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冥河傳承

第二百一十七章 登門道歉

更新時間:2018-10-03  作者:水平面

佛門畢竟乃是江湖之中頂級的教派,有不少高手坐鎮,真正敢動手的勢力還是極少的。◢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lā

楊廣的一道圣旨更加讓佛門陷入了危局之中。

楊廣的圣旨很簡單,順應民意,取締佛門,將佛門打為邪教,天下人共誅之。

這道圣旨,簡直就是給了天下所有勢力一把刀和一個名正言順的借口。

于是,各方勢力便不約而同地開始動手,下面的佛寺遭遇到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佛寺被洗劫,土地被奪走,僧侶被迫還俗。

當然,有宗師高手坐鎮的佛宗倒是穩得住山門。

這些趁火打劫的勢力又不傻,他們只是想要佛門的財富,又不是真的想要滅了佛門,柿子當然要挑軟的捏。

反正這命令又不是我下的,是楊廣下的,冤有頭債有主,你們佛門要是不服氣可以找楊廣理論去。

而在這個時候,寧道奇帶著梵清惠來到了楊盤的院子門前,敲門等候。

不一會兒,下人開門,請來了上官晨曦。

“寧道長,我家少爺有請。”上官晨曦說完,看都不看梵清惠一眼,便轉身帶路了。

寧道奇帶著低眉順眼的梵清惠踏進了府內。

楊盤在客廳相候,看著寧道奇走了進來,拱手招呼道:“寧道長大駕光臨,有失遠迎,請坐吧。”

“多謝先生。”寧道奇也沒有拖大,擺前輩的譜,因為他也看不透楊盤,表面上看是一個普通人,可問題是,梵清惠可是不久之前才在這個“普通人”手中吃過虧的。如果還相信此人是一個普通人,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寧道奇坐了下來,不一會兒,下人們上茶。

“寧道長來做客,楊某是歡迎之至,不過道長卻是不夠爽利,帶了一個礙眼的人過來。”楊盤搖頭數落道。

梵清惠嘴角抽了一下,但也忍住了這口氣。實在是強弱有別,這口氣根本不可能發得出來,還不如自己憋著。

“貧道此來,正是為了化解先生與梵齋主之間的誤會。先生乃生意人,應該明白和氣生財的道理,不是嗎?”寧道奇開口道。

“沒有錯,和氣生財,所以楊某才讓梵清惠全須全尾地離開,這要是換了我以前的脾氣,恐怕……”楊盤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述說道。

“此事實在是一場誤會,梵齋主乃是中了密宗活佛的《變天擊地精神》的暗算,這才會導致這場誤會的發生。”寧道奇開口解釋道。

“沒有錯,貧尼……”

梵清惠想要接口解釋,但卻被楊盤粗暴地打斷了。

“明人不說暗話,以梵清惠的實力,《變天擊地精神》只能夠施與精神暗示,根本無法在主觀上去操控梵清惠的思想和行為。所以,當日梵清惠說的話,其實就是她的本意。有些事情說得做不得,有些事做得說不得。這是江湖上的老規矩,表面上過得去,咱們私下里怎么斗都沒啥,各憑本事而已。可是話既然說了出來,那就代表著撕破了臉。”楊盤淡淡地述說道。

“梵清惠壞了規矩,撕破了臉,那還有什么可談的?大家真刀真槍的干唄。要么你們佛門倒下,要么我倒下。就這么簡單!”楊盤說起來溫言細語,實際上卻是相當強勢,咄咄逼人。

梵清惠的臉色大變。

“楊先生此事……”寧道奇還想要盡力周全一二。

“寧道長,此事是佛門先挑釁于我,好歹也要讓這些個外來戶,見識一下咱們中原諸子百家不是說著玩的。外來戶就要守規矩,咱們中華大地,兼容并蓄,有容乃大,也不是容不得外來教派,可同樣的,咱們中原諸子也不是泥捏的,佛門挑釁我輕重家,這是想要踩我們上位吧?道統之爭,寧道長你不是不明白規矩吧?”楊盤的雙眼直瞪寧道奇。

寧道奇被楊盤盯上之后,頓時感覺到仿佛被洪荒猛獸盯上一樣,察覺到危險。

寧道奇條件反射性地繃緊了全身,表面上仍然是不動聲色,他也想不到這楊盤竟然把這件事推到了道統之爭上面,這可不是那么簡單了。

道統之爭,要么不死不休,要么一方認輸為止。

佛門要是認輸了,嘿嘿,不僅僅是丟臉,而且連現在的江湖地位都保不住。

佛門別看如今人人喊打,落魄如此,可是傷的全是枝葉,根骨未傷。

像佛門重要的幾大宗門,三論宗、華嚴宗、禪宗、靜念禪院、慈航靜齋等主干,依然屹立不倒。

倒是下面的枝葉分支,損失大半。

可這種損失,從佛門整體上來說,算得了什么?

