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五四章 師兄師姐

更新時間:2019-04-04  作者:潭子
“出宗?”

女孩一幅不敢相信的樣子,“林家那么囂張的時候,你都沒放棄,現在出的哪門子宗?就因為今天的十鞭嗎?”

程錦泰臉上閃過深深的痛苦,“在宗門,我可能永遠都沒出頭之路了。”他有絲后悔沒控制住對金風谷的不滿和恨意,“林蹊……心思敏銳,她可能不會放過我。”

在外門跟林家對上的人多,大家能相互打掩護相互幫忙。

可是對上林蹊呢?

隨慶長老的愛徒,十七歲筑基的天才弟子,機緣無雙,氣運無雙……

只看今日刑堂弟子沒有留手的鞭打,程錦泰嚴重懷疑如果她要對付他,可能死了,身上都要帶著污名。

“她?”

女孩頓了頓,“隨慶長老不是不講理的人,她……”

“可是隨慶長老一直護著林家。”

程錦泰打斷她,“酒兒,能在五行秘地那個地方出來的人,你不會以為,人家光有機緣,手上沒沾一點血吧?”

柳酒兒沉默下來。

人家只用了一招,就把大家以為要幾番斗法,才能按下的林家,那樣輕輕易易地打進塵埃,沒處喊冤,還得了厚道顧情的名聲,只這腦子,不說外門,就是內門肯定也沒幾個人能比得上。

“程師兄,你先冷靜冷靜。”

想了又想,她到底道:“我知道你恨林家,因為林家遷怒一直維護林家的隨慶長老,可是……林家是林家,隨慶長老是隨慶長老。

他也是從底層升上去的,這么多年不愿呆在宗門,據說也是因為少時的他,曾被宗內的某些有勢之人不停打壓。

修仙界事修仙界了,你家的事……其實有很多意外在里面。”

程錦泰不想說話了,他的心里眼里,只有父母和妹妹頭破血流死在一起的畫面。

“我知道,我說這話,你可能有些不愿意聽。”

柳酒兒嘆了一口氣,“林家能夠被宗門一直姑息,除了隨慶長老的面子,主要還是因為,他們一直沒有徹底觸到底線。”

“那什么叫底線?”程錦泰臉紅脖子粗,“我爹我娘我妹妹就活該死嗎?”

“沒人這樣說。”

柳酒兒直視他的眼睛,“你也清楚,宗內沒人這樣想,要不然,你殺了當時行兇的林定,刑堂的鞭子就不會打得那般輕。之所以事發幾個月,還沒處理最主要的當事人林寧,是因為隨慶長老受傷了,他的徒弟也生死未卜。”

因為去世父親的關系,她知道一些底層弟子不知道的事,“林蹊根本不是養傷耽擱在外,聽閔師兄說,隨慶長老為救大家,動了禁法靈力全失,她為了她師父,被押在百禁山妖王那里……”

她把她知道的都說了出來,“他們師徒都是能為大義為全局,做出犧牲的人。”

柳酒兒眼睛微紅,她的父親為救別人隕落的時候,是帶著笑意的,“你可以不認同他們,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貶低他們。”

程錦泰沉默,他沒想到是這樣。

朋友的身世他聽說過,柳大叔隕落在與西狄人對立的邊境戰場上,侵略和搶奪是那個民族的共性。

如果沒有這些愿意自我犧牲的人,人家可能早就殺進腹地來了。

“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柳酒兒撫了一下父親留下的遺物,“我們不能因為某一些臭狗屎的錯,而否定整個宗門。”

受千道宗庇護的,不只是千道宗轄地的凡人和修士。

“暗收保護費,欺凌弱小這種事,哪個宗門都有,不獨千道宗一家。那些收保護費的人,暗中也一樣斗的厲害,勝負只看他們誰的后臺更大,只看有沒有人,敢把這暗里的齷蹉戳到表面上。”

跟著父親在外面當散修,柳酒兒知道更多黑暗,“林家真正賺錢的買賣是劃在隨慶長老名下的三峰,他能因為曾經的一個人,頂著林家明里巴結,暗里痛恨的事實,把那些出產白送給人家,你就不能說他的人品有問題。”

有點腦子的都知道,他們如果不作死,其實隨慶能給的更多。

“林蹊如果真要朝你出手,就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你打金風谷的人了,更何況事后,她還說了林宇一樣有錯,等他傷好,也要去領鞭的話。”

柳酒兒給他分析,“人家一切以宗門律令為準,有什么錯?其實要我說,你當著她的面打人,就是逼著她表態,看在她師父的面上,她怎么可能不管管?甚至我都懷疑,這是林家哪個聰明人想出來的辦法……”

什么?

