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兩位天人

更新時間:2018-10-11  作者:水平面

如果是尋常人,這些老家伙還真敢站出來發表自己的意見。

可是面對楊盤,他們全都聰明地保持中立,反正六扇門要抓的又不是他們,雖然這樣的抓捕很傷面子。

問題是主持抓人的乃是天榜第十啊。

楊盤這樣的殺神,誰敢陰攔他抓人,他真敢殺人的。

剛才那一位宗師,就是楊盤殺雞給猴看的那只雞。

被殺的那一位宗師也不是普通人,乃是海沙幫的堂主。

這樣一個名聲響亮,背景深厚的宗師高手。楊盤說殺就殺了。

無聲的警告,簡直太明顯了。

這些混江湖的老油條豈會不明白?為了在場這些不認識的人,站出來反對楊盤?

呵呵,他們還沒有這么腦殘。

現場也有一些腦殘份子,可是這些腦殘份子的智商還是在線的,他們可以嫉妒天才,可問題是對于楊盤,他們是真的嫉妒不起來啊。差距太大了,大到足以讓人忽視楊盤的年齡。

之前海沙幫的那個宗師想要挑動的也正是這幫腦殘份子。

可惜,這位宗師太高估自己的藏聲控聲的技巧,同時也太低估了這些腦殘份子的智商和情商。

人家腦殘不假,可不代表人家沒腦子啊。

“好了,你們再仔細看看,現場還有誰上了我們的海捕文書,一塊兒帶走。”楊盤吩咐道。

“是!”

追風在這個時候從后面走了過來。

眾人一看,好家伙,陣勢可真大啊,四大神捕來了兩個,六扇門的兩位天人也來了一位。

這完全就是不給人活路啊。

邪道的五大宗師,一下子就減員了兩個,真是喜聞樂見。

說句老實話,江湖之中,無論是黑白兩道,還是正魔雙方都不喜歡邪道中人,這些人游離于正統江湖圈子之外,無法無天,專門干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誰看了都不舒服啊。

可是,邪道的五位大宗師真的不好招惹,而且有的時候,雙方也有合作的機會。于是,大家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嘍。

結果追風帶著人馬,又從人群之中,拉出了五個被通緝的倒霉鬼。

他們五個真的是被牽連的倒霉鬼,因為楊盤等人的目標從一開始就不是他們。

黑市商人們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心酸,特別是胖員外為代表的黑市主辦方,更是感到蛋疼。

“這一次損失大了,這可怎么交待啊。”胖員外郁悶得想殺人了。

別以為這家伙看著和善,就是一位和平人士了,實際上,這一位也不是什么良善的主兒,能夠開黑市的人或勢力,有哪一個是簡單之輩嗎?

楊盤原本都轉身要走了,忽然之間轉過身來,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沿途的所有人都自覺地讓開了道路,他們也不敢攔啊。

于是楊盤停在了一個攤位上,這個攤位的老板是一個皮膚黝黑的粗漢子,看修為大概是一位宗師,只是氣息雜亂,不是正式宗師。

在整個交易會場之中,屬于那種一點兒也不起眼,再平常不過的交易人。

可楊盤盯上的人,能是簡單之輩嗎?

“差點看走眼了啊,想不到竟然會在這里遇到一條大魚啊。”楊盤笑瞇瞇地對這個粗漢子說道。

“楊總捕,您是不是認錯人了?”這個粗漢子一臉慒逼的樣子,演技比影帝還厲害,哦,應該影后才對。

“玩夠了?玩夠了就跟本官走一趟吧。本座倒是好奇你怎么會親自來江南,難道不知道這里是本座的地盤嗎?”楊盤奇怪地問道。

“來人,把他給我銬上,帶走。”楊盤命令道。

“上重枷!”楊盤特別關照道。

此人沒有反抗,因為他明白,反抗是徒勞的,敢反抗只有死路一條。連陶武和董伊這樣的兇人也只能束手就擒,更別說他了。

“算妾身倒霉,想不到會遇上你帶隊抓陶武他們,抓到了這里。”忽然之間,一道柔美又不失誘惑的美妙聲音響起。

只見那粗漢子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傾國傾城的絕世大美人。

“是她,竟然是她。”

