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戰國野心家

第三六五章 庶卒君子金鼓交(六)

更新時間:2018-07-13  作者:最后一個名
這似乎只是一件小事。

但就是這件小事,讓庶輕王這個趕鴨子上架的墨者的連隊代表開始了之后的許多工作,并且從這件小事開始,他自己也越發明白自己的職責、將來的天下。

之后每隔一段時間,他在訓練之余都需要去學習,或者說開眼看天下。

從茹毛飲血時代的“樂土”善政,到刀耕火種的樂土善政,再到如今鐵器牛耕的樂土善政。

從堯舜禹湯,再到分封建制,再到為什么要分封建制。

從武王伐紂,再到如今天下諸侯的起源。

從天下南北,再到大河大江。

每個月庶輕王都從軍營中,眺望著那些遙不可及萬里之外的天下,也逐漸將眼界放到了沛縣之外。

這是可怕的。

在這之前,農夫眼中的世界,只有自己家周圍的三十里,再遠的地方那就與他們無關了。

可現在,莫說三十里,就是三千里,庶輕王依舊覺得,那也是墨家“天下”的范疇之內。

他知道了現如今天下諸侯的姓名、家世、丑行。

他知道了現如今天下制度的不合理,以及那些之前看似理所當然的東西根本沒有那么理所當然。

而除了這些,連隊中除了訓練,還要時不時組織學習稼穡、百工之類的事,讓每個加入義師的人,都能夠學到很多以往難以接觸的東西。

從始至終,庶輕王終于體會了那句聽起來有些拗口的話。

“打仗,是為了將來不再打仗”。

他明白了,士卒們也逐漸明白了自己是誰,自己為何而戰,將來對自己最為有利的天下到底是什么模樣。

以及……這一次和越國的戰爭,又到底是為了什么,如果失敗又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每個人可能都要承受的后果。

……就這樣,庶輕王的墨者連隊代表的軍營生活,帶著每天獲取知識的新奇,又在重復而疲憊的訓練中走過了秋天,越過了冬天,來到了春天。

幾個月的時間,庶輕王也聽到了不少的新鮮事。

有悲,有喜。有近在咫尺的,也有遠在天涯的。

隔壁的墨師的炮兵在訓練中炸膛了,兩個墨者被炸死,還有幾個人傷殘。

旁邊軍營里的工兵整天挖坑,學習怎么挖掘接近城墻的隧道,據說挖出來一條大蛇。

有三四百游士游俠兒,從天下各地響應了墨家的號召,來到了沛縣,作為朋友來幫墨家一個忙,其中不少人的故事聽起來極為震撼,很多人劍術超群。

墨師的騎兵們,一個連隊配備了新的鐵劍,換了原本的銅劍。

新年剛過,組織的后勤民夫已經開始運送大量的糧食火藥等前往滕國,同時又運輸到新修建的三個堡壘中。

再遠一些的,就是魏楚兩國如今在大梁一線對峙,雙方都在增兵,各自征召了六七萬人,誰都不敢先動,都在等待機會,準備后勤。

齊國田氏派人來到了沛縣,而且是大張旗鼓而來,似乎是做給越國看的。

鄭國內亂仍舊,駟子陽的余黨在魏國的支持下,發動了一場政變,反對鄭國國君和太宰對楚媾和,誓要為駟子陽報仇驅逐鄭公。

這些或是遙遠或是咫尺的事情,并沒有影響到義師的操練,只是影響到義師中每個人的眼界,有人已經開始爭論晉楚對峙勝負的結果,而這原本是王公貴族們才可以談論的事。

到二月份的時候,連隊的火槍終于如數分發完畢,并且進行了一次考核。

這一次考核中,庶輕王的連隊得了一個“甲下”的評價,已然極高。

這個甲下,是有標準的。

其中包括成隊列后,保持兩個時辰不動。

整隊前進時,可以達到保持平齊四十步停頓整隊。

成隊列前進疾行,能夠做到日行三十里,并且能夠完成扎營等事項。

火槍手能夠聽令前進后退,完成裝填,并且在周圍鼓噪聲中完成擊發。

能夠做到三十步上靶。

連隊隨便抽取一人,可以做到認識一百個常用字,同時可以算一百以內的加減法。

得到甲下的連隊不算多,庶輕王和於菟也算是可以小小驕傲一下。

然而他卻知道,相較于墨師中最精銳的那個旅,依舊差的很遠。那個以志愿利天下為目標加入的旅,墨者和老兵以及一些無家無室原本極貧之人極多,墨者的比例太高,也就造就了軍中唯一一支各個連隊都是甲上的旅。

