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二三章 變故

更新時間:2019-06-15  作者:潭子
面對青主兒嫩綠小葉上那張忐忑小臉,陸靈蹊甚為無語。

“不是早就說了,我的東西你只管用嗎?”

她早有感覺,青主兒不把她的己土珠糊弄完,是不會罷休的,“除了那顆鴻濛珠子,其他……你隨意吧!”

小家伙還那么積極地收集特別厲害的肥料,顯然想把她養大,她的這點家底遠遠不夠。

“以后,我們努力掙錢。”

“嗯!”

確定陸靈蹊是認真的后,青主兒兩眼彎彎,開心壞了,主動伸過頭來,‘啪’的一聲親到她的臉上,“林蹊,你最好了。”

“別拍馬屁,還有的寶貝呢。”

陸靈蹊笑著朝她伸手,“凡是我能用的,我爹我娘能用的,全上交。”

“哈哈!給你,都給你。”

青主兒笑嘻嘻地摸出一個小型儲物袋,“都是珍品材料,你可大賺了。”

是嗎?

陸靈蹊神識探進去,里面的東西并不多,只有五塊形狀顏色各異的五樣材料。

她忍不住撈出一個蒲團大好像星石的鐵塊,“這是……星辰鐵?”

“嗯!”

青主兒大力點頭,“一般的我都沒拿了。”那么多人,總要給別人喝口湯,“這些都是左偏殿的東西,結金果與和飛梭與一套男式法衣一起放在玉塌上。”

她又摸出一件甚為古仆的灰藍色男式法衣,“這東西應該有點來頭,回頭交給隨慶前輩看看能不能查出出處!”

查到出處,能幫他們更容易地了解這處空間。

陸靈蹊點頭,“……多謝!”法衣輕柔,似紗似棉,似溫又似涼,感覺材料很高級呢。

“嘻嘻!”看到她這么滿意,青主兒也非常高興,“阿菇娜在外面,要不然,你也別出去了。我去幫你采藥,保證比誰弄的都多。”

是個好辦法呢。

時間對陸靈蹊來說太重要了,她還真想在這里閉個小關,“那行吧!記著量力而行,要是遇到比較稀少的靈藥,就移植到空間里。”

“知道了。”

“我就在這里……”

陸靈蹊想了一下,這時如果再探其他空間,好東西,肯定都差不多被人瓜分過了,真要再走,說不得天天都要跟人打生打死,“我就在這里哪也不去了,不過,三個月內,你一定要回來。到時候,我們直接出空間回樂機門。”

雖說奇怪島各空間有半年的開放時間,可現在誰也弄不清,那段無靈的時間有沒有算在內,保險起見,三個月應該正正好。

這時間,也夠青主兒在這邊玩個好了。

“嗯!”

青主兒轉頭就走。

陸靈蹊關心結界中的結金果氣味,顧不得其他,手中木靈氣連引,直把結金果的氣味收攏團成一個小小的金紅靈團,一口吞下。

兩股特別的氣息,一沖腦跡,一沖丹田。

陸靈蹊連忙打坐。

青主兒沖出換天陣的陣門,到底不放心,幫忙讓周圍的草植長得茂盛些,擋住所有。

上泰、無相兩界多少筑基修士進了奇怪島,其實主陣的陰尸宗早就說不清了。

宗門、世家、散修,反正來者不拒。

靈氣回復的第二個月,各宗就發現,留下魂燈的弟子,越來越多地隕落了。

第三個月的時候,魂燈已經不是一個兩個地滅,而是五個、十個……成隊地滅。顯然是弟子們抱團,被人群滅了。

這樣的情況,誰都知道,越到后面,將會越激烈。

但到底是無相的弟子們占優,還是上泰修士占強,誰都不知道。

大家只能煎熬地等著。

“又是十七盞燈滅。”

守陣的溯泉真人心肝都在顫。

因為各方都加人了,陰尸宗把新一輩的弟子壓上了近萬,可是現在……

近萬的魂燈,現在還亮的,居然不到兩千之數,損失何其大?

