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百二零章 后繼有人

更新時間:2019-02-28  作者:潭子
拼在一起的江雪和鷹王各有各的郁悶。

一個擔心驚動妖族和其他人,一個生氣,他都鬧這么大動靜了,曾經稱兄道弟的那些人,怎么還是頭都不伸?

兩人快速地你來我往,都顧不得分心關注那個小蝦米。

哪怕他們都知道人家在干什么,可是拼命關頭,都只能眼睜睜地看那小混蛋搶他們的便宜。

鷹王越打越膽寒,這女的敢跟他對撕,長長的指甲帶著一抹幽藍可能有毒,臉上被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唳……!”

找準機會一腳踹開她后,他不顧掉下的毛,連忙往百禁山深處逃。

江雪好像早知道他有這一手,只踉蹌了兩步便站住了,根本沒追,反而手上靈力一動,一把把就要逃到寒漠的東皋抓了回來。

“好大的膽子?”

她已經感覺到沖云的氣息,對那個劍瘋子非常忌憚,“跟我走吧!”

雖然小蝦米隨手可宰,可真要被沖云見到她殺修士,絕對不會跟她善罷干休,江雪拎著他就往反方向逃離。

錯失了收回夙方嬰氣的最佳時機,再在這里呆著也沒用了。

江雪駕著天誅球,在風雪中,往陸傳和陸靈蹊來的方向,急急而去。

她的氣勢太過兇猛,感應到的陸傳,拉著小朋友,迅速避到寒漠。

“東皋!”

陸靈蹊一眼就看到他了,不過還沒追兩步,就被陸傳拉住。

兩邊相距未到十米,雖然有大雪不時飄下,可是東皋無聲張嘴大喊的樣子,他們還是看見了。

他在說,“快跑!”

他們不知道,他是不是被禁了聲帶,還沒來得及后退,江雪說停就停,帶血的長指甲按到東皋的喉頭,“千道宗林蹊,隨慶的徒弟?”

她早已聽說,五行秘地,便宜了一群煉氣小修。

再加上夙方提供的線索,江雪嚴重懷疑,這個小丫頭就是己土珠的主人。

“你……你是什么人?”陸靈蹊的臉很白,很懷疑這女人的身份,“放了東皋,我們有話好說。”

“好說?”

江雪的情況其實也不好,要不然早跑到寒漠,把他們一起拎過來了,“行,把你的己土珠給我一顆。”她覺得,她還是很有底線的,“我不管你有多少,我只要一顆。”

“她怎么會有己土珠?”陸傳連忙把小丫頭往后拉拉,“在隨慶前輩那里。”

“夙方說……”

“夙方的話,您怎么能信?”

陸傳迅速打斷,“前輩,東皋是四物居西樓前輩的弟子,還請您放了他。”

“死要錢的弟子?”

江雪不聽還好,聽了之后,反而加深了力道,“那就怪不得了,不過,死要錢不在這里,他現在也歸隨慶管吧?”

說到這里,她突然朝遠方喊話,“隨慶,你管不管東皋的命?”

東皋的頸間,先是熱熱的,后是冰涼一片,知道那里被她弄破了,臉若死灰。

己土珠那么珍貴,不要說隨慶不是他師父,就算是他師父,也未必舍得換。

“管什么?”

沖云帶著隨慶如風飚至,看到現場的情況,氣得雙眉都要豎起來,“江雪,想不到,你還有這么威風的時候啊!”

雖然說,她一直把她往壞的地方想,可心里未償沒有一絲期盼。

“我懶得跟你說話。”

江雪根本不管沖云,只盯著隨慶,“隨慶,我問你,管不管死要錢的徒弟?”

隨慶的眼睛瞇了瞇,“你要什么?”

“己土珠,給我己土珠。”

“江雪,你入了魔障,你知道嗎?”

“哈哈!我入了魔障?”

江雪的笑聲里,帶了無邊怨氣,“那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喜歡這魔障!”

她拿什么跟他比?

他過得再艱難,至少心中一直有個能守的地方。

她呢?

江雪的指甲往東皋的頸中插得更深了些,“現在兩條路,一條是他死,一條是,你把己土珠給我。”

她幾番受傷,又沒時間搶回夙方的嬰氣,天誅珠早受她所累。

若沒有己土珠幫忙升級,說不定未來的百年,修為都要下落到元嬰中期。

如果那樣,天下再大,又能往什么地方去?

