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二十七章 血債償還之日(二)

更新時間:2018-09-02  作者:小妖方狄
面對敵人的時候,神策軍每一個士兵都有著奉獻自己保護陛下安危的覺悟。他們全部顯露出三頭鳥妖的妖身,手牽手形成一道屏障,一身三頭同時凝聚冤魂鬼煞之力,釋放鬼怨什剎炮攻擊敵人。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人為的令成群的妖獸對成群的妖獸發動進攻,代表著九州大地上的戰斗早已進入了新的篇章。一時間鬼怨什剎炮的力量匯聚成流逆沖向天,與正面沖鋒的野馬之靈的隊伍硬碰硬。形成遮天蔽日的刀斧斬入逆天而起的沖擊流的壯景,刺眼的光吞噬了一切,巨大的聲響達到極致宛若絕對的寂靜。

一切一切仿佛在這一次沖鋒過后進入到了混沌初始的狀態,仿佛有一道絢爛的光爆發開來,平靜擴散滑過九州大地的每一個角落,預示著從今以后九州再無寧日。

戰斗的號角一旦吹響,殘酷的戰爭便再也不會停下腳步;戰火會從一個區域快速擴散到另一個區域,直至將整個九州大地徹底點燃。

老皇帝要保持自己的權力,皇子烈要爭奪父親的權力;佛宗要維持自己在人們心中的信仰,道宗要爭奪信仰的地盤,讓自己的教義在凡間之國開花結果。守城與攻城之戰,新時代和舊時代的對抗,是無可避免的矛盾積蓄醞釀的結果。

這一道光芒的擴散為九州所有人點燃了前進路上的燈,一千年,過了整整一千年相對平靜的日子,利益分配已不能達到所有人的滿意,代表著權力的蛋糕需要被重新切割劃分了。

“殺,殺!”三千青州城士兵與三千神策軍士兵正面交鋒,慘無人道的攻擊對方,滾燙的鮮血灑滿藍天。

烈王府內,納蘭若雪與安玲瓏相依相伴,男人在外浴血奮戰,作為女人的他們只能在家里為自家夫君祈禱。

在信奉肉弱強食法則的九州大地,女人向來是無力的,她們能做的事情真的很少很少,少到呆在家里等著夫君回來。

納蘭若雪如此,安玲瓏也是如此,兩人都有著絕高的地位卻只能坐在家里默默祈禱夫君凱旋歸來,她們早已成為了朋友,彼此依偎,相依相伴。

唯有安兒保持著往日的活波開朗,被一眾下人陪侍著在房間里奔跑、玩樂,哪怕父親正在經歷人生中最困難的階段,孩子也依舊只是個孩子。

“轟!”藍天之上炸裂出一團彩云,那是巨大能量互相沖擊造成的景象,納蘭若雪終于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關切,提起劍沖了出去。

安玲瓏沒有阻攔,反而是對著天空開心拍掌的安兒問:“阿姨,阿姨,你要去看煙花嗎,帶上安兒好嗎。”

納蘭若雪深深地望著她,露齒一笑:“煙花離近了看會帶來危險,不適合安兒的,乖乖呆在府里等阿姨回來好嗎。”

“阿姨,那你怎么不怕危險,你是在騙安兒的對嗎,你不想帶安兒出去對嗎。”

“傻孩子,阿姨正是知道有危險才要過去啊,因為阿姨的夫君距離煙花燃放的地方更近啊,阿姨要去找他,把他帶回來平平安安地陪著安兒一起在遠處幸福地看煙火。”

“原來是這樣,阿姨你早點回來哦。”

“放心吧,我一定會回來。”

紫光往天上指,納蘭若雪身后長出光翅,往空中去了。

安兒興奮地拍手道:“額娘額娘,那個阿姨是神仙對嗎,她是神仙是不是。”

安玲瓏走到她近前,將她摟進懷里:“安兒可真聰明,阿姨就是神仙呢,以后不許再頑皮了,好好和阿姨學本領好不好。”

“安兒會的。”

與此同時,從汝陽城開始便一直跟著沈飛的丫鬟方婷將一只信鴿灑向天空,信鴿的左爪上插著一根掏空的蘆葦管,管子里藏著一張紙條,上面寫道:“帝都有變,大事將近,早做準備。”