天下各方勢力雖然也想把佛門主干給吃下肚里,可問題是沒有那個實力啊。

別的不說,就說陰葵派這樣的魔門大派,不也同樣沒有絲毫動靜么?

因為她們十分明白佛門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簡單。

大宗師,佛門不也拉出一個巴哈活佛嗎?誰敢肯定佛門沒有其他隱藏的大宗師?

所以說,梵清惠請來了巴哈活佛,還是有些用處的,至少震懾住不少勢力的蠢蠢欲動。

畢竟佛門還有一層金身存在,這層金身便是江湖地位。

江湖地位不是吹出來的,而是打出來的。

江湖上的頂級宗門,連皇帝都把拿他們沒有任何辦法。佛門更加囂張,直接玩起了代天選帝的戲碼。偏偏整個天下,無數勢力還都賣這個賬?

為什么?

不就是因為佛門的江湖地位根深蒂固,深入人心么。

名聲臭有什么關系,陰葵派等魔門兩派六道,名聲早就臭了,不也一樣位列頂級宗門行列?

沒有錯,魔門在江湖上的地位還真就是頂級宗門的行列,雖然比不上佛門光鮮。

但真要說將整個魔門聚在一起的話,實力和勢力絲毫不遜色于佛門。

只不過,佛門足夠團結,而魔門則是一盤散沙。

一旦佛門丟了這份江湖地位,便少了許多威懾力,那個時候盯著佛門的惡狼會越來越多。佛門有宗師強者坐鎮,而且不只一個,甚至還有一位露過面的大宗師巴哈活佛不假。

可是同樣的,江湖上的宗師高手其實也不少。

宇文閥夠厲害吧,宗師強者也有兩三位,不也一樣被楊廣給滅了?

不說別的,楊廣的手下宗師高手也不少,像張須陀、史萬歲、司馬德堪、司馬龍等軍方高手,還有宮中也有不少高手,外面還有獨孤閥作為羽翼,不也一樣有無數勢力要推翻他?

江湖上,真正能夠鎮壓得住氣運的,還得要是像寧道奇、畢玄、傅采林這個級別的大宗師才可以。

高麗要是沒有傅采林坐鎮,恐怕早在第一次征高麗的時候就已經玩完了。

而且在這方世界大宗師刺王殺駕,簡直不要太犀利。

真要逼急了,大宗師當刺客,哪個皇帝不怕?

所以,以前的楊廣只能夠退了回來,后來的二征和三征高麗,都是楊廣想要剪除世家門閥的力量才發動的戰爭。

三征之后的高麗,元氣大傷,幾十年也沒有恢復元氣。

所以,寧道奇的這一次調節失敗了,但也不是全無結果,至少恩怨算是暫時放下了,兩家以前的和氣是沒了。寧道奇只能帶著梵清惠離開了楊府。

路上,梵清惠嘆道:“一點兒矛盾就上升到道統之爭,真是太小家子氣了。”

“這不是小氣,這是驕傲。”寧道奇倒是能夠理解這些隱世的諸子百家的心理,因為道家同樣也是半隱世的存在。

寧道奇自身要不是為了尋求破碎虛空之路,他寧愿浪跡在山水田園之間,也不想進入這滾滾紅塵之中。

現在扶龍庭之路有了如此巨大的波折,真不知如何進行下去。

“走吧,我們回去從長計議吧。”寧道奇在心里輕嘆一聲,隨后帶著梵清惠回到了自己隱居的民宅。

“給寧道長添麻煩了。”梵清惠羞愧地嘆道。

“無妨,都是小事。我們此次雖然無法與楊盤達成和解,但至少不是全無結果,楊盤至少答應了,除了這一招之外,不會動用其他招數,只要撐過這一段時間便好了。”寧道奇輕聲說道。

