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心險惡

更新時間:2019-02-27  作者:潭子
風卷塵沙起,云化雪落地!

不過一步的距離,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面對陸傳的淳淳教導,陸靈蹊的心情說不出的復雜。

她以為,哪怕看在千道宗和師父面上,因為那根斷了的肋骨,這人也會趁機收拾她幾下子,卻沒想……

她多希望這就是個壞人啊!

“前輩……,您這些天的心境,是不是有所突破?”

正說得口沫橫飛的陸傳心情極好,聞言揚了揚眉,“確實!”

和隨慶前輩說話的時候,他們并沒有避開這小丫頭,陸傳相信那位前輩定也借他之事,教導過她了,倒沒什么可遮掩的,“幾陷死地,讓我想通了一些事情。”

沒想通之前,哪怕面對親兒,他都有種氣短的感覺,從來不敢把自己對敵的某些經驗跟人分享。

“令師說相比于我早死的兄長,我現在就是矯情!”

陸傳很是感慨,“本來我覺得,他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但幾經死地時,我突然明白了,在那之前,我的所有苦惱,確實就是矯情。”

陸靈蹊抿了抿嘴,突然不想他這樣悟了。

祖宗付出生命的代價,妻離子亡,一代又一代的子孫在絕靈之地,尋找那一抹看不到的仙緣,這中間,他們付出了多少?

可這人呢?

居然因為被保護得太好,而矯情的顧影自憐了。

憑什么?

“我兄長是好人,他不該……不該沒有好下場。”

“……”陸靈蹊目光幽幽地看向他。

“他一定有后人的。”

陸傳其實不是說給她聽,而是說給自己聽,“我應該找到……”

“找到又怎樣?”陸靈蹊沒想到,這人居然打起了她家的主意,迅速打斷道,“您不怕他們找您報仇嗎?”

“……那是我該受的。”

陸傳嘆了一口氣后,語氣特別的沉重,“林蹊,你要記住,出頭的櫞子先爛。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才能動于九天之上。在沒有實力的時候,一定要藏好,不要讓別人注意到你。”

他們兄弟就是被別人注意到了。

陸傳眼現水光,“這世上的陷井太多,有些東西防不勝防,你永遠不知道,身邊的人,在牽涉到某些利益的時候,到底是人還是鬼,甚至親人……也有可能化身為鬼。

有些機緣,你可去搶,可親近之人的機緣……”

他望向她,“一定要守住底線,不要被自己和……和別人惑了,最后害人害己。”

陸靈蹊知道,他在拿自己的血淚教訓教導她。

“你是不是也覺得我活該?”

陸傳從她的沉默中感覺到什么,抬頭望向灰蒙蒙的天,“如果我跟你說,當年的事,不止我一個人的錯,你相信嗎?”

“……往事已矣!我師父說您矯情,有一部分就是說您常常活在過去。”

陸靈蹊不愿就祖宗的事發表個人意見,只望著一步之外的暴風雪,“有時候,解釋就是掩飾!過去只屬于過去,對也好,錯也好,全都無法更改。你給自己找的千萬種理由,我相不相信,對那個‘過去’而言,都無意義。”

陸傳的嘴巴囁嚅了幾下,終于苦笑著閉上。

言語如刀,小丫頭的話比她師父還要犀利。

“好一個解釋就是掩飾啊!”

陸傳拉著陸靈蹊走進雪的世界,“一步之遙,兩個世界,就好像一念之間的天和地般。”他也不再浪費時間,放出一輛線條流暢的扁圓飛車,“我帶你追隨慶前輩吧!”

“……好!”

陸靈蹊心情復雜,她一邊希望,這人能惱羞成怒,重新陷在心魔里,被零碎折磨著,一邊又非常希望能早一步找到師父。

“您說,我師父不會有事吧?”

這么長時間了,師父沒在前路找到她,按理說,應該回頭找的。

可是,一直沒來。

一個人的時候,她不敢往這邊想,但現在不是有這位嗎?

