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凡世歌

第五十九章 寶劍鋒利否

更新時間:2018-01-31  作者:小妖方狄
巍峨蜀山綿延千里,高低縱橫,其中最挺拔高聳,為六山環繞庇護的山峰名曰方栦山,被譽為龍眼,是當世最接近天的地方,而住在這座山峰上的道士,則被凡人尊稱為天人!

天道至高,代表著無盡的權力和凌駕于眾生之上的姿態,誰不想站在方栦山巔俯瞰大地,放眼古今,又有幾人能夠真正做到。天人高傲,天人向來不插手人間的事物,天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祖先傳承的地方,其主要的任務是替天行道,斬妖除魔。時過境遷,妖獸越來越少,目標精煉,便是所謂的除魔衛道!

所謂魔,在蜀山人眼中特指魔教,整整一千年時間,起源自昆侖山地穴的強大教派與蜀山明爭暗斗了整整一千年,門下精英為了彼此的戰斗損失無數,蜀山歷代掌門平均年齡不足五十,大多數死在了與魔教教主斗爭的時候,傷亡慘重。

由此可見,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仙人其實并不好做,仙人有著自己的宿敵魔教,魔教一日不除,蜀山一日不得安寧。

當今蜀山,將魔教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有著最深層次仇恨的有兩個人,一個是被譽為天下第一人的正道巨擘掌門真人李易之,他怨恨魔教是因為自己的授業恩師天之一仙項浩陽是被魔教教主殺死的;因為蜀山想要繁榮昌盛,獲得更大更好的發展,便必須要跨過魔教這道坎。將蜀山昌盛視為己任的掌門真人因為以上兩點原因,對于魔教可謂恨之入骨,朝思夜想,滿腦子都是如何才能干掉這個競爭對手。另外一個對魔教懷有深刻仇恨的人,是掌門真人的關門弟子,道號“鴻鈞”的邵白羽。邵白羽是一個三百年難出一位的修道奇才,擁有著最頂級的資質和上天賜予的能力,這樣一個人本該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一路順風順水的,可是偏偏造化弄人,天意捉弄邵白羽讓他遇見了一個比自己能力更強,更加瘋狂,起步也更早的邪惡天才炎天傾。炎天傾不僅僅殺死了邵白羽的母親,燒毀了他的家園,更是一次又一次踐踏他高不可攀的自信,使得邵白羽的心中的恨與日俱增。

邵白羽對炎天傾,套用凡間一句俗話“既生瑜何生亮!”再合適不過。但與被諸葛亮活活氣死的周瑜不一樣的地方是,邵白羽雖然滿含仇恨,雖然一次又一次倒在炎天傾的進擊下,卻越戰越勇,越戰越強,他早已發誓,總有一日會將曾經受過的屈辱全部找回來,要讓那個瘋子死無葬身之地。

握著兩儀無相劍的時候,邵白羽的自信比以往強烈百倍,感覺力量源源不斷地涌上來,再見到炎天傾的時候絕不會輸。這段時間,每日在柳鶯鶯和冷宮月的夾縫中生存苦不堪言,心煩意亂,但在寂靜無人的夜里,還是會想起觀云臺前向炎天傾認輸大哭的屈辱,想起饕餮的血盆大口險些將自己吞沒,想起師兄弟們的冷眼和不屑,身為天之驕子的他遇到炎天傾可謂是命運的悲哀,他無論如何都要跨過這道坎,哪怕傾盡所有也在所不惜。

邵白羽心中的恨宛若實質,在他身后凝聚成模糊的形態,辨不清具體樣子,卻有猙獰之感。

“是又想起那個人了吧……”臨屋的恩師李易之雖然在閉目養神,雖然與邵白羽有著一墻之隔,卻能清晰感受到他的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卻也只能嘆息,無法干涉:“白羽啊,趕快醒悟過來吧,若讓心魔繼續擴大,對道心的凝練沒有任何好處,這道坎只有你自己邁過去落地的時候才能穩妥,為師幫不到你。”