“情況不對。”溯泉的老臉青白不定,“一定是有人在刻意打壓我宗弟子。”

要不然,按比例,怎么也得有一半才對。

“確實不對。”

三通從外沖進,“我去了陰魂宗和魔魘宗,他們的弟子,損失只在一半之數。”可是他們損失了三分之二還多。

“無相界的修士,只怕重點照顧了我宗修士,再加上我們上泰的一些道門修士,我宗……我宗弟子,再這樣下去,只怕五百都走不出來。”

這個數字太讓人心驚了。

雖說小小的筑基弟子,不算什么,可一下子隕落這么多,很容易造成宗門斷代,數十數百年后……

他們窮數代之力,尋找放開奇怪島所有空間的辦法,是為了強盛陰尸宗,可不是……

“樂機門呢?”

溯泉真人問向三通,“聽說,守懷也派進了近萬弟子,他們的傷亡如何?”

“小道消息。”三通把他打聽到的說出來,“損失不到十分之一,據傳守懷嚴令樂機門弟子,盡可能地抱團,若不小心,在奇怪島各空間迷失了,連二十人的小隊都組不出,就主動抱團于無相其他宗門的天才弟子處。”

什么?

溯泉五人的臉同時黑了下來。

相比于樂機門,他們簡直……

“奇怪島是樂機門的,無相各宗弟子雖然不憤他們多年來隱瞞奇怪島,可自我宗與樂機門對立以來,守懷的應對卻沒有一點差錯,各宗天才弟子,對他們一定是不自覺地維護。”

可是他們呢?

“我宗放開奇怪島各空間,最開始時,對這里有必得之心,哪怕上泰魔門修士,對我宗弟子,都天生一股子忌憚。”三通嘆口氣,“再加上后加入的上泰道門……”

他們辛辛苦苦地維持陷禩陣,想要大撈特撈奇怪島各空間的寶貝,反而被所有人忌憚了?

溯泉等可以想象,陰尸宗弟子真與無相修士對上,上泰道門弟子的反應。

“陷禩陣可以提前關上嗎?”

三通問出最關心的,“靈氣未復的那段時間,我們確實在辛苦維持,靈氣回復,下去的人太多,我們可以以此為借口,提前……”

“提前不了。”

溯泉真人從嘴里苦到心里,“昨天,青云宮九壤和浩天宗平舒兩位化神前輩,與老祖一起,才檢查過陷禩陣,我們……頂多把靈氣未復的二十二天也算上。”

化神老祖們在等著奇怪島空間里的靈草,等著弟子們在那里尋到的某些飛升機緣,現在,早不是他們說的算的時候了。

千道門,已經是煉丹學徒的陸永芳第一次在坊市擺攤賣丹。

不是他不想把丹藥賣給坊市的丹鋪或者大的修仙雜貨鋪,而是還沒打出名氣的他,被他們一致的打壓了。

賣丹的價格,簡直虧到姥姥家了。

不僅收不回本,還要倒貼一大半。

老頭一氣之下,干脆自己擺攤,自己賣自己的丹藥。

聽說,好些個煉丹學徒,在剛開始的時候都這樣。

只是……

只是他比較倒霉,樂機門那里奇怪島出,無數修士趕去了那邊,他……他的生意,就比正常的還差。

可是,在丹崖山賒了那么多的藥草,雖然煉出了丹,可若是賣不出去……

陸永芳看著掛在腰上的留影石,好想嘆氣啊!

第一次賣丹,交算靈石時,要留影,丹崖山根據情況,再賒藥草。

要不然,你煉的丹藥無人問津,說破天,他們也不會再賒藥草了。

老頭煉丹正有勁,現在卻被這般無情打斷,實在是度日如年。

“聚氣、培元、安澤……”

一個頭戴斗笠,長長黑紗隔絕了神識探查的修士,駐足在陸永芳身前,“都怎么賣啊?”

“市價!”

終于來生意了,陸永芳大喜,“要的多,可以打八折優惠。”

“噢?”

那修士蹲下來,打開聚氣丹的丹瓶,深吸一口氣后,還不放心,又倒出一粒放在手上好生打量,“聞著味道似乎不錯!”

“那是自然!”

陸永芳把腰挺直了些,“正宗的下品聚氣丹,丹藥靈力,都是經過我們千道宗丹堂測定過的。”

那修士把丹藥扔進嘴巴,嚼吧嚼吧,“還行!”

陸永芳一喜,正要問他買多少,就聽人家又道:“不過,我說行,不叫行,得我孫女說行,才行,這樣吧!你跟我客棧,給我孫女嘗嘗,只要她滿意,我家的丹藥,就從你這買了……,對了,八折是吧?”

