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三六章

更新時間:2019-06-28  作者:潭子
樓船里的人對無相界太重要了,儀芬不敢有一點馬虎。進了太霄宮轄地,幾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只她不敢!

百密尚有一疏,天澗鴻溝環繞整個樂機門,大家把天橋把守的再嚴,也不能說百分百安全。

好在又戰戰兢兢五天后,太霄宮成禹掌門親至了。

直到拜謝過成禹掌門,樓船上的修士才知道,儀芬真人也一直隱在船上。

“那幾個人在坊市周邊失蹤了。”

跟外面那些小家伙們寒喧半天后,成禹掌門在三樓直奔主題,“我來的時候,收到消息,陸家和葉家相鄰的墓山周邊,有三十七人斃命,陸家死了十九人。”

什么?

陸岱山面色一變。

如果上泰界因為他護送樓船而遷怒于他,遷怒于陸家,那……

“死者大都是什么修為?”

不像陸岱山該想的不去想,不該想的瞎想,儀芬馬上抓住最關鍵的問題。

“煉氣、筑基!”成禹掌門看了老師兄一眼,“而且死者的年齡,普遍都在五十朝上,其中兩人是被搜魂而死,對方好像在找什么東西。”

陸岱山哪怕再蠢,幾百年的閱歷在那里,聯想三通等人秘密查問陸信母親的事,他也能猜到,上泰界真的在找那個死了幾百年的人。

所以,陸家逃過一劫的心情一點沒松。

“我派了刑堂弟子,加巡陸、葉兩家的周邊。”

成禹掌門其實更想嘆氣,“陸師兄,你給我一句實話,當年那位寧道友尸身真的沉入莫機淵了嗎?”

“……是!這是她的遺愿!”

陸岱山隱在袖中的手有些抖,“當年不獨我一人去送她,宗門陳長老、葉琛都親去了。”

“那外宗呢?”

成禹掌門緊問一句,“有無人看著她沉入莫機淵?”

本門長老的證詞,想讓別人相信,難如登天。

當年,他在與西狄對立的邊境戰場,收到消息時,心里也一直很疑惑,修仙者就算真的難產,也可以用神識和靈力,重順胎位,怎么那位就那樣死了呢。

只,因為儀芬因為這位老師兄,這話他一直不好問。

“有!”

儀芬幫陸岱山回答,“寧家姐姐死的突然,當年葉家第一個不信,請來了很多人,現在活著的,有玄天宗上泰、樂機門原珊、天劍宗九原。別外,與陸家相交不錯的千道宗渲百大長老,當時也在。”

這么多人?

成禹掌門的眉頭攏了攏。

他現在顧不得氣葉、陸家兩家的紛爭到如此境地,腦子飛快運轉,“儀芬師姐,你懷疑過那位寧道友的死嗎?”

“懷疑過!”

儀芬無視陸岱山瞪來的目光,“我與寧知意相識在樂機門的天昊山,當時我被魔門的幾個人圍住,多虧了她出手相助。

她嫁進陸家,我也很吃驚!”

儀芬嘆了一口氣,“陸信的性格有些像她,灑脫大氣卻也不乏機心,那份機心……”

說到死了的兩個人,她的眼里也有一絲朦朧,“陸信你見過,他的機心,只有防只有守,從沒有攻擊性。”

那孩子的性格,比陸傳好多了。

她親手養了六年,直到他開始修煉,才被年邁的公公接手。

儀芬閉了一下眼睛,把眼中的酸熱強行按下去,“陸岱山,有一件事,我也一直想問你,你爹……當年真的救過寧姐姐嗎?”

陸岱山哪知道?

他爹也死了好多年了。

“她那樣一個人,若是沒有救命之恩,你覺得,能嫁給我?”

他明明告訴她,他有青梅,而且,青梅還是她認識的儀芬。

想到當時寧知意的回答,陸岱山有些狼狽,“我都告訴你多少遍了,她嫁給我時說的清楚,欠了陸家一條命,她還給陸家一個孩子。孩子生了,她就跟我和離。”

可是,孩子生了,她卻沒有時間和離,就……就那樣死了。

陸岱山有些難受,那個女人,他好像得到過,卻又好像從沒有得到過。

“所有人都在懷疑她的死,我也懷疑!”

