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九六章 火山

更新時間:2019-05-18  作者:潭子
突然之間同伴又不見了。

“南師兄、修小魚、沃北夢……”

陸靈蹊知道是那根幻柱出了問題,可她滑腳之后又因為幻柱而踏空,以至于掉了好幾根柱子,現在上來,愣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你們在哪呀?”

她在大概的地方不停地折騰,盼望找回那根幻柱,“不能又只丟我一個吧?”

一個人,又下著雨,感覺好凄慘的。

比當年師父把她一個人丟在百禁山還可憐,至少那時候,還有瑛姨給她撐腰,還沒熟悉起來的妖王叔叔們,就算不樂意,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王八蛋,就玩我一個人。”

陸靈蹊在尖柱上狠狠跺了下腳,誰知道‘咔咔’兩聲,才要跳開它就斷了,一個立足不穩,跟著柱子一起往下摔去。

就沒有比她更倒霉的了。

陸靈蹊氣的都想自由落體一會。

反正要下去,只要不撞著她,愛咋就咋吧!

她踩著斷柱,瞅著它帶她往下掉。

守懷真人沒想到,宗門守護這么多年的奇怪島,轉眼工夫,就被千道宗梁通說成了無相界的了。

雖然他想反對,但……此時時機不對。

“罷了!”

守懷很清楚,陰尸宗在一開始的時候,沒選擇跟他們正面接觸合作,甚至用天澗鴻溝孤立宗門,是想把整個樂機門當他們的尸源地。

“讓大家都過來沾點便宜也好。”

但是,想讓他樂機門吃這個大悶虧,那是做夢。

他閉著眼睛,“但是,想讓老夫下去跟那什么三通老魔談,絕不可能。你回去跟他說,這奇怪島,還是我樂機門的,我們才是東道主,他一個外來的,想要反客為主,老夫不答應。”

下去跟他談,那要求是人家提,有好處是人家拿大頭。

守懷在眼縫中瞄了瞄徒弟顧輕城,說不失望絕對是假的,“梁通借我樂機門的勢,借整個無相界的勢,在無靈之地,借勢用勢地跟人家硬撼!輕城啊,你說,人家怎么就這么能呢?”

顧輕城連忙低了腦袋,“弟子慚愧!”

可憐,他在下面,不是沒跟陰尸宗人面對面地打架,嘴上的機鋒也不是沒玩過,奈何沒遇到真正管事的,能怪他嗎?

“你們是該慚愧!”

守懷真人不體諒他,“尸猴是千道宗林蹊發現,并且逮住,現在連跟陰尸宗談判的話頭,也是人家千道宗梁通架起來。”

他再心寬,想不嘆氣都不行,“你們說說,這地界是我樂機門的嗎?我樂機門的弟子,真的就這么差勁,一點手段一點腦子都沒?”

顧輕城:“……”

他把腦袋低的低低的。

“你容惑師叔他們被困天虛陣,他陰尸宗是徹底看不上我樂機門了吧?”守懷真人在鼻子里哼了一聲,“那老夫就讓他們看看,是不是要求來。”

他有陷禩陣,我有星漏陣,誰怕誰?

如果說之前有些怕,干一半藏一半,生怕把整個樂機門搭上,但現在……

守懷不怕他們不找來了,“罷了,你也不必再下去,重平他們都是聰明人,會逼著那個三通過來找老夫的。”

陸靈蹊以為這一處就她一個人,卻沒想到,在將要落到實地的時候,居然看到了三具尸體。

他們凝固在臉上的驚喜表情,和胸口的血洞成鮮明對比。

是中了什么迷幻之術吧?

可什么樣的修士,在沒有靈力支撐的時候,還能動用迷術,這讓三人如此‘驚喜’地死去?

陸靈蹊翻過兩根尖柱,親到跟前查驗。

血腥味,尸臭味中,好像還有一股……

陸靈蹊輕輕掩了鼻,她好像聞到了有些熟悉的幽蘭之香。

這香味跟修小魚身上的好像呢。

是事有湊巧嗎?

陸靈蹊細想修小魚,她身上好像有疑點,可是又好像沒疑點。

至少骨頭都裂了,也沒放棄沃北夢。

“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陸靈蹊安慰她自己,“老天,我已經這么倒霉了,不會再遇到什么難纏的人物了吧?”她望著天,“你不吭聲,我就當你答應嘍!”