“呃……是”

陸永芳本來不想跟他走,奈何又舍不得這筆生意,“道友住哪家客棧?”

“福運樓!”

福運樓?

陸永芳想了想,還真在坊市地圖上看到過,“那……道友先請!”

半晌,一道傳音符從客棧飛出,直往金風谷去。又過了好一段時間,陸懔和蔣思惠二人走出金風谷,走進福運樓。

半個月后,約定的交賬時間,林鐸卻怎么也叫不開金風谷的門了。

不得已下,他只能找向丹崖山煉丹的陸永芳。

“什么?不在?”

“不在!半個月前,他好像去賣丹了。”

第一次賣丹,被人打壓的事,在煉丹學徒中,常有發生。

除非像采薇那樣天賦異稟的,其他煉丹學徒都要經此一劫。

世事練達也是修煉的一種,被人打壓,反思自己丹藥的不足,有時候,也很有好處。

所以,一時賣不了丹,不好意思回來的大有人在,丹崖山的管事,從沒在意過。

“賣丹了?”

林鐸眉頭深皺。

賣丹不可能一連半個月都不回來吧?

還正好,林懔夫妻也不在?

“多謝告知。”

他轉身,急匆匆地趕往宗門陣門處。

經過大清洗的林家,可折騰不起了。

現在的林鐸不敢再握金風谷出產,趕往陣門,只為查這中間,林懔一家有無出門過。

一個時辰后,刑堂楚天闊被驚動,他親到金風谷,請出宗門備用的禁制牌,半晌再沖出的時候,焦急等待的林鐸還沒迎上,就被他甩在了身后。

“楚長老……”他緊跟其后,想要知道,林家發生了什么,怎么一個人都沒見。

可是,跟著跟著,林鐸的臉就變白了。

楚天闊居然沖進了仙臺大殿,那是宗主的所在。

難道……

林鐸艱難地咽了一口吐沫。

隨慶長老被困天虛陣,林蹊被困奇怪島,現在林家三人……

他不敢往壞的地方想,可是很快,仙臺大殿就飛出數道飛劍傳書,緊跟著,宗主重平都急沖仙臺峰方向了。

林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宗門發生的事,陸靈蹊當然不知道。

空間的靈氣活躍又充沛,她修煉的特別順遂。

每隔兩天,都能感覺到丹田的靈力,增長了那么一分。

進階筑基后,還能看到靈力明顯增長可不容易,陸靈蹊特別珍惜,把睡眠時間都犧牲了。

煉氣決沒日沒夜地運行著,只有附近出現打斗的時候,她害怕誤傷到這里,才稍有停歇。

叮叮叮……

密集的劍氣聲從遠方傳來,沒一會,居然離她這邊越來越近了。

“老實把東西交出來。”

青云宮五紀?

陸靈蹊聽出五紀特別的聲音,在這里,除了青主兒,只有他們的聲音還帶點童音。

“要不然……”

“五個打一個,你們真是好大的臉。”葉湛秋冷哼一聲,以劍林護體,“你們當我無相無人耶?”

他不想出風頭,可是這五個混蛋相逼太甚。

“哼!有人又如何?你以為,現在還能有人來救你嗎?”

這人的劍陣有些厲害,但他們五人擅長合擊之術,又如何會怕他?

“除了阿菇娜,除了申甫,你們無相修士現在還敢在外走的,不到十分之一了吧?”

連紅綾師姐余呦呦甚為推崇的林姓女修,都藏身不見了。

這家伙可是他們好不容易碰上的,“老實把身家還有這個劍陣留下,我們兄弟看在大家同出道門一脈的份上,讓你全身而退,要不然……”

叮叮叮……

回他的是葉湛秋的全力反擊。

“找死!”

五人各據方位,踩著特異的步子,每每在劍林劍氣就要殺到的時候,就差那么一寸半寸,安全圍向葉湛秋。

叮叮叮!

有過一輩子的葉湛秋早在擂臺戰的時候,就看出他們是五行之體,修習的是五行之術,此時借用合擊之術,每個人都代表了一個五行小陣。

申甫能以快劍打出他們的破綻,他有劍林在手,自然也要試一試。

換天陣中,陸靈蹊只見葉湛秋大喝一聲,“去!”

劍林突然合一,朝五紀其中一人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