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十五章 緣份

更新時間:2019-02-03  作者:潭子
有了經驗,陸靈蹊不僅爬高的時候,會尋找坑洞,就是平時走路,也會不時扔一把石頭,希冀能瞎貓再碰死耗子。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事實卻是,耗子真不是那么好碰的。

直到百多里,她也沒找到任何一個洞。

難不成是她的方向走錯了?

陸靈蹊忍不住懷疑。

只是現在再轉方向,感覺有寶貝的可能也低得狠,畢竟她拿到的手上的,不是一般的凡品。

或許,還要往前走。

骨碌碌……

石頭撒出去后,滾動的聲音不對。

本來已經不太報希望的陸靈蹊,連忙順著聲音追過去。

骨碌碌,石頭滾進礦道的聲音,傳出極遠,正在里面的陸從夏心下一跳,只是她還來不及出聲,就被身后的西狄人給禁了所有,扔在礦道里。

搞定里面的免費勞力,圖里埕又以最快的速度,斂息藏身于礦洞前早挖好的地方等著,他不管再來的人,到底是西狄人還是修士,反正只要到了這里,都得聽他的。

陸靈蹊跳下了礦洞,只是還沒前進多少步,安安靜靜的礦洞,不知為何居然給了她一種莫名的不安和緊迫感。

是……里面已經有人了嗎?

如果那樣,那對方不出聲是為了什么?

陸靈蹊的眉頭攏了攏,不管是為了什么,她修為弱小,都摻合不起。

想定之后,她正要回頭走人,圖里埕一下子跳了出來,堵住出口,“原來是你?”他臉上扭曲,“臭丫頭,命倒是大,我的儲物袋呢?”

沒有儲物袋,他過了好幾天不安的日子。

陸靈蹊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他,面上忍不住一白。

西狄二腳部,閑著無事都能吃人。

現在,他們算是仇人見面,人家怎么可能饒過她?

“把我的東西還回來。”

圖里埕拿著不知從哪奪來的劍,直直指著她,“快點,要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是……是你?”

陸靈蹊好像下意識地用手護住懷部,她一步步退著,在確定是圖里埕的時候,驚嚇之余,只能往懷中藏的那幾張符箓動腦筋。

只恨啟動它們,需要時間。

圖里埕現在不怕她跑,這條礦道沒有岔道:“哈哈哈!是我很奇怪嗎?”臭丫頭現在怕的像鵓鴣了?

“你都能從那個破地方跑出來,難不成,你以為,我會留在那里?”

他拎著劍,獰笑著靠近,“朝老子動手,你的膽子不小啊?你說,把你的膽挖出來,它能是什么樣?”

膽是什么樣?

她沒聽爺爺說過。

陸靈蹊連忙往后退得更快了些,“山……山娜姐姐呢?”

山娜?姐姐?

圖里埕嘴角抽了抽,“臭丫頭,別給我顧左右而言他,把你的儲物袋,我的儲物袋,全都給我交上來。”

雖說,他恨不得馬上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扒她的皮,可是挖礦需要勞力。

在殺她之前,最少也要讓她幫忙把該干的話干完了。

“儲物袋……在這里。”

陸靈蹊好像要哭似的,拿住那三張已經能啟動的符箓,在他關注的時候,一把扔了過去。

叮叮叮……

咔嚓嚓……

一張冰錐符,兩張雷符,她可是下了血本。

陸靈蹊算得好,兩張雷符,哪怕傷不著他,把他電麻了,冰錐符也一定能傷到他。

雙方離得太近,圖時埕雖然知道這小丫頭詭計多端,可真沒想到,煉氣三層的她,一下子能啟動這么多符箓。

哪怕下意識里,他防了一點點,可是靈氣護罩,剛一接觸這兩種靈符,便潰不成軍,不論他激出多少層,都如摧枯拉朽。

“啊啊啊……”

哪怕最終叫出了骨盾護身,也因為身體和神經被雷電擊麻了,各種指揮跟不上,他的大半身體都糊了,不僅如此,還被冰錐在身上射出了好些個小洞,哪哪都疼。

軟倒在地的時候,圖里埕死死瞪著眼睛,哆嗦著嘴,“你……你哪來的……雷符?”