戰,當各方平衡被打破,激烈的角逐自會上演,直到新的平衡被建立起來為止。

三千青州城士兵騎乘野馬之靈發動沖鋒,三千神策軍士兵化作三頭金烏妖身抵擋。滄海橫流,殺意漫天,尸橫遍野。這便是戰爭,是很多矢志救國的人不愿意看到的畫面。

戰場之上是極為殘酷的,冰冷的長矛刺穿滾燙的身體仍然是冰冷的,因為人心越來越冷,越來越失去溫度,失去感情。

老皇帝、大太監劉易、劉進、皇子烈、昂山青,這些人大多是軍人出身,見慣殺戮對此不為所動,但是沈飛不行,看到大量生命如櫻花般凋零他沒有辦法保持平靜。

他決心加速戰斗的進程,為此親自深入戰場。

沈飛出劍了,朝花夕拾劍的劍鋒上殘留著上官虹日的污血。朝花夕拾劍曾經是一把銹蝕了的劍,在沈飛與炎天傾的大戰中化作鋒利,時至今日,已然成為沈飛身邊一把必不可少的傍身利器。

神劍一出,所向睥睨!沈飛的劍上凝聚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凝聚著殺伐果斷的意志,沈飛本為尋找兇手而來,隨著旅程的加深越來越感受到肩上的擔子,他要改變人國的現狀,救萬民于水火之中。

長劍斫出,有去無還!

處在劍刃延長線上的所有生物具備撕裂,無一生還。沈飛的劍越來越霸道了,出劍的時候越來越不會猶豫,劍勢越發的猛烈。找到道心之后沈飛變得越發兇狠,他的劍上不再有情,是正義和責任促使他近似于無情地出劍。

上官虹日是沈飛為羅剎族滅亡殺死的第一個仇人,老皇帝是第二個,他們兩個的罪行罄竹難書,無論如何都要被誅滅。殺了他們,羅剎族的仇才算是報了,至于兩人身后還有誰藏著,那是誅滅兩人之后再去考慮的事情。

沈飛出劍,劍刃延長線上的一切事物都被斬斷。老皇帝向后退,劉易、劉進向前進,仿佛是前面戰斗的翻版。

鎖妖陣的發動是有限制的,它要求鎖困對象在三個以下,這是為什么老皇帝要先從戰斗中抽身,將皇子真帶來的手下全部殺死的原因。

鎖妖陣籠罩的區域,敵對意識超過三個陣法的啟動困難程度就要成幾何倍翻升,這是強大威力所帶來的苛刻條件。任何力量的獲得都不是無條件的,條件越苛刻帶來的力量往往越大。

鎖妖陣的發動要求陣法籠罩之地懷有異心者不能超過三個,一旦超過這個數字啟動陣法的困難程度成幾何倍遞增。與此相對應的是,被陣法困縛的生物沒有體型、能力的限制,能力越強承受的束縛力越強。

沈飛帶了如此多的士兵前來,導致老皇帝無法啟動鎖妖陣,不得不和沈飛硬碰硬。以老皇帝的個性,永遠不會自己先上的,他要讓手下們先去探明敵情。

面臨沈飛從天而降的出劍,老皇帝退而劉易、劉進進,劉易在和皇子真戰斗的時候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因為妖身的緣故恢復的很快也遠遠沒達到正常的水平,為了老皇帝的安危他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卻絕不會和沈飛拼命,他托起金缽,用金鐘護盾庇護身體。

這金缽是佛宗圣物,無論何人只要以異力灌入便可以釋放出金鐘護盾,金鐘護盾只要釋放就會有一個基準強度,如果灌注的異力越多,護盾強度會越強,直到達到一個瓶頸值。想要繼續增強強度的話就和灌注異力的量無關了,需要精深佛法帶來的共融,所以佛宗以外的人是無法發揮出它的全部力量的。

即便如此,金鐘護罩的防御能力還是有目共睹的,在沈飛道心尚不穩定的時候,它曾經一而再再而三阻擋了沈飛強勢的出劍,是非常了不起的防御性法器。

劉易傷勢不輕,硬著頭皮硬抗沈飛的攻勢不會自己動手,直接召喚金鐘護罩用來防御,而同樣被金鐘護罩庇護的劉進,則以看得見的絲線穿引銀針偷襲沈飛,這一招得到了劉易的真傳,銀針神出鬼沒,不容易發現。