老天的凍雨還是沙沙不絕,沒有打雷的跡象。

陸靈蹊朝它齜齜牙,幾個跳躍,終于把腳落到實處。

遠方的天空,跟這里灰蒙蒙的好像有些不一樣,居然是橘紅色,好像是被什么燒紅的般。

陸靈蹊小心地一步步走過去,站在好像分界線一樣的中間,發現,灰天這邊冷,橘紅天這邊,卻好像大火爐。

這要是過去,會不會被蒸熟?

陸靈蹊連忙摸摸腰上掛的兩個乾坤小葫蘆。

這里面,一個裝的是猴兒酒,一個裝的是放了靈蜜的靈泉水。

相比于火辣辣的酒,加了靈蜜,甜滋滋的靈泉水更得她喜歡。

陸靈蹊喝口水,現場把法衣又換回薄的。

從十一個人變成四個人又變成一個人,再加上,之前那么多死尸,卻沒聞到尸臭,陸靈蹊已經懷疑這里的空間,就在那下崖的這段路上。

先探一探,探不出去,再重新爬尖柱,轉其他空間。

與此同時,修小魚三人在找不到陸靈蹊后,經過重重波折,也落到了實地,到了更多飄雪的地界。

沒有靈力?

這怎么行?

上泰界進來試煉、尋寶的魔宗修士,怎么也沒想到,費了那么大的勁,到了重疊空間后,他們的靈力居然還沒被解封。

“一定是陰尸宗在搞鬼!”

天欲宗、風櫆宗、陰魂宗幾個修士聚在一起,“要不然,我們的靈力怎么可能還沒解封?”

沒有解封靈力,就算找到寶物也帶不走,可不就會便宜陰尸宗嗎?

“他們的人大部分還沒下來,聽說還指著尸猴幫忙多養煉尸。”

“媽的,他們總會下來吧!”

“可是我們的時間,就得陪他們這么白白浪費了。”

不浪費又能怎么辦?

“你們誰身上有水?老子只他媽的帶了靈酒。”怨氣最大的是陰魂宗修士李育山,“這破地方這么熱。”

靈酒是用來補充靈力的。

當然平時無事,拿它當水喝也不錯。

但前提必須是有靈力的時候。

他現在沒靈力,用酒……不僅解不了渴,喝多了,萬一喝醉了,還可能把小命丟了。

李育山不敢冒這份風險。

別看大家在這里,好像能同仇敵愾,聲討陰尸宗,可事實上,這幾個家伙,也可能會盯上他的身家性命。

萬一,他們為了討好人家,把他當尸體賣……

“何森,我記得,剛剛你還喝水了。”一個個的全不吭聲,李育山只能點名要,“借哥哥一點水,回頭我以酒還。”

這是個好買賣!

在外面,要是能把水賣出酒的價格,何森覺得他做夢都得笑醒。

但這里……

“對不住哥哥,兄弟我也沒帶多少水。”他摸了摸腰上掛的水葫蘆,“雖然靈酒是好東西,可是現在,水才是救命之物啊!”

李育山:“……”

他又不傻,當然知道,是他出的價錢不夠,“兄弟說的對!”主動權在人家手上,不對也對,“但哥哥我的儲物袋打不開,要不然,肯定給兄弟大把靈石。這樣吧!你現在賒點水給我,回頭,算哥哥欠你兩百靈石如何?”

怎么能想到,幾口水,居然要他兩百靈石?

李育山壓下心里的怨毒,面上特別的誠懇,“你們誰有水,給哥哥喝幾口,哥哥保證,只要靈力回復,必奉靈石。”

“呵呵!說靈石不是太傷我們兄弟的感情了嗎?”

天欲宗侯安收到何森的眼神示意,打了個哈哈,道:“水嘛,我和何兄都有一點,說來,我們大家是到這里尋機緣來的,這樣吧,要是遇到好機緣,你們誰喝我們的水,誰就發誓,把最開始的機緣,讓給我們兄弟。”

這不要臉的。

李育山和另一個同樣沒水的修士,臉色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好!我們發誓!”

形勢比人強,二人相視一眼,只能舉手發誓!

