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六十章 咫尺天涯

更新時間:2018-02-01  作者:小妖方狄
同一個院子里的另外三只頂尖靈獸,感受到此間的動靜,同時露出古怪的表情,相隔千米,彼此傳音道:“邵白羽這小子古里古怪的,居然想到向龍龜挑戰,真是自取其辱。”

“噓,可別亂說,邵白羽是承接天命之人,本該強勢崛起,問鼎天下。偏偏有人從中作梗改變了命運本來的軌跡,以至于邵白羽自幼年開始便連續經受打擊,依我看,他的忍耐已經達到極限了,今夜便是爆發的時候。”

“你是說,他要走火入魔了?”

“要不然怎么會傻到去挑戰龍龜,別說是他,就算是當今掌教動手,龍龜那老家伙也能戰個平手吧。”

“掌教如果真動手了,還是打不過滴,但對那邵白羽,龍龜打個噴嚏就能噴死他了。”

“真是自取其辱。”

“沒錯,自取其辱。”

四大神獸少有的達成了一致,他們不明白邵白羽今夜到底抽了什么瘋,中了什么病,但很肯定,向龍龜挑戰的邵白羽是在自取其辱。

身在風雨中心的龍龜,它的感覺和老伙計們是一樣的,不管你邵白羽是想借此立威,還是要標榜自己,不管怎樣,你選擇向我挑戰都是選錯了對手了。

“十招,若你能接下老朽十招,算我輸!”龍龜看似大方地說道。

邵白羽卻道:“前輩誤會了,晚輩向前輩挑戰是要借此變得更強,強到足以超越前輩,所以,招數應該沒有限制。”

“真是不知好歹。”龍龜動怒,它感覺邵白羽是在侮辱自己,“比我更強?你憑什么!一個連化幽境都還沒有邁過的小崽子。”

“憑什么?”天地間的風向忽然變了,邵白羽微微揚頭,用那被綢子覆蓋住的天啟之眼仰望天空,呼吸之間,竟有黑云壓境,“就憑晚輩有一顆執著的心。”

滾滾驚雷下,邵白羽縱身而起,本待先行一步給個下馬威的龍龜反而晚了一步:“師父,沈飛,我邵氏白羽終將肩負起蜀山的興衰,帶領蜀山,誅滅魔教……蜀山永昌!”

滾滾驚雷落,映照出黑暗環境下掌教滿是震驚的臉,他嘴巴幾度開合,最終道:“癡兒啊,白羽你和為師當年真的太像太像了。”

邵白羽身如翩虹,腳踩驚雷,沖向龍龜。離近后,身體半躍而起,臨空一刺,使出了一招:“劍在九天!”

“劍在九天”為伏魔九劍的第三式,出劍之時,劍道似緩實急,輕靈縹緲,讓對手捉摸不透。

邵白羽一劍刺出,起手的時候距離龍龜尚有五步之遙,劍式完成已經到達近處,與對方近在咫尺,眼看就要刺中了,卻忽然有玄光一閃,原本近在咫尺的龍龜仿佛無限遠去,如果從外面看,它和邵白羽的位置沒有絲毫變化,但邵白羽的劍停留在籠罩了龍龜身體的玄光外,分毫難進。

“難道龍龜使用的也是空間系法術?”邵白羽心中一驚,仔細想想,其實很有可能。龍龜上仙和青牛上仙都屬于體型不算巨大,移動相對緩慢的遠古巨妖,它們要想在殘酷的生存競爭中存活下來,一定需要有方法彌補自己移動速度緩慢的缺點,而空間法術便是最好的彌補手段。

“這么說,自己誤打誤撞地找到了最合適的對手嘍。”邵白羽的臉上顯露出一絲雀躍。

一雙美麗的腳掌踩在方栦后山的青石上,十根肌膚細膩的腳趾裸露,圓潤飽滿的指甲上涂抹著艷麗的甲油,大腳趾和二腳趾之間夾著一簇鳳凰羽,鞋跟呈金黃色,鞋底高達一寸半,山巔氣候寒冷,五根腳趾時不時的縮緊一次,惹人憐愛。

