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八章 血債償還之日(三)

更新時間:2018-09-02  作者:小妖方狄
“朕和兒子的恩怨在你眼里倒像是什么難以解開的仇怨似的,看來你并非只是為了傳道而來,你進入人國還有其他目的。”

“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作為皇帝的你用盡心力地自掘墳墓。”

“沈飛,你以為自己能夠贏過朕?”

“知道你還有殺手锏,有什么本事快使出來,我要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你太張狂了。”

“我要讓全天下的人都看到,所謂的通天教在道宗正統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你如此強勢,以為佛宗會饒得過你。”

“路是自己走的,何必向人討饒。”

“無知小兒,便讓你看看我大通天教真正的實力。”老皇帝抬起右手,一道黑符燃起形成閃電照亮了天際,也讓守候在結晶柱旁邊的通天教高手同時看到,從中得到指示。“沈飛呦,勝敗豈是你一個人說的算的,給朕去死吧。”

老皇帝終于要拿出殺手锏了,他早就做好了面對佛宗反水進攻的準備,對沈飛代表的道教也是一樣的,這些力量本身就是為了對付他們這些強大的懷有異力的人而存在的。

伴隨著老皇帝的決心,天空中降下一道道黑色的霹靂,幸存的神策軍士兵全部沖到守著結晶柱端坐的通天教高手身后,舉手自刎,用人獸結合所產生的不潔之血喂養結晶柱,下一刻,光芒大盛,結晶柱內射出強光照射彼此,很快便要形成一個閉合的結界。

之前與無名戰斗的時候有個一次相似的經歷,沈飛深知其中厲害不會給它完成的機會。當下舉起仙劍對楚邪道:“楚邪,用出所有力量給我把這些結晶柱轟了,一個不留!”論招數威力,沒人能比得上楚邪。

后者立時應允,召喚隕星墜落轟擊結晶柱。

——決戰,進入最后關頭!

不知名的遠山上,洛薩和白骨老祖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他們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如此狼狽過了,而造成他們如此狼狽的原因,是那個法號凈靈的年輕和尚。

“那和尚太邪門了,要不是本圣將分身藏在異界,還真要著了他的道呢。”洛薩一頭銀發全部垂落,軟趴趴地披在肩上像是被水淋過,大口喘息,眼底的驚恐猶未褪去,可見剛剛的戰斗對他造成的影響之大。

“這次真的是你的功勞,回去之后本座會向圣宗主稟明一切。此次的計劃失敗了,你我二人必會遭到處罰,日子不會好過。”白骨老祖憂心忡忡地回應。

“別提什么計劃了,能保住性命已是萬幸,趕緊走吧,趁著那和尚沒有追來趕緊走,他真的太邪性了,簡直是個怪物,第一次見到佛宗的僧人能將佛法應用得如此詭異的。”

“好一個吾愿以南柯一夢,解世間紛紛擾擾。那和尚志向不小,只怕是個禍害,確實應該早點將此間的情況稟明圣宗主才行。”

“走,咱們這就動身。”

“可惜了啊,苦心經營的計劃被這些意外闖入的人給攪和黃了,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白骨老祖站起,深深地望向帝都方向目光復雜,“今日一過,帝都必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的人再想進去可就難嘍!這次的失敗責任在我,小弟你放心吧,回去之后所有責任本座一律承擔。”

兩人對話的時候,雙手合十面帶微笑的凈靈和尚回到了王子府,站在拓跋壽面前,態度溫和地說:“殿下,小僧有個主意殿下可愿意聽一聽。”話音未落,先有一道刀光兜頭罩下,那是被十八羅漢打敗,倒地裝死另尋時機偷襲的魔教余孽施展的刀技。

刀光襲來,凈靈和尚背后像是長了眼睛,直接揮出一掌,將之擊成碎屑,灰飛煙滅。

拓跋壽丟了魂似的萎靡在地,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圣僧有什么指示盡管說吧,本王一定全部答應。”

“阿彌陀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神策軍士兵自愿為了老皇帝獻出生命!隨著生命消逝,大量的不潔之血流入結晶柱為其充能。

