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六章 避過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礦洞雖深,奈何兩個人,越干越有經驗。

  相比于一人對著一塊金精使力,兩個人合作,用長劍加持銳金術各負一半,要省時省力多了。

  雖然挖出來的金精,還包裹部分礦石沒有完全弄干凈,可誰知道她們能在這里呆多長時間,當然是能挖多少就是多少,又不是沒地方裝。

  礦壁上的洞,越來越多,直到挖到盡頭的時候,兩人已經各分四百多塊。

  “這么多,一下子拿出去,也不值錢了吧?”

  陸靈蹊常聽父親說生意經,深知物以稀為貴的道理。

  “別的東西,可能不值錢,但是金精不一樣。”

  陸從夏非常有自信,“它不僅是煉制法寶的好東西,很多超強的防御法陣和城墻也需要它,別的我不敢說,但我得的這些,上交宗門幾成后,剩下的,哪怕我們陸家,一家也能消耗掉了。”

  什么?

  陸家?

  雖然早有所猜,陸靈蹊還是為陸家的大手筆所驚。

  “咳!姐姐所在的陸家是傳說中的修仙世家嗎?”

  “是呀!”陸從夏笑咪咪地點頭,“陸家是太霄宮第一世家,共有五位元嬰真人。林師妹將來到了修仙界,筑基后,出來行走的時候,一定要到我家玩玩。”

  一個家族想要保持永遠的強大,沒有豐厚的族藏,是無法支撐一代又一代弟子的。

  陸從夏很想交好這位有勇有謀的千道宗師妹,“要是你的東西,交了宗門后,剩下的不好處理,我保證我們陸家都可以按市場價,全部收購。”

  在修仙界賣好貨,有時候沒有實力,也很危險呢。

  但這些,她暫時不打算告訴她。

  只有讓她吃過虧后,才能領她和陸家的這份人情。

  陸從夏不擔心她會在吃虧的時候,一下子就把小命丟了。

  礦洞外那隱藏的法陣,以及那西狄人的死,都說明了這位師妹的不簡單。

  “好啊!”陸靈蹊一口答應,“要是有命從五行秘地走出,將來有機會,一定到姐姐的陸家去看看。”

  她確實要到陸家去看看,看看祖宗當年所謂的‘親’人,到底如何了。

  甚至陸靈蹊還想知道,陸信祖宗和二祖誠一起被流放后,那位女祖宗如何了。

  她也是修仙界的人,如果當年沒死,或許還好好活著。

  “一言為定!”

  二人相視一笑,一齊往礦外去。

  她們全沒發現,又化身好像一絲細紗的某個小東西。

  “你從什么地方來?我們避開那個方向,再找找吧!”

  陸從夏打量完四周后,不知道該從哪走。

  “我從那邊來。”陸靈蹊把換天陣收回,“其他地方……隨便吧!”

  時間過了這么久,她其實不覺得,還會有正好空著的礦道,等著她們下去挖寶,“陸師姐,從我們的情況來看,現在挖到寶,或者沒挖到寶的人,都挺多的吧?”

  陸從夏一下子站住,眉頭蹙了蹙,“你說的對,現在,不能隨便亂闖了。”

  她們能把一個礦道挖完,那么其他人呢?

  還有倒霉一直沒找到礦道,在外面游找的人,這兩者,她們碰到,可能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那你有什么好建議?”

  陸靈蹊搖頭,“我也不知道。”

  她原以為這周邊沒人,才到處亂闖的。

  但現在,遭遇了圖里埕,又遇到了她,可不敢再像之前那樣,隨意跑了。

  “我們修為不夠,很容易被別人認為是肥羊,或者免費的勞力。”她指了指她腰上的儲物袋,“想要不被人注意,最好還是整理一下的好。”

  從礦洞出來前,陸靈蹊已經把大部分該轉移的東西,轉移到秘密地方了。

  “這個呀!”陸從夏笑著拍了拍腰上掛的儲物袋,“我已經整理好了。”她修為比她高兩階,沒好意思問她,是怕她多想,倒是沒想到,她先問了她。

  “噢!”陸靈蹊把她打量一遍,“陸師姐年齡也不大吧,要不然,你把修為,往下調調。”

  陸從夏不知道是不是該笑,“調到煉氣三層嗎?”