順著腳趾頭往上看,兩條修長的美腿又細又滑,衣服的開衩直到大腿根,顯出極致的風騷和性感。再往上,腰細如柳,腰帶盤成大朵的玫瑰挺在肚臍上,以此為終點向上,衣服的形態呈現為大寫的V字,內部真空,連抹胸都沒有穿,肩帶不會滑落全因為胸前的物件足夠飽滿。

頸線迷人,卻是身上唯一的不足之處,因為皮肉過于緊繃了,留刻著著歲月的痕跡;面容倒是美麗的,抿唇一笑顛倒眾生,雖然已經不再年輕,但是含有著一種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在掌教的建議下,千山山主在山上逗留將近三個月了,女帝每日夜里,總會來到青牛上仙所在的地方和這頭活了上千年的牛精,聊些有的沒的的事情。

“龍龜的靈性甚至在你之上,只是于修煉一途備懶了些,又沒有你這老牛的運氣能夠結識無涯道祖那等驚世人物,境界上才稍稍滯后,白羽向它挑戰,起碼還要再修煉二十年時間。”女人聲若銀鈴,態若無骨,即便老牛不會對她的媚態做出一絲一毫的回饋,也仍然保持這份氣質,將它化作融入骨髓的一部分。

青牛上仙趴在凸出山體的青石上啃草,通體綠色,晶瑩剔透如同美玉,細短的尾巴左甩、右甩,像是鬧鐘的鐘擺,頭頂牛角沖上,角尖略微歪斜,有著肉眼可見的元素精靈不斷向著其中匯聚,一雙牛眼凸出,眼中含有著大千世界,人世間的一切盡收眼底。

“自從第二次敗在炎天傾手上,白羽的心思就變得捉摸不定起來,他如此做,必然有著自己的目的……”

“太勉強了,無論目的是什么都太勉強了,蜀山是講究長幼尊卑秩序的地方,他公然向山中名宿挑戰等于壞了山上的規矩,只怕龍龜的出手不會留情。”

“白羽實在太想變強了,但萬事萬物,越是急切的渴求,就越不可得。”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看錯人了!”

“你不是也一樣。”

“事到如今,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依我看啊,就是你的到來給了白羽太大的壓力,趕緊回去吧,蜀山的事輪不到你一個地府之王摻和,趕緊回去,別在這裹亂了。”

“要不是預感到了不祥本宮又怎么會隨便出現在蜀山之上呢,既來之,則安之,達不到目的本宮不會離開。”

“就知道裹亂。”

“做好準備吧,隨時出手營救白羽。”

“你以為對白羽傾注了全部心血的掌教會坐視不管嗎,這世界上要說有一個人對白羽最上心,一定是他了。掌教一旦對人寄予希望,是會不顧一切的,鐘離當年便是這么過來的,我太了解了。”

“你說的本宮當然知道了,但是龍龜作為蜀山的前宿,本宮怕掌教礙于面子……”

“掌教可是出了名的護短。”

“若真如此,鐘離睿就不會死了,說到底那個男人的心中只有蜀山,僅此而已!”

“白羽便是蜀山的未來!”

“不是還有個沈飛了。”

“天麓石櫼上的內容一一應驗,作為維護正統的掌教來說,邵白羽是上天派來人間的使者,是唯一能帶領蜀山走出滅世之禍的人,掌教對他寄予厚望,不會輕易放手的。”

“話不要說得太絕對了,那個男人的心思山上的人不了解,本宮不了解,你青牛也不了解。掌教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任何人都猜測不到。”

“真正糊涂的人是你啊,擁有著萬載壽齡,每天沉浸男色一點長進都沒有,讓我說你什么好。”

“地府之主你也敢挑剔!”

“這里可不是地府!”

“哼”

“轟隆!”劍拔弩張的氣氛被一聲來自后花園的轟鳴聲打斷,青牛上仙和女帝同時滿含關心地望過去,看到一片光華泛濫,邵白羽持劍降落在龍龜的龜殼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這……這怎么可能!龍龜的咫尺天涯居然被破了。”

所謂咫尺天涯,誠如其名,明明近在咫尺,卻如同相隔天涯,在水一方,永遠無法接近,更不要說觸碰。

龍龜身上的玄光便是仙術“咫尺天涯”的關鍵,在玄光的庇護下,任何生物與它的實際位置會被無限度的拉長,哪怕看起來已經無限接近,實際上也有著千萬里的距離。換句話說,白羽的出劍在世人眼中或許距離龍龜不過寸許,但實際上,是刺向了萬里之外的某一個點,在“咫尺天涯”的庇護下,龍龜幾乎是無敵的。

