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兵圍靜念禪院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這方世界又不是純正的修仙世界,所以,扶龍庭帶來的氣運是存在的,可是效果嘛自然沒有專門的世界那么顯著,但同樣的,失敗之后帶來的后果也同樣沒有那么夸張。[隨_夢]小說w.SuiMеng.lā

對于寧道奇來說,失敗了,他的修為也不會倒退一點,只是以后修為進步可能要難上許多而已,但也僅此而己了。

至少不會危及性命。

寧道奇和梵清惠聽到消息之后的反應都差不多,那就是震驚!

楊廣還真的敢動手啊。

這里可不是他能夠絕對控制的江都,而是洛陽!

勢力交織復雜無比的洛陽!

楊廣當年是怎么灰溜溜地從洛陽跑到江都的?不就是因為他對洛陽的控制力在不停地下降,最后失去了控制嗎?

可現在的楊廣是怎么回事?

這里要說明一下,洛陽是大隋東都,是楊廣建立的新都城,楊廣甚至都遷都過來了。

洛陽照理來說應該是楊廣的老巢才對。

事實上,剛開始的時候也確實如此,洛陽在遷都之后,便成為了大隋的心臟。是大隋的政治中心、經濟中心和文化中心。

所以,這里成為了各方云集之所。也是天下間最繁華的地方。也正是因為有著楊廣打下的基礎,洛陽在武則天時期才能夠號稱天下神都。

三征高麗失敗,世家有了反心,楊廣則有些破罐子破摔,逐漸變得昏庸。也就慢慢失去了對洛陽的控制,也正是因此,楊廣在感覺到這一切之后,剩下的那點不多的智商讓他立即以東巡的名義,逃出了洛陽,去往江都。

這一舉動給讓他自己贏來了喘息之機,也讓大隋沒有這么快滅亡,但也同樣失去了對整個天下的掌控。

楊廣當年打下的基礎還在,前后不過幾年而已。

楊廣恢復了雄才大略之后,回到洛陽,重新掌權,難度會很大嗎?

洛陽,醒來就是楊廣的老巢,即使他離開了幾年,基礎總還在吧?大義也還在吧?

軍隊的掌控能力也還在吧?

所以,楊廣在掌握了洛陽的軍權和政權之后,還需要顧及什么嗎?

楊廣這一次便是宣布佛門是邪教組織,靜念禪院離洛陽這么近,不拿它來開刀,拿誰開刀?

更何況,楊廣還知道和氏璧便一直保存在靜念禪院之中。

楊盤與寧道奇達成了交易,于是,轉手便利用這個輿論,轉移了大家的視線。

楊廣早就準備好一切了,也就順勢發動了。

「凈念禪院」的座落于洛陽南郊,寺內建筑加起來達數百余間,儼如一座小城,正中處有七座大殿及一座闊深各達三丈,高達丈半的小銅殿,曾經用來收藏「和氏璧」。

除銅殿外,所有建筑均以三彩琉璃瓦覆蓋,色澤如新,銅殿前有一廣闊達百丈,以白石砌成,圍以白石雕欄的平臺廣場,正中處供奉了一座文殊菩薩騎金獅的銅像,龕旁還有藥師、釋迦和彌陀等三世佛。彩塑金飾,頗有氣魄,除了四個石階出入口外,平均分布著五百羅漢,均以金銅鑄制,個個神情栩栩如生。

五萬大軍將靜念禪院給包圍了,在張須陀的指揮之下,隋軍是按照圍城的標準來進行包圍的。也不對,圍城一般是圍三缺一。

這一次是四面八方全圍上了。

“寧道長,我們必須馬上前往救援。”梵清惠擔心地說道,靜念禪院乃是白道武林的中流砥柱,同時也是慈航靜齋最重要的盟友。

在四大圣僧失蹤,佛門最困難之時,要是靜念禪院被朝廷所滅,那么慈航靜齋便真的是孤掌難鳴。

所有的謀劃恐怕都會付之流水。

“梵齋主,冷靜,我們現在前去也是于事無補,況且此刻靜念禪院不是還有那位巴哈活佛坐鎮嗎?”寧道奇現在非常冷靜,因為他的天生立場便不在佛門這一邊,與佛門合作并不代表他完全倒向了佛門,事不關己,自然最冷靜。