陸岱山從沒有想過,她會死在陸家。雖然有關她身負暢靈之脈的傳言越來越烈,當時的陸家卻可以護著她。

“我懷疑我爹,懷疑族中長老,懷疑宗門,懷疑……懷疑你。”

儀芬沒想到,這混蛋還曾懷疑過她?

若不是現在需要開誠布公,需要了解當年她也蒙在鼓里的事,真想馬上就把這老不要臉的混蛋揍一頓。

“我還懷疑她自己。”

陸岱山老眼有淚,“我懷疑,暢靈之脈的消息越傳越烈后,她是害怕陸家把她賣給別人,所以自求一死。”

做為一個男人,護不住自己的女人,這份打擊,也跟了他好多年。

元嬰心魔劫時,他差點就死在無盡的自我否定里。

“可是,再懷疑也沒用,她——真的死了,尸體是我親手裝裹,那就是她。”

成禹掌門看了看師姐,再看看現兄,把嘴抿得緊緊的。

早死的陸家長輩,他接觸得不多,但師兄師姐……,想起這二人,他就想嘆氣。

兩人一大把年紀了,若說無情,分居了這么多年。可有情的事,他們也沒少干,不論對方有什么事,只要是有利的,師兄是默默幫,師姐……哪怕嘴巴里嫌棄到天上去了,該幫的還是幫。

如果當年沒有夾進那個人,師兄師姐又何至于此啊!

“那陸家墓園的……?”

“衣冠冢。”

陸岱山不想儀芬再誤會,不敢讓老淚滴下來,眨了好幾下,才按下去,“小輩們不知那里是衣冠冢,但如果上泰界的來人認真打聽,一定能聽到她早沉尸莫機淵。”

莫機淵乃沉水,鴻毛入水尚且沉下,何況是人?

縱有天大法力,入了莫機淵,因為沉水的巨力作用,而浮不上來。

無相界一代又一代,想了解莫機淵的修士多著了,可是,那些人下水后都再沒浮上來,撐的最長的,也不過讓魂火多亮了三個月。

就算寧知意原先只是假死,入了莫機淵,假的也成了真的。

“不用那些人認真打聽了。”成禹看著師兄師姐,嘆口氣道:“我怕那些人再亂殺人,把寧道友沉尸莫機淵的消息,早用流言的方式,真真假假地透露出去了。”

莫機淵?

陸靈蹊沒想到,她還沒想好怎么打聽呢,老祖宗尸身的下落就有了。

“我怎么覺得這么不信呢。”

茶館里,閑話的老頭,正跟旁邊的幾人說話,“陸、葉兩家墓園相連一處,那里才死不少人,馬上就傳出陸信之母沉尸莫機淵。”老頭摸著下巴,“我怎么想,怎么感覺,這殺人之人,是沖著暢靈之脈來的,陸家這是要把自己摘得干干凈凈啊!”

“不摘怎么辦?陸家在這件事上,可沒討著一點巧!”旁邊的人唏噓不已,“陸信一脈都死絕了。”

陸傳也廢了這么多年。

就算現在奮起,浪費的百年光陰,也沒人能陪得起。

“那暢靈之脈如此操蛋,怎么還會有人找?”

“這你就不懂了吧?”

“就是,它再操蛋,后代至少有靈根,對某些后代無靈根者,那誘惑……,嘿嘿!那就大了。”

“可不是,只要瞞好了,可能幾千上萬年都無憂。”

“只有陸家蠢!”早早就暴露出來了,鬧得天下皆知。

“唉!當年陸信之母是暢靈之體,到底是誰傳出來的?”

“這個誰知道?”

都三百多年,快四百年了。

傳流言的人,修為都不會太高,只怕都死絕了,現在想查,也不可能。

“說來,陸家真是倒了大霉了。”

陸家有沒有倒了大霉,陸靈蹊不知道,她現在就想到莫機淵那個滿是沉水的地方看看。

如果另一道子息護魂術不是女老祖,那又是誰呢?

流言能傳遍天下,自然有真有假……

陸靈蹊腦子里有千頭萬緒,可惜總是找著找著就斷了。

從茶館出來的時候,她的精神極其不好。

“林蹊!”

李開甲找了她半天,“我一轉眼你就不見了?”他看看茶樓,“什么時候,你也喜歡茶了?”

“突然就喜歡了唄!”

