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三七章 七層塔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差不多的時間,凌霧面對師父儀芬,卻有無數的不解。

  “帶……帶林蹊到陸家墓園?”

  “不錯!”儀芬半瞇的眼睛,有些幽深,“不要讓她有任何懷疑,然后你找機會離開,讓她一個人呆著。”

  師父的話,凌霧都聽懂了,可是又好像全沒懂。

  她‘咕’的一聲,咽了一口吐沫,聲音大的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不用怕!為師……就是想驗證一下。”

  驗證什么?

  驗證她是否是陸家人嗎?

  凌霧知道,師父一直對某人有疑惑,可……

  面對似乎很傷感的師父,她心下一頓,輕聲道:“林蹊很聰明,如果我只帶她一個人去,哪怕……她原來想做什么,肯定也不會再做了。”

  儀芬的眉頭攏了攏。

  “師尊,那幾個魔門修士不是被您抓著了嗎?我可以把林蹊引出來,然后,讓蓮花峰幾個弟子偷扮一下……”

  “不行!”

  儀芬毫不猶豫地搖頭,“這件事,只能你知,我知。”

  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危險。

  暢靈之脈多災多難,寧知意不管是真死還是假死,其目的,都只是自保,保她自己,保她后人。

  世人好不容易以為暢靈之脈斷絕了,再把林蹊暴露出來,那后果定然也是不能想象的。

  身為活了幾百年的元嬰修士,儀芬其實也在懷疑,暢靈之脈,可能另有屬于禁忌的流傳方式,要不然,上泰界怎么只有魔門動了?

  那些人收到的任務是挖出寧家姐姐的尸骨呢。

  她揉著額頭,不能不妥協,“若是找不到萬全之法,那就算了。”

  “……是!”

  凌霧從師父處退出,看到遠邊的天空那朦朧出現的亮光,知道新的一天又要開始了。

  拜進蓮花峰,成為所謂毒婦的徒弟,她知道,師父的心有多柔軟。

  陸信和他的后人,困擾陸家的同時,又何嘗沒有困擾師父?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直奔客院。

  “儀芬真人抓了六個魔門修士?”

  這消息來的太讓人驚喜了,陸靈蹊忙給凌霧倒茶,“凌師姐,那這樣說我們今天就可以到陸家赴約嘍?”

  “……是!”

  凌霧朝女孩露出一絲笑容,“陸師妹之所以請你們到陸家游玩,甚至不惜開放墓園,真實原因,我想林師妹也知道吧?”

  “猜到一些!”

  凌霧垂了垂眼,轉到她也疑惑的,“林蹊,你相信修仙者會難產嗎?”

  這個問題要怎么答?

  絲毫不知道,自己早被儀芬重點關注的陸靈蹊,在心里輕輕嘆了一口氣,“不知道!不過,那位前輩身份特殊,我想,她的死,不僅陸家曾經查過,就是太霄宮,還有與陸家不對付的葉家,甚至……甚至各宗都曾調查過。

  想在那么多前輩高人面前假死,我想……不太可能吧?”

  可能從上泰界偷渡而來的祖宗,大概想過無數自身下場。

  要求死后沉尸那個滿是沉水的地方,太正常了。

  送走陸從夏,她就一直在想,回宗后,是不是把祖宗們的骨灰都帶著,也沉入莫機淵。

  既然被古仙詛咒,既然無法掙脫天地,那就干干凈凈地離開這天地,讓天地自個玩好了。

  “凌師姐,儀芬前輩跟你說過那位前輩的事嗎?”

  某人隱含期待的樣子,讓凌霧啞口。

  她已如師父儀芬般,在心里確認這丫頭是陸信的后人。

  對師父毒婦的號,她到底是報一種什么樣的想法?

  “我師父和那位前輩曾是好友,甚至那位前輩還救過我師父。”

  說這話的時候,凌霧不動聲色地打量她,只怕她眼中出現哪怕一瞬的怨憤。

  被千道宗諸大佬重視,又機緣無雙的女孩,一旦成長起來,如果對師父,對太霄宮,對陸家一直有怨,有恨,那將來……

  “聽到這樣的話,你是不是真覺得,我師父是毒婦?”