修仙界她呆不得,西狄紫衫那些人在她修為高的時候,不敢亂動什么,可修為一旦下落,他們定然不會手軟。

“隨慶,我必須要有己土珠。”

江雪眼中的瘋狂與軟弱交替出現,“你把它給我,我欠你一個人情。”

隨慶雖然靈力不再,眼光卻還在。

對方的情況一眼可辯。

“我徒弟林蹊一共帶回三顆己土珠,決定留下當后隊的時候,我就只留了一顆,那一顆還被紫衫拍買了小徒兩成的份額。”

“給我。”

她不可能跑到千道宗去搶己土珠,哪怕一半,也是好的,“你和死要錢的交情不錯吧?把你手上的己土珠給我,我把他徒弟還給你,還欠你一個人情。”

“我隨慶需要你欠人情?”

隨慶在沖云扯他的時候,望向跟陸傳謹慎跑來的徒弟,“林蹊,己土珠是你帶回來的,你覺得為師要不要給?”

要不要給?

陸靈蹊太陽穴的筋都跳了跳。

師父什么都喜歡問她。

這個問題讓她怎么答?

她望望師父,又望望真正的江雪,再望望面如死灰,閉目不言的朋友,終于艱難開口,“江……江前輩,我師父手上的己土珠也不算我的了。”

江雪眼神一厲,馬上就要往東皋脖子那里加勁。

“停停停……”

陸靈蹊連忙打住,“雖然不是我的,可它是我帶出來的,師父讓我決定,可我也不能讓宗門吃虧吧?”

不僅江雪和東皋盯向陸靈蹊,就是沖云和陸傳也忍不住齊瞄了她一眼。

“東皋您給我們留下,但我的己土珠賣了五百多萬靈石,還有三株百莫靈花,您……”

陸靈蹊硬著頭皮,看著這位跟想象中不太一樣的江前輩,“您應該能出得起錢吧?要不然,我和師父回去,跟宗門交不了差。”

陸傳說,夙方可能死在她手上,再窮,湊湊應該會夠吧?

她很忐忑地看著人家。

“……嗬!”

江雪真不知道臉上該有什么表情,尤其隨慶那一幅什么都聽徒弟的淡然樣子,“隨慶,你和死要錢,都算后繼有人了。”

什么?

東皋本來很白的臉上,迅速被一抹紅代替。

“這小子趁我跟鷹王打架,偷了我五個還沒來得及摘的儲物戒指。”

隨慶淡然的表情終于破了一點點。

死要錢的徒弟,怎么能跟他的徒弟比?

死要錢,死要錢,死了都要錢,跟什么人搶不好,非要跟腦子不正常的江雪搶?

他突然覺得,那大半顆己土珠虧大了。

“怎么叫偷?”陸靈蹊的聲音很弱,“既然是您沒摘,那定然是死人財,又沒規定,死人財就一定是您的。”

她其實也恨鐵不成鋼,大家都在這交界處行動,摘了一個兩個,不是趕緊往寒漠那邊跑嗎?

到了那里,只要你跑得快,元嬰修士也追不上。

“呵呵!”江雪皮笑肉不笑,“我的戰力品,自然是我的。”

她就是因為一點靈石才被親師父賣了的。

一個人在外面飄,別的可以沒有,但是靈石一定要有。

元后大能的臉面,她根本就不在意,直接朝東皋伸手,“交出來吧!”

要湊錢買己土珠呢。

真是……

江雪的心情,異常復雜!

她可以不要臉的訛隨慶逼隨慶,卻實在沒臉訛一個小丫頭,那什么道門大義,小丫頭太小,還擔不起來。

想到這里,她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東皋乖乖地把五個儲物戒指,放到人家手上。

江雪又把夙方的儲物戒指摸出來,看也沒看,一并扔過去,“看在你這么……‘孺子可教’的份上,多的送你了,少的……,以后你就從這小子身上要吧!”

東皋的腦袋被她打得一偏,一聲不敢吭。

陸靈蹊接到六個儲物戒指,忙交給師父。

隨慶的靈力早就沒了,好在神識還能放出丈多,望了幾眼后,一把收了,“西狄修士向來沒什么錢,夙方與我一樣當了后隊,好東西都讓別人帶走了。”

他盯著東皋,“小子,你以后,可要好好掙錢了,還欠百來萬呢。”

東皋的雙肩一垮。

隨慶才不管他,摸出一個小玉盒,“江雪,你還欠我徒弟一個人情是吧?”