太霄宮因為他們的到來,在坊市上增加了好多結丹期的護衛,安全的緊。

陸靈蹊看著從旁走過的十人隊伍,輕聲道:“你放心吧!這里很安全。”所有年輕面容,護衛都會注意。

“我知道。”

李開甲目送那一隊人走遠,“剛剛陸從夏朝我們大家發出邀請,請我們明日去陸家作客,包括……包括游覽世人都很關注的陸家墓園。”

什么?

陸靈蹊呆了呆。

李開甲看向這個也應該姓陸的少時伙伴,在心里偷偷嘆了一口氣。

拜進天劍宗這么久,他早不是當初了個懵懂的小傻子了。

陸家有關暢靈之脈的事,傳得沸沸揚揚,真不怪他聯想。

若不是心有顧忌,陸爺爺和陸懔叔如何會改姓?

“永芳爺爺和懔叔、惠姨都好嗎?”

陸靈蹊愣愣地轉頭看向他。

曾經的質樸少年,早就成了有名的少年天才。

“不好!”

陸靈蹊的聲音有些啞,“他們失蹤好幾個月了。”

什么?

李開甲心中一跳,“是我們進奇怪島前,還是我們進奇怪島后?”江湖傳言,陸信的后人,都人搜魂了,若是……

“進奇怪島后,離現在,四個多月了。”

四個多月?

李開甲有很多話想問,奈何這里這么多人,“千道宗重平掌門沒幫你查一查嗎?”

“查了,沒查到。”

“一點線索都沒有?”

如果對方是為了暢靈之脈去的,沒道理放過林蹊。

李開甲忍不住就想神識四放,觀察四周。

他沒想到,沒看到注意林蹊,卻看到了上泰界風櫆宗的一個修士。

雖然人家的修為比他高,可上泰魔宗修士出現在這里,總是不對。

李開甲想也未想地,就是一劍,緊跟著,一劍又一劍,在太霄宮護衛未到之前,根本就不敢給對方回氣的時間。

叮叮叮……

許志沒想到,會這么倒霉!

就陪老祖逛一次交換會,就被當初也跟長輩逛交換會的小家伙認出。

現在怎么辦?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他身旁的女孩,已經扣了一張靈符。

想把他當人質,都失了機會。

心念電轉間,許志其實只分了三分心在應對李開甲的全力攻擊上,在太霄宮的巡衛開來前,他幾個縱躍,在人流擠來的時候,沖進坊市的一個小巷。

“抓住他,他是上泰界魔宗修士。”

李開甲在另一方巡衛追擊那人的時候,用帶著靈力的聲音大聲喊出他出手的緣由。

太霄宮的巡衛如風般追去。

無數修士的神識往那小巷涌去,只聽叮叮當當一陣亂響,驚呼聲此起彼伏,‘轟’的一聲悶響傳來,空氣中波紋幾閃后,混亂的靈氣挾裹著丹氣朝四方散開。

金丹自爆?

李開甲和陸靈蹊一齊呆了。

“你們兩個隨我來。”

儀芬不知何時出現在這里的,她望了一眼靈氣混亂的地方,“各方弟子聽令!”她帶著靈力的聲音傳遍整個坊市,“我是儀芬,所有今日輪不到傳送陣者,入駐太霄宮客院。”

上泰魔門修士居然自爆金丹,其絕決實在讓人心驚。

太霄宮如何還能再讓這些孩子在坊市亂晃?

儀芬的神識,不動聲色地,把這周圍所有人都掃了一遍。

李開甲能在這里碰到上泰修士,那他們的人差不多都在這周圍。

只是現在,她卻不能再揪了。

為了坊市的安全,她只能佯裝沒看到那幾個面有異色的修士。

陸靈蹊和李開甲連忙跟上儀芬真人,很快,組隊逛街的南佳人等,全在各個路口出現,大家一齊入住太霄宮。

接待大家的,換成了凌霧和葉湛岳等一齊坐船回來的太霄宮修士。

“坊市有些亂。”

陸從夏面上的笑容有些勉強,“那些魔門修士,只怕所圖甚大。”

此時她都顧不得想明日的邀請。

上泰、無相兩方沒有正式開戰,那人就算被抓到,說聲,我就是到這里來玩玩,為了兩界的安全,太霄宮也不會真把人逼死。

可人家就那樣自爆了。

一旦傳出去,后果實在難料。

“林蹊,若明日我家的邀請取消,還請海涵一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