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三十章 抓人

更新時間:2018-10-09  作者:水平面

其實這眼力才是重要的,眼力不行,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哪怕你后臺再硬,背景再強,人脈再大也沒用。

小命都保不住了,這些外物有用嗎?

所以,這個黑市的主辦方的負責人胖員外,他的眼力自然是一流的,否則早就墳頭長草三尺高了。

“嘶——”胖員外差點昏過去,倒吸一口涼氣,混身都在不自覺地打擺子,他怎么會不認識楊盤?

楊盤的名聲,在整個江湖都是如雷貫耳的存在。

神刀楊盤,大周開朝七十年來,唯一晉升的一位天人。其他天人全都是在大周開朝之前的那個大時代之中晉升的,那個混亂的年代,可謂是群魔亂舞,天才輩出。

楊盤乃坐鎮江南的六扇門副總捕頭,官居從一品。七年來,即使沒有出過手,但人的名,樹的影,這位爺的手段,整個江湖都知道。

惹上這位爺,說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

這位爺手上沾的血腥,比起全天下所有強者都多。

可那又如何,誰敢在背地里嚼舌根嗎?

沒有,一個都沒有,大家都對此忌諱莫深,避而不談。

楊盤就是有這樣的威勢,一己之力,鎮壓天下宵小,六大派封山,七幫十會大部分都老實地做生意,上的爭奪都少了。

八大世家和六大豪門,全都安分守己,地盤豪強都開始修橋補路。

天下真正迎來了和平盛世。

就連他們這些辦黑市的,也不怕被人黑吃黑了。

胖員外雖然沒有做什么犯忌的事情,可是辦黑市也是走的是灰色產業,難免會害怕六扇門。

六扇門是絕對有權力和實力,封了黑市的買賣,甚至追究到底。

“喲,楊總捕,您老人家怎么來了?小的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胖員外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容,表面平靜,內心驚懼地問道。

這一位七年來,隱居在鎮江府郊外的山莊里,已經很少現身了。

可是現在卻來到了這里,顯然這是要惹麻煩的節奏啊。

“怎么,不歡迎本官?”楊盤端著架子,淡淡地反問道。

胖員外差點沒被嚇死,拿出一張手絹,緊握在手中,點頭哈腰地回答道:“哪里,小的哪敢,楊總捕什么時候來,咱這小地方都是蓬蓽生輝啊。”

“我要進去,沒問題吧。”楊盤問歸問,抬步就朝前面的集市門口走去。

“您請,里面請。”胖員外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趕緊點頭哈腰地領路道。

至于門口的黑斗笠,自然是用不著了。

胖員外也不敢讓楊盤戴這個東西進場啊。

楊盤剛一踏進集市,龐大的氣勢,威壓全場。

集市里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并且把目光轉向了楊盤。

認識楊盤的人,立即嚇得魂不附體,第一時間想要逃跑。

“六扇門臨檢,所有人全都站在原地,拿下斗笠,接受檢查。重復一遍,六扇門臨檢,所有人站在原地,拿下斗笠,接受檢查。誰動亂動,誰敢反抗,殺無赦!”楊盤用真氣傳音,整個集市都聽得到。

“你誰啊?這么囂張……”有一位脾氣火爆的哥們剛要破口大罵,立即便被他身邊的一個好友給捂住嘴巴。

警告并提醒道:“你要死啊,知道他是誰嗎?”

“還能是誰,六扇門的狗……”話到這里,這位哥們終于反應過來了,“不,不,不會是……”

“就是你想的那一位。”好友回答道。

這個時候,楊盤的目光轉了過來,他們談話的聲音雖小,可不代表能夠瞞過得楊盤的耳朵。

這哥們感受到一道灼熱地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轉頭整個人往地上一跪,把斗笠一摘,毫無骨氣地磕頭并大聲求饒道:“大人恕罪啊,小的有眼無珠,不知者不罪啊。”