冰錐符他花大價錢跟人換了兩張,但雷符更為強大,雷靈根修士在西狄草原也更為稀少,想要雷符,不僅是靈石的問題,還有門路的問題。

“別人送的。”

陸靈蹊望了一眼他的丹田。

那里的靈氣,正在大量逸出。

一根冰錐好巧不巧地正好戳在了那里。

“咳咳!不可能。”

圖里埕如何相信?

他努力地想要站起來,想要再提靈力,可……

低頭的時候,看到戳在丹田的冰錐,他整個人都愣了愣,“你……,我……我殺了你。”

“你殺不了我了。”

陸靈蹊稍為往后退了一步,防止他再暴起拼命,“殺人者,人恒殺之!圖里埕,你們二腳部的人,都該死。”

“咳!咳咳咳……”

圖里埕想要反駁,可是嗓子腥甜,這一咳,便一發不可收拾,大量的血沫從嘴巴里流出來。

他曾經想過自己怎么死。

可是真沒想到,會兩次在小陰溝里翻船。

明明他都防了她一點。

“你……你不是煉氣三層?”

好不容易喘回一口氣后,他終于又想到了什么,恨恨盯著她。

“自然!”

得到預想中的答案,圖里埕臉上的肌肉連續幾抖,“狼神不會放過騙他子民的人,你……你說,你叫什么?”

“狼神?”

陸靈蹊又往后退了一步,“你說的我真有些怕,所以呢,我不打算告訴你,我叫什么。”

什么?

圖里埕沒想到會收獲這樣的答案,“你會不得好死的,你會不得好死的,一定會不得好死的。”

“這句話,還是送給你自己吧!”

陸靈蹊確定他真的再無一拼的可能,手上的靈力一動,一把把他的儲物袋、長劍以及骨盾吸到手上。

“不過呢,看在這些東西的份上,我沒你那么惡毒,給你個痛快吧!”

一個火球術,被她瞬間彈去,把想要慘叫出聲的人,當場化灰。

結束了。

陸靈蹊抹了一把汗后,又長長吐了一口氣。

這緣份,真是要人命了。

那么想碰爹娘,都沒碰到,結果卻兩次撞上他。

望望外面的洞口,她真是怕了。

圖里埕不夠謹慎,好殺,可是如果遇到山娜……

陸靈蹊顧不得里面到底有什么好東西,以掠云術往回回的時候,她把換天陣再次掏了出來。

四周沒人,真是太好了,她連忙把換天陣就布在礦洞的洞口。

這樣,絕對不會再有第三個人誤入了吧?

經過了圖里埕,陸靈蹊覺得,為了小命,為了等在外面的爺爺,怎么小心都不為過。

躺在里面不能動的陸從夏等著外面的人進來,可是一等不來,兩等還是不來,真怕那人就那么跑了。

她努力地想要動一動,想要鬧點動靜,讓人家注意到她,可是掙扎半天,被靈力禁住她的,連個手指頭都動不了。

半晌,就在她急得眼中都要流淚的時候,重新下來的陸靈蹊終于在神識中發現了她,并且站到了她前面。

她沒想到了,這里面還有人,還是個太霄宮的修士。

算起來,她跟太霄宮的人,著實有緣。

“我要怎么幫你?”

陸從夏想張口,可是她張不開。

“靈力鎖脈?”

陸靈蹊用木靈氣,探進對方的身體,半晌放下的時候,嘆口氣道:“我修為不夠,雖然能強行解開,可是大概會傷了你的筋脈。”

這樣啊?

陸從夏搖不了頭,只能用眼珠子搖動。

“這么說,你也不同意強行解開?如果是這樣,那就把眼珠子上下動一下。”

陸從夏果然把眼珠子上下動了動。

“那人已經死了,”陸靈蹊高興,她們還能交流,“頂多十二時辰,他加持的靈力沒有補給便會散開,到時你便能回復行動。”

她看到她腰上掛的儲物袋,確定從圖里埕手里奪的不是她的后,很是松了一口氣,“要不然,你先在這呆著。我……我去挖那金色石頭。”

陸從夏的眼睛,又上下動了動。

陸靈蹊一笑,“那就這么說定了,你挖的東西,我不拿,不過,我挖的東西,你也不能朝我要。”

這是自然!

