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九七章 打劫

更新時間:2019-05-19  作者:潭子
火山越來越近,等到陸靈蹊終于聞到仙草的清靈香味時,還沒振奮起來,就見那個一身勁裝的青色身影在火海中騰挪。

看不清人家的臉,那她的臉……

陸靈蹊迅速也在臉上覆了一面白紗,外面帶些仙氣的法衣該扎的扎,該卷起來的卷起來,反正務必讓自己沖進火海時,不會給自己搗亂。

這倒不是說,她沒有勁裝,奈何換法衣的時候,因為這邊太熱,她沒穿。

現在要是再換,誰知道這四周還有沒有藏著的臭男人?

更何況還耽誤時間。

陸靈蹊看得清楚,人家踩在火山沒著火的地方,雖然還不知道采的到底是什么仙草,但這東西是他們無相界的啊!

青衣女子顯然沒想到,會冒出這么一位。

只見人家一連扔出數顆石子,就那么借力,從外端沖到里來,不由苦笑。

在無靈之地,能露這么一手,對方的體術一定在她之上。

魔門各宗多的是心狠手辣之輩,她身份特殊,之前偷借著妹妹已經連用幻禁之術,再用下去……

青衣女子轉頭就往更遠的地方去,反正這里好采的已經盡入她手。

可是,陸靈蹊也不是傻子。

采下一株似芝似草,只有小兒巴掌大的不知名仙草后,她就已經發現,這一片,能采的基本都被人家采走了。

不好采的還有,但是,她憑什么把屬于無相界的好東西,讓給這些無恥跨界而來的魔宗修士?

一腳踢出,地上數顆黑乎乎的石子就飛了起來。

陸靈蹊輕吸一口氣,腳隨石動,比青衣勁裝女子跑得還快,先一步把她看好,并且好采的芝草采了起來。

青主女子眉頭微蹙,發現她如果跟她一路,可能一株都踩不到的時候,果斷再次避開,朝反方向去。

哎呀!

算你識相!

陸靈蹊其實很想問她這是什么東西,奈何怕暴露自己的身份,愣是沒敢問。

在她想來,這些人跨界而來,肯定都對這里的東西有個大概的了解。

她連這仙草的名字都不知道,不是太奇怪了嗎?

陸靈蹊幾步一轉,又采到一株好像燃燒火焰的橘黃火草后,不能不想辦法,把它們收起來。

裝包袱,顯然不可能,萬一壓壞了,哭都來不及。

裝……

儲物袋打不開,青主兒的空間打不開,唯二的兩個納物佩,一個是自己的,裝的都是必須品,另一個……

陸靈蹊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空一點的地方,把幾件男式法衣騰出來。

好了,現在可以搶了。

她已經比人家來的遲,要是再慢,自己都會鄙視自己。

雖然火山很大,可陸靈蹊心中壓了兩口氣,一口是對上泰界無恥的憤怒,一口是對老天又把她一個人扔下的憤怒。

兩口氣支撐著她如鷹如梟,在各種騰挪中,目光銳利地鎖定一個又一個火山仙植。

她必須在人家大部隊沒來之前,多搶點東西,要不然,等人家來了,可能就沒自己的菜了。

陸靈蹊自己都不知道,她的速度在一快再快,只知道,所有好采的寶貝,都不能錯過便宜魔修。

不知不覺間,一套厚毛法衣,一件大氅,一套普通法衣騰出的空間,就被她填滿了。

發現再塞,就可能把寶貝壓壞的時候,她才回神,此時嗓子已經快要冒煙。

怎么辦?

望望前方還有的寶貝,陸靈蹊只能心痛地回到安全一點的地方。

沃北夢給的五香餅,味道明顯比單純靈面饅頭和靈米餅好吃,所以,他的納物佩不能動了。

一邊往肚子里灌水,陸靈蹊一邊萬分心痛地摸了兩個乾坤木箱出來。

這都是她的干糧,扔哪一個都有些心疼的慌。

可是不扔,那仙草的價值多大?