江雪的眉稍骨跳了跳,盯了玉盒一瞬,“好!我還欠……林小友一個人情。”

沒有比這師徒倆更無恥的了。

可恨,相比于別人,她居然還更相信他們些。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江雪的臉更黑了,一腳把東皋踢出去,“人,我也放了,東西給我。”

隨慶正要抬手扔,被沖云一把截住。

江雪大怒,交易已經完成,這個劍瘋子憑什么橫插一杠?

就在天誅珠要砸去的時候,某人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玉盒扔了過去。

“看戲看夠了,也該出來了吧?”

沖云把大累贅隨慶扔到陸傳那里,朝某個地方冷聲道:“還是想要我把你劈出來?”

現場的人都嚇了一跳,這里還有別人嗎?

東皋連滾帶爬地跑到他們這一邊。

三昆終于在某人劍動的時候露了臉。

不過,此時的他,也早不復之前時精神,不僅如此,左臂還缺了半個。

就在江雪和沖云都蠢蠢欲動要撿個便宜的時候,三昆冷笑一聲,“兄弟們,出來吧!”

兩道身影還沒完全顯露出來,天誅珠和沖云的劍,已經一齊斬了過去。

與此同時,陸傳四人也動了。

他們一個拉一個,急往寒漠跑。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四人一齊撞向了一面透明的墻。

卻不知是哪個人出手了,把他們一齊留在了百禁這邊。

叮叮……

當當……

鏘鏘鏘……

激戰的五人,卻再不管他們。

江雪知道,人家可能要沖著己土珠朝她來,破天荒地與沖云合作了一把。

“陸傳你盡量幫忙,我們分頭走。”

隨慶知道陸傳的實力。

與其讓他束手束腳地保護他們,不如趁現在未露敗相,跟人家拼一把。

東皋雖然非常想跟陸靈蹊一塊跑,可隨慶的樣子不太好,總不能拆散人家師徒。看人家往回路跑,他只能往這一邊跑。

“師父,您怎么啦?”

陸靈蹊拉著師父駕著上品飛毯不要命地跑路。

“受傷了。”

隨慶一邊回頭看正打架的地方,一邊試邊墻,越試越心急,“林蹊,別按邊界走,插進百禁山,快。”

東皋一個煉氣小修,不會有人追。

但徒弟這里有他。

不管是他性命,還是他的身家,哪怕只是剛剛江雪買己土珠的六個儲物戒指,都是西狄人不可能放棄的。

陸靈蹊是個聽師父話的,雖然還不太明白為什么,卻還是聽話地帶著師父,急入百禁山。

對方看樣子是三個元嬰,己方……

陸靈蹊一邊跑,一邊對比兩邊的實力后,額上的汗就掉了一滴下來。

臨時隊友,在遇到真正生死的時候,肯定不會相幫。

陸傳連結丹后期都不是,接起來的肋骨,還沒完全長好呢。

“青主兒,幫忙!”

收起飛毯,陸靈蹊連忙呼喚青主兒,帶著師父,沖進秘林,借著飄渺無行決,有多快跑多快。

隨慶眼睜睜地看到一根細細的小藤子,不知道從哪冒出來,在徒弟身上轉了一圈后,又往他身上轉了一圈。

緊接著,他們師徒的氣息,迅速被掩。

哎呀呀!

果然厲害。

隨慶顧不得管徒弟的速度怎么這么快,緊密觀察他們身上的氣息有沒有泄出。

“……青主兒,后面靠你了。”

十多里后,陸靈蹊終于放慢了速度,一邊跑,一邊瞄準前面的一顆巨石,迅速甩下換天陣的陣旗。

她布換天陣的速度越來越快了,陣盤與靈石一起按方位扔出的時候,正好到了跟前,帶師父往里一貓,又叫,“快跑!”

青主兒沒廢話,小藤子一卷,借著前方的一株大樹和各種木植,一蕩又一蕩地蕩向遠方。

隨慶呆了呆。

他人老成精,如何不知道,這兩個小家伙為什么這樣?

如果這期間有人用神識關注的話,看到的只會是一條木氣充沛的藤子在跑,現在他們窩了下來,藤子還接著跑了,那……定然會追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