程錦泰氣的一拳擊飛木桌。

“修仙界事修仙界了,我覺得還是守住的好,她管的……對!”

柳酒兒沒動,只是抓著自己的酒葫蘆不停地摩挲著,“我今天收到消息,西山那邊,可能會爆發小獸潮,宗門有意派弟子提前一步動手。”

程錦泰一下子望向她。

拜進宗門十三年了,西山那邊的獸潮發生了三次,每一次都是外門弟子發財的好時機。

甚至獵獸成績最好的前二十名,宗門還會賜下筑基丹。

“……明天再進講經堂,就可以看出,林蹊對我的態度了。”

他現在真希望林蹊跟隨慶是一路人,那樣的人,肯定不會暗里朝同門使壞。

“明天我陪你一起。”

柳酒兒朝他笑笑,“我們離她近些,我幫你一起長眼。”

陸靈蹊不知道暗地里,還有這樣的事發生過。

把林家兩個笨蛋送回去,她又跑了一趟外事堂,查看百獸宗以及近來修仙界發生的事,那些賣出去的仙鶴,總是梗在心頭。

“林蹊,你到底要查什么?”

南佳人新到這里當執事,“跟我說說唄!或許我能幫到你呢。”

“哪有查什么?”

陸靈蹊翻到太霄宮的大小事,從里面重點找陸家和葉家,“我這不是才算踏入修仙界嗎?師父說,他沒時間跟我說各方的勢力什么的,要我多往這里跑跑,看的多了,自然就知道了。”

“那你干脆跟我學,到外事堂領半年任務得了。”

“沒時間。”

陸靈蹊瞅了她一眼,微有羨慕,“你又不用上課了,我還要天天上課呢。”

等她把課上得差不多了,領個這樣的清閑任務,多自在啊!

“師姐,你這任務,一個月除了靈石外,能賺多少功德點數啊?”

“三點。”南佳人卻是一幅郁卒樣,“這樣清閑的活,你以為能有多少功德點數?”

要不是爺爺堅持,她才不會跟那些混吃等死的家伙搶這活呢。

“所以呢,收起你的羨慕小眼神。”南佳人把她翻看過的,收到另一邊,“這個地方呆久了,人會廢的。”

陸靈蹊無話可說,一目十行地翻看各方消息。

“對了,我還沒問你,今天的課上得怎么樣了?”

“非常好!”

“誰的課?”

“火蝎子劉師兄的。”

“他啊?”

南佳人顯然知道他,“他玩火很有一手,我小時候,家里的地脈火力衰竭,就從他那里,高價買了一株地心火。”

“他是筑基修士,你家……不是有好幾個結丹嘛?為什么不自己捕?”

高價買人家的,感覺好劃不來。

“你以為那么容易呢?”南佳人白了她一眼,“不是每個火山溶漿里都會蘊育出地心火的。有了地心火,也不是你去一趟,想抓就能抓到的。這里面,據說涉及的可多了,只有經驗豐富的人,才能抓住天時與地利弄到地心火。”

與期浪費大把時間做無用功,還不如交給有經驗的人。

“……噢!怪不得呢。”

陸靈蹊沒在太霄宮這里翻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轉向飄渺閣的,“師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聽說過飄渺閣的無想真人嗎?”

無想?

“何止是聽說過?我還遠遠見到過她呢。”

聽說是那人的時候,南佳人可是好好瞅了瞅,“怎么?你也好奇她?”

“嘿……!”陸靈蹊努力揚起討好的笑臉,“師姐,跟我說說她唄!她長得漂亮嗎?她……腦子真的……”

“真的。”

南佳人嘆口氣,“她好像不能休息和打坐,一休息一打坐,就把剛認的人給忘了。”

陸靈蹊心下一顫,感覺到一絲疼痛!