  她都要懷疑,這位林師妹到底是不是從凡人界來的,是不是煉氣三層的小修了。

  “是啊!”陸靈蹊理所當然地點頭,“煉氣三層安全,最起碼,人家一見面,不會馬上動殺招,甚至遇到好礦,還會想辦法讓我們當免費勞力。”

  當一時的免費勞力沒什么,就怕那一上來就下殺招的。

  修為高了,誰能相信,你能老老實實就幫人家干活?

  陸從夏不是傻子,很快想明白,迅速調整修為,“我是陸家人,遇到西狄人或許可以騙一時,但遇到修士,可能好多人都認識。”

  大家在二十萬里寒漠走了大半年,再加上陸傳那位伯父,她雖然是小蝦米,可走在陸家的隊伍中,怎么可能沒被人關注過?

  “沒事,我們防的就是西狄人。”

  “你這樣想可就錯了。”

  兩人隨意選了一個方向往前走,陸從夏邊走邊道,“在這里的,除了西狄人,有道門有魔門還有鬼宗,魔門和鬼宗的我們先不管,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會有。

  太霄宮和千道宗也不是沒有仇家,看兩宗不順眼的人,一樣很多。”西狄人要防,但是修士真的也要防啊!

  “是嗎?”

  陸靈蹊還真沒怎么防過修士,“那……陸家,也有仇家嗎?”

  “自然!”陸從夏嘆口氣,“哪怕我們本宗之內,也一樣有不忿我們陸家是第一世家的葉家。修仙界是個大江湖,不是你想的那般簡單。”

  陸靈蹊默然無語,或許是她想簡單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碰到西狄人,或許就像朱培蘭說的那樣,是因為暗中的修士,看到她們修為弱小,懶得打劫,也懶得庇護。

  “不過,你也不用害怕。”

  陸從夏看她臉色不好,生怕她想多了,或者把她教壞了,失了那份與人為善的赤子之心,“這里有西狄人,除非那種生死大仇的,修士之間,彼此都很克制,我們主要防的還是西狄人。”

  陸靈蹊默默點頭,“師姐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防人之心,隨時都得有嘛!”

  這話說的。

  陸從夏笑了笑,“你這樣想也行,勝在一個安全。不過,有時候,得因人而異,要不然,防小人的時候,你會把君子也防了的。那樣,就要沒朋友了。”

  她都不知道,干嘛要跟她說這些。

  難道是因為救命之恩?

  “噢!”

  陸靈蹊在她的話中,聽出那一份真心,“我會……”

  前方坑凹處,突然有什么亮光閃過,雖然還有些距離,為了安全,她和陸從夏還是迅速轉向一邊的大石后慢慢伸頭觀察。

  “糟了,是葉家的葉湛秋。”

  陸從夏很想跳下去幫忙,奈何人家面對的是三個西狄人。

  叮叮叮……

  葉湛秋以劍陣護體,實沒想到,他會這么倒霉,一下子遇到三個西狄人。

  “我都說了,什么礦道都沒進過,三位何苦這么咄咄逼人?”

  他真是要被氣死了。

  算計了那么久,原以為傳送的地方離別人都很遠,他能很容易就找到礦道,到時一個人挖寶貝,悶聲大發財。

  卻沒想,找了十幾個時辰才看到一個礦口,還沒下去,里面就沖出這三個家伙?

  葉湛秋覺得老天都在跟他做對。

  他明明沒找到礦,這三個找到礦的家伙,居然還想打劫他?

  “逼急了我,大家魚死網破,誰都不好過。”

  又不是阿菇娜那個級別的,當他真的怕嗎?

  葉湛秋瞄他們儲物袋的時候,眼中難得閃過一絲火熱。

  他有能瞬移數十里的古符,或許拼一拼,也不是不可以。

  老天沒給他礦道挖,那打劫挖過礦道的人呢?

  “哈哈哈!魚死網破?就你?”

  大笑的西狄人顯然非常看不起他,“劍陣厲害又如何?區區煉氣七層,你能撐它到幾時?小子,現在說什么都晚了,把儲物袋留下,還有……把這個劍陣也留下,老子放你一條生路。”

  “放你媽,去死。”

  修為比不上他們又如何?

