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二五章 提點

更新時間:2019-06-17  作者:潭子
“我師父說,求仙問道,核心就在一個‘逆’字上,看穿規律,又違反規律,從而脫離天地給我們修士的桎梏!”

見識了葉湛秋夢里那頹廢的一生,陸靈蹊覺得這人最大的毛病,是不敢正視外面的世界,或者說,每次他想努力碰觸外面世界的時候,都倒霉的被刺了一下,久而久之,他就縮著,只想當然地活著了。

“身為修士,沒有一顆永往直前的心,你如何往前走?”

她看著他的眼睛,“技不如人,是因為,你沒磨煉你的‘技’,是因為,你反思的,都是你的心和行,而不是你的劍!”

葉湛秋呆了呆。

陸靈蹊一把把自己的厚背大刀,插在他們中間,“刀劍是干什么的?是殺人的。不是好看,不是炫耀,不是震懾。

在你沒有強大之前,它只是殺人的東西。”

葉湛秋艱難地坐起來,看向她比常人大一號的金刀。

“你的劍林比它厲害!”

確實,他的劍林比它厲害。

可是……

葉湛秋想到什么,臉色更白了些。

“五紀修合擊之術,碰到他們,如果立意打,你最應該做的是先殺一人。”

殺不了,哪怕像她那樣挾持也行啊!

“可是,葉大哥,你當時最先做的是什么?”

是什么?

是亮出自己的劍林,想要告訴五紀,他不好惹。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種事,很多人都不愿干,以劍林退敵多次,他以為……

“他們神色不善,要圍來的時候,我……我感覺不妙,才開始逃的。”

葉湛秋閉了閉眼,“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感覺不妙時,我應該當機立斷,先擊一人?”

“是!”

陸靈蹊點頭,“如果沒有特別的遁逃工具,在上泰界那么有名的五紀面前,我覺得,我是逃不掉的,或者說,會逃得異常兇險,既然如此,我為何還要逃?”

是啊?

他為何還要逃?

盛名之下虛士,那一會,他是怕了。

可是,發現逃也艱難,人家又辱及無相修士后,他又起拼命之心。

“葉大哥,你好好想一想,我為什么能拿下五紀?你又錯失了什么?”陸靈蹊給他端了一碗養身的靈粥,“邊吃邊想,也不必太懊惱,吃一虧,才能長一智。”

只她引導還不行,得他自己想明白。

陸靈蹊也摸了一碗肉粥出來,“不是我不給你吃啊,實在你的傷,只能吃那個。”

葉湛秋嘴角扯了扯,默默低頭喝粥。

不知什么熬煮的靈粥香香糯糯,入口即化。吃過上品安澤丹后,還有些悶痛的胸腑,都被它安撫了不少。

可是葉湛秋的嘴里卻還有些苦。

戰場上,很多機會是稍縱即逝的,現在回想,他確實失了很多機會,可那些機會,憑他的本事,想要抓住又何其艱難?

善于合擊之術的五紀,肯定也想過很多,如何彌補未合擊之時的破綻。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散修,不是林蹊。

做為千道宗隨慶長老的愛徒,不僅高明的師父教導,還有千道宗好些人,陪她練招。

他呢?

散修求生艱難,沒有練招之說,打斗起來,只有生死。

他經驗不足,想要抓住五紀的破綻,像林蹊那樣,破其一……或許根本不可能。

“你的粥很好,謝謝!”

以凈塵術把碗筷弄干凈還給她時,葉湛秋的神色已經平靜下來。

“都說了不用謝!”

陸靈蹊把該收的收收,“葉大哥,你還記得到這里多長時間了嗎?”

“沒有具體記過,大概四個多月,快五個月了。”

葉湛秋看向她,“你……是不是要走了?我沒關系的,在這里布個陣,好好藏著養傷,正常是不會出問題的。”

他不想拖累她。

奇怪島各空間只有半年的開放時間,以后……沒有以后,后來的直到他死,奇怪島也未再開。

這時候不抓緊時間闖一闖,于林蹊來說,損失太大了。

“我不打算出去了。”

陸靈蹊搖頭,“秘地越到最后越危險,這時候,還敢在外尋找機緣的,一個比一個狠。”

葉湛秋汗一個,他不是狠人。

“以刀劍殺人奪機緣的事,我也不樂意干。”陸靈蹊笑了笑,“與其讓別人殺我奪我之機緣,我還不如趁著這里的靈氣充沛,好好修煉。”

葉湛秋額上冒汗。

他為什么出來?