雖然那些人說,這里要不了多久,靈氣還會回復,但陸靈蹊覺得,事情恐怕不是他們想的那么簡單。

樂機門的守懷真人顯然跟重平師叔一樣是個老狐貍,人家既然早就知道奇怪島,早就懷疑他們是對著奇怪島而來,怎么也不會什么都不做的。

把靈面饅頭,往靈米餅的乾坤木箱中使勁塞下三十幾個后,其他的,她只能不舍地放棄了。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再次往肚子中灌滿甜滋滋的靈泉水后,陸靈蹊把近千的靈面饅頭扔進了火海,又一次踏上搶采仙草的征程。

可能是靈氣未復,一群提早下來的修士,不適應這種當凡人的日子,直到她和青衣女修再次碰頭,都沒看到外人。

兩人的眼神在空中碰撞,陸靈蹊不知道為什么,總有種熟悉感。

可是,她怎么可能對上泰界的修士感到熟悉?

青衣女子在她眼中看到疑惑,心中有鬼,連忙先避開。

靈氣被禁,憑對方的迅速就知道,不借幻禁之術,她打不過她。

“站住!”

陸靈蹊一躍,站到了離她三米的地方,金色的厚被大刀就被她扛在了肩頭,“閣下是不是忘了什么東西?”

到他們無相界偷東西,那不好意思,就要做好被她打劫的準備。

女修一時無語,她還以為,這人眼中的疑惑,是猜出了什么呢。

不過,打劫嘛……

“不知我忘了什么東西?”

她的聲音清清冷冷,手上的速度一點也不慢,一柄淡青色的長劍從納寶珠中拿了出來,“還請道友明言。”

雖然打不過,但她絕不憷于任何人。

尤其在她采到那么多火系仙草以后。

青衣女修覺得,她可以為了那些東西,再撐著用一把禁忌之術。

“那句話怎么說來著?”

陸靈蹊努力想,少時陪爹到榆寨聽到的打劫話,“噢,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可能想到了當初的反轉,她的打劫話說的不僅沒氣勢,還帶了一絲笑意。

青衣女修心下一頓,“……買路財?”

魔門各宗的買路財,要的都是所有。

這所有里,不僅包括了財物,還有性命。

尤其陰尸宗明碼標價兩萬靈石一具筑基修士的尸體之后,還有誰的買路財,會只是買路財?

“不知閣下要的買路財是什么?”

陰尸宗對外的解釋是,兩萬靈石買的是無相界修士的尸體,但無相大陸每一個能喚出通天塔的修士,在進階化神之后,幾乎都是不能惹的存在。

這樣的地方,所有下來的修士,能都死在尖柱處嗎?

青衣女修心念電轉,忍不住試探,“是我們剛采的火系仙植?”

“答對!”

陸靈蹊聲音清脆,“我很喜歡那燒得很漂亮的仙植。”

那好像火焰一樣的仙值,看著都比肥肥厚厚的芝草漂亮。

而且,相比于芝草,火焰仙植實在太少,忙了那么久,她只采到十一株。

“噢……!”

青衣女修長長地噢了一聲,“你說火焰鳥啊?”

火焰鳥?

這名字一點也不高大上,不算好寶貝吧?

某人眼中那微微的一愣,讓青衣女修心中好笑。這名字就是她隨便起的,火焰仙植的下面,也不知怎的,總有一顆火紅的好像蛋一樣的石頭,所以,她才靈機一動起了這名。

不過,這家伙顯然信了,應是無相界修士無疑了。

“給你!”

她摸出小小的石頭蛋,“火焰鳥全身上下,最貴的就是它自然孕化的火焰晶了,不過,這東西,我只采到了三顆,這一顆當買路石可以了吧?再多的,對不住,我們就只能劍上見真章。”火焰一樣的仙草,她其實也覺得非常貴重,所以絕對不會給。

陸靈蹊呆了。

她隱在面紗下的面色幾變。

壞了,壞了。

為趕時間,她采了火焰鳥,卻只順手收了一顆火焰晶。

“扔過來,再拿十株……你采的最多的。”

現在陸靈蹊沒時間跟她打架,要趁著還有記憶,馬上回去把火焰晶挖出來。

“……給!”

一顆石頭蛋,十株她其實也不知道的芝草全數送出。

青衣女修看某人火急火燎地趕回去,也不知道是笑呢,還是笑呢。

她強忍了笑意,免得被人家發現。

但是……

肩頭的顫動,實在忍不了。

被人打劫了,打劫的這么讓人好笑,真是說給師父聽,師父都未必信!

陸靈蹊不知道她逃過了一劫,此時心心念念的都是火焰晶。

抓了鳥,明明看到蛋了,卻因為一點時間,沒掏一把,怪誰?