衣服沒有換,還是那一身男裝,可是這樣更加增添其幾分異樣的美感。

這便是魔門四大護教法王之一的智狐法王。

“很好,就沖你這么識相的份上,我便讓你少受些苦頭。”楊盤輕聲笑道。

“哈哈哈……難道你不想知道妾身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嗎?”智狐法王竟然毫無懼意地笑問道。

楊盤一聽便知此事不簡單,恐怕另有內情。

想來也是如此,以智狐法王的身份地位,來江南干什么?難道是為了擺攤賣東西?

呵呵。

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了。

那么她確實是出現在這里了。

這就很不正常了。

“那本座倒是洗耳恭聽了。你為什么會到這里來?”楊盤把前后的事情聯系起來,難道這是一個局?

“當然是為你而來!”智狐法王眼中閃動著異樣的光芒。

“我?”楊盤更加確定這是一個局,整個局的關鍵便是陶武。

于是楊盤開口問道:“陶武成名多年,不可能是你們的人,他應該是被你們引誘過來的吧,而且他的行蹤恐怕也是你們故意泄露的?”

“啪啪啪……”一陣掌聲從人群之中傳來。

整個黑市,所有人都不自覺地退開來,聰明人都紛紛退到了出口,想要盡快離開此地。

這一次真的是倒霉透頂了,魔門的人竟然敢算計楊盤?

楊盤可是天人啊。

敢算計楊盤的肯定也是天人。

天人與天人之間的交鋒,余波就足以要人命了。

這真的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楊盤看向了來人,立即明白了過來,趕緊傳音給外面的霍權說道:“馬上,全力安排疏散,范圍擴大十五里,要快!”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楊盤神交己久的楚教主!

并且他也不是一個人來的,在他身邊還有一位駝背老者,此人身上的氣息波動來看,竟然也是一位天人。

楊盤眼神一縮,要知道在六扇門的資料之中,天下九位天人,沒有一個是駝背的。

此人不在資料記錄之中,只有兩種可能。

要么就是隱藏的上代天人,要么就是才晉升的天人!

楊盤想了一下,雖然兩種都有可能,但實際上真正最有可能的還是后一種。

如果魔門還有一位上代天人還活著的話,早就反攻中原了,還用得差藏起來嗎?

“魔門的底蘊和氣運果然不凡。”楊盤有點明悟了,這是魔門氣運的反饋,讓魔門之中一個快入土的老家伙意外地突破了天人境界。

關于這一點,楊盤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的。

因為楊盤快要出竅中期了,一旦他突破必然會打壓魔門,就算不滅了魔門,也會讓其氣運大損,

因果氣運在這樣的反饋之下,再加上天地的偏愛,催生出一位天人,一點兒也不奇怪。

“魔門果然不愧為頂級宗門,竟然能夠拿出兩位天人來找楊某的麻煩,只是就憑你們倆人,夠嗎?”楊盤自信地問道。

“小輩真是猖狂!”駝背老人不滿地說道,聲音沙啞得有些難聽。

“走,這里有些放不開手腳,我們到天上去打。”楊盤說罷,也不理會智狐法王了,直接飛空而起,沖破了集市的廬頂,直沖天際。

“戚長老,我們也跟上吧。”楚教主說罷,也一起騰空而起,追了上去。

天人之間的打斗自然需要一個能夠放得開手腳的地方,況且他們也不屑于對那些普通人動手,在天上打,自然是最好的打斗地點。

高達三千米的高空上,楊盤懸空站立在于此,在他的對面,駝背老人和楚教主一因其一右站位,隱隱將他包圍著。

“兩位來得正是時候,自從在下突破天人以來,很少與同級高手交手,你們能夠來找楊某,我很高興。希望你們能夠讓我盡興,否則堂堂魔門兩派六道,連一個能打的都沒有,那真的是會讓我失望的。”楊盤背著雙手,自信而輕松地說道,哪怕是面對兩位同級天人,楊盤也不懼。