安靜的屋子里,一襲月白的英俊男子端坐于地,床鋪整潔,桌碗未動,肩膀之上趴著一只蚯蚓狀的蟲子,身體比尋常蚯蚓略寬,黑乎乎的一寸長短,趴在肩頭休息。男子雙手之間無比尊敬地承托著一把長劍,長劍模樣古怪,劍身無一絲一毫的鋒刃,呈現出圓柱形狀,劍刃兩端各有一個球體,與中間橢圓形的弧度形成微妙的平衡與共生關系,凝視其中的時候,感覺好像在旋轉,劍身通體為紫色,相間黑色的條紋,由此形成網格,將整把劍分割成一個個小塊。邵白羽手心向上水平端著劍刃,兩顆球體向劍刃中心擴展形成的水平端是他握著的地方,仔細看,兩端的距離并非完全相等的,兩顆球體距離劍刃中心的橢圓形圓柱,一端距離遠而一端距離近,距離近的部分躺在邵白羽的右手上,出劍的時候,大概便是握著這里。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邵白羽的冥想導致道心在他身后不斷變換形態,道心是修道者真心的具現,心境發生變化,道心的樣子也會發生變化,這是進入到化幽境界初期的表現。

結丹、煉空、化幽、領域,仙人修煉四重境界,每重境界又分初期、中期、頂級三個階段,越向后越是困難,難度系數幾何倍遞增。

邵白羽已然邁過化幽的門檻,進入了化幽前期的境界,這個時期他的道心逐漸凝聚成實體,還沒有固定的形態,受心意、性情的變化而改變。

白羽的心境很亂,心中充滿仇恨和報復的,渴望變強,如火焰一般在他內心深處灼燒,今夜特別旺盛。某一個時刻,劍鋒忽然斫出,邵白羽瞬間消失在原地,是真的消失了,沒有一絲風掠起擾亂桌上的燭火,也沒有腳步快速踩踏地面所造成的細碎聲響,邵白羽就那樣憑空消失掉,消失在空間里,如同從來沒有出現。這便是兩儀無相劍的威力,是時空間的力量。

再出現時已到了后花園的入口,邵白羽雙手持劍,劍刃兩端圓球中的其中一顆向前,另外一顆向后,沖著他的胸口,邵白羽雙手抓著末端圓球與劍刃中心弧度的連接部分,從頭到腳一水的白色,月光下顯得清凈而靈透。滿頭黑發精心束好,由發簪固定,眼睛上纏著一塊月白色的綢子,領口豎著,遮蔽脖子的大半,袖口收緊,方便于揮劍。

突兀出現的邵白羽在短暫的停留后消失,再出現時已到了后花園中,誰都知道,掌教的后花園里面生活著白鶴、龍龜、白虎和蛟龍,對應遠古時期四大神獸“朱雀、玄武、白虎和青龍”,是防止外人私自進入的屏障。

邵白羽進入后花園是為了讓自己的修行再進一步。不遠處,一座荷塘顯露,水塘是半徑十五米的一個圓,水面上盛開著蓮花,水下生活著顏色亮麗的錦鯉,方栦山巔天氣寒冷,風又大,蓮花和錦鯉能夠存在是因為一只強大到足以影響局部地區天氣的異獸——龍龜。

龍龜是一種極為神秘的妖獸,它生長著龍的頭,烏龜的身子,外殼之上溝壑嶙峋,高低縱橫,如同起伏的山巒,是防御的利器。夜已深,龍龜趴在水塘中間一塊深灰色的礁石上,意識到邵白羽的到來而慢慢睜開了眼睛。

“蜀山的繼任者,你來此地做什么?”龍龜的聲音溫和而蒼老,仿佛歷盡滄桑,擁有無盡的獸靈,他在青山道祖時期便已存在,實力不會比青牛上仙弱太多。

邵白羽雙手抱拳,弓腰行禮,腰弓九十度:“晚輩以為,強者之強在于歷練,成熟的技藝需要在千百次的打斗之后磨練形成,若只是尋求境界的突破,不能達到強的極致,為此,白羽斗膽向前輩討教幾招,不知會否冒犯前輩?”