  某人眼中只有詫異,凌霧干脆就把話挑明了說。

  “……我在樓船上見過儀芬真人一面,在坊市非常危險的地方又見著她了。”

  陸靈蹊輕啜一口靈茶,“我師父說,儀芬真人可能性格比較暴,但為人不錯,我知袖師叔前段時間,也曾笑著說,我要是被你揍了,師父沒出來前,她沒辦法到儀芬真人那里,給我找公道。”

  她對儀芬真人了解不多,但透過師長,透過她自己的觀察,用毒婦來形容那位前輩,有失偏頗。

  只是……

  誠老祖滿是血淚的恨字,晃在腦海里。

  陸靈蹊把茶杯輕輕放下,“這世上沒有完人,我們更不是當年的當事人,所以,我沒辦法評判儀芬前輩,我想,前輩也不需要我來評判。”

  凌霧沒想到她會這樣說。

  千道宗講究道法自然,其核心弟子在心性方面,隨緣隨性,大都更為平和。

  凌霧臉上的笑容綻開,她突然有些明了師父保全的心意,“我師父若是聽到你這話,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這有什么可高興的?

  陸靈蹊不解,正要說什么,外面傳來喧鬧之聲。

  原來,因為魔門修士抓住了,陸家的邀約如常進行。

  “走吧,本仙子帶你見識見識,我們南方第一世家的樣子。”

  第一世家?

  好了不起!

  陸靈蹊心中腹誹,腳下速度卻不慢。

  “陸道友,新抓的幾個人沒有自爆嗎?”

  身為天劍宗的帶隊師兄,申甫不能不考慮師弟李開甲的安全,“還有,坊市自爆的那位,我怎么感覺,他都不是一個能那樣絕決尋死之人。”

  如果真有那般狠的心性,人家根本就不會跑,師弟哪有命在?

  “新抓的五個人,是在下師伯儀芬真人親自以莫大法力抓住的,他們想自爆,也不可能。”

  陸從夏笑著回答他們的疑問,“至于昨天坊市的那位……,怎么說呢,魔門兇殘,他應該是被人控制了神魂,不得不自爆。”

  那抓住的五個人,難道沒被人控制神魂?

  大家彼此互看一眼,倒都沒問儀芬真人是怎么操作的。

  太霄宮對他們的安全很上心,昨天那個自爆者,之所以沒造成傷亡,是因為他要自爆的當口,被趕去的陸岱山陸前輩以數個結界箍住了。

  人家一路護送,現在總要給點面子。

  “如此,陸師妹請在前面帶路。”

  陸家既然有請,當然不會讓大家飛著去。

  路途有些遙遠,飛著的隊伍太長,反而更不利于保全。

  陸從夏笑著摸出一個寶塔,“去!”

  寶塔迎風而漲,轉瞬間,好像一個真正的寶塔般立在客院的正中,“這是我陸家的七層塔,它是飛行法寶,亦是悟道之塔,所有在陸家核心區域悟道悟功者,都會被塔壁特別的道陣影印下來,里面有一百零三位陸家先輩悟道悟攻之境畫,有緣無緣……,端看各位的造化了。”

  我的天!

  知道悟道之塔的修士,個個眼中放光。

  此塔是陸家第一代先祖從古仙洞府中帶出,據說,其之前有些殘破,被他陰差陽錯的修補之后,形成了特別的道陣。

  其道陣可以自動吸收周遭悟道悟攻者的‘悟’程,形成境畫。

  觀摩境畫,有緣者,可以自動帶入跟隨悟道悟功。

  “多謝!”

  申甫大步進去的時候,先朝陸從夏一躬身。

  陸靈蹊被南佳人科普后,望著高高的七層塔,這才明了第一世家的底蘊。

  “多謝!”

  一個又一個修士進去,每一個都在塔門前,朝陸從夏一躬身。

  不管有沒有造化,人家給這份機會,都得領情!

  “多謝!”陸靈蹊也在塔門前行了一禮。

  陸從夏笑著回禮。

  時也,命也,運也……

  把如此重寶拿出來,與各宗新秀共享,一為應對未來可能的跨界之戰,二為陸家正值風雨飄搖之際,需要各方修士的支持。

  交好這些未來大有潛力的修士,比交好那些早就成名前輩的成本,要小的多。

  陸靈蹊一步踏入七層塔,這才發現,里面的空間,比她以為的大多了,近百人站在一層,還顯得稀稀落落,似另有空間之陣。

  她的眼睛,很快移到微黃的塔壁。

  或坐、或立、或冥想、或苦惱、或望天……

  身著太霄宮月白法衣的修士,在塔壁上栩栩如生。

  這就是境畫嗎?