正往這邊趕的人陸靈蹊,可不知道,為了一點水,這里已經有人在心里想著怎么殺人越貨了。

天空中沒有太陽,但是大地開裂,連顆植物都沒有,好像這方世界,就是被遠方的火燒云炙烤一般。

游目四望,連個躲陰的地方都沒有。

陸靈蹊走到一顆大石處,不摸還好,一摸燙燙的,感覺再加把火,都能烤肉了。

望望遠方還在燒的地方,再想想,殺了人的人,她到底沒有回頭,沿著低洼,原來可能是河的地方,一路往前走。

河床中的石頭,漸漸變的漂亮起來,看著有點像寶石了。

陸靈蹊停下來的時候,突然看到岸邊沙土那里,有一雙大腳印。

有人?

陸靈蹊連忙順著腳印的方向,小心往河壩那邊去。

“李育山,高懷,你們要干什么?”

何森拉著受了一劍的侯安往后退,“我們共同的敵人是陰尸宗,你們現在因為一口水把我們殺了,回頭你們以為,你們能活著出去?”

高懷拉住李育山。

“高兄,我們大家在這里沒靈力,是因為陰尸宗還沒人下來,只要他們的人下來了,這里的靈氣肯定會回復。”

何森忙轉向聰明人高懷,“這里這么熱,一定育有不少火系寶物,陰尸宗狼子野心,怎么可能不搶?”

早知道因為一點水,李育山會如此兇狠動殺手,他就不會那樣賣水了,“之前的誓言無效,這一壺水,我們兄弟讓給你們。”

他苦口婆心,“之前是我們貪心,可我們再貪心,也沒想過要你們的性命。但陰尸宗修士就不會如此對我們了。”

那些混蛋,連他們的尸都收呢。

“大家同樣跨界而來,我們每宗卻限定了四百人數,可陰尸宗呢?說是八百,可你們信嗎?反正我是不信。他們盯著奇怪島這么多年,又用陷禩陣孤立樂機門,所謀何等之大?我們想不被他們一網打盡,只能合作。”

趴在河壩上的陸靈蹊,沒想到,還能聽到這么多的秘密。

樂機門一直以為,在這邊出手的只是陰尸宗,卻沒想……

是上泰界好多宗門一起覬覦奇怪島了嗎?

那這里……

陸靈蹊不管他們狗咬狗后,又重新合好,小心從河壩上退下,沿著河床,迅速往更熱的地方去。

人家可以合作,也可也狗咬狗,她卻連個狗咬狗伙伴都沒有。

不搶先機,萬一被人家圍了多虧?

轟……

遠方一道火球落下,緊接著好像下火雨一般,無數的火球被傾泄下來。

炙熱瞬間從遠方轟過來。

陸靈蹊咽了一口干干的吐沫,摸出裝水的葫蘆,往口中連灌了數口,到底迎著熱浪再次往前。

他們無相大陸的好東西,憑什么便宜外人?

雖然她現在也沒靈力,就算忍著熱,找到寶物也沒本事裝起來,可能早一步,總比晚一步的好。

陸靈蹊心里,其實還打了個小主意。

這里既然被禁靈了,那火系靈物,是不是也不能像它們正常的樣子?

陸靈蹊不知道,打這個主意的,不是她一個人。

素手青衣,只在臉上帶了一個薄薄面紗的修士在這陣火雨后,輕輕拿開了青紗,露出傾城傾國的面容。

她的眼睛細看與修小魚有些相像,看上去溫柔又充滿靈性。

“什么味?”

小巧漂亮的鼻子皺了皺后,她盯著這個好像在燃燒的火山。

“怎么會有丹糊的味道?”

女修百思不得其解。

奇怪島里有無數重疊空間,是陰尸宗傳出來的。

他們說,這些重疊空間里各有寶物,所以,天欲宗才被說動,才貢獻了時間之石。

但這里……

女修額上滾下了數滴汗,她不僅聞到了丹糊的味道,還聞到了非常好聞的一股清靈香氣。

那香氣隨著熱浪,越來越濃烈,是什么了不得的火系靈草嗎?

她的眼睛有些火熱起來,不由自主地在火山上尋找能落腳的地方。

這火山,顯然不是真正的火山,都是那些不知從哪而來的火雨燒起的,它們有的集中一處,熊熊燒著,有的只有一顆兩顆。

只要避開它們……

想到就做,脫下飄逸的外衣,一身青色勁裝,身體異常輕盈地沖進火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