通天教的陣法發動有兩個關鍵點,一是需要借助結晶柱的增幅;二是需要不潔之血的獻祭。不潔的女人其血效用很大,如果沒有不潔女人的話,人妖結合產生的污血也是極端不潔的,能產生不錯的效果。

神策軍士兵們眼見無力抵抗沈飛的強大攻勢紛紛獻出生命去完成獻祭,在血量吸收到足夠的時候,分布在皇宮各處的結晶柱又一次閃耀出光芒。這一次光芒更亮、更凄慘、更壓抑,代表著一個全新的陣法正在啟動。

這個陣法是鎖妖陣的變種,是針對大量個體共同施展的陣法,威力遠遠沒有鎖妖陣來得強,卻能夠對很多的個體同時釋放。

在結晶柱內升起的光芒互相照射即將形成閉合結界的時候,沈飛的呼喚傳達給了楚邪,而后者毫不猶豫地發動了隕星降臨最強大的威力,直接召喚七顆隕星同時墜落。

至今為止,楚邪還從未在人前使用過七顆隕星同時降落的招數,這是因為同時操控七顆隕星會給他的身體帶來更多的負擔,以他現在的境界操控起來會很吃力;并且,由于七顆隕星同時降落,楚邪將失去護身的隕星,完全進入進攻狀態而無法防御,一旦有敵人偷襲會無力抵抗。

不過今天,在沈飛一次急切地呼喚后,楚邪毫不猶豫地用出了這一招,和沈飛一起經歷了那么多,雖然嘴上不說,但是他對沈飛已有了絕對的信任。

七顆隕星同時穿透大氣燃燒著從天而降,那駭人的威勢,那滂沱的壓力仿若末日到來,讓士兵們身上的皮甲燃燒起來,讓他們手中的長矛變得滾燙。無需牽引韁繩,野馬之靈自動馱著他們后退,越退越遠,退到不會被波及到的地方。

“想在小爺面前耍花樣,門都沒有!”楚邪的臉脹得通紅,總是無精打采的眼睛露出興奮的光,精赤的上身萬馬奔騰紋身褪去,肩膀光溜溜的露出肌肉線條。其實楚邪睜開眼睛的時候還是蠻帥的,線條雖然粗狂卻自有一種充斥著力量的美感,特別是在全力戰斗的時候,那專注的表情會讓人著迷。

楚邪雙手持重劍下揮,七顆隕星同時墜落,呈現出的威勢仿佛能夠壓倒一切。

就連老皇帝都感到一絲膽怯,忍不住罵了一聲:“怪物,徹頭徹尾的怪物!你們哪里是什么替天行道的道士,根本就是動亂天下的妖人。”

“動亂天下?這話你可說對了,我們下山本就是為了名揚四海,動亂天下而來!”

年少輕狂,懷有熱血的少年們離開師門,踏上沃土,無不是懷揣著名滿天下的野心。劍出仙山,天下局運于掌中,我輩之所愿!

“轟轟轟轟轟轟轟!”七顆隕星盡數激撞在即將形成的結界上,爆發出一陣絢爛的光彩。

遠方的安兒看到這一幕,對著窗拍手笑:“媽媽,媽媽,你快看啊,煙花又燃起來了,又燃起來了,好好看啊。”童言無忌,年少無知,這個時候的她才是最開心的,卻完全不能體會世道的艱難,人心的險惡,孩子總歸只是個孩子,永遠不可能知曉那絢爛色彩背后的意義。

“轟轟轟轟轟轟轟!”結界尚未形成,威勢驚人的隕星便激撞在上面,強大的撞擊力使得結晶柱上產生裂縫,守護著結晶柱端坐的通天教高手們紛紛咳嗽由此受了重創。

“快呀,還猶豫什么,生死存亡的關頭你們再猶豫下去就只有引頸待戮的份了!通通給朕打起十二分精神,無論如何都要將結界完成。”深深感受到危險,老皇帝再不能保持平靜。他執掌權力三十二年,早已甚至無法想象失去權力的滋味,老皇帝的心境變得急切起來。

通天教高手們聽到他的命令,手訣連連變化,召出黃符念誦急急如意令,下一刻,快要崩塌的結界強行撐住,結晶柱上透出的光芒互相照射彼此,重振雄風即將形成完整地回路。

沈飛絕不會給它們成形的機會,兩眼瞇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出一劍,距離他最近的結晶柱即刻崩碎,其吸收的不潔之血全部流出,老皇帝的臉上現出驚恐的表情。