陸傳見小天才一瞬間又變回普通小女孩了,心中一嘆,“有事是肯定有事,但不會有什么壞事,他與沖云前輩的關系不錯,就算夙方和捍魅在隨慶前輩引了西狄人后,沒有管他,沖云前輩一定人管的。

她是修仙界有名的劍修,只要他們匯合了,再危險的環境,也定然能夠化險為夷。”

陸靈蹊抿了抿嘴,“前輩,您說捍魅的九陰陣那么厲害,我師父當時,為什么要先出頭啊?”

都說出頭的櫞子先爛了,師父怎么還那么做呢?

“這就是道門和魔門的區別了。”

陸傳以靈力驅動飛車加快速度,“雖然道門也有很多害群之馬……”他在很多人眼中也是害群之馬。

“但在大是大非上,我們道門的人,不管是為了面子還是為了什么,肯定會比旁人有底線的多。”

“噢……!”

陸靈蹊在心里嘆了一口氣,莫名覺得,當散修或者魔門修士更自由些。

這種被聲名所累,要搭上自己的行為,她莫名的不喜歡。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不是道門大部分的修士,都還正派,當初在五行秘地,她和朱培蘭就要被阿菇娜抓著了。

現在,更不可能舒舒服服地坐在飛車里。

“你也別覺得,隨慶前輩是吃虧了。”陸傳看她一眼,親自給她倒了一杯靈茶,“他是元后大能,法力強捍,手段眾多。雖然為吸引西狄人的目光,要做些犧牲,可事實上,那都是各宗協商好的。事后,各宗一定會在其他方面補償一二的。”

這樣啊?

陸靈蹊的目光閃了閃,正要再問什么,遠方突然傳來一陣悶響,緊接著靈氣風暴急沖而來,連飛車都在空中打了個旋。

“是夙方?”

陸傳打開車門,細細感應一會后,臉色不好,“林蹊,我們恐怕還要走寒漠。”

“夙方怎么啦?”

陸靈蹊知道,他的斷骨在有靈氣的地方滋養,用不了一天,就能愈合,但如果走寒漠,雖然正常走也沒什么,但時間長了,總會拖累進度。

“死了!”

陸傳語氣極淡,“空氣中散發了他的部分嬰氣,他這種人不用可惜。”

“我沒可惜他,就是好奇。”陸靈蹊對山海宗的修士沒好感,“那天,我聽到那位江雪前輩指名道姓的要殺他。”

“現在恐怕就是江雪前輩出手。”

陸傳估算著距離,“她曾是玄天宗的天才弟子,不到一百歲的結丹真人,可惜結丹未久,就在一處秘市,被她師父花間賣給了夙方。”

陸靈蹊都不知道靈茶是什么滋味了。

陸傳在宗門在陸家,從不曾有教導弟子的機會,現在逮到一個,只怕自己說少了,讓小丫頭低估世事險惡,“花間當初也要沖擊元嬰,在秘市拍賣會上,尋到對他很重要的一味藥,可惜,他們師父加一起的靈石都不夠。

可能當時江雪前輩借靈石,借得也不怎么痛快吧,花間一怒之下,就把她打包賣給了夙方。

夙方當時同在沖擊元嬰的關鍵時刻,就花大筆靈石買下了她,以采補之術,采了她的所有修為。”

“……真該死。”

陸靈蹊莫名地同情了江雪。

哪怕是師尊又如何,徒弟的身家,又不是你的,借給你是情份,不借也只能說明你們關系不好。

“其實花間才出秘市就后悔了,曾到處籌措靈石,想把她再買回來。”

陸傳嘆了一口氣,“可惜遲了,待他以宗門之力找上山海宗,逼夙方還人的時候,江雪的修為已經一絲不剩。”

“那就更該死了。”

陸靈蹊把杯子放下,“既然后悔,他當時為什么不直接向宗門求救?浪費了那么長時間,再去救人,他自己不知道能救出什么樣的人嗎?”

陸傳垂了垂眼,“你說的對,據花間事后說,他很惶恐徒弟的修為超過他,很惶恐宗門的資源往徒弟那里傾斜,放棄了他。”

說到這里,他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江雪是他的徒弟,他一開始若沒有傾心教導,林蹊,你覺得,她的修為能增長的那么快嗎?”