梵清惠身為慈航靜齋齋主也不是一個草包,聽到了寧道奇的話,很快便冷靜了下來。仔細思考了一番,點了點頭。

“道長所言甚是,巴哈活佛野心太大,私心太大,算計盟友,那便怪不得貧尼了。正好可以利用他去試探一下楊廣的虛實。而我們則從秘道進入靜念禪院,與了空師兄取得聯系,暗中轉移。特別是那放置在銅殿之中的和氏璧,還是要麻煩寧道長出手了。”梵清惠睿智地述說道,和氏璧有異力存在,只有大宗師才有能力暫時屏蔽它的異力,將它帶走。

“我們必要盡快趕去,否則遲了,一旦大軍攻寺,形勢危急,了空師兄說不定會將和氏璧交給巴哈活佛。”梵清惠一想到失去和氏璧之后的嚴重后果,就不寒而栗。

和氏璧遺失在中原沒什么關系,在誰手中也沒關系。畢竟肉是爛在鍋里的。

但是,如果和氏璧落到了外邦手中,還是從慈航靜齋和靜念禪院手中遺失的,整個中原的怒氣都會落到他們頭上。

要是以前,佛門自身強大還不畏懼什么。

可是經過楊盤的一番打擊,讓梵清惠認清楚了中原的藏龍臥虎。

這要是因為和氏璧遺失到外邦手中,梵清惠也不敢保證諸子百家的反應會怎么樣。

中原天朝,有的時候就是這么奇怪,我們在家里怎么打怎么分家是咱們自家的事情。外人想要分一杯羹,那就是絕對不行。

誰敢伸手,就打死誰。

就算現在打不死,以后也要徹底打死!

和氏璧在中原代表著正統,代表著大義。得此可得天下,這指的便是它的大義名份。

可是如果它落到了外邦手中,這代表著什么?

這其中的后果有多么嚴重?

梵清惠就算是出了家,心中已經無家無國,也同樣難以承受這樣嚴重的后果,說不定整個慈航靜齋都會成為真正的天下公敵,人人得而誅之了。

梵清惠想通了這一點,不敢有絲毫怠慢,趕緊催著寧道奇一起上路了。

像靜念禪院這樣的大門大派,修建之時肯定會留有秘密通道,方便行事。

梵清惠與靜念禪院的關系極好,其中有一條秘道她走過不只一次。

梵清惠帶著寧道奇出了城,然后拐進了一個小樹林里,找到了一處被掩埋在枯枝爛葉之下的地道入口,通過機關,打開了入口,和寧道奇兩人跳了進去。

入口自動關閉,地面嚴絲合縫,完全看不出來絲毫端倪。

此時的楊廣隨著一萬禁軍,也來到了靜念禪院的大門口。

楊廣這番舉動驚動了無數江湖勢力,大家雖然不敢靠近,但靜念禪院四周又不是完全一片平坦,只有幾座小山峰,遠遠地可以看個大概。

“陛下,我們到了。”韋公公隨侍在旁,開口提醒道。

“到了,那就去叫門,今日朕要見識一下天僧的后人有多么了得。”楊盤輕聲說道。

“阿彌陀佛——”門都不用叫了,靜念禪院的大門打開來,一個唇紅齒白的年輕和尚,帶著四個莽漢和尚以及一個明顯不是中原和尚打扮的和尚迎了出來。

“阿彌陀佛,貧僧乃是靜念禪院的主持了空,見過皇帝陛下。”了空雙手合什一禮,用腹語說道。

“不知陛下興師動眾前來,所為何事。敝寺上下,皆嚴守國法,從不出寺,在寺中靜修。”了空禪主用腹語說道。

“靜修?呵呵,藏污納垢,違法亂紀,愚弄百姓,奸淫虜掠,佛門的名聲早就臭了。洛陽乃皇都所在,首善之地。朕懷疑你寺中藏有失蹤的女子,要進寺搜查,你敢阻攔便是不打自招。”楊廣倒也沒有提和氏璧,找了其他借口要進寺搜查。

“阿彌陀伄,真是荒謬,佛門清譽,豈容爾等污蔑!”巴哈活佛在吐蕃的身份是何等高貴,佛門在吐蕃的地位甚至與贊普持平。

作為吐蕃佛門的最高領袖,他對于佛門清譽是無比地看重,豈會如此由楊廣亂說。

所以,他站了出來,原本他沒有打算站出來,他的主意同樣也有借外力逼迫了空交出和氏璧的意思。

可對于佛門的虔誠信仰,讓巴哈活佛忍無可忍地站出來反駁道。

楊廣仿佛才發現他的存在一樣,轉頭看向了空,開口問道:“這位穿著奇裝異服,似乎不是中原人士,難道你們佛門還要勾結外邦,出場中原利益么?”