陸從夏動眼睛,代表點頭。

“我認識你們太霄宮的凌霧師姐,她人很不錯。”

陸靈蹊朝旁邊一塊最亮的金色礦石動手的時候,跟她道:“傳送進來前,我還跟你們宗的朱培蘭朱道友在一起。”

這被圖里埕禁住的女孩,修為一樣比她高。

反正陸靈蹊沒看透。

為防她的善意,被人家報以惡意,她連忙把凌霧和朱培蘭抬出來。

陸從夏當然不是傻子,明白她的意思,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外面的打斗,具體怎么樣,她沒看到,甚至離得遠,她也只聽到那個西狄人的慘叫聲。

但能殺了西狄人,不管用了什么手段,都說明了人家的實力。

她的修為雖然是高些,可那又怎么樣?

人家沒來之前,她就是西狄人氈板上的魚肉呢。

陸從夏很清楚,落到吃人的二腳部修士手里,當勞力只是一時的。

陸靈蹊拿著從圖里埕手里奪來的飛劍,加持銳金之氣,叮叮哐哐地敲擊石壁挖金色礦石。

這東西,到底有多貴重她不知道,但看這一路挖礦的痕跡,她多挖些總是沒錯的。

石壁上的石頭,比她想象的硬實,哪怕加持了銳金之氣,因為長劍不好使,她也是忙了好一會,才挖出一塊來。

好重呀!

勉強算半顆雞蛋的小東西,落下時,什么都不懂的陸靈蹊徒手去接,當場被它帶倒,頭撞到石壁,發出咚的一聲響。

不能動的陸從夏看到她懵在那里,眼中忍不住泄出更多笑意。

原來,真是煉氣三層的新晉弟子啊!

金精都不認得。

“我的天,這什么呀?”

陸靈蹊嘟噥一聲后,知道自己囧況人家全看在眼里,干脆轉向陸從夏,“是非常厲害的寶貝?”

陸從夏眼中笑意微閃,眼珠子上下動了一下。

陸靈蹊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我最喜歡寶貝了。”

這話好生直白。

陸從夏無語忍笑的同時,心下一動。

修仙界人人都喜歡寶貝,可是沒幾個人說出來,他們只會用實際行動,去爭去搶。

地上有她早先挖下的六塊金精,可是這位千道宗的小道友目光純凈,卻沒有一點覬覦的樣子。

不管是不是因為她初入修仙界不懂,此時的女孩,還保持著一份赤子之心,都值得一交。

陸靈蹊不知人家所想,叮叮哐哐地敲寶貝,隱在她袖下的一線小青藤,在她大力甩動中,順勢又讓自己脫離她,往里面游去。

金精雖好,奈何它不能吃,不過……

暫時跟著的這個主人,好像是個財迷。

小青藤的葉子動了動,游上石壁。

之前的一頓飽餐吃得不錯,只是它經驗不夠,最后差點把她和它全埋在那里。

這一次,想想人家可能要挖到這里面來,萬一發現全沒了……

它朝最漂亮,也最大的幾塊游過去,路過的時候,一個又一個金精消失在原地,只露坑坑洼洼的石壁,好像在證明它們曾經存在過。

時間一點點過,當陸從夏發現自己能動時,真是驚喜壞了。

從歪靠的地方直起身體,她渾身的骨節一陣暴響。

咔咔咔……

終于活過來了。

陸靈蹊應聲回頭,“姐姐好了?”

“好了。”陸從夏笑著拱手,“太霄宮陸從夏,多謝師妹相救。”

姓陸?

陸靈蹊的眼睛眨了一下,“陸師姐客氣了,林蹊就是運氣稍好一點。”

“原來是林師妹!”陸從夏朝她咧了咧嘴,“不管是什么運氣,沒有你,我幫他挖完了礦,性命不保也是肯定的。”

把她之前挖下的金精一連拿了三顆大的強塞過去,“我也沒有其他的寶物,只有這點金精,還算好東西。”

說到這里,她一下子笑了,“這東西重得很,你得提了靈力拿,要不然能把你砸到地里去。”

“那……林蹊就愧受了。”

陸靈蹊本來不想接的,不過人家姓陸,就憑這個姓,她也不能太客氣。

“這就對嘛!”

陸從夏瞄瞄她們的來路,“外面你布陣了嗎?可能還有其他人,若是你沒布,我就去布一下。”

請:m.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