誰自己太笨!

在連續幾株火焰鳥那里發現有紅石頭的時候,自己就應該警醒的,可結果呢?

陸靈蹊一邊往回趕,一邊埋怨自己蠢。

半晌,小心地把遺了的一顆火焰晶摸出來,她是怎么看怎么可愛。

紅紅的圓圓的小石頭,長得真像小鳥蛋,怪不得叫火焰鳥呢。

陸靈蹊給自己灌了一大口水,接著往前挖還丟的九顆。

大半天后,她連累帶熱,都想吐舌頭。

好在,把丟了的東西又挖了回來,順便又在更遠一點的火口里,抓了兩只火焰鳥和十六株芝草。

現在,她得歇一歇了。

陸靈蹊抹了一把汗,往遠處沒火的山頭去。

不管靈氣什么時候來,她都得在這里看著,上泰界都有什么人來此,看著他們,不要把特別的‘火’種帶走。

圍著火山采了那么多仙植,陸靈蹊總覺得燃燒的大火里,有比地心火還要厲害的‘火’種。

只是她的引龍決還未修到七層龍醒,體力再棒,放不出神識也是白搭。

此時,青衣女子卻在藏身之地,拿著幾顆不甚漂亮,顏色很暗淡,還有丹糊味的東西發呆。

這東西,實在太像廢丹了。

她輕輕刮了一點在舌頭上親嘗。

半晌,才‘呸’了一聲吐出來。

“真是太像廢丹了。”

她拿著這顆暗黃的丹藥,臉上陰晴不定。

天上的火雨,再加上這廢丹,怎么都給她一種,哪個大宗門在傾倒垃圾的感覺。

但什么樣的大宗門,會有如此大的手筆呢?

青衣女子努力把心中冒出來的‘仙界’二字按下去,小心用丹瓶收了人家的垃圾。

這東西具體如何,得問師父。

樂機門奇怪島,有無數重疊空間的消息,終于因為梁通等人,以最快的速度,在天澗鴻溝的這邊,風傳了起來。

“你的意思是,林蹊和南方,是落到了那什么奇怪島的特別空間?”

“是!”

梁通不傻,自然感覺到知袖的不滿,“天澗鴻溝百米以下禁靈,弟子當時,實在無法救援林師妹和南師弟。”

“那你事后,問過那什么三通真人了嗎?”

“問過了。”

梁通不卑不亢,“所有三十歲以下的筑基初階和中階修士,都有機會進入他們早就連通的空間。”

“……路上有兇險嗎?”

“有!”

梁通看了一眼給宗門放出飛劍傳書后,就一直沉默的和笙真人,“據說,落崖的時候,他們還會遇到山壁中可能突然伸出去的尖柱。”

他一直覺得,修仙界的女修沒有男修成就大,是因為她們太感情用事。

隨慶師伯的弟子,知袖師叔至于這么關心嘛?

“但我覺得,他們不會有事。”

梁通在知袖變臉前,接著道:“天澗鴻溝一直有下去的人,沒有回去的人,再加上中間無法飛躍的禁靈地帶,大家早就懷疑它本身便是禁靈之地。

南方和林蹊,說來煉體都算小有成就,他們也早買了某些特別的工具,就是防著落崖時可能出現的危險,那尖柱雖然厲害,可是因為樂機門在里面裹亂,其實早就無法收放自如。”

若不是如此,人家也不會改主意,跟他們合作。

“知袖,你應該相信林蹊。”

和笙親自倒了一杯茶,以靈力送到梁通面前,“這段時間,你辛苦了,先下去歇歇吧!”

“……三通說,給我們七天時間。”

接住茶杯,梁通猶豫了一下,“我們不能等掌門師叔吧?”

“談叛哪那么容易?”

知袖哼了一聲,“無相界多少宗門?”

分奇怪島的這一杯羹,需要三十歲以下的筑基期弟子呢。

樂機門傳送陣被破壞了,靠飛……這實在需要時間。

“我與和笙后天會下去,但下去之前,我們要先搞清楚,樂機門守懷的態度。”

能逼著那個三通老魔出來,守懷在里面一定做了不少事,知袖按下對師侄的擔心后,非常冷靜,“而且,這里是我們無相界,要談,也得是我們做主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