“可是,江前輩少時如果沒拜他為師,一樣可以拜玄天宗其他人為師。”

陸靈蹊不傻,從他的某種同情中,懷疑他是想到了自己,“他自己心胸狹隘,如果沒有起黑心,而像一開始那樣,對徒弟盡心盡力,您要是江雪前輩,您會不管他嗎?”

陸傳無言以對。

算了,他揉了揉額。

“我跟你說這么多,其實是想告訴你,人心險惡。在沒有涉及自己利益的時候,大家其實都還不錯,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人……也有可能變成鬼。”

陸靈蹊點頭,人變鬼容易,鬼變人可就不容易了。

看看花間和這位的結局,她覺得,防著別人的時候,似乎也要防防自個,盡量不要去嫉妒別人,就是那位先知葉湛秋,不管將來有沒有本事,也不去探查他的秘密。

放開心中一直提著的這件事,她的心情瞬間松了好多,“我爺說,他人觀花不涉你目,他人碌碌不涉你足,人生在世各有修行,我們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

隨慶不知道有人在幫他教徒弟,更不知道徒弟悟到了什么,以后帶來了多大的影響。

夙方嬰散的動靜,已經沒了靈力的他,感覺不出什么,卻瞞不過沖云,“江雪夙愿得償,”她望著后方,“我們這里,恐怕又要憑添變數。”

“夙方死了?”隨慶詫異,“你感覺到他散出的嬰氣了?”

“是!”沖云微嘆一口氣,“他們一個元后,一個連元中都沒到,夙方的元嬰,更有部分成自江雪。”

她深切懷疑,某人要把夙方的元嬰煉回一部分。

“江雪早不是當年的江雪,她恨玄天宗的時候,其實也遷怒天下道門,要不然,也不會投入西狄。”

沖云看向隨慶,“所以,我們要是被她堵住,己土珠,你真的不能再給了。”

隨慶的臉色微有難看,“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能等著她來堵。”

性格扭曲膨脹了的江雪,做什么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方,“沖云,我們馬上回頭,讓她沒機會弄夙方的元嬰。”

空氣中散逸的嬰氣,讓鷹王幾番咽口水。

他被蜘蛛精瑛娘打了出來,平時跟他稱兄道弟的家伙,全沒一個說話。

秘地已經與他無緣,那這個……

鷹王到底沒受住誘惑,雙翅一展,趕嬰氣最為濃郁的地方。

“滾!”

在飛舞的天誅珠里修行,想煉回自己當年靈氣的江雪發現這個扁毛家伙的時候,一聲叱喝,“我數三聲,再不滾……”

鷹王一聲輕嘯,雙翅狂扇!

瑛娘說,這個幾次三番到百禁山內里搗亂的女修,其實早受了重傷,真要正面抗,只要他們拿出勇氣來,她只有退走的份。

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江雪和那群珠子還沒扇起來,倒是先把雪里藏著的五具尸體扇了出來。

這運氣還不錯呢。

唳……

鷹王再次一聲長嘯,呼喚左近的妖獸馳援。

這里,不僅有六個死人,還有兩個大活人呢。

雖然另一個,弱小的可憐。

鷹王斜了眼躲在兩石夾縫的東皋,主攻的還是江雪。

“聒噪!”

江雪終于被他弄煩了,天誅珠一閃,又從百匯一,直接朝鷹王砸去。

對這些妖王,虛實那一套,其實并不怎么管用,再加上,她得早點把當年自己的東西弄回來,沒時間跟他慢慢耗。

鷹王的閃遁雖快,可是天誅珠更不差,很快就摸到他的軌跡,狠狠砸在他的后背上。

鷹王連掉了幾根毛,氣得眼珠子都紅了。

這些天,他到處被人欺負,真當他是泥捏的了?

他避開再次追來的天誅珠,一下子撲向江雪,現場很快飛沙走石起來。

東皋正要退避,一具西狄人的尸體,嘭的一聲,砸了過來。

看到人家手上的儲物戒指,他咽了一口口水后,迅速摘了下來。

那兩個大人物正在打架,那他……

東皋一咬牙一跺腳,以最快的速度,把另外四具死尸身上的儲物戒指全摘了下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