他也不曾想過殺人奪人的機緣,為那一株兩株可能撞到,也可能撞不到的靈草出來,真的值得嗎?

“葉大哥,你怎么啦?是又疼了嗎?”

“啊?沒!”

葉湛秋避過她想探過來檢查的靈力,“我在想,是我太笨了。”秘地越到最后越危險,他明明也知道的,卻仗著劍林……

仗著劍林也就罷了,卻沒有認清形勢。

這時候,出來的修士,不是抱著殺人奪寶的想法。就是道魔兩家天才,彼此默契立威的時候。

“這世上沒有笨人,只有……”陸靈蹊指指腦袋,笑道:“只有沒好好想的人。”

她知道,他是仗了劍林。

換她有那樣的法寶,還有那么靈動的靈盾,肯定有膽子跟阿菇娜拼一場的。

“過去的,都過去了,葉大哥就不必老懊惱了。”養傷的時候,最好心情舒暢,“我修煉一會,你還是閉著眼睛養傷吧!”

陸靈蹊也沒時間,眼他慢慢閑話,在他們中間打出兩道透明結界,她再次運行周天。

算時間,青主兒也快回來了,她一回來,他們差不多就要離開了。

這一次樂機門出事,爹娘和爺爺肯定也為她擔了些心,出去就把法午師父的事,稟告宗門,破障丹能煉不能煉,怎么煉,她都不管了。

陸靈蹊有些想家了,她還想把祖宗們留下的破綻,全都抹了。

有她遷的這個頭,只要那位果報大師煉出破障丹,相信總有自己師父的一份。

某人迅速入定,進入修煉的樣子,讓葉湛秋看了良久。

果然,天才都不是浪得虛名的。

堂兄葉湛岳靈根資質好,卻還是比他們努力,現在林蹊同樣。

他小小地嘆了一口氣,疲憊地閉上眼,想自出葉家以來的每一場大戰。

可惜……

想了半天,他又嘆了一口氣。

劍林厲害,一般二般的修士,在它面前,打不過十息。

能傷他,逼他逃亡者,都是境界遠在他上的修士。

面對那樣的修士,他只有拼命逃命一途,那時候,人家是怎么追殺的,他早不敢看,腦子里只有逃逃逃。

時間,在奇怪島各空間的天才修士們你爭我奪中流逝。

普通人,除了特別沒腦子的,大都如陸靈蹊一樣,藏身某地,等著奇怪島各空間關閉。

甚至,已經有聰明人想要避開后面天才修士的清洗,偷偷摸摸地爬上尖柱,想要重回正常世界。

可惜,上泰界幾位化神修士在陷禩陣轉一圈后,提議回去的路匯成一條,所有在奇怪島的修士,上交一成收益,以做下次開島的資源。

奇怪島里到底有什么,大家還不清楚,但能被化神修士看好,誰的心都會動一動。

所以,尖柱之上還是無靈,早出來的修士,只能等著。

青主兒回來了,不過,換天陣里居然多了一個養傷的修士,她只能偷偷摸摸地爬回陸靈蹊的手腕。

“林蹊,你修煉,我幫你把東西都整整好不好?”

“隨你!”

陸靈蹊每天只抽一刻鐘的時間,陪葉湛秋吃東西,其他時間全在修煉,青主兒能幫她整理東西,實在求之不得,“百折園里的陰煞晶石,全收起來,其他……”

她一心兩用,一邊修煉,一邊回小家伙的話,“異火留下兩株,另外看看紀地的儲物袋都有什么,拿出跟他價值差不多的就行了。”

紀地的儲物袋?