“人很漂亮,戰力也沒得說。”

南佳人邊理東西邊道:“我們回來的路上,也很驚險,西狄那邊雖然沒組織起大規模的攔截行動,零星的卻從沒斷過。

無想前輩一直幫忙阻敵于外,后來我們又遇到百禁山幾個妖王的偷襲,她還跟我師父一起救人了。”

陸靈蹊沒聽到爺爺和爹娘說起,不知道他們是不知道她,還是知道了,卻沒辦法說。

失去記憶的女祖宗,可以是簡單的,快樂的。

“那么危險,太霄宮那里,沒有接應的人手嗎?”

她很想問,女祖宗有沒有遇到陸家的人,話到嘴邊,卻又覺得,這樣問,對女祖宗而言,可能非常殘忍。

“怎么沒有?”

南佳人坐回椅子上,好像也知道她緊提太霄宮是什么意思,“不過呢,太霄宮的人,都與飄渺閣的人避開了。”

要不然,人家也不會跟她師父一起行動。

“噢!”陸靈蹊其實不知道心里的感覺,“師姐,你覺得陸永芳是個什么樣的人?”

師妹果然跟她一樣好奇曾經的那段公案。

南佳人笑了笑,“攔截西狄人的主力就是陸永芳。”

什么?

陸靈蹊連忙望向她,“他很厲害?”

“據說出手很厲害,不過,為人嘛……我就不知道了。”

這算什么話?

陸靈蹊無法死心,“師姐沒聽長輩們說起過他嗎?”

“說起過。”

南佳人又嘆了一口氣,“不過,不管是我師父,還是我爺爺他們,說起他的時候,語氣都很復雜。”

她師父可是站無想前輩那里的,一邊對那人不屑,一邊真說起來的時候,想罵又罵不出來。

“總之呢,那可能是一筆糊涂賬,最終只可憐了無想前輩一家。”

陸靈蹊放下手中的資料,翻不下去了,“師姐,獸堂的仙鶴你坐過嗎?”

各峰距離太遠,像她這個懶人,如果沒有天龍馬,是不想一個峰頭一個峰頭的飛。

“坐過呀!”

南佳人笑,“怎么?你又舍不得你的仙鶴了?”

師妹在百獸宗,可以說大賺了,也可以說大虧了。

“哎呀,別每次一提百獸宗,你們就只顧笑我行不行?”

她真是敗給這些人了,“因為那什么白鶴前輩,我一輩子都不會舍不得那什么仙鶴。”

陸靈蹊遠遠看到一些人坐著仙鶴出行,看樣子,是很有仙人范兒。

“我現在問你,你坐過知袖師叔這次帶回的仙鶴嗎?”

“哈!我還真特意去坐了坐。”

南佳人不改臉上的笑意,“非常舒服。仙鶴是最有靈性的鳥兒,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會不喜歡的,它即不會像那些高階靈獸那樣高傲,又不會像低階靈獸那么無用,還天生的親近我們人族。

林蹊……”

她笑嘻嘻地,“晚上,我租一只仙鶴,我們一起出去溜一趟怎么樣?”

“……不怎么樣。”

這家伙就只想看熱鬧。

陸靈蹊很沒好氣,“我一會就去東水島,跟宜法師叔說,師姐你不干正事,天天就想出去玩,還一點力都不想出,動不動就要租仙鶴臭。”

南佳人目瞪口呆,“我哪得罪你了?”

臭師妹據說告狀很有一手,再加上跟她師父一點也不見外,萬一真打她的小報告,師父肯定會罰的。

“你哪都得罪我了。”

恰在此時,在演功堂被虐了的一身傷的閔浩坐著仙鶴落在不遠的院子里。

陸靈蹊只恨自己無從說起,“反正我不坐仙鶴,你也不準坐。”她大聲地道:“誰坐那些仙鶴,被我看到一次,我就記一次,有機會一定給小鞋穿。”

閔浩:“……”

他倒了什么霉?又遇到這小祖宗?

“回吧!”

他拍了拍漂亮的仙鶴,塞了一粒特制鶴糧讓它自行回獸堂,“林蹊,”他一瘸一拐地走進來,“你都是筑基修士了,該學著點仙子形象。”

師妹有些傻,不教真不行,“就算遷怒什么,放心里不行嗎?讓別人慢慢領悟,這樣叫出來,讓別人說你什么好?”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