一個大男人,當著現場數百上千人的面兒磕頭并求饒,簡直下賤到極點,可是現場的人卻沒有一個去嘲笑他。

楊盤沒有理會此人,這點容人之量,他還是有的。

“所有人都把斗笠取下,這是我最后一次的忠告。”楊盤嚴肅地掃了一眼全場的人,開口說道,其實他可以用神識掃描。

這個時候,也無所謂什么打草驚蛇了。

大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也不禁心中一寒。

“大家不要怕他,我們這么多人,怕他一人嗎?”有人開始暗中帶節奏了。

雖然此人壓著聲音,并且用真氣把聲音從口中包裹之后,再釋放出來。就有點人造錄音的感覺,說的話都是延遲性的。

看他的嘴形是看不出來此人有沒有說話的。

可問題是,楊盤是擁有神識的天人境高手啊。

這種把戲騙騙其他人還行,可是想要騙楊盤,那是癡人說夢。

楊盤二話不說,豎掌為刀,一刀下去,一道刀氣拐了兩個彎找上了說話之人。

“不,不是我,不要,這是神刀斬?!”說話之人,竟然是一位宗師強者,也難怪,也只有宗師以上的高手才有這么高的真氣操控技巧。

可惜此人見識弱了一些,他根本不知道天人的威能最可怕最直觀的便是超脫凡俗的神識。那是比眼睛,比耳朵更加直觀的觀察和探知能力。

此人施展出混身解數,輕功超水平發揮,瘋狂地在騰挪移位,甚至拉人當擋箭牌。

可是沒有用。

一刀正中眉心!

“啊——”此人死得慘不忍睹,被一刀兩斷,分尸當場。

“這便是亂嚼舌根的下場,哼,還真以為鼻子插蔥,就能裝象嗎?”楊盤冷酷地說道。

有了一個前車之鑒,大家都不敢多說什么,趕緊把頭上戴著的斗笠給取了。

對于有些人來說逛黑市雖然有些丟臉,但畢竟總比丟掉性命要強吧?

楊盤的強勢,整個天下都知道,惹毛了他,他真的是百無禁忌,任何人都敢殺的!

江湖上或許真有要臉不要命的人,可那畢竟是極少數。

于是,有人帶頭的情況下,開始有人取下斗笠,有一學一,取下斗笠的人越來越多。

過了一會兒,所有人都摘下了斗笠,包括那個專門來到黑市,準備參加最后拍賣會的陶武。

陶武也不例外,因為他不相信楊盤會認得自己,所以他大方地跟著眾人摘掉了斗笠。

“喲呵,還真的是意外之喜啊。”楊盤笑呵呵地說道。

為什么會驚喜呢?

因為,楊盤竟然發現,朝廷最重視的幾個通緝要犯,對,就是五大邪道大宗師之中的兩個到場。

除了陶武,還有一個號稱魔鱷

其實這眼力才是重要的,眼力不行,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哪怕你后臺再硬,背景再強,人脈再大也沒用。

小命都保不住了,這些外物有用嗎?

所以,這個黑市的主辦方的負責人胖員外,他的眼力自然是一流的,否則早就墳頭長草三尺高了。

“嘶——”胖員外差點昏過去,倒吸一口涼氣,混身都在不自覺地打擺子,他怎么會不認識楊盤?

楊盤的名聲,在整個江湖都是如雷貫耳的存在。

神刀楊盤,大周開朝七十年來,唯一晉升的一位天人。其他天人全都是在大周開朝之前的那個大時代之中晉升的,那個混亂的年代,可謂是群魔亂舞,天才輩出。

楊盤乃坐鎮江南的六扇門副總捕頭,官居從一品。七年來,即使沒有出過手,但人的名,樹的影,這位爺的手段,整個江湖都知道。

惹上這位爺,說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

這位爺手上沾的血腥,比起全天下所有強者都多。

可那又如何,誰敢在背地里嚼舌根嗎?