這一次考核,不只是在沛縣的義師參加了,而是彭城、滕地、留邑的義師都參加了。

考核的地點也不是在沛縣軍營,而是選擇了在留邑附近的荒澤中,包括行軍之類的考核都在過程中完成。

這也是庶輕王第一次見到軍容齊整的將近三萬人的大軍,這一次集結之后,所有的義師隊伍全部集中到了沛郭附近駐扎。

三月初,傳來消息,越王翳召集倪、鄒、費等附庸國的國君會盟,并且正式告訴墨家這一次就是要討伐墨家,奪回滕地。

軍中的動員已經開始,旅帥們都集中起來開了個會,墨家高層又和往常一樣在大戰之前開了幾天會。

三月中旬的一天,庶輕王正在營中和幾名士卒閑聊,馬上又要割麥種豆,或是收獲土豆種植玉米了,很多人有些想家,不免說起了家中的一些事。

旅里的傳令兵跑過來,叫走了庶輕王和於菟,告訴他們立刻前往營地,有事情。

兩個人放下手中的事,趕到旅帥營地的時候,心中明白過來可能是要開戰了。

進去后不久,各個連隊的人都已到齊,旅帥和六指看到人來齊之后,叫人關上了門。

在場的人看著架勢,也明白了什么,忍不住問道:“可是要開戰了?不是說越國那邊剛剛才要會盟那些小國諸侯嗎?”

這些人也學過各國軍制的區別,知道越國想要動員大軍很費時間。

會盟小諸侯,也是為了彰顯越國的軍力,維持在泗水流域的霸權,同時也是為了能夠讓那幾個小諸侯出兵,準備糧草補給。

六指笑瞇瞇地問道:“怎么,早打晚打,都要打,有什么驚奇的?”

這話的意思,就是默認了要開戰的事。

庶輕王道:“倒不是怕。馬上就要麥收夏種,如今開戰,又要許多人力跟隨……這辛苦了半年的莊稼,若是不收,太過可惜。”

他這么一說,許多人也紛紛稱是。

六指道:“你們想的沒錯,巨子和悟害們也考慮了這個情況。馬上就要四月,若是越人完成了會盟,很可能即刻出兵,這對咱們的影響很大。”

“所以,上面商量之后,決定……先發制人。”

“咱們已經派人前往倪、費等國,知會他們的國君,越王乃好戰之君,滕國復國不論是從舊規矩還是利萬民的角度,都是義事。”

“所以,他們要是參與會盟,就是‘不義’。”

說到這,六指笑了笑道:“只不過越國勢大,這些小國不敢違背。所以,既然他們不義,我們就要在他們會盟的過程中討伐他們。”

“一則,可以讓這些小國的民眾知道墨家的義。二則也可以讓他們知曉越國雖強但是天下義師也非弱旅。”

“三嘛……”

六指起身道:“三就是考慮到現在要忙著夏收夏種,所以這一仗最好推遲到七月甚至更晚。所以就需要咱們主動出擊,先發制人,打亂這場會盟,也打亂越國的出兵。”

“不是決戰,而是要以精銳之師快速出擊。在越國會盟的過程中,以六個旅的步卒,輕裝急行,攻破幾座城邑,打亂越人的準備。為咱們的主力爭取時間,也為夏收夏種爭取時間,盡可能把決戰拖延到七月八月的樣子。”

“已經決定了,咱們旅就在抽調的六個旅當中。適為此次東征主帥,要在滕國以東作戰,在會盟期間給越王翳添些事,引誘越人‘忙于救火’,攻敵所必救。”

“欲取霸權,這些會盟小國的危險,越王就不得不考慮。”

再多的謀略和規劃,就不需要講的太細,庶輕王聽出了一些問題,問道:“六個旅……輕裝,那這一次沒有騎兵和炮兵跟隨?”

六指點頭道:“是的,沒有。只有工兵跟隨。不做野戰的準備,只是破城,以打亂越國會盟的規劃,延緩他們出兵進入沛縣滕地的時間。”

“只要我們走得快,攻城攻的快,越人的大軍就只能跟在后面抓我們。不用擔心。破城,就墨師的工兵而言,只怕三五日就能攻破那些小城邑。得讓各國知道我們有數日破城的能力,讓他們斷絕拒城死守的想法,就能調動他們跟在我們屁股后面。”

天才一秒:m.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戰國野心家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戰國野心家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戰國野心家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