“哈哈哈,你是想用老朽去試煉自己新到手的仙劍啊,好啊,沒什么不可以,只是老朽出手不分輕重,你身為蜀山未來的繼承者,若不小心被老朽重傷了,只怕沒辦法向李易之那小子交代啊。”

“晚輩無禮的要求,前輩能夠應允已是萬幸,更不要談其他。”

“邵白羽,你這小子可不招人喜歡呢。”

“請前輩不要誤會白羽,白羽對您四位懷有著深沉的敬意,但白羽想要變強,想要強大到足以肩負起整個蜀山,打敗魔教的狂徒,為此需要不斷歷練自己。

白羽認為尋常的歷練無法達到目標,只有與強者爭鋒才能更進一步。”

“你一個剛剛邁過化幽境的小孩,妄圖和老朽爭鋒不是開玩笑嗎。”

“今日化幽,并非永遠的化幽,白羽的目標在化幽之上,甚至更高。”

“既然你有此雄心,那老朽也不便多說什么。”龍龜慢悠悠地從濕滑的地面上爬起來,聲音化作雄渾,傳遍八方:“易之啊,你徒弟的話都聽到了吧,等下動靜鬧得太大可別怪我。”

掌教在屋內端坐,對方圓十里、甚至百里的一切了若指掌,鮮少變化表情的干枯面容露出一絲愁容,眉頭微蹙,睜開了眼睛。掌教一臉皺紋,蒼老不堪,唯有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深灰色的瞳孔之中潛藏著一把道劍,與他直視會被刺痛。

大風大浪都不能在他的臉上產生些許波紋,然而沈飛和邵白羽這兩位親傳弟子,蜀山的未來,卻接連讓他蹙眉,掌教在黑暗中呢喃:“白羽哦,你到底要做什么,是產生了頓悟還是急功近利?怎么會想到去挑戰后院里的四位前輩呢!”

鐘離睿死后,掌教對邵白羽寄予厚望,一心只想著塑造他成才,可近一段時間,他明顯能夠感受到邵白羽不快樂,仿佛有什么心事一樣,仿佛被什么東西絆住了,境界也陷入停滯,按理說,有著自己的諄諄教導,早該將道心凝練成型進入化幽中期了,可是邵白羽沒有,一直在化幽初期徘徊,得到了頂級的仙劍兩儀無相劍也絕少見他使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掌教知道,白羽是一個心懷萬丈雄志的人,不會被兒女私情絆住了手腳,可有的時候又不得不想,除了兒女私情之外,還有什么在阻礙他前進呢,難道是炎天傾?他的存在應該是莫大的動力才對。

掌教早就想找白羽聊聊了,一直都在尋找恰當的時機,今日白羽心境最差,又忽然做出此等唐突的事情,讓掌教心里面產生了疑問和不滿。

在黑漆漆的屋子里深思熟慮,掌教最終嘆息道:“既然白羽心意已決,前輩啊,你便陪他練幾招吧。”龍龜千載獸靈,連掌教都不得不尊重,要喚它做前輩。

當今掌教發話了,龍龜放下心來,朗聲道:“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了。”

客觀來講,龍龜是所有神獸之中血統最為高貴、最具有智慧的一個,他看重沈飛,所以將唯一的孩子贈與;此刻被邵白羽挑戰,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的厭煩。它早有預感,終有一天面前的孩子會為自己的偏執付出代價,整個天下都將為此哀痛。

由于這個預感的存在,在沈飛和邵白羽之間選擇,他選擇沈飛,將賭注壓在沈飛身上。

邵白羽并不知道龍龜心中的念頭,他前來挑戰只是因為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想要試一試手中的劍是否鋒利,試一試自己究竟到了何等境界。

視線中,邵白羽緩慢至極地舉起了手中的劍,高山無云,冷月如盤掛在人力觸摸不到的地方釋放著冷艷的光。飛沙走石,無形的氣機飛卷,邵白羽發絲輕揚,衣擺微蕩,一劍舉起,仿佛一股開天辟地的氣勢隨之而來。

抬手的過程緩慢至極,卻充滿了力量感,似乎整個動作完成的時候,邵白羽的氣勢會飛揚起來。劍鋒越揚越高,邵白羽擺出了蜀山劍法招牌的起手式——金雞獨立。

“磨磨唧唧的擺花架子,華而不實。”龍龜身放玄光,光芒籠罩下,他仿佛身在萬里之外,又似乎近在咫尺。這是空間系能量的代表,所謂空間,便是消除物理上的真實距離,讓一張紙上的兩個點,因為紙張的對折無限靠近。。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凡世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凡世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凡世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