魔和三生途中諸多心魔幻境的時候,她就覺得自己挺可怕的。

她害怕那樣的自己。

“不用怕!”

季鞅好像知道青主兒所想,“當年的混天藤能現于人前,是因為大家打到了它的家門口。吞噬,貪下所有送到口邊的寶物,老夫覺得,這是所有有智生靈的本能。”

可惜再厲害,最后也如他們混沌巨魔人一樣,被天地所棄。

混沌巨魔人哪怕住在這天渡境里,也因為傳承的血脈太近,越來越虛弱,這混天藤……

季鞅懷疑它們最后還是順天而行,被人族所用了。只是,人族用了它們,卻又不能不忌憚它們。

被天道厚愛的人族,應該徹底抹去了混天藤的名號,否則這小東西既然有智,就應該有混天藤的所有傳承記憶。

但是這話,他不會再說了。

想要很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就必須糊涂一點。

曾經的榮光吃屬于曾經。

季鞅一直到現在對當初的天地大變,都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只是,當時沒辦法追究,現在去追究也早沒了任何意義。

他在心里深深嘆了一口氣,“說你們心魔纏身,是因為,你們身上出現了混天藤某一‘貪’之氣息。”

陸靈蹊和青主兒互望一眼,一齊抿嘴。

她們現在人在矮檐下,別人怎么說,就怎么聽吧!

身體不能動,生死也就在人家的一念之間。

“‘貪’又是世間所有有智生靈的本性之一。”季鞅又道:“尤其對逆天而行的修行者而言,無‘貪’……就不可能走向修行之路。”

什么意思?

陸靈蹊和青主兒一齊看著他。

“修行為何?”季鞅伸出手,“自然是掌控自己的命運。”如果不貪,那自然是天讓你怎么活,就怎么活。

“世間生靈,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魔。”

季鞅又嘆了一口氣,“個體如此,族群亦如此。”

如果不是向往的更多,沒有那樣的大戰,天地之變也就不會那么快地降臨。

“可惜天地有靈,天地之出有限,貪心太過,是為大忌!”

季鞅看著陸靈蹊,“上善若水,水至善至柔,綿綿密密,微則無聲,巨則洶涌,其與世無爭,卻又容納萬物。

可以說——是‘水’成就了你們人族。”

陸靈蹊有些懂又有些不懂。

“罷了,你修為太弱年紀太小,現在說這些,你也不會懂。”

季鞅言歸正傳,“這天渡境是我混沌巨魔人的秘境,這里的天地法則,一如往前,你們不屬于此,強在這里,只有死路一條。”

等到現在,就等這句話,陸靈蹊連忙拱手,“還請前輩給條路。”

“路,我可以給。”

陸靈蹊和青主兒一齊望向他。

“不過……”

季鞅看著她們,“你們要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前輩請說。”

“外界你們還曾聽說哪有混沌巨魔人嗎?”

陸靈蹊和青主兒一時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若說沒有,他會不會很不滿意?

若說有,可她們真的沒見過。

“聽說,上古的天地大變后,百族為了生存,除了讓某些血脈溶于人族,還自建了很多秘地秘境,修仙界偶有修士傳說,百族還活于秘地秘境之中。”

陸靈蹊只能這樣道:“我和青主兒常年呆在宗門,對這類秘地秘境,知之甚少。”

季鞅點頭,“不錯!當年天地大變,我混沌巨魔人五布后手,天渡境亦是一處。”

是說這里還有混沌巨魔人嗎?

陸靈蹊一呆。

“這地丘花谷,還有我族一百多人。”

季鞅看著面前的人族女孩,“我可以放你們走,但是,你也要幫我等把天渡境,交予我族。”

怎么交?

“我……我不知道你們的秘地在何方。”

秘地秘境,何等重要之地,如果她知道了,只怕人家也要殺人滅口吧?

陸靈蹊的臉色都變了。

這擔子太重,她擔不起來。

“你答應了,我自然會告訴你,另外四處在何方。”

季鞅其實比她還緊張。

天渡境的所在,另外四處不可能不知道,可是這些年,他們一直未曾進來過。

現在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他們一齊出意外了,一種是,進入秘境的通道在當年的大戰中,被毀了。

前者可能性有,但是他更希望是后者。

就算前者是真的,封印的族人,也到了必段解封的時候,若不然,等他徹底消散,他們就只能在封印中死亡了。

“前輩,”陸靈蹊咽了一口吐沫,“您……您這么相信我嗎?”

“你不相信你自己?”

季鞅好像要看到她的心里去,“這秘境,生靈何止億萬,你若不應,我族族滅之時,天渡境亦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