“陛下言重了,巴哈活佛乃是吐蕃國師,這一次來拜訪貧僧,只是朋友之間的正常往來,并且他是一人前來敝寺交流佛學的,絕對不是陛下口中,相互勾結。”了空急忙反駁道,這個帽子可接不得。

皇帝就是這點好,隨便扣帽子,哪怕再假,別人也會當真。

“原本是吐蕃國師,朕倒是有失遠迎了,既是外邦人士,大師還請離開地此,免得讓外人以為我中原不懂禮數。”楊廣淡淡地說道。

“隋帝客氣了,今日之誤會,貧僧以為大家坐下來慢慢談,不要傷了彼此的和氣才是。”巴哈活佛倨傲地勸道。

“哈哈哈……巴哈國師,你當這里是吐蕃嗎?你當朕調動這六萬大軍是鬧著玩的嗎?了空,今日你是放開門禁,讓朕搜寺,那是最好,否則休怪朕平了你這靜念禪院!”

楊盤哈哈大笑道,隨即語氣變換,瞬間嚴肅了下來。

了空很沒有節操地帶著人退了幾步,把巴哈活佛頂到了前面,用腹語接話道:“巴哈大師,還請看在同為佛門一脈,助我一助。”

巴哈活佛也不知道是被楊廣的氣焰給氣到,還是自信自身實力,近在咫尺,人盡敵國。

在楊廣面前,他是絲毫不露怯,站了出來,全身的氣勢散發開來,口念佛號:“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念得周圍數千士兵頭暈腦漲,摔倒在地。

一時之間,大宗師的威勢體現無疑。

楊廣極為不滿地冷哼道:“大師真要管這個閑事?”

“阿彌陀佛,還請陛下給貧僧一個面子。”巴哈活佛氣勢凜然,雙手合什一禮道。

巴哈活佛也不傻,雖然他有自信拿下楊廣,可問題是拿下楊廣對他有什么好處?

這不是幫著中原解決一個大患嗎?

而且還會引來中原各方勢力的關注,你想啊,楊廣要是死在巴哈手上,這么好的借口,大家能夠放棄嗎?

可以肯定,楊廣一死,中原立即便會大亂。

當然,這種格局對于外邦來說是好事,可是巴哈活佛身為國師,還是有點政治眼光的,楊廣可以死在中原任何人的手里,卻絕對不能死在自己這個外邦國師手里,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中原武林藏龍臥虎,誰要是真的以為中原只有寧道奇這么一位大宗師,那才是傻子一個。沒看到畢玄和傅采林成名多年,卻從來不曾踏入中原一步嗎?

為什么?

就靠一個寧道奇就嚇得住他們倆個?

這怎么可能?不,不是的。

還不是因為他們害怕入了中原,很有可能被人圍攻,再也出不了中原了。

中原武林藏龍臥虎,不說天刀宋缺這位疑似大宗師的強者,也不論寧道奇,就說一直隱世不出的道家。

百年前,天師孫恩橫掃天下,四海折服,真當中原道家是泥捏的嗎?

信不信,他們能夠從棺材里拉出一串大宗師,嚇都嚇死你。

中原天朝就是這么奇怪,自己人就算是狗腦子都打出來了,那也是自家事。

這要是外人把楊廣給干掉了,或者是劫持了。

那真會捅了馬蜂窩的。

楊廣再怎么不是,也是中原皇帝,乃是中原的臉面,外邦敢動楊廣一根汗毛,這不是在打我中原的臉嗎?

倘若巴哈活佛真敢動楊廣,不說其他人,天刀宋缺就算是和楊廣再怎么不對付,他也會抽刀子出嶺南,半途中截住巴哈活佛,絕對不會讓他活著走出中原地界。

說不定,一直隱世不出的道家大派也會派人出手救下楊廣或者幫楊廣報仇。

我中原內部怎么玩是我們自己的家事,外人插手就是不行。

這便是中原武林的邏輯。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