青牛上仙的得意技能“畫地為牢”,與“咫尺天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一個悖論,畫地為牢是進攻性技能,講究利用空間力量,將一種生物強行拘束在一個可控的空間里;而咫尺天涯則是防守技能,作用原理是在體外成形空間裂縫,使得敵人的攻擊看似無限近,實際無限遠。某種程度上來說,畫地為牢應用于防守,便是最低等級的咫尺天涯,而咫尺天涯則永遠不可能成為畫地為牢。

邵白羽從青牛上仙那里學會了畫地為牢,手里又握著能夠撕裂時空間的仙劍兩儀無相劍,對于空間法術有著深刻的認識。當劍刃斬入玄光,明明看起來距離對方無限近,卻又好似無限遠的感覺出現以后,邵白羽便明白了,自己陷入到了空間系的術法里。

空間系術法有一個特點,那便是只有同樣領悟了空間系術法的人才能夠破解。因為空間的本質,是存在于虛無界的彼此交匯的線條,如果你連虛無界都進入不了,就不要談能夠穿越空間,更不要說能夠擊破他人的空間封鎖。

邵白羽進入化幽境,本來已經具有了參悟時空間法術的基本條件,更何況手中還握著兩儀無相劍這樣的時空間神器。握住兩儀無相劍的時候,邵白羽能夠進入到時空間特有的維度當中,能夠在其中自由翱翔。

橫線代表空間,豎線代表時間,線條彼此交匯的點便是時空間重疊的坐標,在其中怎樣遨游,隨你。盡情遨游之后能否回到原點,則不一定。

因此利用空間法術對戰,怎樣判斷時空間交匯形成的坐標,讓自己出現在對的位置,至關重要。

換句話說,空間系法術的碰撞,便是你和我同時遨游在時空間縱橫的版圖上,能否找到對方所在的那個點,是誰最后能夠取得勝利的關鍵。

青牛上仙和地府之主一縷生魂幻化而成的女帝,他們認為龍龜的實力凌駕于邵白羽之上的原因有兩點。一是境界,龍龜壽齡與青牛相仿,又是擁有頂級靈性的靈獸,其境界非同小可。二是對仙法的掌控,龍龜擅長的是空間系法術,邵白羽擅長的也是空間系法術,但是龍龜浸淫其中千年,而邵白羽不過剛剛摸索,對空間系法術的理解不可相提并論。

因此,當看到翩鴻若羽的邵白羽如飛燕一般順利降落在龜背上的時候,他們的臉上寫滿了震驚。

不單單它們,正在觀望此處的掌教,負責守衛后花園的另外三只靈獸,包括龍龜自己也都是驚詫難鳴。

白鶴、白虎和蛟龍互相傳音道:“龍……龍龜那老家伙是不是礙于掌教的面子放水了。”

“掌教已經發話,談什么放水。”

“那……那究竟是怎么回事,龍龜的咫尺天涯怎么就被破了呢。”

“你問老子,老子問誰,他奶奶的,看來那小子是有備而來啊。”

“不不不,是巧合,一定是巧合的。”

“巧合個屁,老子從不相信巧合。”

白鶴和白虎對話,蛟龍只在最后附和了一句:“龍龜不會放水,但咫尺天涯被破解也有可能是巧合,畢竟空間法術存在著很多的意外性。”

“這話說的在理。”

三只壽齡千載的老妖王終于達成了一致。

要說所有人中最驚訝的,當然是龍龜了,對它來說即便最特別的夢境也不會出現“引以為傲”的咫尺天涯被一個年輕小道破解的畫面。

邵白羽降落在龍龜高低起伏的龜背上,兩腳踩實,高舉仙劍并不下壓,嘴角勾起一抹少年人特有的意氣風發的笑:“前輩的招數了得,晚輩……”

“呲溜!”后半句話沒有言盡,便聽到“呲溜”一聲,竟是腳下一滑,身體“騰”地懸空,是龍龜忽然前進。

還好邵白羽身手足夠矯健,趁著滑倒的姿勢旋轉一圈,安穩落地。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