“狂妄的小輩,接老夫一招!百氣乾羅!”只見駝背老人雙手聚合而圓,一層又一層罡氣在他手中壓縮成型。

真正的武道天人,天人合一,武道神通自成,任何武學施展出來,都仿佛擁有神通般的力量。

“好精妙的真氣操控能力。”楊盤看得雙目直閃精光,這等涉及了罡氣形態變化和性質變化的能力敢是武道天人的松松垮垮異軍突起一。

楊盤說到底,修煉的乃是道家法門,曲武而入道。

所以,他現在是出竅期初期巔峰的修士,而不是武道天人。

楊盤笑了笑,不以為意,一指誅仙劍氣射出。

劍氣與乾羅罡氣碰撞,結果卻是誅仙劍氣完勝,一劍劃開了乾羅罡氣,然后勢如破竹地直擊駝背老人而去。

楚教主及時出手擋下了這一道劍氣,但兵器上也差點被洞穿。要知道,楚教主手上的兵器也不是凡物,乃是大民是數一數二的寶貝。

“這怎么可能?”這是魔門兩位天人的心聲,因為他們沒有預料到楊盤的一道劍氣便皮掉了戚長老(我)的乾羅罡氣彈。

“這是劍氣,不是刀氣!楊盤你的小樓一夜聽春雨呢?”楚教主問道。

“好鋒利的劍氣!”駝背老人也不敢小看楊盤了,認真了起來。

“想見識一下我的神刀斬?”楊盤笑著說道,隨后嘆氣道,“可惜,我已經不用刀了,試一試我的新學的劍道神通如何?”

說罷,楊盤以指作劍,一套劍法以劍氣的方式演繹了出來。

“玄金魔身!”楚教主直沖而來,一邊不停地以手中的圣令兵器抵擋劍氣。

這件圣令神兵乃是魔門圣火令,魔教教主的象征,同時也是魔門第一神兵。

不得不說此神兵確實威力不凡。

它竟然能夠擋得下楊盤的誅仙劍氣。

只見那圣火令,火焰燃燒著,在這種火焰之下,圣火令在不停地被修復,哪怕是被誅仙劍氣打出一道賀也痕跡也能夠很快地恢復過來。

楊盤更加地興奮。

于此同時,駝背老人從遠處繞到了楊盤后面,不斷地遠程施加壓力。

“呵呵,想要圍攻我?真是天真,鏡花水月!”楊盤的身后分出了另一個楊盤,只見這個楊盤活動了一下身體,便朝著駝背老人的撲了過去。

“人人皆以為你楊盤以一路神刀斬而揚名天下,卻想不到你竟然還有這等分身化影神通,更加想不到,你最強的不是刀法,而是劍氣!”楚教主到現在還無法近楊盤的身,而他的玄金魔身,配合圣火令,原本是天衣無縫的。

可楊盤的劍氣太可怕,連圣火令都差點被洞穿,楚教主也沒有把握能夠擋得住他的劍氣,所以一直都無法硬扛著劍氣沖上去,與楊盤近身對抗。

駝背老人則被楊盤的幻影分身給纏住了,他的實力和楊盤相比,差得太遠。

楊盤的幻影分身也有本尊十之六七的實力,足夠將一個初入天人的老者壓制住了。

“呵呵,不是我藏得深,而是我的對手都太弱了,他們可逼不出我全部的實力,而能夠看到我全部實力的人都死了。比如說黑衣樓樓主,真是可惜了這么漂亮的一個絕世大美人啊。楚教主,她該不會是你的姘頭吧?”楊盤一邊游走,一邊以劍氣遠程攻擊道。

“你!”楚教主差點惱羞成怒,不過這位憑借一己之力撐起魔門的教主,也不是簡單之輩,他果斷地斬滅了心中的雜念,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果然不出所料,黑尊者真的是死你的手上。早知如此,我真該早一些親自出手,將你徹底扼殺,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局面?”

“楚教主,你是來搞笑的嗎?什么叫早知如此?恐怕是我一直以來就沒有給你出手的機會吧?”楊盤不屑地說道,“你可以仔細想一想,哪一次我不是剛好差一點?”

什么叫“剛好差一點”?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