下一刻,即將完成的結界坍塌破碎,所有操控結界的通天教高手身上全部燃起黑色的火焰,遭到反噬死亡。他們的身體在火焰中扭曲成一團,就這樣被活活燒死,死狀凄慘無比。

老皇帝身邊再沒有一個可用之人,他本來有很多手下,都在一次次獻祭、一次次戰爭的過程中死亡,現在的他成了孤家寡人一個,按照之前的理論,無論如何都是敗了。

沈飛仍舊站在十五步外,右手握著劍,他一句話不說,等到老皇帝面上的驚恐平息,咬緊牙關做出拼死一搏的決定之后,才說道:“來吧,與我堂堂正正一戰,結束咱們之間恩怨。”

“事已至此,能否告訴朕你究竟是誰!”

“我啊,是一個背負著血海深仇的人。”

“呵呵,朕手上握著的性命太多,實在想不出你究竟是誰,無所謂了,便來進行最后的決戰。我,帝國之君,凡間之王,通天教教主拓跋珪與你公平一戰!”

“我,蜀山第十四代弟子,蜀山正統的繼承人,蜀山傳道使者沈飛,道號元正!你大可以放心,你我之間的戰斗絕不會有第三個人插手,絕對不會。”

“來吧,戰個痛快!”

“享受最后的時光吧。”

坍塌的結界下,沈飛和老皇帝同時棲身上前,長劍與妖刀交匯在一處。

決戰紫禁之巔!

紫禁,即紫微禁城,以紫微星正對之處為皇帝的居宮,是皇宮的官方稱呼。紫禁之巔是皇宮的最高處,此刻宮房坍塌如屑,腳踩磚瓦碎石便如同站在紫禁之巔。沈飛和老皇帝正在完成一場前人做夢都不敢想象的決戰。

在沈飛還是一個普通大夫的時候,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站在這里,向凡間之國的最高權力者發起挑戰。如今卻做到了,做的如此完美,如此輕松隨意,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推著他去找回曾經失去的一切。

仇人!

犯我分毫皆形成仇隙,沈飛絕不是個睚眥必報的人,他無論如何都要誅殺老皇帝,是因為肩上背負的羅剎族族人的寄托,是因為老皇帝長期以來所干下的壞事。

沈飛無論如何都要殺掉他,這是他認為對的事情,是順著蒼天的指引完成懲奸除惡的任務,便是所謂順天而為,替天行道。

仙劍和魔刀碰撞,激射出耀眼的火星。

老皇帝隨身攜帶一把毒刀,這刀子也就一尺半長短,刀鋒锃亮,削鐵如泥。鋒刃上抹著劇毒,毒性之強只需要區區一滴就可以毒死一只抹香鯨。這毒刀是上官虹日第一次打勝仗時送給老皇帝的禮物,據說其上寄宿著塞外民族的圖騰邪神,是只有老皇帝這樣中氣十足的人才能壓制的極品寶刀。

若干年來,老皇帝從來沒有用過它一次,與沈飛交戰不得不使用到它,因為沈飛的力量讓他不得不使出全力。

驚濤駭浪自刀與劍的交界處迸發,風潮狂涌,凌厲的罡氣形成一個圓將沈飛和老皇帝包裹在中間。

老皇帝人妖一體,手握金龍真氣,是凡間一頂一的高手。

沈飛師從蜀山正統,掌握著最為精純的道宗功法,人劍合一,是道宗年輕一輩最頂尖高手之一。

以兩人戰斗核心之處為中心形成一個圓,鋒利的罡氣在其中兜轉、盤旋,任何靠近的生物都會被其攪碎。

兩人正在斗力,誰的力氣大,誰的氣息雄渾就能占得上風。

“吼!”大概是快要撐不住了,老皇帝清秀的面容在短暫的時間內化作一顆獸頭,獸頭只出現了一瞬間很快就消失掉,而由此帶來的卻是山洪海嘯般沖來的妖力。

沈飛明顯感受到自己要對抗的力量突然增強了,他并不退縮,反而更加興奮,他本就是遇強則強的個性。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