看到她腰上多出來的那個大型儲物袋,青主兒還真有些小驚喜。

原以為,她在這里修煉,什么都賺不到呢。

現在好了。

青主兒喜滋滋地把紀地儲物袋里的東西全搬到空間,先看沒有自己和陸靈蹊迫切需要用的。

要到出去的時間了,余呦呦在臨時洞府,抓著每一顆陰煞晶石,想要找到遠古大能們可能留下的空間之寶。

想要避開師父,只能用這種偷渡之法。

把一顆陰煞晶石放到剩滿她精血的玉碗淹一下后,再次抓上來。

神識一涌……

陰煞晶石脫去表相,居然又是一小截晶瑩如玉的骨頭。

嘆口氣,接著來。

這段時間,除了表里如一,真正的陰煞晶石,她還弄了好多還有靈性無靈性的骨頭。

可惜,都沒有超過三寸的,想用有靈性的煉器……

余呦呦搖搖頭,她覺得,她還是把它們埋了好。

咦?這一次居然是塊烏金重鐵?

余呦呦稍喜,把它放于一旁。

又一顆陰煞晶石放進玉碗,撈出來后,神識全涌,是一顆好像石頭做的鈴當。

當當!

她輕輕地晃了一下,空靈的聲音,卻給她帶去一種特別的眩暈感。

余呦呦大喜!

忙把鈴當再次放進盛放精血的玉碗。

遠古時代和古修時代,修仙界的法寶,都是滴血認主的,玉碗中的精血,在眼見下,瞬間被鈴當吸走了一半。

“天炫?”

認主后的鈴當,終于顯露了兩個特別古樸的字。

余呦呦微微一笑,張口間,小小的鈴當化成芝麻大小飛了進去。

不過,寶貝得了,空間還得再找。

一顆又一顆的陰煞晶石放進玉碗,又收了出來。

就在她越來越急躁的時候,一顆撈出來,四四方方帶著花紋的小石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石子上的花紋看著好像是個縮小了無數倍的石屋,有桌有椅。

余呦呦剛這樣想,就突然消失在原地。

還在修煉的陸靈蹊,不知余呦呦已經得寶了。

每天看著修為又進那么一絲絲的感覺,特別讓她著迷,筑基中期的門窗已見,她想推門進去。

青主兒還回了紀地的儲物袋,里面沒她能用的東西。

給陸靈蹊整理了大概的價值的,她在空間里重新把根扎了下去。

大地一陣顫動,閉目養神的葉湛秋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還在修煉里的陸靈蹊異常無奈地緩緩收功,看向空氣中不時震顫出來的漣漪,“到時間了。”

所有感覺到時間的修士,全都沖了出來,向最近的界門處沖去。

半晌,在青寶兒的指點下,陸靈蹊帶著葉湛秋就沖出了這個她特別不想走的空間。

尖柱上,已經有無數修士,大家都在努力地往上沖。

為了避開熟人,陸靈蹊毫不猶豫地帶著葉湛秋,又轉了兩個幻柱,換了身上的法衣,才跟大家一樣,往上空沖去。

一條霧結界阻住了前路,輕輕一碰,現出一個帶著箭頭,好像指路的東西。

順著箭頭以踏云步慢慢往前,所有人都發現,出了尖柱,石壁上顯露出來的霧通道其實在指引大家往一個地方走。

這是怎么回事?

“林蹊!”

南佳人遠遠看到陸靈蹊的時候,連忙擺手,“我的老天,可見著你了。”沖過來時,沒看到兄長南方,她的喜色,瞬間淡了好些,“我……我哥呢?”

“這邊!”

更遠的地方,南方加快速度朝他們沖來。

通道上不只他們,還有很多修士,在彼此叫著喊著,上演一幕幕相見歡。

“我就知道,你們不會有事。”

看到妹妹,看到林蹊,南方心情大好,“你們都有所得吧?回頭我們弄個小交換會。”他們隊伍強大,一直橫行到空間關閉,可得了不少好東西。

“行啊!”

一看師兄的樣,就知道他們的收獲不錯,陸靈蹊也高興,“南師姐,你剛剛沒看到南師兄,是不是怪我了?”她朝她哼哼,“是他們把我弄丟了,對了,沃北夢呢?都怪他,要不是他鬼叫……”

“行了,別說了,回頭我多給你一份五味齋的全餐。”

沃北夢從修小魚身后探出頭來,“林蹊,看你紅光滿面的樣子,收獲也不錯吧?”

他跟著隊伍都撿了不少東西,若是林蹊……

不說還好,一說,南佳人就發現師妹的靈力不對勁,“你的修為……是要進階了吧?”

師妹時階筑基沒幾年呢。

“嗯!外面太恐怖,我打不過人家,就只有閉關修煉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