沒有,一個都沒有,大家都對此忌諱莫深,避而不談。

楊盤就是有這樣的威勢,一己之力,鎮壓天下宵小,六大派封山,七幫十會大部分都老實地做生意,上的爭奪都少了。

八大世家和六大豪門,全都安分守己,地盤豪強都開始修橋補路。

天下真正迎來了和平盛世。

就連他們這些辦黑市的,也不怕被人黑吃黑了。

胖員外雖然沒有做什么犯忌的事情,可是辦黑市也是走的是灰色產業,難免會害怕六扇門。

六扇門是絕對有權力和實力,封了黑市的買賣,甚至追究到底。

“喲,楊總捕,您老人家怎么來了?小的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胖員外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容,表面平靜,內心驚懼地問道。

這一位七年來,隱居在鎮江府郊外的山莊里,已經很少現身了。

可是現在卻來到了這里,顯然這是要惹麻煩的節奏啊。

“怎么,不歡迎本官?”楊盤端著架子,淡淡地反問道。

胖員外差點沒被嚇死,拿出一張手絹,緊握在手中,點頭哈腰地回答道:“哪里,小的哪敢,楊總捕什么時候來,咱這小地方都是蓬蓽生輝啊。”

“我要進去,沒問題吧。”楊盤問歸問,抬步就朝前面的集市門口走去。

“您請,里面請。”胖員外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趕緊點頭哈腰地領路道。

至于門口的黑斗笠,自然是用不著了。

胖員外也不敢讓楊盤戴這個東西進場啊。

楊盤剛一踏進集市,龐大的氣勢,威壓全場。

集市里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并且把目光轉向了楊盤。

認識楊盤的人,立即嚇得魂不附體,第一時間想要逃跑。

“六扇門臨檢,所有人全都站在原地,拿下斗笠,接受檢查。重復一遍,六扇門臨檢,所有人站在原地,拿下斗笠,接受檢查。誰動亂動,誰敢反抗,殺無赦!”楊盤用真氣傳音,整個集市都聽得到。

“你誰啊?這么囂張……”有一位脾氣火爆的哥們剛要破口大罵,立即便被他身邊的一個好友給捂住嘴巴。

警告并提醒道:“你要死啊,知道他是誰嗎?”

“還能是誰,六扇門的狗……”話到這里,這位哥們終于反應過來了,“不,不,不會是……”

“就是你想的那一位。”好友回答道。

這個時候,楊盤的目光轉了過來,他們談話的聲音雖小,可不代表能夠瞞過得楊盤的耳朵。

這哥們感受到一道灼熱地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轉頭整個人往地上一跪,把斗笠一摘,毫無骨氣地磕頭并大聲求饒道:“大人恕罪啊,小的有眼無珠,不知者不罪啊。”

一個大男人,當著現場數百上千人的面兒磕頭并求饒,簡直下賤到極點,可是現場的人卻沒有一個去嘲笑他。

楊盤沒有理會此人,這點容人之量,他還是有的。

“所有人都把斗笠取下,這是我最后一次的忠告。”楊盤嚴肅地掃了一眼全場的人,開口說道,其實他可以用神識掃描。

這個時候,也無所謂什么打草驚蛇了。

大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也不禁心中一寒。

“大家不要怕他,我們這么多人,怕他一人嗎?”有人開始暗中帶節奏了。

雖然此人壓著聲音,并且用真氣把聲音從口中包裹之后,再釋放出來。就有點人造錄音的感覺,說的話都是延遲性的。

看他的嘴形是看不出來此人有沒有說話的。

可問題是,楊盤是擁有神識的天人境高手啊。

這種把戲騙騙其他人還行,可是想要騙楊盤,那是癡人說夢。

楊盤二話不說,豎掌為刀,一刀下去,一道刀氣拐了兩個彎找上了說話之人。

“不,不是我,不要,這是神刀斬?!”說話之人,竟然是一位宗師強者,也難怪,也只有宗師以上的高手才有這么高的真氣操控技巧。

可惜此人見識弱了一些,他根本不知道天人的威能最可怕最直觀的便是超脫凡俗的神識。那是比眼睛,比耳朵更加直觀的觀察和探知能力。

(說明一下,偶碼字的時候睡著了,醒來后發現,已經這個時間了,肯定搞不定了,所以,只能夠用防盜版的手段,混個。嗯,大概一兩個小時后會改過來的。大家就當是防盜吧。呵呵。。。相信你們也習慣了。)

天才一秒:m.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