沈飛一劍斬出,劍刃上流瀉出的濤濤劍意化作一道細線,將金鐘護罩震動得嗡嗡作響。兩者對峙的時候,為劉進操控的銀針射來,直取沈飛的吼下死穴。

沈飛看見了它們的存在卻不愿意撤劍回斬,虎目瞪起厲喝一聲,劍意化作化作道道白線,將劉易的銀針斬斷。沈飛再一用力,全身精氣透過手掌匯入神劍,劍意和劍氣交匯,化作一道實質劍罡,居然在金鐘護罩上刺出了一個缺口。

“怎么可能!”劉易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沈飛與上官虹日的戰斗猶在眼前,記得當時他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金鐘護盾有了一點點缺口,不過幾個月沒見,沈飛進步神速判若兩人,居然只出了一劍便將金鐘護罩刺穿,其進境跨度之大令人難以想象。

“不必感到驚訝,因為殺死你的人是我沈飛,是道宗第十四代正統繼承人。”長劍向前,巨大的劍罡貫穿金鐘護罩,使得后者鏡子般剝落碎裂,劍罡前推,劉進避無可避遭到貫穿,慘死當場。

“邪魔外道,何足道哉!”一劍立威,沈飛殺氣逼人地環視左右,目光掃過令神策軍士兵現出畏懼之態。

劉進想要為干爹報仇,迎面攻來銀針在手,被沈飛反手一劍斬去了首級。

“你們這些畜生,一個都不能饒過!”沈飛沒有利用敵人的畏懼加以誘降,也沒有利用他們的畏懼進行進一步打壓,沈飛從始至終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不為外物所擾,不卑也不抗!沈飛要做的就是順天而為,替天行道!

直到此刻,他才理解道宗教義的真正意思,他才理解道宗的精神究竟有多么的博大精深。

順天而為,替天行道。短短八個字,道出的卻是震撼人心的真相。

到了這一步,沈飛的戰斗力已經不是區區凡人能夠抗衡的了的,他握住劍的時候凜冽的劍意自動掠起庇護,他揮出劍的時候,劍意與劍氣糾纏形成實質化的劍罡,斬敵于千里之外。

能與仙為敵的只有魔和佛,凡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沈飛站在劉易和劉進的尸首旁邊,輕輕舉起手中的長劍,朝花夕拾劍在他手中現出明艷的光彩,緩慢抬起直到最高處,經過的地方留下道道殘影。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暈縈繞在沈飛的身上,讓眾人看沈飛仿佛隔了一層穿不透的紗。

沈飛原地揮動劍鋒劃過一個半圓,劍意和劍氣融合形成一道耀眼的光弧,那些前一刻還在張牙舞爪的鳥妖們下一刻便都身首異處,大量的妖血從空中降下。

從旁觀戰的皇子烈手心是汗,語氣復雜地說道:“這才幾日啊,道尊的實力似乎又精進了。”

“如果說我楚邪是百年不出一個的武學天才,那么沈飛就是千年不出一個武學天才,他成長的速度真的太快了,快到令小爺我都感到驚訝。”楚邪雖然自傲,卻不虛偽,對著皇子真道出實情:“能和沈飛結盟,真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是是是,待朕繼位,道宗必將享受國教之禮。”

“哼!”

目前的情況看起來,戰場上沈飛一個人就能夠掌控局勢,沈飛甚至不需要他們幫手。

那凌厲的劍光每閃耀一次,必然有數不清的人頭掉落,有數不清的妖物被攔腰斬斷。要知道,那些都是繼承了三頭金烏血脈的妖人,被沈飛如此輕易地屠戮簡直匪夷所思。

老皇帝很快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揮揮手命令神策軍士兵們后退,和自己一起圍聚成一個圓陣。

沈飛單手持劍從遠處走來,停留在十五步外:“怕了?你知道多少人在等待死亡降臨的時候都和你現在是一樣的心態。拓跋珪啊,你造孽太多理應千刀萬剮,我本來有許多問題想要問你,但是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即便說出口也是得不到答案的,你這個人壓根沒有心,死亡是你最好的歸宿。”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