  陸靈蹊一邊好奇這境畫,一邊好奇這些陸家先輩。

  “咦?這不是陸傳……前輩嗎?”

  前方傳來驚呼。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旁的申甫看著塔壁上臉有稚氣的陸傳,敲了冒失的師妹一下,低聲道:“陸傳前輩少時,是陸家有名的天才。”

  陸靈蹊心下一動,連忙加快的步伐。

  陸傳是少年天才,陸信也一樣。

  陸傳能在此留影,陸信……

  “那……這一位是陸信前輩嗎?”

  李開甲看了一眼正過來的林蹊,知道她想找誰,幫忙指另一個看著花海花開,若有所思的少年。

  “這里是悟道之塔,你怎么也有這么多閑話?”

  申甫真想把師弟師妹都敲一頓,傳音給所有的師弟師妹,“誰再放一個屁,每天加練一個時辰。”

  天劍宗的女修連忙捂住了嘴巴。

  李開甲望了一眼林蹊,傳音給申甫,“師兄,我加練一個時辰,你告訴我,他是不是陸信?”

  申甫無奈了,“我哪知道?我又沒見過他。”認識陸傳,是因為他活著。

  李開甲不想朋友失望,他似乎無意識地朝趕來的陸靈蹊點了下頭。

  陸靈蹊心中巨震。

  原來那個悲苦留下斑斑血淚的手扎的信老祖,少時是這個樣子嗎?

  境畫上的少年眼神專注而悲憫,花海似乎在他眼中綻開……

  這時候,他多大?

  跟她差不多吧?

  陸靈蹊看著老祖宗的眼睛,想他看到這片花海花開時的感覺。

  他想到了什么?

  花開花謝終有時?

  想到了早早過世的母親?還是想到了也跟花一個年紀的無想老祖?

  陸靈蹊不得而知,她看著花海的眼神,不知不覺,有悲憫有憤怒。

  如果沒有血脈之累,早有天才之名的信老祖,又何至于死不瞑目?

  殺念一動,不知怎的,她好像突然之間,置身花海。

  她看到了悟道的老祖。

  只是,他的樣子,似乎跟她想的不一樣。

  花海中,不止花瓣在飛舞,還有十幾個穿著花衣,掩行而來的殺手。

  原來,祖宗悲憫的眼神不是給這些花的,而是給那些殺手。

  好像一陣風來,花瓣隨風而舞,可是,它們突然有如利器般,往急奔而來的殺手射去。

  咻!咻咻咻……

  陸靈蹊聞到了花香,感受到了無盡的殺氣。可她好像在這里,卻又好像不在這里,無數花瓣從她身體穿過。

  它們在無序中,似乎有形也有陣,不論被殺落多少,在這花海,總有源源不斷的補充。

  他們防了前面,防不了后面,防了下面,防不了下面。

  偏偏靈氣護罩,總是被那不時變形的花陣一觸而破……

  此時此刻,陸靈蹊完全不知道,她的周身,幻出無數花瓣,它們隨著她在花海中所見,或呼嘯如浪,或飄然若舞,成陣成海,漫天而動。

  “這是……悟功?”

  南佳人好想驚喜!

  悟道不是這樣的,站在花海里的師妹滿身殺氣,哪怕翩翩起舞的花瓣,在旋轉中,也帶了好像利器的哨音。

  “是悟功!”

  陸從夏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羨慕,“這是陸家第四代老祖陸望的悟功境畫,他老人家六百歲時,自通天塔離開無相界。”

  什么?

  聞言望過來的修士,不是一個兩個。

  “陸望老祖是個殺氣很重的人,有異形之寶,可幻飛花摘葉,對敵之時,常讓人防不勝防!”

  師妹打架都比別人專注,要不然也不會在演功堂跟閔師兄揍到臉上。

  千道宗諸人雖然想矜持一點,可是常常忍不住嘴巴咧開。

  陸靈蹊終于見到老祖動手了,只見他抬手間,無數花瓣聚來,形成了一把花鞭。

  花鞭輕甩,在殺手的犀利還手中,似乎柔韌如水又似乎堅韌如劍,心隨意動,每一次被擋被擊,鞭頭總會一彎一甩,在殺手身上留下一點痕跡。

  十六殺手,一個又一個地倒下。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