  他寶貝多,葉湛秋用大半的劍陣擋住攻擊的兩個西狄人,分出最主要的精力,指揮數劍合一,朝這個西狄人劈去。

  當……!

  一聲震響,那西狄人護體的骨盾,當場被一斬兩半。

  不過,有此一阻也足夠了。

  那西狄人駭然之下,連續橫移到想要轉到同伴處。

  可是葉湛秋又如何會放棄這么好的機會?

  叮叮叮!

  又是數道劍光,橫七豎八地把他所有去路,全都堵上后,三劍再次合一,朝他身體斜斬而下。

  那人的彎刀,努力地想要擋格,體內也激起一層又一層的靈力護罩,可劍陣一啟動,不同于其他,連綿不絕下,他擋得了這個,擋不了那個。

  陸靈蹊只見人家三道三道劍光合一,先斬彎刀,再斬靈力護罩,幾乎在眨眼之間,就把那西狄人從肩頭到腰下,一斬兩半。

  大量的鮮血和內臟一齊噴出時,兩個竭力想要救護同伴的西狄人,驚怒異常。

  他們迅速靠近,全力斬向他的劍陣,妄想以修為碾壓。畢竟對方只是煉氣七層的小修,支撐劍陣,哪那么容易?

  “快吃補靈散啊!”

  上面偷看的陸從夏都為他急了。

  陸靈蹊一言不發。

  這劍陣發出的劍氣,她看著好熟。

  叮叮!叮叮叮……

  劍陣劍氣,一浪接一浪,好像永無停歇。

  葉湛秋在兩人靠近后,就無需再防他處,指揮早就認主的古寶劍林,反而更為得心應手。

  倒是兩西狄人,從一開始的全力進攻,到七分攻三分守,六分攻四分守,五分攻五分守……,慢慢地變成以守為主,好像不過半刻鐘。

  “沒想到,葉湛秋這么厲害。”

  陸從夏說這話的時候,眼中閃起莫名的光,“他的劍陣不一般啊!”

  能一般才怪了。

  陸靈蹊趴在一旁,“陸師姐要下去助陣嗎?”

  陸從夏慢慢搖頭,“陸家和葉家不對付,葉湛秋性子……也并不好,要是先前,他占下風時,我們出去沒問題,現在……,于我們并不安全。”

  某人的眼睛盯西狄人的儲物袋,盯得太火熱了。

  陸從夏不想冒險,“走吧!趁著他還沒注意到我們。”

  看他的情況,反殺西狄人,只是時間問題。

  有了那樣的劍陣后,她要重估葉湛秋的實力,“林師妹,你看到他的眼睛了嗎?他的貪心已起。”

  她拉著陸從蹊小心從旁退開,“修仙界,有很多道門男修士喜歡以君子形象示人。現在出去,若我們的修為高,沒問題,他可能還會分肥給我們,但實力不夠,說不得人家為了自身形象,要殺人滅口,順便撿財。”

  修仙界這樣的事陸從夏不僅聽過,還偷偷見過,“你從凡界而來,以后注意了,這兩種情況,最好都不要出去。因為后者會丟命,前者……,人家可能也會在心里記恨你,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是背后一刀。”

  “……知道了。”

  陸靈蹊當然不會管葉湛秋這個所謂先知的閑事,“師姐懂得很多。”難得還愿意跟她分享。

  “呵!我懂得也不多。”

  陸從夏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是家人教的,有些是自己慢慢觀察到的,林師妹比我聰明,其實我不說,以后你也會慢慢懂的。”

  她想起來了,哪怕她問她,要不要下去助陣,也只是問她,人家自己沒有一丁點下去的意思。

  “慢慢懂的時候,可能就已經吃虧了。”

  陸靈蹊嘆口氣,姓葉的事,她是不會管,但今天如果不是姓葉的呢?

  她很可能在人家大局快定的時候,跑出去錦上添花。

  陸從夏有些奇怪她的警醒,忍不住懷疑,這聰明的女孩,又從她的話里,想到了什么,當下干笑一聲道:“主要是你們進修仙界,進得比較急,什么都來不及學,其實以后進了宗門,聽的多,見的多,這些都不是事。”

  “希望如此吧!”

  陸靈蹊回頭看了一眼,“一會兒,姓葉的只怕就要收拾東西上來了,我們快點走。”

  請:m.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