梵清惠經過這一次打擊,也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再也不敢小瞧中原諸子百家,這里面的水太深,這些隱世不出的家伙也不知道有多少,反正道家肯定有不少類似的存在。

底蘊,這便是底蘊,這是中原自春秋戰國之時積累下來的深厚底蘊,平時看不出來,真要到了關鍵時候,這份底蘊能夠嚇死你。

一個才出道五年的輕重家傳人便能夠有如此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那么其他諸子百家呢,特別是縱橫家,那可是在歷史之中留下赫赫威名的學派。

石之軒不過是出身縱橫家的支脈花間派,便有著一人分拆突厥的能力,真正的縱橫嫡傳又是何等的恐怖?

魔門兩派兩道不過是諸子百家支脈分脈的些許精華和糟粕匯聚而成。

佛門在文化底蘊上差了不知道幾條街。

第二天,民宅里充當下人的民婦,有一天從大街上買菜回來之后,關上大門,一臉著急地敲響了梵清惠的房間,開口道:“齋主,不好了,出大事了。”

梵清惠立即開門問道:“出什么大事了?”難道是楊盤食言了?不可能啊,那種人,驕傲自大,給出的承諾是不可能翻臉就反悔的。

“是皇帝,皇帝他下令圍剿靜念禪院,現在張須陀率領著洛陽五萬大軍,圍圍將靜念禪院給包圍了。”民婦開口回答道,這真的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要是靜念禪院被滅,對于佛門來說就是一個天大的打擊。

“可惡的楊廣!”梵清惠更加清楚其中的厲害關系,佛門的中堅力量有一大半都集中到了靜念禪院,原本是為了給洛陽選帝的戲碼保駕護航的,可是現在這場秀已經中途夭折,無法再繼續下去了。

梵清惠早就打算轉移和氏璧,放棄與巴合活佛的合作。

巴哈活佛用事實證明了,他絕對不是一個好的合作伙伴。這一次要不是巴哈活佛給自己動了手腳,自己也不會得罪楊盤,不得罪楊盤,佛門也就沒有現在這向惡劣的處境。

佛門現在的處境可要比魔門還要難看。

魔門畢竟藏匿在暗處,悶聲發大財,財不露白。

可佛門卻是抱著金磚過市,無數惡狼盯上了魔門,這其中還有朝廷在推波助瀾,有魔門沖鋒在前,有各方勢力在落井下石。

梵清惠此刻是恨死了巴哈活佛,好好的一盤棋被他全毀了,甚至梵清惠心里也恨上了楊盤。可是她對楊盤的恐懼比恨意更甚,所以她不敢把氣撒在楊盤身上。

這個時候,要是還相信楊盤只是一個普通人,梵清惠就真的是腦子進水了。

這一次借著寧道奇的面子,與楊盤達成了和解,揭過了這次恩怨,可是同樣的,他們也付出了代價。

付出了什么代價呢?

梵清惠要交出《慈航劍典》給楊盤一觀,寧道奇答應楊盤,幫他從大明尊教手中弄到《御盡萬法智慧根源經》。

兩本絕世功法,才換取了楊盤揭過此事,不再對佛門采取進一步的行動。雙方達成了和解的意愿。

梵清惠對于《慈航劍典》既看中也不看中,因為這本功法只能夠給女子修煉,男人是無法修煉的,所以就算是給楊盤一觀又如何?

只不過,《慈航劍典》畢竟是四大奇書之一,是慈航靜齋的立派之本,倘若外傳,后果難料。

其價值極大,寧道奇為了觀看此書,答應了幫助慈航靜齋扶助李世民上位。

雖然說,寧道奇本身就有下山扶龍庭,效法畢玄和傅采林,希望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意愿,可以說與慈航靜齋的想法不謀而合。

原著之中的寧道奇像是一個道門叛徒一樣,為佛門站位,為佛門當打手,仿佛一條忠犬一樣,讓人惡心。

那是因為做這件事情,與他寧道奇的利益是相符的。

強者行事,往往不會在乎外界的看法,無論外界如何看待他寧道奇,只要他自己明白自己需要什么。

扶龍庭帶來的龐大氣運,也確實讓寧道奇受益不淺,修為進一步,進窺天道至境,處于破碎虛空的邊緣。

最后他有沒有成功,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冥河傳承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冥河傳承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冥河傳承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